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搬你家去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4,237

  良久,她那紊乱的精神似是平定下来,混沌的脑海渐渐清明,那一声声沈芸如木鱼叩响的轻声,短暂驱散了笼罩着她的恐惧。

  沈芸认出来那张脸了,那张平凡却又无限魅力的脸,那张陪伴她经年记忆的面孔,过往的一切如电影般在脑海放映,回忆是浩瀚的海洋,在瞬间湮没了她。

  绑架我吧……

  你疯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

  我爱上你了……

  ……

  一句一句,一声一声,沈芸眼中莹光闪烁,不觉已是泪水决堤。

  无数次从梦中惊醒,她都无比渴求身边能有那么一个男人,那么一个名叫于海的男人,轻轻的搂着她,安慰她,让她在他的臂弯里入梦。

  可每次惊魂未定的夜晚,陪伴她的都只有无垠的荒芜寂寞,时光被拉的漫长无涯,她孤身一人,艰难跋涉。

  “于海!”终于在一声饱含情愫的亲切呼喊着,她扑向了于海,将他紧紧搂住,生怕会丢掉一般。

  “对不起……对不起……”她哭着,说着。

  于海有些木纳,只觉眼前一切如梦如幻,缺少真实性,可怀中的人儿却是那么娇弱,那么惹怜,那么熟悉。

  “没事,我来了,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久别重逢的第一次拥抱是那么激烈那么的热泪盈眶,于海轻轻拍着沈芸的背脊,在她的耳边低声自语。

  不觉间,连自己也是流出了不争的眼泪。

  陈叔二人笑着,相继退了出去,他们轻轻带上房门,留给二人独处的空间。

  他们依偎拥抱,很久很久。

  “好了,没事了,说说你现在的情况吧。”于海抬手抚过沈芸的发丝。

  “我……我……”沈芸声音哽咽,那段记忆在脑海里幽幽地爬升,带来弥足的恐惧。

  “别害怕,没事的。”于海不焦不燥,耐心安慰着她。

  “近一个月以来,我无时无刻不被阴影笼罩在,精神恍惚,处在崩溃的边缘,我走在一处地方,寂静之所,就会不由自主的感觉有异动有鬼祟,那连夜的噩梦困扰着我,从夜晚到白昼,再到昨日,那妹妹亡故之地,那鲜活的身体,骇人的魂魄,她要报仇,要将我待下地狱!”沈芸说着,情绪愈发的激烈,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眼瞳深处晦暗无光。

  “沈芸!沈芸!!”于海抱着她,摇晃着她的身体,将她从梦魇中拉回。

  “于海,”她看着于海憔悴的脸庞,双手勾住他的脖颈,“我害怕,我害怕回忆起那一切。”

  每每回想起那一夜的骇人见闻,恐惧就如氧气般肆意在血管里。

  “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只是想和你再确定一下,毕竟除了你,谁的话我也不会相信,”于海被她那样勾着,有些木纳,旋即嘴角轻笑,抚摸着沈芸的脑袋,“不问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以后有我在身边,就不怕任何牛鬼蛇神。”

  他低声说着,很轻微却给沈芸一种山般坚定的感觉。

  再怎样,于海都不会相信真有鬼魂一说,世间冤死枉死的人太多了,若真有鬼魂,世界早就乱了套。

  “陈叔和何姨两位老人是怎么回事呀?”于海松开沈芸,端坐在他的身前,面色恢复凝重。

  沈芸没有言语,她坐在床头,很认真地看着他。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于海被她看得心里发慌。

  “没有,太久没见你,想你了,想多看看。”沈芸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

  “以后有你看烦的时候。”于海板着张脸,并没有笑容。

  沈芸愣了愣,一句话好像针一般扎在她的神经上,带来一阵刺痛,她干笑一声,没有回答。

  “你这副模样,让我想起了我们的相处的那十天,”沈芸思绪翻飞,“不论我和你说什么,你总是板着张脸,那么严肃,以至于我觉得你就是个古板的小老头,可后来却发现,原来你也会笑,也会和别人一样脆弱,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其实早就万箭穿心了,只是你不想说罢了。”

