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烟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111

  目及底盘的一瞬,杜磊的目光一紧,从口袋中掏出两手套,蜷缩着钻进了车底,而后取出一有些破烂的塑料袋子。

   应该是被车辆疾驰的风带起,从而勾挂在底盘上。

   吴宇柯见杜磊举措,迅速跟了上去,后者小心退了回来,一手捏着一白色塑料袋,仔细打量着。

   颜色的斑点及超市两个大字,那之前的文字已经磨损得根本辨认不出,二者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

   这可以说是整个现场唯一可以利用的线索了。

   吴宇柯取出手套,接过塑料袋再仔细观察了一番,磨损的痕迹很严重,判定不了时间,可其上超市两个大字却是提供了一大线索。

   他抬手招来一位警员,将塑料袋封存进证物袋里,“送回本部,好好这塑料袋的本末来历。”

   “嗯。”警员点头。

   “万事开头难,这有了开头,后面就有迹可循了。”杜磊念叨着,这件案子总算有了点线索。

   “要是能将那几个字,完全复原,咱们就好办了。”吴宇柯恢复一如既往的严肃,他同样围着车辆打量一番,不见任何蛛丝马迹后,蜷身钻进了车子里。

   纵是警员都已经仔细调查过了,他自己不亲身上阵查看一番,还是会很不放心。

  皮套座椅都保养的很到位,散着一种乌黑的光泽,其它的构建也都是焕然一新,显然相关的清洗保护做的很好,不像是随意购置的一辆二手黑车。

   吴宇柯小心翻动着前座摆放的些装饰物件及隐藏的空间,没有任何可利用的线索,所有可见的都是随便一辆车上都能找到的。

   “可真是心细如针啊。”吴宇柯紧皱着眉头,他的目光在前座再次扫视一遍,而后长叹口气,欲要钻出车去。

   陡然间,吴宇柯眼神一紧,他的目光落在车门开合处的一点灰烬上,他低手过去,将其抹了抹,轻嗅一番。

   沉淀的味道已散去九分,可靠着常识他可以断定这是烟灰,吴宇柯一个激灵,身子猛地往前座靠去。

   他贴着那皮套的座椅,轻轻嗅着,果然一股淡淡的烟味从其中弥漫而出,驾驶车辆的家伙一定是个老烟枪。

   吴宇柯咧着嘴角,眼眸深邃。

   “老吴,有什么发现没?”杜磊凑在车窗边,看着一通捣腾的吴宇柯。

   吴宇柯冲着他笑了笑,没有言语,怪瘆人的。

   “好家伙,搞什么呢。”杜磊一个寒战。

   吴宇柯退下车了,轻轻拍了拍有些发旧的袄子,他招了招手,唤来几个警员,“通知下去,将沿路地带都搜查一遍,收集烟嘴乃至烟盒这类的东西,切记小心谨慎。”

   “收到!”警员站得笔直,并没有多问什么。

   很快,一支队伍被分化出来,沿着长路摸索着前进,吴宇柯眯着眼睛,思绪翻飞。

   “神秘兮兮地,到底发现了什么,赶紧给我交代出来。”杜磊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

   “车中座椅的皮套浸透了一股烟味,而且还发现些许烟灰,如果确定这是凶手的车辆的话,那么他肯定是个老烟枪。”吴宇柯慢条斯理地说。

   “噢,然后呢?”杜磊有些不解,抽烟这种事情能算得上是什么重要线索嘛。

   “你看。”吴宇柯走向车旁,低垂着眼帘。

   “你这家伙,老是喜欢卖关子。”杜磊斜瞥了他一眼,双手背在脑后,走了过去。

   “看啥呀?”杜磊下意识地往车内张望。

   “没叫你往车里看,你看看这窗户的夹缝。”吴宇柯有胳膊肘顶着他。

   “哎哎哎,这样很不爽哎,”杜磊一边缩着身子,一边低下脑袋去,一瞬间,他的表情凝固,意识深思。

   那车窗缝之间竟是有着烟灰残留,且不在少数,如此一来皆是作证着那开车的凶手是个老烟枪,且喜欢将夹烟的那只手靠在车窗上。

   “真有你的啊,吴宇柯!”杜磊有些兴奋,用臂膀撞向他。

   “希望和我想的一样。”吴宇柯语重心长。

   “放心,妥妥的。”杜磊拍了拍他的肩头。

   他们一同转身,眸光凝视着曲折的长路,波涛汹涌的脑海闪过一副相同的画面,长夜漫漫,大雪纷飞,一辆漆黑的现代轿车拉着雪亮的灯光,行驶在荒无人烟,他一手把控着方向盘,一手点着烟,身后是被捆绑着的死者,他吹出一口云雾缭绕,将手搭在了窗边,轻轻一抖,烟灰坠落,而后顺手将它丢在了窗外流淌过去的地面。

   “积雪是个问题啊。”杜磊轻声说。

   “确实,慢慢来吧,一天不行就找两天,只要能找到烟嘴,我们就能获得凶手的DNA,这样一来,一切就拨云见雾了。”吴宇柯神色毅然。

   “方圆几里看来得向上头请求个封锁令了。”杜磊目光远眺,漫无边际的荒凉。

   “对了,沈家那独女前段时间不是找过你嘛,说是遭到了生命威胁什么的,处理的怎么样了?”他又说。

   “能怎么样啊,沈芸现在是树大招风,想夺去她财产的人多了去了,一些生命威胁恐吓的消息根本算不得什么,光凭这些我可无法立案什么的。”吴宇柯摊了摊手。

   “几百亿的家财啊,换谁谁不心动,”杜磊叹了口气,“我有预感接下来沈芸那边要是出什么事的话,一定是雷霆手段,往后的日子里可有的罪受咯。”

   “管它呢,眼下这起案子还满头雾水的,哪有功夫去想别的东西。”吴宇柯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样子。

   “老吴,最近田鹏势力的余孽闹腾的挺凶啊。”杜磊话锋一转,凌厉起来,田鹏集团势力庞大,虽说一朝分崩离析,可残党余孽仍旧不在少说,加之空荡下来的黑色产业,城中暗处的混乱动荡可是激烈的很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