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元子2020-06-12 09:313,103

  没过多久,附近张家湾有几个小孩自己划船去了永宁庄,他们也遭遇了同样的经历,只是孩子太小,醒来后一个劲儿哭。

  邻近几个村子一合计,这是个威胁,大伙儿聚集了几十个青壮年一起去看个究竟,结果当他们进去没多久,有人冲他们喊话:“你们这是入侵,如果再不退出,我们就不客气了!”大家听后虽有些惊慌,但还是有些准备的,大家迅速拉开距离,握紧手里的棍棒,继续搜索着向前,结果迷宫里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不到半分钟,水就淹没到胸口了。喊话声又响起了:“这是对你们的警告,再不听,把你们全淹死!”大家伙真怕了,有人回话,投降了,投降了!结果水开始慢慢退,退到膝盖处。突然,墙顶上站着多名戴着黑色头套的人,他们扔下很多同样的头套,让大家都罩在头上,结果他们站在上面一拉绳索,底下这些人就都成了他们手里的牛羊,就这么着,几十个青壮年被人像牲口一样牵回了入口处。

  从此,没人再敢招惹永宁庄,而这一切几乎要归功于马彪:改造城壕,增加城壕的攻击力,甚至前两次抓人又不伤人的行动领队都是马彪,那时他还不算正式卫戍队成员。而水淹几十名青壮年后,他的名声如日中天。

  想到这些,张帅便悻悻地调头回去了。他回到家里,扔掉父亲的铁鞭,抱头痛哭一场。他暗自告诉自己:越是得意,你马彪就越容易忘形,我就不信抓不住你的把柄!从那以后他就暗中悄悄盯着马彪。

  接下来的几年,永宁庄达到前所未有的安宁。马彪开始随着父亲的卫戍队参加上药节,第一次接触外面的现实世界。他被外界人五花八门的服装,自由自在的生活,还有鼓鼓的腰包和花枝招展的女子,所深深地吸引。他回庄后一心想要溜出庄去,当他把想法告诉马儒明夫妇时,吓得马儒明栽倒在地,气得韩霜晕厥过去。几番较量下,马彪以不继承卫戍长一职相威胁,最后马儒明夫妇颤颤巍巍地答应了。

  马彪开心地掏出提前准备好的装备,往桌上一放,手指按下一个按钮,铁盒子里传出马彪的嬉笑声。马儒明夫妇怯生生凑近铁盒子,二人伸手摸摸,互相对视一眼,又都满脸疑惑地看着马彪。马彪告诉他们,这玩意是在镇上买的,叫录音机,以后只要每晚拿出来大声地放一会儿就行了。韩霜把铁盒子拿在手里,按下播放,又按下停止,反复捣鼓,像个孩子。马彪得意地笑了。

  那年上药节一过,马彪就在马儒明地掩护下,深夜逃出了永宁庄。

  马彪第一次独自从外面回来,给卫戍队所有人都带了些小玩意儿——强光手电,并亲自把平时关系最好的陈常杰叫道身边,悄悄给了他四百块钱,足抵他一年的收入。陈常杰推辞不过,很爽快地收下了。张勤顺说什么也不要马彪的小玩意儿,不是嫌弃,恰恰是打心里觉得太珍贵了,不敢收。

  马彪此后两年中,三度到庄外谋生,还与陈常杰设计了几套对接暗号。

  今年年初马彪成年了,正式接任卫戍长一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请所有卫戍队成员喝酒,就在碉楼里的酒桌上,他将张勤顺赶出卫戍队。现在的他要开除个把人,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第二件事情便是提升陈常杰为副队长,其他队员一律有奖励。第三件事就是告诉大家他身体不太舒服,自己想好好休养休养,由陈副队长接替他的工作,并叮嘱大家不要声张,不要探视,以免引起全庄的不安。第四件事情便是带着父亲在陈常杰地掩护下连夜离开村庄。

  自始自终马彪就没把张帅放在眼里。张帅最近有个疑团,让他夜不能寐。他长期蹲守,发现接任卫戍长后不久,马彪不见了,连同他的父亲马儒明也不见了,但夜里他总能在马家屋外听见父子二人的聊天声,声音有些模糊,听不清楚,还时常传来咳嗽声和责骂声。他想这爷俩也真能呆,七八个月了,连门都不出一次。

  要不说张帅是个可爱的人呢,他把自己关起来,不到十五天终于忍不住走出了家门。一开始张勤顺夫妇以为孩子想不开,故而随他去。当二人见他出门活动筋骨时都迎上去安慰他。

  “干嘛?我好着呢。”张帅拉着父母说,“我觉得他们有问题,你们帮我分析分析。”

