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幽风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4,352

  “本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往后再没那么多烦心苦恼事,可谁料这一切才只是开端,往后是更强烈的狂风暴雨。”沈芸靠坐在床头,一指按摩着太阳穴。

  “以后有什么事别想着一个人抗,你的身前还有我。”于海低眉,看了眼脸色疲惫的沈芸。

  “知道了,”沈芸微微笑了笑,“于海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

  “嗯……怎么了……干嘛?”于海微怔,转而灵魂三问,一瞬间,他有种被查房的感觉。

  沈芸怪异地看着他,落在于海的样子就像是在说,好家伙,老娘不在的一年里,你是不是又春心荡漾,整天午夜来骚,安慰落魄妇女啊。

  “给你。”于海挠着头,怯生生地将手机递给了她,这些时间里,他可没那个心思去揣摩大妈妇女们的心,只是一些相关的学习资料确实没少看。

  沈芸最后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手机还是熟悉的手机,她轻车熟路的录进自己的指纹,进入主界面后,并没有三番查看,而后按下一串数字,拨通了一个电话。

  她将手机听筒贴在耳边,一阵忙音后,传来温柔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挂机,请稍后再拨。

  她皱了皱眉,再次拨通,可等来的依旧是那忙音后的女声。

  “这家伙。”沈芸面孔紧绷。

  “怎么了?”于海轻声说。

  沈芸看着手机屏幕在眼前熄灭,微怔一会,摇头,将手机递了回去,“没事。”

  于海神色有些怪异,却也没多想什么,看了眼那两个未拨通的电话,他眉头一皱,似有所思。

  那一串号码很熟悉,好像铭刻在记忆的某一个片段里。

  他思绪翻飞,猛然想到了谎言之国,这款他倾心设计可却惨遭否定的游戏作品,当初维系他与沈辉之间的联系的人,古总,赫然便是这电话号码的主人。

  “古总怎么了?”于海将手机揣进兜里。

  “我不知道,可能在忙吧,”沈芸有些心不在焉,“公司里我唯一还算信得过就只有他了,我不在的日子都是他在帮我处理相关事务。”

  “古总确实是个好人。”于海点头。

  古总对于他及他的作品还是很上心的,三番五次替他联络沈辉。

  “别想那么多了,前些时间你昏病在床,古总他肯定要处理一大堆公务,兴许是忙不过来了。”他又说。

  “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沈芸忧心忡忡。

  于海笑了笑,拉起沈芸的手,并没有多语。

  “他昨天来看过我,陈叔告诉我的。”沈芸看着于海的眼睛。

  “我来的时候只看到姜旭那个家伙,古总既然来了,那也是知道你的身体状况了,现而今公司水深火热,处理诸多事由自然抽不开身,别想那么多了。”于海轻轻地说道。

  “我就怕姜旭一伙人对付他。”沈芸有些自责,古总若是出了事,跟他一定脱不了干系。

  “不行,电话给我,我必须再打给他。”她将身子坐的笔直,冲于海伸出了手。

  “你啊。”于海叹了口气。

  沈芸再次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依旧是一阵忙音,在寂静的气氛中不断的响起,正当沈芸心灰意冷准备挂断时,电话随着一声脆响,接通了。

  “喂,古城,打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啊,我知道公司业务繁忙,但也不至于连我的电话也忽略吧,对了,公司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住院的这两天,姜旭是不是又在董事会那边大做文章了?”一连串的问题,沈芸神色凝重,入职几月,她已初具领导者的做派。

  没有任何回应声,电话那头是呜咽的风声,嘶嘶地响着,好像从地狱深处吹来。

  沈芸狠狠地打了个寒噤,那幽邃的风衬着这有些凝重的气氛,让她心里直冒寒气,她再次尝试着询问几声,唤着古城的名字,可换来的依旧只是嘶嘶地风声,好像野兽的磨牙。

  良久,似是一声冷笑,电话被挂断了,此时此刻,二人相继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皆是面孔紧绷地思虑着,嘟嘟嘟的忙音一声一声响在空荡的病房,至到彻底消散。

