第十四章
水千丞2021-07-23 18:434,272

  宗子珩在鄂县养伤半个月,一直是纯阳教的人在照顾他。宗明赫派了太微长老来与纯阳教一同调查他们遇袭一事,但他只见过太微长老一次,回答了很多当日的细节,倒是纯阳教的掌教大师兄许之南,来看过他几次。

  修仙之人本就青春长寿,这纯阳教因为修习清心寡欲的功法,还要加个“更”字,阳寿百年者屡见不鲜,许之南该是半百之人了,但看起来仍是年轻俊逸的翩翩公子,他也不像大多纯阳教众那般冰冷刻板,为人圆融一些,不出意外的话,他便是纯阳教的下一任掌门。

  这一日,宗子珩正在整理衣物,他伤势调养得差不多了,想早点回大名,免得母亲和弟妹们担心。

  正巧许之南上门探望。

  “真人。”

  “大殿下。”

  俩人互行揖礼。

  “大殿下这是……”许之南见宗子珩把床褥铺得平平整整,没有一丝褶皱。身为纯阳教的掌教大师兄,他半生都在与宗氏之人打交道,骄纵跋扈者有之,颐指气使者有之,媚上欺下者有之,众仙门受压制几百年,真是天下苦宗氏久矣,却没想到宗氏的长皇子如此温润疏朗,叫人很难不心生好感。

  “叨扰数日,晚辈也该告辞了。”宗子珩诚挚地说,“这些天多亏真人照料,我这伤才能好的这么快,这份恩情晚辈铭记在心。”

  “大殿下客气了,只是您的伤还没有痊愈,不必急着走,不如再休养几天。”

  “这么久不回去,母亲该担心我了,我弟弟也从小离不开我。”

  “如此,就不挽留了,我会派几名弟子将您护送回大名。”

  “不必麻烦了。”

  “请大殿下不要拒绝,两位殿下在古陀镇出事,我纯阳教难辞其咎,我必须确保大殿下平安回家。”

  “那就多谢真人了。”宗子珩道,“也请真人代我向掌门仙尊问好。”

  “家师已经闭关多年,我代师尊心领了。”

  宗子珩笑了笑:“我师尊也闭关三年了。”

  “大殿下好像是师从……”

  “对,我大伯,他正在闭关突破宗玄剑第八重天。”

  许之南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八重天……大殿下如此年少,就已经突破了七重天,同辈中当为翘楚,后生可畏啊。”

  宗子珩淡笑不语。他大伯突破七重天时,也不过二十几岁,但又过去了二十年,依然止步不前,从七重天到八重天,就是宗氏子孙能否问鼎仙途的那道龙门,宗氏已经有三代无人达到八重天。而先祖曾臻至化境的九重天,早已变做遥不可及的传说。

  “真人,窃丹贼一事的调查,若有消息,可否飞书于我?”

  “我今日来正是想告诉大殿下,我们查到了一些线索。”

  宗子珩心中一紧。

  “那公输矩,曾被昆仑苍羽门一位长老所得,大约八九年前,此人在除祟时意外身亡,公输矩下落不明。近几年,江湖上流窜一个专门猎丹的组织,名叫狮盟,已经残害了多名修士,据幸存者描述,为首之人的法宝可能就是这公输矩。苍羽门一直在追踪狮盟,认为此人与那位长老的死有关,可此人神出鬼没,无人知晓其身份和功法路数,至今逍遥法外。”

  宗子珩沉声道:“猎丹……我听说这些猎丹人,通常喜欢找散修下手。”

  “对,若是害了大仙门的修士,定然要被追查到底,后患无穷,除非……”

  “除非有人悬赏。”宗子珩眸中凝了寒霜,“有人重金悬赏我和我弟弟的金丹。”

  “多半如此。”许之南正色道,“以大殿下和九殿下的身份,又有高阶修士护卫,一般人不敢进犯,更别提要取金丹了,除非有巨大的好处。”

  宗子珩心中堵得厉害,他不曾与人结仇,宗子枭更只是个孩童,是何人如此丧心病狂?何人要害他们?!

