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元子2020-06-14 13:033,209

  百灵像是脚下有千斤重,拖沓着脚步挪进来屋来。她看见灯影下须发皆白,身形单薄的爷爷,正艰难地嚼着灰团团,自己深吸一口气,迅速擦了擦眼泪,坐到爷爷对面,拿起团团说:“都冷了,要不我再热热吧?”

  尹老头笑着露出两条牙龈,说:“没事,就这样挺好,你也快吃。喝汤。”

  百灵赶紧给尹老头盛了碗汤,还特意挑了些山菌,放到尹老头面前。

  尹老头一边吃,一边看着百灵说:“哎,对不住我家百灵,十九了,如果能吃好点,个头会比现在更高大……”尹老头借着灯光,捋了捋挡在百灵脸蛋前的头发说:“我想神仙也就我儿这般模样吧!”

  百灵眼泪泉涌般倾泻而出。尹老头赶紧说:“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快吃吧。还不禁夸了。”这时老头发现,桌上有个盒子,他拿起来看看,又看着百灵问:“这是什么?有人来过?”

  百灵微微抬起头,两眼瞪着那个盒子,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猥琐的面容。她一把夺过盒子,猛地往山下扔去,大喊一声:“没有!”

  尹老头被吓一跳。他扶着崖壁站起来,走到百灵身边小声地问:“孙儿啊,你没事吧?”

  百灵转身抓着尹老头干瘦的手臂,抽泣着回答:“爷爷,我……没事。就是有点想妈妈了。”

  老头心一惊,这孩子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妈妈,也没听她说过想妈妈,今天怎么突然说想妈妈,一定是有事。但他又不想继续追问,便说:“好,没事就好。吃饭,我们先吃饭。”

  “爷爷你吃吧。我吃好了。”百灵走向自己的房间说,“我有点累了,碗筷放在那儿,明天我再洗。吃了,您去洗个澡,我把水给您烧好了。”

  “嗯,好。喝点汤吧。”

  “不喝了。”百灵转身泪如雨下。

  尹老头按百灵交代的做。

  马彪则连滚带爬钻进屋里,躲到自己床上,蒙着头瑟瑟发抖。马儒明夫妇赶紧跟进去,看着被子跟着筛糠,焦急地万分。马儒明坐下来,想要揭开被子。马彪拼命拉着,低吼道:“不是我,不是我!”

  韩霜一把推开马儒明,自己坐下来用力扯下被子,看着双目呆滞,两管鼻涕起波浪的马彪,生气地骂道:“你可是卫戍长!看你这副熊样,兄弟们如何能服你?见鬼了吗?你给我好好反省!”骂着站起来,一把拉过马儒明,径直来到堂屋,压低声音吼道:“你让他干什么去了?”

  “我……也没干什么,就是去看个人。”

  “看人,看见鬼了吧!”韩霜趁机发挥,“知道为什么太夫人,不传位于我吗?太夫人说你私下行为不端,还有不遵守禁令!她希望我能提醒你,可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些啥……你说你都干了些啥?”

  马儒明扑通跪在韩霜脚下:“我……我没有……我只是在执行义父的遗命。”

  “啥?啥遗命?”韩霜盯着马儒明,等解释。

  “义父病危,悄悄接见我,他命令以后所有卫戍长都要暗中照顾尹老头一家。”马儒明有些泄气的说,“可义父去世后,太夫人立刻下令赶走尹老头一家,命令永宁庄所有人不得与尹老头一家往来。违令者立刻赶出永宁庄。所以这些年,我一直是夹缝求生,但做得并不如意。”

  “你说的是真的!”显然韩霜十分震惊,自言自语道:“二老难道有什么矛盾?”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但很快又自我否定:“不可能,不会的!”

  “什么不可能,你在说什么?”马儒明抬头望着韩霜问。

  “你是猪头吗?你自己不会想想?”韩霜没好气数落着,回自己卧室去了。

  “那我呢?”马儒明眼巴巴望了离去的身影问。

  “你们父子好好谈谈心。”

  “我是问,我能起来了吗?”

  “爱跪,跪着吧!”