  于海静静听着,他的眼中映着那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孩,她那发白的嘴唇不断的开合着,说着那些触人回忆的话,莹白的光洒落床褥,窗外飞雪茫茫,有那么一瞬间,于海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与温暖,如果时间能定格,就这么看着她,一直天荒地老,也挺不赖的。

  人总有太多目标太多野心,以至于忽略了简单生活中的幸福与美好。

  听自己喜欢的人,说从前的事,挺好的。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沈芸嘟着嘴巴,嗔目望着他,这家伙一副样子,神游物外,显然没有听进她的言语。

  “有啊,我在听。”于海回过神来,一手叩在胸膛,嘴角微微一笑。

  “噢……”沈芸低着脑袋,脸颊掠过一抹绯红。

  “你知道为什么,明明我已经疲惫不堪,再无能为力时,还要装作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嘛,”于海轻声说着,没等沈芸应道,便自问自答起来,“我从小就活在暴力与冷漠之中,我深知这世界的残酷凌厉,我义无反顾的上前,无论受了多大挫折也不愿表现,明明可以停下来,可却依旧披星戴月,我想证明自己,想攀爬最高的锋,我从一无所有而来,知道万事万物的难能可贵,而我不能倒下,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人前行,我的身后空无一人。”

  于海声音有些落寞,他说这些话时,光洒落的脸上,沧桑隽永。

  沈芸不知所措,像这样软弱的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他从来都是那么笃定相信自己的。

  “以后我陪着你。”她只好说道。

  于海笑了笑,眼眶有些发红,他抹了把面,“言归正传,说说陈叔和何姨二位的事吧。”

  “你是不是怀疑是他们搞得鬼啊?”沈芸瞬间便猜中于海的心思。

  于海点头,“要说装神弄鬼,他们两个嫌疑最大。”

  “你误会了,陈叔何姨不可能对我不利的,”沈芸笑道,“陈叔是我的叔叔,也算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了,可能你不知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带我去见过他,往后的每年都会带我登门做客,陈叔对我很好,每次见我都如看见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欣喜,他很照顾我,乃至我入狱以来,除了个别人外,就只有他来看过我。”

  “陈叔是个老实人,孤苦伶仃至今,没有妻儿子女,在街坊邻居口中都是和蔼和亲的形象。”她又说。

  于海皱着眉,论他如今所见,陈叔确实是个和善老实的男人,和沈芸口中所言基本一致,只是,沈芸什么时候就多出这么个叔叔了。

  “何姨呢?”于海先将这个疑惑抛在一边,询问起另一位的情况,宅中闹鬼,二者所闻所见一致,肯定有猫腻在其中。

  “何姨他是陈叔推荐过来的,自然也不会有问题,而且我跟何姨已经相处三月了,何姨同陈叔一样,是个和善的人,平日里做事兢兢业业,很诚恳,不曾有半点松懈。”沈芸说道,他对二老的印象很好,且都是熟人。

  “奇怪,照这么一来,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呢。”于海喃喃道,神色一片茫然。

  “或许是我心中愧欠太多,加之自己爱胡思乱想吧,没什么好在意的。”沈芸干笑一声。

  “单单胡思乱想,就能吓昏一个人,那也实在太危言耸听了吧。”于海耸耸肩。

  沈芸不置可否。

  “这问题先放在一边,等你身体好点,可以出院了,我搬你家去住。”于海轻描淡写地说。

  沈芸瞠目结舌,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等等……等等,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她不敢相信,于海张口就来,要搬她家去和他同居。

  “等你出院,我搬你家去住,怎么,有问题吗?”于海探身威压着沈芸。

  沈芸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望着那强势汹汹的男人,自顾自的抱着膝盖,说了句,“凶死了。”

