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臻番外(遗忘深情)
炻贰2020-08-07 16:243,300

  “努力进化/笑动物世界都太假/祖先已磨去爪牙/相爱相杀/一定有更好的办法/攀比一下/谁先跪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刘臻听起了薛之谦,也许是因为他从他身上了解到了什么是“一个人有多不正经就有多深情”,也许只是因为,他在他的歌词里听到了自己伪装的深情。

  刘臻谈过很多场恋爱,在他的感情观里,爱情无对错,在感情世界里,伤害总是难免的,有时候,真的是长痛不如短痛,所以换女朋友如换衣服,他也从来不觉得对不起别人,哦,除了一个人之外,他的确伤害过一个女孩,那个时候,池简楠还痛骂了他一顿,差点和他绝交。他还记得当初他总说没谈过恋爱的池简楠不懂,到后来,他才敢承认是自己不懂。

  刘臻多年来一直想搞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初恋那么难忘记。他用了好多年、谈了好几场恋爱也还是没能彻底忘掉陈铭。他和陈铭相识于北京,其实也说不清楚怎么就喜欢上了她,但就是爱和她打闹和开玩笑,她不开心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逗她开心,她开心的时候又仿佛比她还要开心好几倍。可能那就是爱情吧,对方的喜怒哀愁在你这里都会无限放大好多倍,总想着让对方开心和快乐。他其实并不知道陈铭到底有多喜欢他,正如他没说过喜欢她,她也一样没说过喜欢他,没有告白,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那一年是2003年,后来分手后,刘臻老是想,是不是陈铭真的没有那么喜欢自己,只是被他冒着风险回到北京看她这一行为感动了而已。但追究为什么已经毫无意义了,昨日之日不可留。

  刘臻和陈铭在一起三年,这三年里大小矛盾不断,总是吵架,五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可能他情商不够高,可能是其他原因,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惹陈铭生气,磨合期也太久了点。所以他那个时候习惯性的会和池简楠倒苦水,一来二去的,他把那些不能当着陈铭的面说的话都倒给了池简楠,兴许有了情绪垃圾桶,他倒也坚持下来不去和陈铭过多计较。那时候,他真的很喜欢她,他怕一放手,他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那种情形,刘臻光是想想就觉得人生无望。

  但他们还是分手了,陈铭提的。她说厌倦了这种争吵不断的关系,他们一直在找问题却没能解决问题,青春好像全部都浪费在吵架上了,他们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静一静,然后想一想这段关系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别再这样下去伤害第二段感情。

  冷静之后,再没然后。

  2007年,毕业即分手。刘臻不知道陈铭后来有没有认真思考关于他们这段关系争吵的原因,反正刘臻没有。后来他听说陈铭最终到杭州去发展了,而那时,他已经决定留在北京。一走一留,他就知道,他们之间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他更懒得去思考伴侣关系里如何解决争吵问题,也更懒得去反思自己对待爱情的态度了。

  虽然他一直没能忘掉陈铭,但他打算重新开始,因为他太害怕寂寞了,也许是习惯了身边有人陪伴,那个人忽然离开的时候,没人一起吃饭,没人一起上街,身边缺失了一大块,就连心里也缺失了一大块。所以,那个时候,他决定再谈一场恋爱,主要目的是为了有个人陪他说话和吃饭,补足他心里缺失的那一部分,让他不要在偌大的北京城里感觉到孤独。

  杨柳就是那时候出现的。她是刘臻的同事,和刘臻同时进公司,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刚分手,所以看到所有人都像陈铭还是她真的像陈铭,反正当时刘臻决定就是她了。很如意的,他们在一起了。也许她也是个害怕孤单的人,所以才这么快答应了他的追求,一开始刘臻是这么想的。

  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杨柳话不多,很体贴,也不会和刘臻无理取闹,虽然偶尔会闹小脾气,但几乎没有争吵,大部分时候都很和谐,这段关系,比和陈铭在一起的时候轻松愉快多了。而且杨柳对刘臻很好,愿意迁就他,让他使小性子,大事小事也不和他斤斤计较。

  只是偶尔她会对刘臻说:“我总觉得你没有那么喜欢我。”

  女生对感情都是很敏感的,而安静的女生通常心思会更细腻,她能察觉到的问题基本上都八九不离十,但刘臻每次都毫无不慌乱的回答:“我不喜欢你喜欢谁啊,别多想啊。”

