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夜魔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066

  花臂男人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他的身体在颤抖,眸光里噙满了恐惧,他无法想象,以狠辣残暴著名的地兽二兄弟,怎会落得如此张皇狼狈,简直就是猪猡。

  “大……大哥,老大以后……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花臂男人扑通跪在了地上,声音颤抖着。

  男人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走到窗边,自顾自的点燃了一根香烟,他狠狠地抽上一口,冲着飞雪吐出云雾缭绕。

  “杀了吧。”

  声音很轻,落在花臂男人的耳中却如铜钟一般轰鸣。

  他尖叫起来,哭喊着求饶,可眼前那矗立墙角几个铁塔般的男人还是冷冽地从衣间取出了手枪。

  炸开的枪响,如直冲高天的海鸥般飞越过林立的建筑,而后被巨大的轰鸣给吞没。

  没有人会注意这么几声枪响,在这与世隔绝的工业园,一切声音都可以被同化为机器的轰鸣。

  花臂男人呼吸一滞,瞳孔收缩涣散,就在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钻出枪膛的子弹却不是寻他而来的。

  溅起的血花伴着无力的哀嚎,地兽二人倒在花纹精致的木板上,死不瞑目。

  花臂男人久久不能回神,低首一看,垮间已湿了一片。

  男人在窗沿按灭香烟,将其扔入桶中,他扫了一眼瘫倒在地的花臂男人,而后讥笑一声,“我吩咐的事别忘了。”

  他站在门口,眺望着风雪,而后竖起衣领,汇入其中。

  花臂男人木纳地点头,脑中一片空白,再回神时,屋内已空无一人,他看着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地兽二人,心中一阵唏嘘。

  曾经何等威风,而今何等悲催。

  走上这条路便注定没有好结果,如果有机会的话,他真不想再待在这种地方,他想做个平常人,过着平常生活,或许贫穷,可至少不会提心吊胆。

  一切为时已晚,往后回头太难。

  他叹了口气,心中默念一声那男人的名字,“夜魔。”

  ……

  于海枯坐床头,苍白的光落在他紧绷的脸上,说不出的滋味。

  很多东西都困惑着他,这件事情似乎就是个无解之结, 无论从那里去设想都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宅中闹鬼之事,实在是太过玄乎,他有想过,会不会是有人装神弄鬼,可凭一个大活人的脑子难道还分辨不出这些东西嘛,难道真的只是单纯的精神恍惚,假象吗?

  于海抱着脑袋,思绪混乱。

  望着仍在昏睡着的沈芸,他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帮她解开这谜团也是云里雾里,什么线索没有,反倒自己深陷其中。

  熟悉的动作,再一次发生。

  陈叔拎着开水壶再次给他冲上了一杯开水,热气升腾扑在于海的脸上。

  窗外的天色渐亮,开始有些刺目,不知不觉已快到正午,时间在枯坐中迅速流逝。

  “沈芸……”于海低语着,他的目光一遍遍在那记录着心电的机器及沈芸脸上徘徊着,很稳定,可却迟迟无法醒来。

  何姨收拾着房内的物件,做着些百无聊赖的事,二老至今都没离去,要说起来,保姆和司机做到这个份上也是有些离谱,可于海并没有多问,心中有鬼那是打草惊蛇,心中无事那是冒犯之举,两边都沾不到好,何必费那个神呢。

  一切等沈芸醒来,自然就一清二楚。

  模糊不清的梦呓,昏睡的沈芸眉头猛地紧蹙在一起,且呼吸急促起来,于海见状,面色紧绷,一颗心瞬时就提了起来。

  她嘴中的梦呓愈发的清晰,从模糊的音节,变幻成可循的言语,她在说,别过来,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高涨,到最后几乎是在尖叫。

  别过来!

  别过来!!

  别过来!!!

  尖叫声炸开在一众人的耳膜上,整个病房都灌满了那惊叫的声音,陈叔何姨刷的转头,目光汇聚在沈芸身上。

  凑上前来,嘴中万般焦急,“小姐,小姐……”

  沈芸浑身都在颤抖,连带着那病床都开始打战,那磨人的声音就像一把闸刀般悬在一众人的头顶,他们个个为沈芸捏了把汗。

  心电图的频率急剧上涨,好像过山车一般,到最后到了一个临界点,房间内甚至能清晰听到沈芸那战鼓般的心跳,他不再发出梦呓惊叫,整个人在无声地抽搐着,场面骇人得很,就像被鬼压床了一般。

  “叫医生,快叫医生!”于海说着就要冲出病房,他眼瞳布满血丝,一根青筋在额角跳动着。

  “等等,于海先生。”陈叔喊停了他。

  于海并没有要停的趋势,至到陈叔口中,说出小姐醒了这几个字。

  他前冲的身形瞬时定格,目光偏转,落在病床上,那不再躁动,不再梦呓的女人身上。

  沈芸醒了,只是似乎仍处在极不稳定的状态里,她一双眼睛木纳地盯着天花板,神色呆滞麻木。

  于海冲到床边,下意识地想抓起沈芸的手,可换来的却是一阵惊叫,沈芸哆嗦着往被子里钻,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他有些发愣,呆呆地看着蜷缩在床褥里那个突出的人形,像是孩子一般轻轻颤抖着。

  “别过来……别过来……”她的声音那么害怕,让人心底空荡荡的。

  于海鼻尖一酸,感觉世界很空荡,空荡到只剩下那轻微颤抖的声音。

  “沈芸……”他低声说着。

  身后陈叔二人摇头叹息,“于海先生,没事的,小姐还没缓过来,只是有些害怕罢了。”

  于海无言,嘴中一遍一遍念着,沈芸二字。

  似是菩萨低眉,精诚所至,一直蜷缩在被褥中的沈芸,小心翼翼地探出一个脑袋来,她看着那呆呆坐在床头,红了眼眶,嘴里重复念着她名字的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