  张勤顺知道儿子说的是谁,便安慰道:“儿啊,咱们不能给马家斗,斗不过的。”

  宋惠莲没说话,只是转向一边默默地掉眼泪。

  张帅一扬手:“哎呀,算了算了,我自己琢磨。”说着离开了家。天黑后他又来到马家,没呆多久,便看见韩霜提着一筐东西出门去了,屋里的油灯依旧亮着。他不远不近地跟在韩霜后面,一直来到城壕碉楼。他没敢靠近,只在远处的草丛中观察。只见副队长接过韩霜手里的筐,二人说了几句话,韩霜便离开了。

  张帅心想,马彪就是马彪,自己都病了还不忘关照自己的弟兄,这样收买人心,我还怎么报仇啊。想着想着,自己倒有点泄气,这时他不由得想起了他爹白天宽慰他的话,不!不,自己绝对不能泄气,他朝自己打了一巴掌。另一只手赶紧捂住自己的脸,倒不是因为疼,而是怕被发现。他轻轻拔一根草芽放进嘴里,慢慢嚼着,眼睛紧紧盯着原路返来的韩霜。

  就在韩霜快要走到他身边时,陈常杰用强光手电照过来,光斑很快捕捉到韩霜。韩霜扭头便往回跑。张帅被吓得瑟瑟发抖,心脏扑通扑通跳着:这是什么光,太亮了,怎么还回勾魂术呢!想着想着,他有点不敢呆了,起身就要往回跑。突然张帅看到又有两个身影出现在碉楼上,而急急忙忙赶过去的韩霜一下子抱着其中一人的脖子。陈常杰自己离开了。张帅揉揉眼睛,仔细看着那人,身形很像马彪。他想:哦,原来这小子在这儿。突然他像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疑惑不解地自言自语道:“不对呀,刚才这小子不还在家吗?他怎么会在这儿呢?难道这小子会妖术,会飞不成?”韩霜又再伸手摸摸另一人。张帅望了好久也弄不清,那人是谁。他在心里骂道:可恶,月光就不能亮点吗!

  三人都从碉楼下来了。张帅虽然很害怕,但他对马彪的怨恨还是把他定在原地。他硬着头皮,继续蹲在草丛里等着。果然,三人过来了,三人距离张帅越来越近,看清了,没错是马家一家子!张帅惊得心都快跳出来了:难道马儒明也会妖术。

  “在外面还好吧?”突然韩霜小声问道。

  “哈!娘,我告诉你,我爹可想你了。早就念叨着要回来。”马彪说。

  “胡说!我那是怕错过上药节,着急。”马儒明赶紧辩解。

  韩霜转身就给马儒明一脚:“你个没良心的!”

  “哈哈哈……”马彪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笑着。

  “还有你个小没良心的,回头我就让太夫人做主,给你娶个媳妇,让人好好收拾你!”韩霜骂道。

  三人小声地吵闹着接近张帅。三人沉默一会儿。马儒明突然对马彪说:“记得我在……长长的那个车上,嘱咐你的事吗?”

  “动车。”马彪拍拍胸口的包,“记着呢,我这就去。”

  “嗯,现在好,不会有人看见。”马儒明说,“快去快回。”

  “你们在说什么?”韩霜问。

  “你别管他,我们先回。”马儒明说着,拉着韩霜绕向庄里。而马彪则继续向北。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韩霜问。

  “废话,不这么晚敢进庄吗?”

  “我说的不是这个……”

  “不知道,彪儿在外面呆了五天才回到工地上。问他,他说跟一朋友去看新工程去了。”

  “你得把他看紧,别再外面惹事!”

  二人说着话走远了。

  张帅很紧张,他想:果然有问题,让老子逮着吧!可是跟哪边呢,他很犹豫。罢了,冤有头债有主,是马彪欺负的我,跟马彪!打定主意的张帅,一口气追上马彪,不远不近,悄悄跟着。

  马彪也是鬼头鬼脑,也怕被人发现。张帅越跟越糊涂,这小子不进庄,鬼鬼祟祟到这荒山野岭的北坡来干什么。难道这小子的妖术是在这学的?张帅有点不敢往前跟,总感觉后面也有人跟着自己。他蹲下来,抱着头求让:“各路鬼怪,山神,我可从没违反过庄规,你们可不要吓我。”告慰完鬼神,他慢慢抬起头来,这时他看见北坡南垭口,有亮光。“哦!我明白了,教马彪妖术的是尹老头!”张帅激动地对自己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罪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罪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