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天台
麻辣王子啊2020-06-30 10:192,339

  “责任之中,”吴宇柯摆手,“去监控室看看,兴许还能抓住些遗漏的线索,你们两个要想跟着的话,就跟着吧,不过不许胡乱行动。”

  他看向于海二人,认真说道。

  “自然。”于海有些欣喜,如果能深入了解案情的种种的话,对于他破开沈芸宅中闹鬼的事也是印第安助力。

  “保护好现场,相关证据注意采集。”吴宇柯说到,同沈芸而人钻出了警戒线,身后围观的群众,遥遥地看着,也没敢再跟上来,这扰乱执法秩序的事还是不做的为好。

  “我总以为吴警官是个古板刻薄的人。”于海瞥了吴宇柯一眼,那张有些苍老的脸在这一年多的岁月里又多填了几道皱纹。

  “我也以为你是个穷凶极恶冥顽不化的犯罪分子呢。”吴宇柯轻笑道。

  “没办法,为了某个家伙我什么都做的出来。”于海摊摊手。

  身旁的沈芸脸颊闪过一抹绯红,低着脑袋,没有言语。

  “那么我依旧会不讲任何情分的将你逮捕,犯法了就是犯法了,天王老子都逃不脱。”吴宇柯声音沉稳。

  于海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吴警官,从前的事实在是麻烦你了,往后如果您办案有资金上的需求的话,可以来找我,我一定倾囊相助。”沈芸声音诚恳,前一年的绑架游戏属实是给吴警官及一众人添麻烦了。

  “没什么,下次别在干这些糊涂事就行。”吴宇柯并没有计较什么。

  “对了,苗佳警官怎样了?”她又问。

  吴宇柯下意识地心里一沉,警惕地看着这个貌美却又充满危险的女人,“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沈芸轻笑,还没等吴宇柯松口气,她就憋出句让他吐血的话,“我看吴警官对苗佳警官挺好的,以为你们在一起了呢。”

  “胡说什么呢,”吴宇柯先是老脸一红,旋即黑云压城,他一脸肃然,声音凝重,“压根没有的事,我和苗佳那是同志战友的关系,哪里有那么花里胡哨。”

  “噢,我就说说,吴警官干嘛这么激动。”沈芸嘟囔着。

  吴宇柯欲言又止,半晌,只好长叹口气,怎么这世界上感觉是个人都知道他那档子破事啊,他好像也没做什么啊。

  “吴警官,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于海笑了笑,轻声说道。

  吴宇柯不置可否,低首看了眼自己的双手,不明觉厉的摇了摇头。

  ……

  “杜队,听说环城一带发生凶杀案了,是真的还是假的呀。”不论在哪里都不会缺少好奇心泛滥的家伙,一个初来乍到不久的警员看着身前那久经世事的杜磊。

  “醒来的,好奇心害死人你不知道呀,哪里有那么多问题,现在赶紧给我把眼下的事情给解决了,别有那么多问题,就算真有凶杀案,也不是你该去处理的。”杜磊白了他一眼,随后投入探寻蛛丝马迹的队伍中。

  那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抓了抓脑袋,沿着廊道楼梯开始一点一点搜寻可能残留的血迹。

  好半晌过去,一众探员皆是无功而返,廊道楼梯大部分都搜寻过来可是半点血迹都没有发现,好像他们所推论的凶杀案根本就是个笑话。

  “天台,去天台一带看看,把顶层给我仔仔细细搜一遍!”杜磊扯着嗓门喊道,一众警员风风火火的再度陷入忙碌之中。

  对于吴宇柯特地交代的顶层,他留到了最后来查看,到底他心里还是有些求胜欲的,想在不一样的地方将吴宇柯胜出。

  急匆匆地脚步声,楼梯如炸开了锅一般,警员迈着步子直往顶层冲去,很快便到达了天台一带,焕然一新的感觉,整层的地面都很干净,比之楼下几层清洁了不止一个度,显然是有人刻意清洗过,甚至用上了酒精之类的高腐蚀物品。

  杜磊在目及那光亮的地面后,迅速就提起了神,果然和吴宇柯说的一样,这顶层果然藏着猫腻。

  警员迅速贴着地面,仔细搜寻起来,杜磊为自己戴上白色的手套,也踏上了台阶,他独自一人在楼梯上搜寻着。

  一步一个台阶,很快,杜磊便扫视到了天台的门外,其下皆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遗漏,甚至连灰尘都不见有积压,至到最顶上的一个台阶时,杜磊神色凝重,他的目光触及阶梯那光滑的平面边沿,深红的印记死死地陷入其中。

  他伏下身子去,小心翼翼地凑着鼻子轻轻嗅了嗅,气味很淡,但十之八九是鲜血的血腥味,他推开那天台的门,映眼是白雪皑皑及满天飘落的积雪。

  倏然灌进的冷风让他直打了个哆嗦,他的目光流转,仔细打量了其中一番,便将门给闭合上了。

  杜磊小心翼翼地沿着阶梯往返,再度仔细查看了一番,这一次每隔三个阶梯,他都能看到一抹殷红的血迹,很隐秘可注意到时却又那么醒目,淡薄却又十足的血腥,到最后明亮光洁的地板上,他趴在其上,才堪堪目及到了蚂蚁那么大点的血渍。

  他站起身来,眉头紧皱,眼眸中是一团团搅动的迷雾。

  根据血迹的程度来看,杜磊在脑中还原着可能发生在此处的场景,就在昨夜,死者在天台门外伫立,不知作何,凶手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以重物击打其后脑勺,至昏迷出血,死者跌到滚落,每个三个台阶头顶与楼梯碰撞,留下极深乃至无法驱除的血迹,到最后滚落地面,留下最后一点鲜血。

  凶杀,十之八九是凶杀,杜磊已经下定了结论,如果电梯井的鲜血还不足以证明的话,那么结合此处足以盖棺定论了。

  “将这楼梯扶手,乃至天台大门上面的指纹全都给我仔细检查一遍,不许遗漏半分线索。”杜磊招呼着警员行动起来,地面上基本不可能找到血迹了,凶手一定用了特定的东西来清除血迹残留,除了部分实在过于深刻的鲜血,其它的皆已消磨殆尽。

  杜磊双手十指交叉拿捏在一起,他沿着血迹残余的方向,目光缓缓流转,他看到一路而去的光洁地面,直达电梯井处。

  昨夜或许就是这样,凶手为了掩人耳目,暂时便将尸体托运进了电梯之中,而那样的话接踵而来的问题却又数不胜数,凶手是如何做到不暴露行踪的呢,在医院昼伏夜出的人可不在少数,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暴露所作所为,而那样的话,一切都前功尽弃。

  杜磊长吐出口气,眼中的目光复杂难明。

  必须排查整层的医患,从他们的嘴里一定可以得出相关线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日游戏2:欺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