  于海瞬间破功,一张脸面色红润,低着脑袋,不敢说话。

  “想当初我要住进你家,可是给你嫌弃的要命嘞。”沈芸说道。

  “你那是住嘛,那时候咱俩谁也不认识谁,你小丫头大半夜不回家就铁了心跟着我要赖我家里,我没报警说你擅闯民宅就不错了 ”于海没好气的说。

  “嘁,谁愿意住你家啊,乱的跟个猪窝似的,典型的资深宅男。”沈芸吐了吐舌头。

  “你这丫头咋得了便宜还卖乖呢。”于海扬起手来,一副架势,好像下一秒就要给她来个大嘴巴子。

  “这些天,你过得还好吗?”沈芸看着他那扬起的手,半晌憋出句掉面的话。

  “还能怎样,如你所说,资深宅男呗,只是多了几分相思病罢了。”于海摊摊手。

  “抱歉,有些事情实在不想再将你拉入水了,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份,百亿公司的董事长,爸爸死后,一份遗嘱立马公开,公司近半的股份都落在我的身上,本来也没什么,顺理成章的接管公司就对了,没谁敢反对,可入狱一年,总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想借机上位,我不在的这一年,公司完全被一个叫姜旭的家伙给把控了,我虽说有着名义上的权利,可实质上根本掰不动姜旭的手腕,而且我怀疑姜旭和一些不法势力勾结,企图彻底将我手中的股份吞并。”沈芸面色有些沉重,她这些日子过得比于海要坎坷多了,一方面噩梦侵扰,一方面公司勾心斗角,暗流涌动,二者交击,对她这个少谋世事的人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雪上加霜。

  “你知道我是怎么了解到你的情况的吗?”于海面色沉凝。

  “难道不是陈叔通知你的吗?”沈芸不解,陈叔陪了她这么久,她很多心事都会讲于他听,出了这种事,自然最想见到心心念念之人,她还以为是陈叔把他喊来的。

  “不,”于海摇头,“是潘龙龙。”

  简简单单几个字,如棒槌般砸进沈芸的脑海,潘龙龙那个完完全全置身事外的家伙,怎么会了解到她的情况,细想其中,唯有与知情者勾结一说,而除了一些亲信,也就公司高层知道这些事了。

  “看来潘龙龙极有可能和姜旭那些家伙勾结在了一起,”沈芸凝眉,“可他们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呢?”

  于海摇头,这也是他最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既然是想夺去沈芸手中的股份,那么拉他这么个局外人进场有什么意思呢,最干净利落的不应该是直接来一场绑架嘛,架住他来威胁沈芸就范。

  想到这里于海又冷冷地笑了笑,他和沈芸的关系除了少数几个人根本无人知晓,又谈何绑架要挟,如此一来,拉他这个局外人卷进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唉,”沈芸长叹口气,“公司的事现在越来越乱了,爸爸遗下的产业就这么在我手中岌岌可危,不论怎样,我都不会让它在我手中覆灭的。”

  她说着,翻身就欲起床。

  “你干嘛?”于海赶忙制止,这丫头惊魂未定,不好好修生养息,还想闹腾什么呢。

  “我必须赶去公司,本就势单力薄的我,再闹这么一出更没有机会翻身掌权了,董事会那边一旦发力,我可能就要连名分都保不住了。”沈芸如临大敌。

  “你这丫头,先操心操心自己的身体吧,”于海声音带着几分呵斥,他站起身来,一把将沈芸按回了床上,“给我乖乖躺着,哪也不许去,公司的事没那么容易搞糊,一年都挺过去了,不差这么几天。”

  沈芸欲言又止,转而只好作罢。

  “现在想想,对于你出事唯一获得好处的,貌似只有姜旭那家伙了,这背后极有可能是他在搞鬼,”于海站在床头,目光神游物外,“当然这只是现在情况下的推断,不排除另外有人对你别有用心。”

  【四千大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