  马儒明看看老婆房间,又看看儿子房间,自己小心翼翼站起来,慢慢吞吞走向儿子房间。此时,马彪还在自言自语着:“不是我,不是我……”

  马儒明见儿子浑身发抖,眼神呆滞,这情况他似有些熟悉。马儒明突然想起,儿子外出看工地回来后的当天晚上,半夜时分,也有过一次类似的表现,当时以为他做恶梦了。可今天他是从外面犯着病跑进来的。马儒明心一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紧闭双眼,嘴里念叨:“我们错了,我们以后不敢了,求山神放过我儿吧!”一边念叨,一边冲着北边磕头。马彪则依然如故。马儒明又后悔,又害怕,他觉得自己不该同意儿子离开永宁庄,自己更不该与儿子一起离开永宁庄。儿子刚从外面回来,就跑去北坡,肯定是再次触怒了山神。现在山神的惩罚到了,说不定下一个就是自己。想到这,马儒明身体一歪,瘫软在地上。

  天微亮,马彪觉得双脚疼得紧,他睁眼看见马儒明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他轻轻抽出双脚,把被子盖在马儒明身上,悄悄溜出房门,跑出村子,来到河边。他也顾不上凉,脱了衣服跳进河水里。当他潜到水下,有个熟悉的声音提醒道:“如果你们被警察抓到,就说你们是男女朋友。他们就拿你们没办法了,哈哈哈……”马彪依旧很担心,他用力一蹬,窜出水面,他好像听见了百灵的呼救声。他又钻进水里,好像百灵也跟着钻进水里,鼻子、嘴角都在流血,正拼命向他游过来,想要掐他的脖子。他再次窜出水面,赶紧朝岸上游去。上岸后,马彪赶紧穿上衣服。就要往回走,他一抬头看到马儒明正在不远处,痴痴地看着自己。马彪吓得一哆嗦,埋怨道:“爹,干嘛,大清早的。”

  “彪儿是爹不好,害得你受苦……”马儒明哽咽了。

  马彪没弄明白,突然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爹,我……我没事。”

  “彪儿,是爹不好,走我带你去求太夫人,让她带你去祭坛向山神请罪。”马儒明说着就要上前拉儿子。

  “爹,不能让太夫人知道,再说吧。”马彪看着马儒明说。

  马儒明一脸迟疑地看着儿子,挣扎半晌说:“我们回去跟你妈商量一下。”

  马彪失望地说:“爹,你去把我背包里的东西带上,到碉楼看看弟兄们,我在那儿等你。”

  马儒明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心中很是失落,无奈只得回家拿东西去。

  马彪来到碉楼,四处转转,很满意,心想:不错,没有偷懒,陈常杰这小子干得不错,是该奖励!“来了,”马彪大步迎上去说,“老话说,说曹操曹操到,你是一想起你,你就来了!”

  陈常杰一见马彪,赶紧小跑过来:“卫戍长这么早!”

  “干得不错,”马彪搭着陈常杰的肩,小声地说,“奖励一会儿就到。”

  陈常杰心领神会:“卫戍长,客气,这都是按您的吩咐办的。”

  “怎么样,这半年多?”

  “训练没有放松,下面的油桶也是满的,所有阀门我们都定期检查,包括水闸。”

  陈常杰认真地汇报着,马彪一边听,一边看,还不断轻轻点着头。

  陈常杰终于忍不住问:“卫戍长,外面真的有那么好吗?都有些啥?”

  马彪看一眼陈常杰,突然心里一紧,他怎么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怎么那么像带他逛会所,教给他不少知识,最后一起被公安拘留的胡铄呢。

  陈常杰摸摸自己的脸,有些诧异地看着马彪问:“我脸上很脏吗?”

  马彪有些晃神:“没有……要是那样,你媳妇能让你出门吗?”说到这儿,马彪自己心中一阵翻腾。他难受地转过身去,一手捂在胸口上,一手扶着墙头。他一睁眼看见远处有个身影:“那是张勤顺吗?”

  陈常杰本以为马彪病了,想要扶他,听他这么一说,也望向远方:“哪儿?哦,应该是他。难道他发现了什么?”陈常杰一脸慌张地看着马彪。

  “他能发现什么,你们以前见过他在这四周活动吗?”马彪问。

  “没有,”陈常杰回忆着说,“自从他离开卫戍队,就没见他来过卫城。你怀疑他报复你?”

  陈常杰的话好像提醒了马彪,他突然意识到,昨晚在北坡南垭口的事一定是被人看见了。不然怎么会有一声大叫呢?山神首先被他排除掉,尹老头也不像,那声音不像是老人的。他隐约记得那声音好像飘到山崖下去了。马彪越想越头痛,越想越害怕。正在这时,马儒明和几名队员说笑着登上碉楼,往这边来了。

  “走吧,咱们过去。”马彪对陈常杰说。

  陈常杰临走时还望望那个已经消失了的人影。他知道,如果马彪父子的事被人抓住,他陈常杰也跑不掉,他可不想被山神惩罚。

  大家见马彪过来了,都迎上去问好。

  被落在后面的马儒明走上来打趣道:“真是一帮没良心的玩意儿,见了新卫戍长,就把老卫戍长丢一边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罪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罪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