  风流动的声音叩在耳膜,一股寒气不知何时已穿过窗缝侵入四肢百赅,于海心中幽然,一股凉意幽幽地腾起,他想到了电梯井那摊鲜血,那摊淤积一天左右暗红的血。

  恐怖的想法涌现在脑海,有那么一瞬间,于海认为古总已经被杀害了,而淤积电梯的那滩血就是他留下的。

  “古城出事了。”沈芸失魂落魄。

  出了这种情况,愣谁去想都会觉得大事不妙。

  “报警,一定是姜旭那家伙搞的鬼。”她说着,拿起手机又要拨打报警电话。

  “冷静下来,沈芸,”于海按住了她的手,“这件事情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况且你单凭简简单单一个电话的事情去报警的话,警方是不会立案的,不过白折腾罢了。”

  “静下心,好好想想。”他低声说。

  沈芸点头,目光看向紧闭着的房门,她必须向陈叔好好询问一番古城的情况,可还没等她发声,一道道叩门声就响了起来。

  “小姐,请问可以进来吗?”

  熟悉苍哑的声音,陈叔在门外问道。

  “进。”沈芸应道。

  门把手在目光中扭转,佝偻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何姨很在陈叔后面,二者神色皆有些凝重。

  “怎么了?”沈芸问道。

  “小姐,外面来了很多警察,好像出什么事了。”陈叔眯着眼睛。

  沈芸如触电般,浑身一颤,在这个关节眼上,再听警察一说,她更是惶恐不安起来。

  “走吧,去看看。”于海眉头叠在一起,他知道是因为电梯井那事。

  “我也去。”沈芸支撑着身子就要下床来。

  “小姐,这件事有我和于海先生就可以了,您就在床上好生修养,别瞎胡闹了。”陈叔的声音带着长辈的意味。

  “这件事,至关重要,陈叔别再劝我了。”沈芸拖着疲惫的身子下了床去,一身病号服的勾勒下,显得她苍白青瘦。

  “陈叔让她去,这丫头就这样,也是个死倔的家伙。”于海有些无奈。

  陈叔看了眼她,长叹口气,“你爸爸把你交到我手上,可不是让我来折腾你的。”

  言罢,他没再多说什么,背身离去。

  于海看着,这一言一行下来,确实很有长辈的风范,只是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几人相继出了门,走在再度被嘈杂填满的廊道上,没了房门窗户的阻隔,声音和冷风在空间中肆意呼啸,一身单薄病号服的沈芸,抱着身子,止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于海皱着眉望了过去,扶额摇了摇头,随后将自己那身大衣脱了下来,在沈芸的身后,替她披上。

  “别着凉了,身子骨本来就弱。”他说,好像在照顾几岁的孩子。

  “嗯。”沈芸乖乖地点头,并没有说谢谢那些生分的话。

  熟悉的二楼,熟悉的人群,只是这次多了道醒目的警戒线,围观的人群皆与现场隔开数米,或便衣或制服的警员,小心翼翼地在电梯井收集证据,而其中赫然就有两道熟悉的身影。

  当初亲手将他逮捕的吴宇柯警官及杜磊警官,他们并肩站在电梯里,眸光四处扫视。

  “从鲜血凝固的程度来看,应该就在今早凌晨时分,院方忽略了温度的原因,才落下一天的误判。”吴宇柯一手指着角落积压的血。

  “照这个情况来看,很有可能又是一起凶杀案啊。”杜磊双手叉着腰。

  “尚未尘埃落定,一切皆有可能,指不定就是别人为了恶作剧亦或迷惑我们而做出的手脚。”吴宇柯眼瞳深邃。

  “我打包票,这绝对是起凶杀案,看这地面,正对井口的位置,虽说清洗过,可依然可以看出鲜血的痕迹。”杜磊说的很笃定。

  “你太相信自己了,有些事往往出人意料。”吴宇柯摇头说道,在还未有绝对证据下,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一种结果。