  “大殿下,有一些传闻,说那狮盟的人,是苍羽门的叛徒,在除祟时偷袭那长老才得手,但苍羽门碍于颜面,又或其他原因,不肯承认,若要找到此人,恐怕少不得苍羽门的配合,太微长老打算亲自去一趟苍羽门,希望能有所获。”

  宗子珩叹了一声:“多谢真人,我……告辞了。”

  ---

  宗子珩在纯阳教修士的护卫下,御剑飞回了大名。

  他一进无极宫,就直奔清晖阁,在这深宫中,母亲极依赖他,他还有弟弟妹妹,可母亲除了他,这世上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

  “母亲。”刚踏入清晖阁,宗子珩就迫不及待地喊道。

  沈诗瑶匆匆跑了出来,见到宗子珩的瞬间,神色几经变幻,担忧,愤怒,悲切,痛恨,一张柔美明艳的脸生生扭曲了。

  宗子珩的心一沉。

  沈诗瑶对着迎上来的儿子,甩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宗子珩被打懵了,维持着偏着脸的姿势,久久没有动作。

  沈诗瑶又一把抱住宗子珩,哭道:“你为什么要错过蛟龙会,你为什么要错过蛟龙会呀!”

  宗子珩的眼神明明灭灭,最终黯淡无光,他小声说:“对不起。”

  沈诗瑶颤抖地抚摸着宗子珩的脸:“娘打过你吗?这十六年来,娘恨不能拿自己的一切哺育你,只希望你成材,让帝君赏识你,让那些人再也不敢瞧不起我们。你知不知道蛟龙会是你翻身的机会,你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岔子啊!”

  宗子珩也湿了眼圈:“对不起,都是儿子的错。”

  “你让我……我们怎么办啊,你父君就指望着你在蛟龙会给他争回脸面,他现在还会看你一眼吗?!你还想被冷落,被苛责,被明嘲暗讽吗?你至今连一把好剑、一个像样的法宝都没有,你不难过吗?”

  宗子珩低着头,泪珠无声地滴落。

  沈诗瑶泪不成声:“娘一直以你为傲,你是娘的一切啊。”

  除了“对不起”,宗子珩已经说不出别的了。他只觉胸腔窒闷,每一次喘息都耗尽了力气。是他错了,他不该滞留古陀镇,应该早点去蜀山,这样就不会叫所有人失望了,可是,可是为何他觉得自己行的是正途,最后却犯下错误呢。

  沈诗瑶抱着他哭了很久,才平静下来,忧心地问道:“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回母亲,好多了。”

  沈诗瑶小心翼翼地抚过宗子珩的伤处,眼泪又有失控之势:“你在外的这些天,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听到你受伤后,更是……”她拭掉眼泪,“我知道责怪你也于事无补,可我实在太失望了,又心疼,又失望。”

  宗子珩抿唇不语。

  “我一直不甘心,一辈子也不甘心。”沈诗瑶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当年我们青梅竹马,明明是他说喜欢我,许诺我终生,最后怎么成了我不择手段勾引他,怎么我和我的儿子就变得如此不堪,怎么你一出生,就要遭尽白眼。”

  宗子珩怔怔地,不敢看母亲,这是她第一次当着自己的面说起和父君的事,从前这是他们母子之间的禁忌话题,不懂事的时候,若他问起为何父君不喜欢自己,她总要以泪洗面,后来他就不敢问了。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你出息了,生的上上乘的根骨,叫谁也不敢忽视你,把宗子沫狠狠比了下去,只要你在蛟龙会夺魁,我们娘俩在宗氏的地位就稳了,可偏偏这个时候……”沈诗瑶眼中浸 着明晃晃地恨,“偏偏这个时候,有人要害你,险些要了你的命,她居然歹毒至此。”

  宗子珩一惊:“母亲,你在说谁?”

  沈诗瑶看着宗子珩,恶狠狠地说:“还能是谁,你和小九出了事,谁最得意?谁的儿子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嫉妒你们的根骨资质,谁最怕你蛟龙会夺魁,威胁他儿子的地位?”

  宗子珩压低声音,急道:“这种话岂可乱说啊。”

  沈诗瑶竟是暗示帝后李襄桐要害他们?!

