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水千丞2021-07-23 18:033,288

  “宗玄剑”这三个字,勾起了范无慑太多回忆。

  孩提时他总和大哥在银杏树下练剑,他从木剑换做短剑,短剑换做长剑,他见过那颗大树春来发芽,夏来叠翠,秋来铺金,冬来裹银,他也从蹒跚小童,长成翩翩少年。星移斗转,寒暑易节,大哥始终在他身边,从教他怎么握剑,到切磋交流,年少时懂什么世事无常,他以为他和大哥永远不会变。

  岂料到了最后,他们练了半辈子的宗玄剑,是用来对付彼此。

  被迫回忆锥心的过往,范无慑看着宋春归的眼神已经带了移情而来的恨,杀气沸反盈天,出招愈发凌厉凶猛,剑速快到普通人的眼睛已经追不上。

  解彼安回过神来,喊道:“无慑,住手,别打了!”他仍然震惊于范无慑所使的剑法是失传百年的宗玄剑,更震撼的是,他对这剑法的熟悉超出自己的想象,好像范无慑使出这招,他就能猜出下一招。

  只是俩人越打越狠,他已经无心观赏,唯恐真的造成无可挽回的损伤。范无慑虽然大大出人意表,但以他的年纪和修为,不可能是宋春归这种顶级剑客的对手,而宋春归来自名门正派,为人有口皆碑,今日之事实在不至于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范无慑充耳不闻,他调动灵力注入断剑,在场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那异于常人的灵压。任何高深的剑法,到了极致都在追求人剑合一,剑随心发,宗玄剑的第七重天,就是初入此境。虽然范无慑自知以现在的身体和修为,发挥不出第七重天的真正威力,但对付这个人,应该够了。

  宋春归脸色大变,他挣扎了一下,但感知危险的本能还是胜过了对一个少年的恻隐,俩人已经过了三十几招,这个少年是绝顶天骄,万万不能小觑,他知道这一招如果接不住,会有性命之虞。

  宋春归展胸而立,剑指青天,而后独臂画满月于身前,周身出现了重重剑影,那些剑影须臾间化作有形之利剑,全部调转剑身,锋指范无慑。

  无量剑第六式——剑雨术!

  无量剑的奥义,便是以灵力幻化万千利剑,剑出如雨,避无可避——无穷无尽,是为无量。

  宋春归竟打算用剑雨术对付范无慑!

  眼看着俩人就要两败俱伤,解彼安大喊道:“住手——”

  剑招同时释出,宗玄剑的剑弧与无量剑的剑雨遭遇的一刹那,灵压如一个庞然大物,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远远围观的人都没逃过灵压的波及,纷纷被冲倒在地。

  剑弧虽强劲,但还是逊了剑雨一筹,仍有数把利剑躲过剑弧的冲抵,直取范无慑而来。

  瞬息之间,解彼安出现在范无慑身前,一手护着身后人,一手持握无穷碧,巨大的青色咒印浮现在半空,将那些灵力化作的剑一一阻了下来。

  宋春归受到剑弧的冲击,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面色惨淡。

  青色咒印消失了,解彼安汗出如浆,脸白如纸,抓着无穷碧的手直发抖。

  “师兄!”范无慑一把抱住解彼安轻晃的身体,“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解彼安怒道:“我叫你住手!”

  “我……”

  宋春归沉声道:“阁下是无常仙?阴间人管阳间事,不妥吧。”

  解彼安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干脆抓住范无慑,御剑而起,飞速逃离了浮梦绘,这一次,宋春归没有追来。

  俩人飞出去很远,解彼安才在一座山上停了下来,他气喘吁吁地收了剑,怒瞪着范无慑。

  范无慑的脸色也很难看,他没想到这具身体弱到这个地步。

  “来之前我们约定了什么?你说会听师兄的话,你为何要跟他打!”

  “他伤你。”

  “他没有要伤我,他只是打掉了我的剑。”

  “有何不同。”

  “当然不同了!”解彼安叫道,“宋春归为人正派,不可能平白无故伤人,他们到处抓人确实不对,我们跑掉便是,何必造这因果,惹这麻烦。”

  范无慑冷冷地说:“我胜了就不麻烦了。”

  “胡说八道,你胜败都是错!”解彼安重重叹了一口气,“宋春归是修仙界排的上名号的、宗师级的修士,你我二人联手,也未必能打败他,你怎么会这么胆大妄为。”

  范无慑提起一口气,想要告诉解彼安,因为自己能赢,但这话一出,就难解释了,而且,他确实轻敌了,要取宋春归的命,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是一时被愤与恨激到了。

