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水千丞2021-07-23 17:014,025

  黑衣人利剑袭来,宗子珩周身灵压暴涨,衣袂无风飞舞,他瞳眸凝血,灵力奔涌倾注于手中长剑,一招释出,灵压化作有形之剑弧,有横扫千军之威,锋锐不可挡。

  所有黑衣人都被那万钧之势撞飞了出去,地面砖飞土扬,桌椅碗碟尽数崩碎,就连大堂内做支撑的两根大木柱也惊现道道裂痕,随时可能折断。

  宗子枭震撼不已,喃喃道:“七重天……”

  宗子珩刚刚参悟宗玄剑法第七重天,还不能驾驭,这一招诚然是威力巨大,却透支了他的灵力,他口吐鲜血,身体摇晃着跪了下去。

  “大哥!”宗子枭扶住宗子珩,无助地哭喊着。

  “快……跑……”宗子珩推了宗子枭一把,“跑。”

  “不要,大哥,我们一起走,我们一起走!”

  “跑!”宗子珩用尽力气将宗子枭推了出去。

  那群黑衣服都受了重伤,但有两个人已经挣扎着在爬起来。

  宗子枭坐倒在地,满脸是泪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却不肯走。

  “走啊!”宗子珩浑身浴血,表情狰狞而绝望,像垂死的兽。

  宗子枭将嘴唇咬出了血,他一把抹掉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夺门而出。

  宗子珩挡在门前,恶狠狠地说:“想要,我的金丹,就……放了我弟弟,否则……”他将剑抵住自己的脖子,“让你们百忙一场。”

  黑衣人果然顿住了脚步:“好,那你就自己把金丹挖出来吧,小殿下的金丹,哪里比得上大殿下,如此年少就能突破宗玄剑第七重天,留你不得。”

  宗子珩感受着体内的金丹,灵力充沛时,它如灵湖气海,汹涌澎湃,自结丹至今,它不仅是自己毕生修为之凝晶,更像是生命力的源泉,一个修仙者失去了金丹,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宗子珩闭上了眼睛,满是血污的手,覆在了丹田处。

  岂能让你落入歹人之手?

  倏地,一只剑从窗户外飞了进来,直取梁柱。

  本就被宗子珩的剑气劈得摇摇欲坠的木柱再也承受不了这一击,一声巨响,从中折断。

  这根一断,另外一根更难以独自承重,也跟着断裂,整间客栈在隆隆巨响中坍塌。

  宗子珩就在门口,奋力逃了出去,身后传来几声惨叫。

  他滚倒在地,眼见着砖瓦木石从头顶砸落,却已经无力闪避。

  一只小手突然拽住他,将他拖出去老远。

  宗子珩抬头一看,是宗子枭。

  “……是你?”

  “大哥,起来。”宗子枭想要将人扶起来,却也没了力气。

  宗子珩灵力耗尽,失血过多,全凭意志吊着最后一丝神智没有晕过去,他虚弱地说:“不是叫你……跑……”

  “我怎么能扔下你自己跑,我要和大哥共进退。”

  宗子珩已经无力回答,此时恐怕还没有脱险,他只希望宗子枭尽快离开。

  “大殿下,九殿下!”

  听到黄弘黄武的声音,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宗子珩的视线渐渐模糊,直至一片漆黑。

  ---

  在宗子枭的记忆中,大哥一直是兰花香味儿的,衣服是香的,头发是香的,被子是香的,整个人都是香的。

  可是现在,那幽淡沁雅的兰花香不见了,只剩下药石的苦和鲜血的腥,被浸泡在这种味道里的大哥,苍白的几近透明,好像随时会消散。

  宗子珩昏迷了两天,宗子枭就在床边守了两天,直等到他醒来,突然如同噩梦惊醒一般慌张地叫着“小九”。

  “大哥,大哥,我在这里。”宗子枭轻轻按住大哥的肩膀,防止他乱动牵拉伤口。

  宗子珩的目光渐渐找回焦点,在看清了眼前人后,他的身体软了下去,剧痛随之蔓延全身,他忍着没有吭声,只是茫然地盯着头顶的帷幔:“你……我……”

  “我没事,你受伤了,但是你的金丹还在,大哥,他们没有得逞。”宗子枭握住宗子珩的手,眼圈又湿了。

  宗子珩长吁出一口气, 轻轻捏了捏宗子枭热乎乎的小手:“我在哪里?”

