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到达W洲
爱吃醋的团子2020-07-18 21:454,398

  肖筱一行人在去往秋梨庄园的途中遇袭,二十几个雇佣兵在山林里截了道儿,逼得他们不得不停车。

  两辆车子,一共十个人,还有个厉君扬这么个小娃娃,面对这些人,虽说不是完全没有胜算,却担忧孩子的安全问题。

  好在的是那些个人没有丧心病狂的带热武器,不然的话,受伤就一定是在所难免了。

  白离带着手下的人下车,对面领头的雇佣兵提了提脸上的面罩,对着她吹了声口哨。

  “啐,原来还真他妈是个美女。”

  虽然看不到他面罩下是个什么表情,可从那双露在外面蓝色的眼睛中已经完全透漏出了主人丑陋的想法。

  白离眼睛微眯,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腕,浑身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话不多说,上去就是干。

  两伙人很快便扭打在了一起,招招下着狠手,拳头、匕首的碰撞,马上便出现了伤员。

  “妈咪,爸爸会来救我们么。”

  厉君扬从小生活在厉少秋身边,这样的场景自然是见过不少的,不会像一般的小孩子一样害怕的躲在角落里哭。

  他的态度倒是还算悠哉,手里玩着肖筱给他的魔方,快速的转动着,倒是和在锦城时那个闹闹腾腾的小家伙有些不一样。

  肖筱看了眼手机,厉少秋已经给她发了消息,救援就在来的路上,就看他们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了。

  车子边上守着的人已经开始跟人打了起来,就在后车座五米范围内,只要她一侧头,看的清清楚楚。

  “宝贝,你在车上好好呆着,我一会儿回来。”

  因为厉少秋,她这三年没少经历血雨腥风,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药,她身上应该会留下不少疤痕。

  她向来不喜欢自己站在一个安全的角落,让别人为她出生入死,那样的话,她就没必要去W洲三年。

  将头发在脑后绑住塞到了里衣内,她脱了外套,撸起袖子在矮靴里抽出了一把匕首开门出去。

  离车最近距离的人很快就注意到了她,但是她比人家更快,仗着自己身子轻速度快,拿着匕首的手手起刀落,划在那人的颈侧,力度掌握的十分精准,只是受伤却不危及性命。

  就在那人暗叹这女人真是愚蠢,居然浪费了这么好的绝佳时机时,他颈子一麻,紧接着便浑身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只剩两只眼睛转着在表达自己的不解。

  肖筱低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没有在锦城时温温吞吞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冰冷与默然的眼神,无惧无忌。

  她这把匕首上淬了戴岳特质的麻醉药,就算是一头大象,只要是在身上相对脆弱的地方划上一刀,保准让它在三个小时内没办法站起来。

  这是戴岳在一年前特意为她研制的,并未对外发布。

  她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的迫不得已,但不管怎么样,她对人命这种东西不感兴趣。

  “看好小少爷!”

  和受伤了的护卫对视一眼,她迅速加入战场,但已经有人注意到她,想要偷袭就变的不那么顺利了。

  将匕首插到后腰带里,她双手交叉挡住一个人揍过来的拳头,稳住身形之后,弯腰躲过那人扫来的腿,迅速凑上前去,一拳打在了那人的下巴上。

  这一拳用了十足十的力量,那人被打得下巴发麻,一时没反应过来,便又被她迅速抽出来的匕首划伤了颈侧,晕倒过去。

  肖筱胜就胜在她的速度够快,而厉少秋派来接她的人实力又是个顶个的强,本来就已经被打趴下了不少,这会儿应付她这边的人就已经吃力,再加上她的加入,十分钟后,战斗告捷。

  “谁让你擅自下车的,要是让厉少秋那个混蛋知道,我不被他骂的狗血喷头。”

  最后一个人刚刚到下白离便疾步冲了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脸上全是责备的担忧。

  肖筱眼中的戾气尽散,又是那个无害的样子,羞涩的挠了挠脸颊,心想着,反正她都已经在她身上骂回来了。

  “看看你,又不小心。”

