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玉山映人2020-06-12 11:511,745

  “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撕碎了寂静的夜晚,702宿舍的六个女生被惊醒了。

  筱涵立马反应过来,睡在她身旁的毓怡在撕心裂肺地惨叫,腿脚乱蹬。

  “怎么啦毓怡?做噩梦了吗?”筱涵着急地推着毓怡,却发现毓怡似乎遭受了极大的折磨,她断断续续地嚎叫,却无法发出一个完整的音节,她挣扎着要起来,筱涵赶紧扶着她。

  另一床铺的恪臻摸黑下了床,她倒是刚做了个噩梦,正好在节骨眼被吵醒了,现在头疼的简直要爆炸,她问道:“毓怡怎么了?咱们要不开个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恪臻打开了灯,这时筱涵突然发出了尖叫:

  “啊!!”

  恪臻疑惑地望向她,等她看请毓怡的脸后,吓得脸都白了。

  毓怡神情痛苦不堪,白皙光洁的脸部突然变成一片黑色,而且正在发泡,越来越恐怖。

  “我的天哪,她这是被毁容了吗?”

  其他人闻言纷纷傻了,愣怔在床上。

  “快,快去喊人!”筱涵焦急地大喊,她们才回过神来,纷纷下床,手忙脚乱的帮忙。

  恪臻赶紧拨打了120的电话。

  很快,商学院已经传遍了这个消息,营销大二的梁毓怡被人泼了硫酸,整张脸都烂了。

  “槐阳商学院大二女生深夜宿舍惨遭硫酸毁容”也被同学在微博里大量转发,学校方面也急忙花力气把这条新闻热度压下来,最后并没有在网上掀起特别大的水花。但不可否认这是一起恶性案件,梁毓怡的家人很快报了警,警方随之展开了调查。

  不止是槐阳商学院,几乎整个省的高校都为这件事炸了锅,同学们一方面为这所极其普通的大学因此事出名而感到羞耻,一方面对这起残暴的事件感到愤慨,他们道听途说,各处八卦,对手里有限的一点线索分析个不停,想要知道是何人如此险恶用心,竟然下这么恶毒的手段,他们几乎一致认定凶手就是朝夕相处的同学,只要想到这个人还潜伏在身边,心里就一阵胆寒,害怕下一个遭此毒手的会不会是自己。

  至于相关的两个场所,702和409,前者是梁毓怡留宿出事的宿舍,后者是梁毓怡自己的宿舍,她们这几天更是被吓得魂不附体,晚上是辗转反侧,更有甚者睡觉都带个面罩,给自己点安全感。

  这些天,她们一个个被学校传唤去问话,当晚和梁毓怡睡在一起的马筱涵,被学校方面深入的询问了许多细节。

  “为什么当天晚上你和梁毓怡睡在一起?”

  “是这样,我们宿舍那天晚上一起点了烧烤,毓怡来我们宿舍一起玩,后来我和她一起看恐怖片,她最后害怕得非要跟我睡,然后我们就睡下了。”

  “所以你们是临时决定一起睡的?”

  “是的。”

  “出事的时候你离她最近,能跟我们讲讲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我们俩是将近11点睡的吧,然后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当然,我的床位在进门右手第一个,她睡在外侧,我睡在里侧,我一直睡得挺沉的,后来毓怡的喊叫把我吵醒了,恪臻下床开了灯,我才发现出事了。那时候是凌晨三点左右。”

  两个办公人员看了眼对方,一个在工作簿上快速做着笔记,一个继续问道:

  “在这个过程中你有没有感觉宿舍里有谁的动静,或者说谁进来过吗?”

  “我睡得很沉,真的什么也没感觉到。”

  “你之前说过,由于夏天炎热的关系,所以门是开着的,拿椅子堵上了,对吧?”

  “是的,这栋楼几乎都是这么干的,宿舍没有空调,我们会把门开着,然后拿椅子固定,进出门的话需要把椅子搬开。”

  “你当时被吵醒之后,有没有听到什么别的动静。”

  筱涵仔细想了想,“我不记得了,当时醒来还有点迷糊,没有注意。”

  “那么我想问一下,梁毓怡同学最近有没有跟谁交恶?”

  筱涵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和谁发生矛盾呢?”

  “……硬要说的话,她跟我抱怨过她宿舍里的一个人,她们最近为了个小事吵得挺凶的。”

  “是谁?”

  “409的单昀宸。”

  办公人员把名字记下来。

  “那么,可以再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的情况吗?你最近和谁有些矛盾吗?”

  筱涵喉头一紧,她心里也想了无数遍这个可能,毓怡临时睡在自己床上,凶手在黑夜中会不会因为错认而袭击了毓怡,实际上目的是自己呢?但她一直不敢深入去想,一直逃避这个问题,更何况,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己最近得罪过谁。

  “我……没和谁有矛盾,真的。”

  办公人员把笔收好,郑重其事道:

  “好的,你可以出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绮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绮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