  沈诗瑶冷笑一声:“我已经听说了,害你们的猎丹人,一般只杀散修,没有足够的诱惑,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宗氏皇子下手。你们被害了,可不就是她得利?你和小九都是上上乘的根骨,只要你们死了,再没有人会笑话宗子沫身为嫡子却资质平庸,到时候再把你们俩的金丹练给他吃,他从此脱胎换骨,简直是一举多得!”

  “娘,您别说了!”宗子珩将沈诗瑶拉进里间,不得不承认,这番话句句在理,可他不敢往那个方向想,那太可怕了。

  “你不相信?”沈诗瑶抓住宗子珩的胳膊,用力摇了摇,“你从小就这样,总想着与人为善,你不害人,别人就不会害你吗?你仔细想想娘说的对不对。血亲之人的金丹,吃起来功效更强,李襄桐就是想害你们,就是想挖你们的丹给……”

  宗子珩一把捂住沈诗瑶的嘴,厉声道:“别说了,这话会引来杀身之祸!”

  沈诗瑶大睁着双眼,俩人瞪视了彼此半晌,沈诗瑶才泄了气,她拽下儿子的手,但胸膛仍剧烈起伏,无法平复。

  “子珩,你相信我,一定是她……”

  “没有证据,不可妄议。此事不要再提。”

  沈诗瑶捂住了脸:“我好恨,你被害得这么惨,十六年来,她处处刁难我们母子,如今定然躲在暗处,不知道怎么得意。”

  “我和小九都没事,便算是有惊无险。太微长老正全力调查此事,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这番话可千万不能再提,跟任何人都不能提。”

  母子俩正僵持着,屋外传来宗子枭的呼喊:“大哥!”

  宗子珩抹了一把脸,调整好情绪,走了出去:“小九。”

  “大哥!”宗子枭双目骤亮,猛冲了过来,待要向平日般扑进大哥怀里时,又及时刹住了脚步,犹豫道,“你的伤……”

  宗子珩温柔一笑,展开双臂:“好得差不多了,轻轻抱一下。”

  宗子枭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宗子珩,眼圈一热:“大哥,你总算回来了,我好想你。”

  “我没事了,我们都没事了。”

  宗子枭把眼泪憋了回去,目光灼灼地看着宗子珩:“大哥,你不要难过了,四年之后的蛟龙会,我一定为宗氏夺魁。”

  身后传来沈诗瑶一声冷笑。

  宗子珩背脊一僵,宗子枭还小,看不懂大人的神色,只觉平素温柔可亲的沈妃娘娘此时好古怪,他不解地看着宗子珩。

  宗子珩摸了摸宗子枭的脑袋:“大哥相信你。”他凝望着宗子枭澄澈的双眼,其中的自傲与笃定,令他心生一丝异样的情绪。他相信宗子枭能夺魁,得到他这辈子都无法得到的荣耀。从小到大,所有他期望的、得不到的东西,他这个幺弟似乎总是唾手可得,说从未嫉妒过,他自己也不信。可人各有命,他不强求。

  “对了大哥,你什么时候突破的第七重天?”

  “不久前,我还不能掌控,所以上次一下子就把灵力耗空了。”若不是孤注一掷,他绝对不敢冒然使出,否则一招之后,再无战力。

  “大伯这么多年,也没能突破第八重天,父君也同样在第七重天……”宗子枭握住宗子珩的手,安慰道,“大哥,你不要担心父君生气,父君知道你突破了第七重天,夸你资质果然不俗,你这么厉害,何须区区蛟龙会来证明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修仙界扬名立万。”

  “真的吗,父君夸我了?”

  “嗯。”宗子枭用力点头,眼中闪烁着崇拜,“大哥,我会努力追上你的,我也要突破第七重天,将来有一天,跟你一起突破第八重天、第九重天,我们兄弟一起,让宗玄剑再次尊临天下!”

  那个时候的宗子枭,不会想到,他的豪言宏愿终将实现,可那时的他和大哥,不再有“我们”,而宗玄剑在迎来它的极致辉煌后,消失在了时间的滚滚洪流中。

  ====

  下章回现世了~大家想黑白师兄弟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