  白离看着她脸颊上被划伤的一个小口子,还有一滴血珠挂在上面,心疼的不得了,赶紧把人给弄上车又加快了回秋梨庄园的车程,路上还与五辆带着黑白棋的黑宾利汇合,一伙人浩浩荡荡的,无人再敢侵袭。

  秋梨庄园是厉少秋的私人住所,整个状元占据了一坐山那么大,从山脚开始便是秋梨庄园的范围。

  十二道关卡,八道大门之后才能顺利到达庄园主住的地方。

  肖筱虽然在这里都住过三年了,可是每次看到这气派的场面,还是禁不住感叹。

  她的车子一路行至主院门口,一路上看到她车子的人都停下来敬了个礼,这待遇经过三年了,她都还是很不习惯。

  “看看,也就是你吧,这人还没到呢,他都在外面等着了。厉家那些想看们要是亲眼瞧见,非气的吐血不可。”

  白离大老远就瞧见主宅门那抹挺拔的身影了,几个月没见,那张妖孽的脸更加祸害了。

  车子刚停稳,门口站着的长身玉立身材挺拔的男人,微一倾身打开了后车座车门。

  白离握住男人苍白修长的手,微凉的触感告诉她,他在这里等了多久。

  “你身体容易受寒,现在天气变冷,不用在这里等我的。”

  厉少秋确实是个很厉害的人,但他出生的时候被下过毒,虽然治愈了,身体却特别容易受寒。

  戴岳这三年一直在帮他调理,只是效果没那么好。

  “没看见你安全到达,我不放心。怎么又受伤了,不是跟你说过不用你自己出手的嘛!都怪我,不该答应你训练你的。”

  一旦自己的能力达到一定程度,她便再也不会像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家伙躲在人的身后,让人保护。

  这三年来,他每天都在询问自己,让她经历那地狱式的训练究竟是对是错。

  “不,我现在这样活的很有价值。”

  正是因为有能力,她才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别人,在不成为别人的后腿时,甚至还可以出手帮助别人。

  “妈妈知道,一定会很伤心的。”

  厉少秋轻轻将她搂入怀中,扑面而来的薄荷香让肖筱倍感怀念。

  她回抱了人一下,拍拍他挺直的后背轻声笑道:“她不会的,因为这是我想的生活。”

  是的,她向来温柔大方,从不会要求自己的孩子有多完美,对她一向宽容,除了让她去肖家,她对她从未要求过半分。

  “你们这对笨蛋兄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远隔千里来相会的傻瓜情侣呢,孩子都不管了。”

  习惯了他们两个人这样的相处模式,白离也没真的计较,胳膊里夹着挥舞着拳头要挣脱她的桎梏去找爸爸的小家伙,一手敲了敲车顶,把车门关上。

  “爸爸,小姨。”

  厉君扬挥舞着四肢,双手不断地往前抓着,却就是抓不到前面的两人。

  他不禁嘟了嘟嘴,很不服气的踹了白离的腰一下。

  “阿离,快让我下去。”

  白离翻了翻白眼,痛恨这“一家三口”都是些白眼狼,她鞠躬尽瘁,他们却把她晾在一边。

  可她还是将小家伙稳稳的放在了地上。

  “爸爸爸爸。”

  厉君扬得了自由,撒丫子跑过去冲到厉少秋的腿边一把抱住了他的长腿,小脑袋网上抬,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奶声奶气道:“我有好好看好小姨,不过顾叔叔对小姨还是很好的,没有欺负过小姨。但是小姨不乖,她来的时候出手和那帮怪蜀黍打架了,宝宝有劝过她的。”

  ???

  肖筱一愣,心想着她当时下车去的时候,这小东西不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厉少秋奖励的摸了摸他的头,蹲下身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刚才的柔情似水变了质,瞪了肖筱一眼,指了指门的位置。

  肖筱摸了摸鼻子,看了眼白离,垂着头挫败的进了屋。

  “让你再不小心,我说过的吧,只要受一处伤……”

  “绕着校场跑两百圈是吧!”