  “我们在鄂县,这里是纯阳教在鄂县的分部,是黄弘黄武带我们来的。”

  “他们没事吗?”

  “他们也受伤了,但只有大哥伤得最重。”宗子枭忿然道,“他们身为护卫,护主不利,真是废物!”

  “事出突然,也不怪他们。”宗子珩想起客栈发生的事,仍然心悸,“那公输矩,好厉害……对了,人抓到了吗?”

  宗子枭失望地摇头:“当时怕有危险,便先离开了,待安顿好后,他们带着纯阳教的人回去一看,客栈被一把火烧了,虽然挖出几具尸体,但什么都辨认不出来,施术者肯定跑了。”

  正谈着话,黄弘黄武敲门而入,见宗子珩醒了,如释重负,俩人跪在床前,惭愧道:“属下护卫不利,实在无颜见大殿下。”

  宗子枭怒道:“这话你们留着跟帝君说吧。”

  “敌在暗,又是有备而来,你们不必太过自责。”宗子珩问道,“帝君来了?”

  “帝君昨日已抵达蜀山,蜀山离这里不远,应该很快就会到。”

  “蜀山……”宗子珩猛然想起什么,“蛟龙会!”

  黄弘不忍道:“大殿下,蛟龙会已经开始了。”

  宗子珩脑中一片空白。

  蛟龙会已经开始了,而他还躺在床上。

  四年前的蛟龙会他才十二岁,当时只能小试身手,主要是去见见世面,而这一届的蛟龙会,是他最后的机会,所有人都对他寄予厚望,他自己亦是成竹于胸,誓要一举夺魁,为大名宗氏寻回昔日荣耀。

  可如今却来不及了,他竟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事,他要如何面对父君和母亲?

  宗子枭安慰道:“大哥,你不要想这些,好好养伤就是。你能够参悟宗玄剑第七重天,同辈之中哪还有敌手,得不得那虚名有什么要紧。”

  宗子珩的眼眸如熄灭的灯火,黯淡极了:“父君和母亲,会很失望的。”

  “不会的,他们不会怪你的,父君一定会把那些魔修都找出来,为我们报仇!”

  宗子珩缄默不语,心伤比身伤要痛苦得多。从小到大,他一直将蛟龙会当做最大的目标,因为所有人都说,身为大名宗氏的长皇子,他必须在蛟龙会上胜过其他世家子弟。

  岂料老天爷会这样戏耍他,让他的努力化作一场空。

  黄武道:“大殿下,九殿下说得对,您天资之优越,后天之勤勉,根本无需别人证明。”

  “那我该如何证明呢。”宗子珩幽幽道。

  屋内一时沉默。

  黄弘轻咳一声:“大殿下,纯阳教的掌教大师兄从荆州赶来,调查我们在古陀镇客栈遇袭一事,您是否要见他?”

  宗子珩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我累了,你们先出去吧。”

  黄弘黄武两兄弟退了出去。

  宗子枭依旧守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宗子珩,将他的痛苦、他的失意、他的懊悔都一一收入眼中,心里沉甸甸的难受。好半天,他才嗫嚅出声:“大哥,你疼不疼。”

  宗子珩轻声道:“不疼。”

  “骗人。”

  宗子珩勉强一笑:“那你还问我。”

  宗子枭握住宗子珩的手,咬牙道:“大哥,是我太没用了,帮不了你。”

  “不准你这么说,最后可是你一剑弄塌了客栈,救了大哥的命呢。”

  “可是,他们围攻你的时候,我什么忙也帮不了,反而拖累你。”

  “你没有拖累我,无论有没有你,我们都难逃这一劫。”宗子珩想起那几个黑衣人说的话,身上的伤口再次狠狠抽痛起来,“这帮魔修,竟狂妄至此,连我们的金丹也敢觊觎,天下修士又有谁人是安全的。”

  “待父君抓到他们,定要将他们千刀万剐!”宗子枭只觉恨意滔天,他从来没见过宗子珩这样脆弱落拓的模样,那个温柔爱笑又仿佛无所不能的大哥,竟被伤成这样!

