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露锋芒 灭世之力
廷郁2021-05-04 17:144,273

  急忙忙的赶了一个半月后南征大军终于到达了南疆第一道防线叶城。接连几日的加急赶军,士卒疲乏,后方也不稳固,各将军决定先修整几日,白奕这个名头军师也同意。

  才修整了一个时辰不到,城守卫兵传来蛮族派兵叫阵的消息。

  “将军,南蛮将领蚩放亲自来叫阵了!”

  “怎么会这么快就来了?准备出战!”

  百里军就算半吊着命都可以打败他们更何况只是没有休息好,眼看副将就要去下令

  “将军等一下!”白奕叫停动作

  一行人一时停下动作看向他,既然是百里小姐请来的人那肯定不是无用之人,看看他要说什么

  “不知白公子要说什么?”百里将军的副将开了口

  “我们刚到他们就来叫阵?明显就是看我们劳累而他们准备充足来打探我们的虚实,要是我们疲累无力首战失败便无法鼓舞士气就算百里军强悍不一定会输但一定会损失惨重!那他们再大肆攻打几次,我们就未必能赢了”

  “可我们又不能不战,那白公子有什么方法减小损失?”

  “对于我们而言用最小的损失赢下他们就是最好的,用阵法吧――龙门阵”

  “龙门阵?我们行军打仗数十载从未听过此用军阵法”

  “龙门阵,其实就是八卦阵”

  “八卦阵?道家的八卦阵?”

  “对!以八卦原理组阵,用最小的力气和资本来消耗他们,不过要改一个地方让这个阵全是死门…无生门”

  ……一片寂静

  白奕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他太嗜杀了

  “犯我疆域者,虽远必诛之!”白奕的目光瞬间变得严肃又凌厉“对他们又何必手下留情!”

  白奕说的没错,他们既然要犯我疆域就要做好付出惨痛代价的准备

  “浮云,八卦阵你是会的,你只要将生门改成死门即可,至于你改成什么看你,只要不能便宜了他们就行,你和程副将他们马上去着手准备吧!今日我们先带一队人马去会会他们,可不能让他们说我们不敢出战,让人诟病!”

  “公子…”浮云有些担心,功夫上虽无人能赢公子,可蛮人力大无穷公子她…

  百里将军没有说话,即使钰儿请来的人自然不要只懂理论,还要有些真本事才能服众封官

  “白公子,我们随你去”副将中有几人拿起头盔,准备陪他一起

  “多谢各位,对付一个首军还不必让你们出马,你们几位在城楼上看看便好,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叫阵的首战的本就只是给个下马威,此次的主将蛮放还是个将道义公平的,首战他们只是过招不会大肆杀虐的”

  “没想白公子对战场上的规矩如此清楚?对蛮放也了解?白公子之前可曾上过战场”程副将心中有些疑惑,这位白公子明明未及弱冠,可他对战场上的规矩和蛮放了解未免有点多了些?

  “之前家中有参军之人和蛮放的军队碰到过,涉及战场家中之人说了我也就记住了”程骆副将不愧是爹爹身边的智慧通,一如既往的眼光如炬、闻言判人!差点就暴露了

  “原来如此”虽说这位白公子处处偷着怪异却没有丝毫对将军不利之心,即是百里小姐请来的就不必太担心,那位小姐小小年纪却心思通透,看人比他们这些混迹官场几年的人还准!没什么能瞒得过她

  最后准许他带着一队百里军去,城门一直开着一有意外立刻回城!他们也想看看奕白独挡一面的能力究竟有多大,明明只是几句交谈就让人下意识的信服,觉得他不会亚于百里将军

  城外

  “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京城人士是不是怕了呀!躲在城里不敢出战!”

  “哈哈哈,我们本以为还有百里军是有胆的,没想到连百里军连过招都不敢出来了!”

  “可真是笑死人了!让你们那个皇帝赶快把位置让出来吧!”

  “就是!”

  叫阵的人在阵前嘲笑也不见叶城里有人出来,主将蛮放心头忽然有些不安!这些中原人不会是在憋什么大招吧!