  回到家里,肖筱老实的坐在沙发边,等着厉君扬给她处理所谓的伤口,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想起自己明明受伤却还要风雨无阻的在几百平的校场上奔跑的日子,不禁为自己掉了两行眼泪。

  这个人温柔的时候是温柔,可狠起来也是丝毫都不会手软。

  “知道你还受伤?”

  手里的酒精棉用力剐蹭了一下脸上的伤口,成功的看到肖筱皱眉的样子,厉君扬把血痕清理了一下,给她拿了创可贴贴好。

  本就被他蹭的原本并不疼的伤口现在疼起来,肖筱也有些上脾气,白了他一眼道:“大哥,这只是个一厘米大小的伤口,我给你们做饭的时候还切过手呢。”

  厉少秋被她一噎,心里又急又气,本来过分张扬俊秀的帅脸,愣是憋的有些难看的红。

  白离叹道,这也就是肖筱有本事给厉少秋瘪吃,而且厉少秋还很少认真去反驳她。

  “不要过分担忧,没有把握,我不会轻易动手的。”

  瞧他神色实在不好,肖筱叹了口气,出言安抚,厉少秋的脸色这才转好了些。

  “姓肖的那母女两个被二叔藏得很好,我的人只是查到他们到W洲了,但不知道具体方位。地下情报的话,恐怕还是要去找花&红的威廉了。”

  花&红肖筱是知道的,W洲三大势力之一,从三年前红岸改成花&红的时候,他们就渐渐垄断了W洲的地下情报网,筹谋已久,瞬间崛起。

  肖筱想了想那个叫威廉的人,她曾经有去调查过,但对面有个和她实力相当的黑客,她没法侵入人家的情报网。

  曾经这事儿还让她挫败了一番,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在黑客这方面并不是顶尖的,但真碰到高手时,不免有些失落。

  “你放心,威廉想河厉家合作,有的是机会。他既然想要利用那母女,就必定会留住她们。”

  见肖筱脸上染上愁容,他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叫她先去休息休息,等养好精神了再想对策。

  起了大早赶飞机,又在中途被逼锻炼了一番,肖筱虽然也是觉得累,但却知道自己没办法入睡。

  只是她也没必要一直在厉少秋跟前儿多愁善感,便接受他的好意。

  秋梨庄园的整个五层都是属于她的地方,因为厉少秋知道她平时喜欢安静,又喜欢露天阳台,下雨的时候都爱支着沙滩伞在外面看雨,所以三年前她来到这里,整个五楼加上楼上那占地一百多屏的露天阳台就都挂上了她的标签。

  她除了随身的笔记本和手机之外,没有多余带的东西。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再次试着侵入一下威廉公司的保全系统,如果能够直接获得资料的话,总比麻烦厉少秋为她拖鞋来的好。

  只是她才刚刚入侵,就遇到了对面那位黑客大佬,两人在网上又是一番交手,可十分钟后,她还是挫败的收了手,关了电脑。

  还是没办法,她没办法侵入,对面也查不到她,僵持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她收了电脑,心中的挫败感更强,她其实本身对黑客技术是没那么感兴趣的,会学这方面,完全只是为了能帮到厉少秋。

  哎……

  从浴室冲澡回来,她的手机指示灯一直闪烁着有新消息提示。

  她打开,原本有些疲累的心情便开朗了许多,按了视频通话过去。

  “咦?你好像……不在家里?”

  虽然对面的背景只是简单的书柜,但她记得顾昀的书架是白色的组合柜,而他现在身侧的,是一组深棕色的,而且上面摆放的书也与家里的不同。

  对面的人也刚洗完澡,一身的水汽,头上湿哒哒的还在滴水,慵懒的坐在办公椅上,手支着下巴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肖筱将手机固定在桌面上,用毛巾擦着头发想了想,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直到她打开电脑顺着顾昀的GPS定位找过去,突然发现,他居然也在W洲,不禁嘴角抽了抽。

  “哈哈,发现了!”

  顾昀早在她固定手机时就猜到她打算做什么,这会儿也没否认,嘴角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眼睛温柔的盯着屏幕对面那张因洗澡有些红晕的脸。

  如果是在身前的话,真是想上去咬一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冷婚,顾少的追妻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冷婚,顾少的追妻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