  “刚刚宋春归只不过使出了无量剑的第六式,他已经手下留情了,你根本接不住,如果师兄不在,你要吃大亏的。师兄知道你天资高,难免有所自持,但人不可以轻狂傲物,莽莽撞撞,你小小年纪更要戒骄戒躁,虚心才能使人精进。”

  范无慑怔怔地看着解彼安,看着他苦口婆心训诫自己的模样,那神态与当年如出一撤,就连说的话都差不多,他突然笑了一下,可笑过之后,又觉心伤。

  解彼安愣了一下:“你还笑。”

  “师兄,我错了。”范无慑轻声说。

  解彼安没想到范无慑会这么痛快地认错,反而有些无措,他心中怒气顿时消了大半,寻了一块石头坐下了,缓了口气,说:“虽然你认错了,但始终是错了,我要罚你。”

  “认罚。”

  解彼安转了转眼珠子,却想不好怎么罚,他第一次有师弟,第一次遇到师弟犯错,对此毫无经验:“……回冥府再说。”

  “好。”

  “对了,你为什么会使宗玄剑法?”

  “我那散仙师父教我的,我不知道那是宗玄剑法。”

  这个解释虽然听来敷衍,但也无法驳斥,解彼安皱眉道:“看来你那个师父,是宗氏后裔,这倒也不奇怪,宗氏鼎盛时,开枝散叶,就算后来衰落了,也必然有继承了此剑法的人传给了后代。”

  “嗯。”

  “听说宗玄剑一共九重天,达到七重天就少有敌手了,你刚刚那一招,是第几重啊?”

  范无慑面不改色地说:“师父没告诉我,大约他自己练的也不太正统。”

  解彼安点点头,又有些茫然地喃喃道:“好奇怪啊,我总觉得我在哪儿见过这套剑法。”

  范无慑心中一紧:“你见过?”

  “不是,我没见过,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剑法很熟悉,你跟宋春归过招的时候,我常常能猜出你下一招要怎么走,可我真的不记得我见识过宗玄剑。”

  范无慑沉默了。他无法告诉解彼安,前一世,你从四岁就开始练这套剑法了,也许它刻在了你的灵魂上,让你无论怎么投胎转世都无法抹去。

  一套剑法就能让你两世不忘,那我呢?我在你灵魂上,可留下了什么?

  “或许你与此剑法有缘。”范无慑道,“师兄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

  解彼安眼前一亮:“真的?这宗玄剑法可是修仙界顶级的功法,宗氏先祖曾靠着它统御修仙界三百年,那魔尊也靠它独步天下,这样厉害的剑法,我当然想学。”

  “我教你。”

  解彼安高兴地说:“好。”

  范无慑走了过去:“你身体可有不适,可有受伤?”

  解彼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从刚刚到现在,一直隐隐作痛。生生挡下宋春归一招,即便是被宗玄剑消解了大半的一招,也很不好受。

  范无慑道:“让我看看。”

  “算了,没有大碍。”

  “让我看看。”范无慑执拗地看着解彼安。

  解彼安犹豫了一下,慢慢解开了衣襟。

  范无慑原本没有绮念,可解彼安刚刚露出一截雪白薄削的肩头,他突然就喉咙发紧。

  解彼安把衣物褪到手肘处,只见右上臂已经淤肿了一圈,肤色隐隐发青,他放松的时候,手指还在止不住地颤抖。

  范无慑慢慢伸出手,握住了解彼安的胳膊,从上至下轻轻揉捏:“没伤到骨头。”

  “嗯,那就好。”

  范无慑释出灵力,给他化瘀。

  “不必了。”

  “别动。”范无慑站在解彼安背后,灼热的目光流连在他瓷白的脖颈和肩头,愈发口干舌燥。

  他对这具身体太熟悉了,熟悉到哪怕穿着衣服,他也能想象出一层层将其剥落后会看到怎样的景致。

  从后面进犯的时候,他会擒着这修长的臂膀,强迫这具身体承受冲撞,他喜欢在这皓洁如画布般的皮肤上留下斑斑印记,尤其是这纤长的颈项,一口咬下去,温润的皮ro-u泌出醉人的兰花香,随之而来的是不可抑制地战栗和收缩。

  他侵f/a-n过这个人的每一寸皮肤,用手,用唇,用齿,他奢想了百年,如今这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想把这个人剥gua-/ng,想揉进怀里、按在身下,想让这个人哭叫求饶,就像从前无数次。

  不能反抗,不能拒绝,不能漠视,因为这个人,他的大哥,从他有记忆以来就一直想要独占的人,命中注定完完全全属于他。

  “无慑?”解彼安“嘶”了一声,“你轻点儿。”

  范无慑倒吸一口气,惶惶地松开了手,不敢再碰解彼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