  正想让叫阵的那些人回来就听到城门开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袭月白色锦衣骑着一匹马带着一队大约百余的人马靠近阵前,明明是个像文弱书生的少年却让人莫名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叫阵的人迅速摆阵

  “我就是你们嘴里‘养尊处优’的京城人士”明明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可他们却从他嘴里听出了如处冰窖的寒意

  “你…是百里荒派来的?他自己不敢出战就派一个文弱书生来吗?!”蛮放的副将蛮流直视白奕的眼神想用这双逼退了无数敌人的眼睛让这个少年退却,可眼前这个少年不仅丝毫不退却反而还给了他一种像是阎罗审判一样的压迫感

    收回眼神压制,白奕觉得话有些好笑“要是连我这个文弱书生你们都打不过还想战百里军,笑话!而且你是一定打不过我的,就算再来二十个你加起来也一样”

  一句话让南蛮军就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是百里荒特意派来羞辱他们的!蛮流副首领可是仅次于首领的人!是他们无数人都企及不到的,想成为的人!

  跟在他身后的众人扶额,这白公子说话有些嚣张啊!

  “你…竟敢如此羞辱我南荒男儿”蛮放的副首领蛮流气得脸上青筋数现“首领,蛮流请战!”

  “准!”只两句话就羞辱了南蛮军得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点教训

  “小子!和我过两招让你知道知道乱放大话的代价”蛮流提着揽月刀直直的就冲着白奕而来

  白奕静默地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异域男子――蛮流,前世他与她也是不死不休的战场宿敌!只可惜南蛮内乱,他忠心跟随的首领蛮放身为南蛮二王子的左膀右臂一直被其他势力视作眼中钉,再过半月蛮放就会被南蛮国中内乱波及而被发难,蛮流就会为了护他的首领而丧命,可惜了…

  “在下百里军白奕,蛮流副首领请指教”在前世时论武功蛮流和她不相上下,战场上也是她的第一个对手

  “白奕…,我是南蛮军蛮流,请出招”

  蛮流挥刀迎面而来,白奕并未出手,每次都是蛮流的刀快到身前毫厘之差时才躲,顺着蛮流的势借力打力压下蛮流的刀再顺刀而上手肘重击在蛮流胸口!一段时间下来,她打的轻松蛮流挥刀挥的费劲,怎么看都像是拿蛮流来练手?!

  “这白奕的身法很快啊,现在很少有人步伐这么迅速、轻巧看来他的轻功应该不俗”即使隔的远仍旧看得出奕白的身法速度都很快“而且看起来就算面对的是南蛮大将蛮流白奕他也好像轻轻松松…游刃有余?”

  众人忽然知道白奕嚣张的原因了

  “你怎么不出剑?取出你的剑来堂堂正正的打一场!”蛮放看奕白好像没有要出剑的意思,这明摆着就是羞辱他

  “让我的剑出鞘…可是要见血的”

  “我的揽月刀既然开始比试了那也是要见血的!”

  “也是,你们刚刚羞辱了百里军那么久总得讨要点利息”她的佩剑是机关师弈秋给她的,是机关世家弈家世代相传的剑——破尘!意为破除一切尘世污秽

  城门上的将领只远远地看到那把剑的大概就都惊了,奕白走的时候剑是被包着的他们没看到,程副将现在更是趴在围栏上恨不得飞到奕白身边去看!

  “那是破尘吗?传说中是由千年难得的遗世玄铁炼制而成削铁如泥、杀人不留血迹,明净到倒影中连人的发丝都清晰可见!手柄和剑鞘都是火焰与莲花结合的机关结合体!据说是双子剑,还有一炳软剑薄如蝉翼,柔软到可绕身放置展开又势如破竹!白公子不会都有吧?”

  蛮流不懂这些,看到奕白拔出的剑就只有四个字的评价:玄铁!我要!

  “若我赢了,你这把剑归我!”蛮流除了喜欢找人比武以外还喜欢收集好兵器!这把剑一看就是用极好的玄铁打造的明净得倒影中连风中的沙石都清晰可见!

  “想要我的剑,那你也要有那个本事拿才行!”

  锵——

  两人的较量正式拉开,飞沙四起。白奕的剑法轻巧又很快,蛮流起先还是堪堪躲过到后面几个回合下来就心有余而力不足,很快就身上就多了好几处伤口有些狼狈而反观白奕即使在力量悬殊极大的情况下借力打力毫不费力!

  铛!