  他以为这样平平淡淡走下去早晚都会忘记陈铭,只是没想到那一天还没到来,陈铭就又出现在他生活里。那个时候,他和杨柳在一起还不到两个月。

  陈铭来找刘臻也许只是叙叙旧,她没表达什么特殊的意思,但这让刘臻多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还真是没放下陈铭,见到陈铭的当天,他就和杨柳提了分手。杨柳的反应出乎异常的平静,等他说完n次对不起,杨柳释然的笑了一下,说:“我就说你没那么喜欢我,但我很喜欢你,我本来想,即便你没那么喜欢我,有我喜欢你就够了,现在,我连这个机会也没有了。”

  后来陈铭回杭州,刘臻意识到陈铭根本就没有复合的意思,于是他厚着脸皮回去找杨柳请求复合,被她拒绝了,她说:“我不想再成为那个可能随时因为不喜欢而被放弃的人了。”

  因为杨柳和陈铭事件的爆发,池简楠说了刘臻好大一通。他平白无故伤害了一个女孩子的心,竟然还厚颜无耻的请求复合,难道他没有心吗?要这么伤害一个女孩子?池简楠本来就觉得,当他还没从第一段感情中抽离的时候就不要去随便任性的开始一段感情,到头来只会伤害无辜的人,当时他不听,现在伤害造成了,他还去撒盐,池简楠第一次觉得刘臻那么自私,好像心里只有他自己,只要他好,别人再怎么痛都无所谓。那天,池简楠还说,以后关于他的感情问题,她不想过问了,因为她不想因为他负了别人而生气,在她看来那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好话听不进,她也无可奈何。

  后来,刘臻又谈了几次恋爱,但都夭折了,直到他遇见孙浒瑶。她很爱玩,总是会带给他很多欢乐,不同于以往的那些恋爱经历中的小心翼翼和防备,这一场恋爱他谈的特别轻松和快乐,于是,不知不觉中,他想要和这个人一辈子在一起了,他决定不再管陈铭,无论她或好或坏都和他没关系了,他想抓住眼前这个人。

  初恋,一般都不会在一起,能在一起的少之又少,到最后基本上都会成为心头上的白月光,与其谈一场老是吵架看不到未来的恋爱,选择一个会让自己觉得快乐和轻松的人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当然,在这种幸福里,他会成为参与的一份子,而不是继续冷眼旁观。

  所以,当得知池简楠被求婚被结婚的时候,刘臻第一次开始考虑结婚的事情。

  “瑶瑶,我们要不结婚吧?”

  “怎么了?怎么忽然想到结婚啊?”正在餐厅洗碗的孙浒瑶惊讶的同时是有一点小窃喜的,他从她的语气里听出来了,果然,虽然她一直不提,但也是盼望着这一天的。

  “你应该记得我和你经常提起的我的好朋友池简楠吧?”

  “那当然记得啊,虽然一直没见过她,但你的好朋友,我当然记得,以后她也会是我的好朋友啊。”

  “她结婚了。”

  “哎?那怎么没见你参加婚礼啊?好突然啊。”

  “他们领了结婚证,但婚礼要晚两年办,男方还要读研究生。”

  这时孙浒瑶在厨房忙完,走到餐桌旁,在刘臻对面坐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良久,她才又说:“所以这才提醒了你,我们也该结婚了?”

  “至少我得主动提一下不是?这两年,我忽略了这一点,倒是希望你能原谅。”

  “没事,又不是什么大事。”

  “那我还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嗯,你说。”

  “池子她两年后办婚礼,我担心那时候她身边的女性朋友也都结婚了,没人当她伴娘,所以我们也晚两年结婚吧,我们可以先把婚事定下来,但晚点扯证。”

  “哦~你是想让我去当伴娘。”

  “不是,是我。”

  “啊?你?你要当伴娘?”

  “嗯,你也许不知道,以前池子经常和我说,让我快点结婚,既然决定要和你好好过日子,就早点把事情定下来,还吵着要给我当伴郎,这没成想,她自己倒不打一声招呼的先把证扯了,所以,我就和她讲,两年后我给她当伴娘,所以,委屈你了。”

  刘臻知道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就像是无理取闹,但他确实也想为了自己这个朋友做一些特殊的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毕竟池简楠真的陪伴他走过了好远好远的路,那种感情不是爱情可以衡量的。孙浒瑶没有反对,还说那天要和他一起参加婚礼,不是为了看他反串,而是想正式认识池简楠。

  “为什么我们在一起这么久,都没见过她啊?”

  “因为很久之前,我把她气到了,那个时候她说再也不管我感情上的事情了,所以她只是知道我们在一起很好,我没提见面,她也没多言,大概还是不相信我能够坚持吧。”

  “看来你人品真的滥哎。”

  “哎,这不是人品问题好不好?这只能说明你男朋友我,魅力值爆表。”

  孙浒瑶要求的很简单,两个人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在一起就好。所以,对她而言,她已经很幸福了,因为最后陪在刘臻身边是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秋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秋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