  “那就等着吧。”杜磊深信不疑。

  很快,一警员穿过廊道急匆匆地赶来,他小跑到吴宇柯二人面前,呼吸有些急促。

  “吴队,杜队,我刚才查过了,昨夜十点到今早八点的监控影像全部离奇消失了,院方给不出解释,只能认为是被人使用黑客时段入侵了电脑。”

  吴宇柯神色凝重,短短的一席话,瞬间便将这起案子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如果只是恶作剧糊弄警方的话,为何要冒那么大的风险侵入院方系统删除监控呢。

  “见鬼,”杜磊一拍脑门,“院方难道没有备份文件嘛,这么重要东西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给窃取了嘛,马上找网监部的同事仔细调查,快。”

  “是!”警员一行礼,再度陷入忙碌之中。

  “老吴这件事看起来还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了,就算只是恶作剧,也已经非同凡响了。”杜磊看着吴宇柯的眼睛。

  “我知道。”吴宇柯点头。

  “吴队,从井口检测到了两枚不一样的指纹,其中一枚已经确定是工人打开铁顶遗留下来的,另外一枚不得而知。”一位警员从井口采集到了两枚指纹。

  “好,这可是一大突破口,犯案的家伙看起来不像行家啊,竟然连指纹这种至关重要的线索都敢留下。”杜磊眼前一亮。

  “先别高兴的那么早,不过是一枚指纹,有什么稀奇的。”吴宇柯沉着张脸。

  “老吴,瞧你说的什么话,你看这可是顶口边缘采集的指纹,但凡是个正常人谁会没事把顶口撬开,去摸一摸啊。”杜磊白了他一眼。

  “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凶手既然连监控录像都有办法窃取清除,怎么可能会遗漏简简单单一个指纹。”吴宇柯一如既往的深思熟虑。

  “正是因为简单才会遗漏,监控录像这么大的事换个人都知道是直接证据,只要抓到了人,那就是妥妥的脱不开罪了。”杜磊坚持着自己的看法。

  “没可能,除非他是故意留下这个指纹的。”吴宇柯摇头。

  杜磊一副样子就要和他死犟下去,可也就在这时,于海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站在警戒线外,冲吴宇柯招手,“吴队!”

  吴宇柯循声而去,触及于海的身影后,先是一皱眉,而后吐了口气,这个家伙现而今貌似还挺不赖。

  他自然注意到了于海身边那披着大衣的年轻女人,熟悉的面孔,沈芸。

  “让他进来。”吴宇柯遥遥地说道。

  于海点头致意,而后弯身钻进了警戒线内,沈芸紧随其后却被警员拦了下来,他们没收到命令自然不会放行,回首一望,看见吴宇柯摆手示意,随后相继放行。

  二人在一众围观群众惊愕的目光里,光明正大的走入了案发现场,正当他们疑惑不解时,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那百亿身价女富豪的身份。

  “那年轻貌美的女人可是现在赫赫有名的女富豪呢。”

  “可不是嘛,继承了父亲几百亿的家产,现在可谓是风生水起啊。”

  “这可不一定,我听说她入狱一年,公司大权旁落,而今也是四面楚歌,如履薄冰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再怎么困难也好过你个病患,没事别瞎操心,你一年的工资指不定还没人家吃顿大餐的花费多呢。”

  ……

  群众议论纷纷,一时风口从那警察造访的新鲜感里跌到了这百亿富豪女的身上。

  沈芸二人自然将这些闲言碎语听得一清二楚,可压根就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二者而今的心思皆是系于那事出离奇的古总身上。

  “吴警官,杜警官。”两人礼貌性地问号。

  二者点头示意,随后展开一波询问。

  “沈芸,警方对于你的事已经有了了解,你精神恍惚撞鬼一事多半是有人装神弄鬼,城中盯上你的除了姜旭之外恐怕不在少数,不过根据法律来看,皆没有立案掺乎的可能,你们公司集团之间的竞争还轮不到我们来插手,不过而今的事件,如果能和你扯上关系的话,那么一些问题串在一起,也就可以请示调查了。”吴宇柯吐字清晰。

  【四千大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