  蛮流用刀柄接住白奕劈过来的剑,两器相接他被破尘剑气震的手臂发麻险些揽月刀都被震掉,这小子 看着瘦小怎么力气这么大啊?可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怎么一点都不吃力呢!

  “百里荒派来的这个少年实力不俗,看来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蛮流的监军蛮崖看着两人过招,眉头皱的越来越深忽然想到什么,拿出了占卜的龟甲

  没几招蛮流越来越吃力,脖颈刚堪堪躲过刺过来的脸剑尖,奕白将剑随着手腕转了一个方向又将剑对着他迎面劈来!铛——蛮流只觉得手臂有些发麻发麻,一声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冰刃碎裂的声音——咔!下一秒蛮流的瞳孔不可置信地睁大,揽月刀裂成了两半,白奕的剑已经贴在他的脖子上了!

  蛮流有些不可置信楞了好久“我输了!”将地上断了的揽月刀捡起“这刀已经断了,你还要吗?”

  “要,怎么不要”

  蛮流不舍不愿的将揽月刀递给白奕,这刀陪他戎马半生最后却折在这里,要是以前有人给他说他会输给一个少年,他一定会杀了那人,可如今确实是输给了一个比他还要小几岁

  咔啪——

  蛮崖的瞳孔睁大身体瞬间僵硬,不可置信慌乱的拿起龟甲重新占卜手指止不住的颤抖

  “崖大人?您怎么了?”这边动静有些大了,蛮流才分一些注意力到这边

  “别说话!”蛮崖呼吸有些急促“大天公,您可千万不要舍弃我们这些信徒啊!”

  蛮崖将龟甲郑重得再一次组出,看到结果后踉跄着倒退了一步被蛮放扶住,他颤抖着抬起手“快!快发兵杀了他,杀了那个少年!”

  “崖大人!您说什么?我们怎么能如此不顾道义!”蛮放被蛮崖的话和态度震了一下,就算这个少年打败了蛮流,蛮流丢了南蛮的脸,可首战过招是不斩来使的!蛮崖他从没有这样过,看了一眼蛮崖跟前的龟甲,蛮崖是南蛮的占卜大师他算的东西目前从未有错“您是算出了什么吗?”

  “此时顾什么道义!这个少年有灭世之力…他会灭了南蛮!留不得他!”蛮崖大脑混乱不堪,但现在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必须杀了那个人!

  “什么?崖大人,他…还是个少年怎么会可能有这么大的威胁呢?”蛮放被这个消息震住了

  “快发兵啊!别让他走了!放他走了无异于是放虎归山啊!将来南蛮会灭在他手上的!”

  “南蛮…传令下去!出兵!必须不计一切杀了那个少年!”蛮崖势必是做过考虑才让他杀的,若那个少年真的会让南蛮灭国,此时确实是顾不得道义什么的!

  号角吹动,南蛮首军出动直直的朝着过招叶城城下而来

  叶城城楼上的将领看到了突发的一切也惊了

  “这是怎么回事?!白奕不就赢了他的得力大将吗!他怎么不讲武德了!难不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比将军的威胁性还大吗?!快,让他们回来!”程副将急了

  “首领?!您这是做什么!”蛮流刚想往回转就看到首领带着带来的所有五队骑兵冲来围住了白奕众人!同一时间一直待在城门口的炎红快速的冲到了白奕身边

  “少年,别怪我们不顾道义……是你的威胁太大了!”蛮放看着眼前这个看着只有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年,明明那么人畜无害却拥有灭了南蛮的能力?蛮放再一次怀疑蛮崖的占卜的准确性!可他看着蛮崖占卜了两次…若是真的,那让他成长那南蛮将灭于他手,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蛮放首领!我只是赢了你的得力干将就让你这么忌惮了吗?你这可是头一次对除了百里将军以外的人这么忌惮的呢!”我没出全力就让他们这么忌惮吗?上一世我和蛮流打个平手可一点都没有让蛮放放在心上,这一次只是赢了就威胁到他们了吗?不可能啊!可就算是威胁到他们了也不会让蛮放这么不顾战场道义的来杀我还出动了这么多人!怎么回事?

  “少年,你的威胁可不只是对我军你的威胁性太大了,威胁的是我南蛮!对不住了!杀!”蛮放沉着声下令

  “将军!”在蛮流的呼喊声中南蛮军齐齐拔刀冲向白奕一行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魂皇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魂皇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