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张有志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164

  “除此之外,他还让我在昨天夜里将监控关闭,直至今早八点。”中年大叔的声音有些害怕,他低着脑袋,神色惶恐不安。

  “这个时间如果按照凶案来推测,正好就是案发节点,”吴宇柯眼风锐利,看向中年大叔的目光好像要将其戳破一般,“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他的声音有些着急有些凶狠,牵连到案子的本质,他按耐不住自己的本心。

  “我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的,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答应他,”中年大叔低垂着脑袋,声音竟然透出一丝哭腔,“杀人,他们竟然杀人了,我看到他们在廊道拖着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那死者的头部在滴血,好多的血,将整个地板都拉出了一条殷红的血痕。”

  他声音颤抖,恐惧不安。

  “为了这个,我特地和我的同事换班,守在电脑前等待,出于好奇心,我忍不住的多观察了一会,谁知道就……就目睹了这凶案的发生。”中年男人声音哽咽,好像在为自己犯过的错事忏悔。

  “还有呢,接着说!”吴宇柯呵斥,他再难保持平静,接二连三的凶杀案,让他心中如承巨山。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了,”中年大叔的声音如同魔障,好像街头疯子的低语,“我看着那尸体的血流淌在地板上,甚至清楚看见他那不甘瞑目的眼睛,好像鬼魂一般缠绕诅咒着我,我看见其中一个人回头,冷冷地盯着摄像头,他的画面传到荧屏上,是刻骨的森寒杀机,我关闭了所有摄像头,我不敢再看往下的画面,你不要再问我,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中年大叔拉扯着头发,神情很是痛苦,他从没想过自己会亲眼见证如此残暴可怖的事,深烙脑海,历历在目。

  “你先冷静一下,有些事情过会还要向你了解。”吴宇柯收回那咄咄逼人的气势,稍稍安抚了他,后者的状态,显然是无法再进行正常的询问了,看来昨夜的画面着实是狠狠地冲击了他的心理防线。

  于海紧紧握着沈芸的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众人俨然皆是深陷泥沼,潘龙龙安排这么一系列的事情加之他的本意就是针对他和沈芸,那么凶杀的对象十之八九是和他们身边的人有关系了。

  联想姜旭与黑势力的勾结及古城昨夜探访离去的时间、一系列古怪的事件后,死者虽不明身份可却已基本烙上古城二字。

  “别想太多,事情还没浮出水面,别自己吓自己。”于海将脑袋放在沈芸的发丝上,轻声说着,后者下意识地贴近于海,身子十分娇弱。

  她没有言语,被惶恐不安包裹的脸庞苍白如纸。

  来电清脆的铃声陡然响起,吴宇柯一手摸向裤兜,感受其中的振动,他掏出手机,皱眉扫过,而后接通了电话。

  “喂,老杜,有什么发现吗?”来电正是杜磊。

  “果真如你所说,天台这边是凶案第一现场,有大量血迹残留,我已经开始排查周遭的病房患者了,你那边处理好,就赶紧过来。”杜磊那边是有些嘈杂的声响,应该是他正在赶路。

  “嗯。”吴宇柯应道,而后挂断电话,将屏幕摁灭。

  他深深吸了口气,将双手各自贴在大腿上,目光扫视一遍监控室,而后落在那中年大叔身上,他低着脑袋,双手抱着后脑,一副样子很是痛苦。

  “没事的,只要你好好配合警方工作,凶手很快就会落网,你也不必担心来自潘龙龙的报复。”吴宇柯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你稍稍振作起来,他的时间很紧,可不能一直浪费在这家伙的身上。

  “我知道,有什么事您就问吧。”中年大叔抬起眼来,一张本就褶皱的脸经过这么一折腾更是沧桑憔悴。

  “聊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你的名字,既然很多事都和你有关,那我就有必要做相关调查了,”吴宇柯说着,继续开始记录,“请问你的名字及出生日期身份证相关信息。”

  “张有志,1975年1月2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张有志有些机械的回答问题,样子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情愿。

  对于暴露个人信息,看起来有些抵触。

  “张有志,你的身份信息会得到严密保护,绝对不会泄露的。”吴宇柯抬眼目及他那副模样。

  “我知道,我相信警察同志。”张有志连连点头。

  吴宇柯手中动作一滞,微微皱起眉头,他总感觉这家伙讲话有些古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隐瞒他们。

  “入职医院多久了?”略一沉思,吴宇柯没再多想,继续询问起来。

  “五年。”

  “你能保证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可靠,而非凭空捏造的吗?”吴宇柯挑眉。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有志有些不爽。

  “只是向你确定,我们警方必须保证每一件事的真实性,不能污蔑错怪任何一个人。”吴宇柯淡然自若。

  “我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这些,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嘛。”张有志声音有些焦躁,他偏过脑袋去,似乎不想再说什么。

  “你别误会,例行公事罢了,”吴宇柯看了他一眼,“咱们继续,昨夜你通过监控画面,目及死者的模样,能给我们描绘一下吗?”

  张有志有些不情愿,可还是细细回想起昨夜目睹的骇人画面,“具体我也不清楚,当时死者整个人血淋淋的,哪里看的清那么多,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很醒目的,死者一身正装,西装革领,看起来是个老板一样的人物,性别男,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一身正装?”吴宇柯喃喃自语,这么一来范围瞬间就缩小了,不可能是医院的病患亦或医生,只有可能是来探望病人的家属朋友,而如此一来,沈芸所说的那位古城似乎有极大可能位列其中。

  于海攥着手,面孔紧绷,好像被混凝土浇起来了一般。

  他知道古城极有可能是出事了,时间加之体貌特征,十之八九皆是指向了古总。

  沈芸花容失色,身形险些没有站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