  宗子珩想起自己错失的蛟龙会,就算抓到那帮人,时光也不可逆流。

  宗子枭爬上床,将脸轻轻贴着宗子珩的肩膀,抽了抽鼻子,小声说:“大哥,我再也不翘课了,再也不偷懒了,以后都听大哥的话,我会变得很厉害很厉害,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大哥。”

  宗子珩轻轻握着弟弟的手,想着至少他们兄弟二人都死里逃生,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心中顿时安慰了许多,他浅笑道:“好,小九更懂事了。”

  ---

  晚些时候,宗子珩勉强能起身了,吃过晚饭,宗子枭正在喂他吃药,就听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从屋外走近,接着,门被粗暴地推开,咣地一声撞在墙上。

  “父君!”

  宗明赫看着宗子珩,脸色阴霾,眼里全是怒意。

  “父君,我……”

  “你为了一个没名没姓的行尸,滞留那穷乡僻壤,暴露身份,惹来魔修,害得你弟弟跟你涉险不说,还错过了蛟龙会,你蠢不蠢!”

  屋内一片死寂。

  宗明赫直冲而来的怒火令宗子珩感到一阵烧心烧肺的痛。

  他身为长子,被迫早慧而懂事,可毕竟也只有十六岁,此时九死一生,重伤卧床,满以为父亲至少会安慰他几句,没想到……

  宗子枭率先缓过神来:“父君,这怎么能怪大哥,他……”

  “你闭嘴!”宗明赫厉声道,“你知不知道蛟龙会的重要?你知不知道此战你只许胜不许败,你知不知道身为长子,你肩负的是复兴宗氏的使命?结果你倒好,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竟生生把蛟龙会错过了,我生你何用?!”

  宗子珩眼圈一红,他僵硬地十指紧紧抓着被子,嘴唇嚅动着说不出话来。

  宗子枭腾地站了起来:“父君,您、您为何说这种话?我们遭到袭击,大哥险些就没命了呀。”

  “那该怪谁?此时你们应该在蜀山云鼎,而不是这里。蛟龙会和一具行尸,孰轻孰重,你难道都分不清?谁让你多管闲事?是谁要查的,是谁要留在那客栈的,是你弟弟吗,是黄弘黄武吗?!”

  宗子珩颤声道:“是……儿子。”

  “你不仅错过了蛟龙会,还让子枭跟着你涉险,是你把他带出来的,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你拿什么交代?!”

  “……是儿子的错。”宗子珩忍着眼泪,颤巍巍地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大哥你不要动!”

  宗子枭急忙搀扶,却被宗子珩推开,他忍着一身伤痛,执意爬下了床。

  宗明赫冷眼看着自己的长子,艰难地跪在了自己面前。

  宗子珩深深叩首,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儿子错了,让父君失望了。”

  宗明赫却没再看他:“子枭,跟本座回大名。”

  “可是大哥……”

  “走。”

  “不要,我要陪着大哥!”

  “黄弘黄武。”

  “是。”

  黄弘虽是为难,也不得不过去将宗子枭抱了起来。

  宗子枭愤怒地踢打起来:“你滚开,不要碰我,滚开!大哥——”

  宗明赫拂袖而去,宗子枭也被带走了,转瞬间,屋内只剩下宗子珩一人,他还维持着跪地的姿势,头颅低入尘埃,半晌,肩膀微微抽动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