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拾易生2020-07-25 10:342,688

  离重今日说,要带我去人间长长见识。

  当然那会年幼无知的我自是没想到,这一去便是五百年。

  没来得及收拾些行装,他转眼把我拖出了绝情殿。

  我素来不爱动,自出世的十万年间,成日赖在妖族的境内,踏出过最远的地盘唯有相临近的东海之上的九重天。

  他直带我到了人间皇城的脚下,街市中来往攒动的人影不绝,四处飘香。

  尤为是酒肆中的饭菜香还有…当衣裙精美的窈窕女子经过身侧之时。

  我惊奇的追随着女子的飘然背影,边问:“这是什么香气?”

  他吸了一回气,“大概是香囊和胭脂香粉的味儿吧。”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噢。”

  他笑道:“我待会给你买个。”

  一向老实本分的我眉眼不禁就老实的弯了起来,忙不迭答应道:“好。”

  说罢他领着在街市中闲逛,给我买了一堆的新奇玩意,香囊胭脂香粉首饰糖葫芦…

  我最心仪的还是那一颗颗糖衣裹着的糖葫芦串…只是不知为何身边与我一道吃着的都是一群半人高的小童。

  还吃得满嘴的狼藉,吃相委实是有些难看。

  离重扬手抹点我嘴边的糖渣,问道:“青青,好吃吗?”

  我皱眉瞪他。这话我方才从一小童的娘亲口中听到,他跟着就同我现学现卖起来。

  说者有心,我自然更有心了三分。

  将我一堂堂十万多岁的妖女,当作毛没长齐的小童对待。

  我顿敛了心中欢喜,冷眼斜睨着他,随口答道:“还行。”

  “不好吃就别吃了。”手里的美味猝不及防的被他拿走。

  连同着我心肝也顿碎成了八瓣。可还得硬着心肠的说:“行!你厉害。”

  离重带我游完了大小街坊,从街边的小贩再到都城中的贵族王府,就连皇宫都在夜半三更时走了一趟。

  皇宫到底是人间的九重天,处处戒备森严,侍卫来回巡逻,为避免遭人发现,我们便没多加逗留。

  这一飞,飞…到了边境之地。

  双脚落地,满山遍野的荒林入目,了无人烟灯火,我不禁茫然了一阵,遂扔了自个保持的大气风度,不满道:“你莫不会是要让我在这儿过夜吧?”

  他飞上树杈,说道:“有何不可,这儿多清净。”

  离重性子古怪,心思更是如乱麻似的缜密,不过这回我却从他两袖的清风中瞧了个明白,“你是不是没银子了?”

  他点头,神色坦然,“没了。”

  “你且委屈一日,明日我再去哪个商铺里借些。”

  “你倒是说的好听。”

  我长叹一声,便也妥协的飞上树杈。这棵树相较高了一些,我正要侧身躺下,一个无意瞄见了几丈外的白影。

  “那是什么?”

  离重闭着眼假寐,全然是一副宠辱不惊的姿态,“这地方除了我们,恐怕只有鬼了。”

  我半信半疑,站起身定睛又仔细瞧了一回,斑驳树影交错中似有一着白衣的小人站定在原地,“我怎觉着是个人呢?”

  他随口道:“那你去瞧瞧呗。”

  我顿了一顿,飞身过去。管他是何妖魔鬼怪,到底都是一家人,有难还得需拉扯一把,也算是给自己积德。

  这么想着,我脚底生风赶忙跑过去。

  他果真是一半人高的小童,他本背对着我,看不清面目,我还未落地,他已察觉的转身,又谨慎的后退了一步。

  四目相对,我身形晃了一晃,才安稳落到他跟前。

  这浑身散着的气息…

  离着三步开外的距离,他毫不畏惧的直视我,微抿着唇不言,很是老成的仪态。

  我不禁失笑,没靠近他,只问道:“天上的小神仙都是你这样的吗?”

  他还是不言,面上看似作的平静坦然,可微蹙的眉头与颇为凝重的神色,还是暴露了他这般年岁该有的稚嫩。

  他对我十分警惕,想必也是发觉到我一身的妖气,断断不是他的自家人也。

  我端着一副亲和的笑脸,揶揄道:“神仙是不会怕我们这些妖魔鬼怪的。”

  他眉头蹙的更紧,默了一会,终于开口,“那你能把我送回九重天吗?”

  这小人模样生的甚是乖巧,白白嫩嫩,今后成人定是一倾城倾国的美人,若当个下酒菜委实是可惜了。

  我点点头,“当然可以。”

  但又生怕他紧张我这老妖婆的身份,就向他招手示意,“那你过来。”

  他踌躇了片刻,迈步走向我。停在我跟前,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说道:“走吧。”

  我胸中哭笑不得,遂揪起他白净的脸皮,状似不满道:“你这是什么口气啊?”

  他盯着我,眨巴了两下眼,又垂下,不情不愿的开口,“姐姐,我们走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撑不住面皮,登时大笑起来,点头称赞道:“你以后定是个栋梁之才。”

  说罢就牵着他一道御风上了天。

  亏得我聪慧过人,犹记得去九重天的路,沿路也抽出了心思,与他闲聊起来,“没有别的神仙跟你一道来吗?”

  “没有。”

  “那你怎下来了又回不去了?迷路了?”

  他摇了摇小脑瓜,坦白道:“我这修为,还不足以能够只身飞回九重天。”

  我更是不解,“那你怎还下来?…未必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他抬起眼皮瞧我一眼,颇闷闷不乐的说道:“九重天上有个能直通人间的地方,我不慎失足掉了进去。”

  望云台,听说是专设给司命洞察人间动静。但倒怎么也没听说过,有神仙能从上面掉下来的。

  好在他是个未成年小童,不然无论是哪位神仙,这都足以成为一个四海八荒里的天大笑柄。

  我大笑之余,不忘又夸他过人的能耐,“你可真厉害。”

  他年纪虽小,却是少年老成,每每把我话里的意味听的里外明白。他目视前方,连眼皮也不抬半分,索性作出充耳不闻的淡然模样以对。

  我自是没这么好打发,且素来有些看不惯神仙清高倨傲的架子。我弯身一把将他抱起,他一双圆圆的澄澈眼眸总算被我惹得瞪大了些。

  又先发制人的开口道:“我怕你又摔下去了。”

  他直勾勾的盯着我,眼中似有些哀怨,却仍是隐忍着不言语。

  “你叫什么名字?”

  “枕白。”

  我沉吟着点头,笑道:“我记着了。”

  他怔愣了一会,终是悠悠的耷拉下眼皮,什么也没问。

  俄而,到了南天门,我才把他从怀中放下,矮身蹲下身子冲他笑道:“你今日可算是欠我一大人情,以后若是有难我会来找你讨要的。”

  他爽快的点头,“好。”

  我琢磨了一回天,又逗他,“那若是以后我嫁不出去,你可以身相许?”

  大抵是吃惊于我这老妖婆铜墙厚的脸皮,他愣了愣神,竟仍咬牙轻啄下脑瓜,答道:“可以。”

  纵然他再有天族小神仙的非凡气度,总归还是将自个未经世事的小童身份漏了馅。

  六界种族之间的伦常可谓是严厉的紧,再则古往今来,跨种族结合皆是惨绝人寰的下场。

  何况是我。

  但我也懒得同他说明,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拍拍衣裙上的尘土,边说:“回去吧,我瞧着你进去,我便走。”

  他抬头瞧了我几眼,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双手环胸,“好妖不留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