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桃花朵朵开
拾易生2020-07-24 23:233,833

  我斜倚着,跟他大眼瞪小眼没一会,我便开口哀嚎道:“我饿了,我想吃糖葫芦。”

  他颇茫然的又盯了我一阵,默不作声的起身离开了厢房。

  我正对着窗口,他开着一条缝,透过缝隙瞧见外面亮堂的天色和呼呼吹进房里的寒风良久,直望眼欲穿时,门被推开,他才拿着三串糖葫芦回来。

  我觉着他定是心怀怨恨,意欲将我撑死。

  可无论枕白拿了多少糖葫芦,他也丝毫没有卖糖葫芦的小贩气质,仍是那么的正人君子,与我这接地气的吃食一对比,显得很是突兀。

  我掩嘴轻笑两声,待他走到我跟前,我敛起几分笑意,委屈道:“我这回睡得太久,身子发软,没劲。”

  他顿了顿,唇边的弧度有些长,却也有几分哭笑不得,点头道:嗯,不劳烦青姬姑娘动手。”

  他矮身坐到床沿,把糖葫芦递到我嘴边。

  我抱胸坐的端直,凑过去吧唧就是一口,在嘴里嚼的人嘎嘣嘎嘣的脆响。

  待我觉着嘴里甜的发腻,我扯下一颗糖葫芦,递到他嘴边上,说:“上神也尝尝。”

  他皱着眉,神情甚是凝重的上下扫视着我和那颗糖葫芦,不忍下嘴。

  得,嫌弃就更得要塞进去才行。

  我添油加醋,“都说九重天的神仙重情重义,要是…”上神不吃我这个救命恩人的山楂葫芦,我就…太伤心了。

  我胸中一席肺腑之言还未托出,他便张嘴吃下了我这颗看似有毒的红果,途中含到了我的指尖,登时似被天雷劈中了似的,弄得我浑身痒痒。

  这梦天雷的梦魇实在不同于平常,扰的我至今还心神大乱。

  所幸我活得久,心性元神尚且牢固,我绷着面皮不动如山,瞧着他生生咽下去,一脸的五味杂陈,我笑问:“好吃吗?”

  他憋了半天,只说:“太腻。”

  我掩嘴笑了两声,拿过他手里的糖葫芦,又喂到他嘴边,说;“浪费可耻。”

  何况花的还是姑奶奶我的钱。

  他吃一个我喂一个,喂着喂着,他神色竟逐渐缓和下来,唇边噙着笑,跟乐在其中似的,而我颇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失了乐趣,我拉下脸,冷声问道:“上神觉着好吃了?”

  他咽下去,轻点头,“还不错。”

  他吃相文雅,边吃边直勾勾盯着我,漆黑眸子里幽深难测,我被他瞧的脊梁骨发毛,手也没来由的一抖,糖葫芦险些就失手掉了下去。

  或者说是,还未掉下去之前,他先一步把我手里的糖葫芦整颗吃了下去。

  腮帮子一时鼓得老大,美神仙的形象顿毁了半截。

  我笑弯了腰,便也又生起了乐趣,将剩下的糖葫芦尽数喂进他嘴里,待最后一颗咽下肚,我才罢休。

  人间的时辰实在短暂,我与他闹腾着说闲话一转眼就到了入夜,我问:“上神怎都不出门的?”

  我一直赖在床榻没挪动半分,吃喝玩乐全吩咐着他伺候,如今他总算得闲坐在圆桌前歇着喝茶,应道:“青姬姑娘乃是枕白的救命恩人,哪有弃之不顾的道理?”

  我噎住,再瞧着他和离重几分相似的神态眉眼,我顿失了跟他掰扯下去的兴致。

  斗不过,不如不斗。

  我闭上眼假寐,阴阳怪气的应道:“上神说的极是。”

  他顿了好一阵,待我都快要真睡过去时,忽的开口道:“青姬姑娘会下棋吗?”

  我闻之,身子都僵直了片刻,摇了摇头,“琴棋书画,上神可哪样都别拽上我。”

  “我教你?”

  我皱了眉,认定他是拐着弯的折腾我,还治我身。

  可眼下这孤男寡女的艰难处境,合着我病弱的老身子骨,着实是让我无处可逃。我无奈的睁开眼,“那真是,劳烦上神了。”

  我不得已的下床,坐到屋里的圆桌前与他切磋起棋艺。

  当然,说切磋全然是高看了我自个,他同我讲了基本的要领,便将我踩在脚跟底下,左踩右踩个不停。

  我按耐着欢腾的青筋,一直陪着笑脸的下棋。

  都说下棋这事,棋逢对手才有乐趣,可眼前的神仙不到一炷香时辰赢了我三盘棋却还在乐此不疲的折腾我。

  一局复一局,简直望不到头。

  又是一局惨败,我委实再坚持不下去,于是哭笑不得的开口:“上神,我觉着…咱们不如换个高雅情趣吧?”

  他抬起眼皮瞧我,眸光灼灼,暧昧的紧,然后扬手支着下颔,问道:“何种情趣?”

  我愣住。夜里的月光偷摸的越过窗棂一路爬到我脚跟,再蔓延到我的心口,凉的那是个通透。

  奈何我灵台却有些毛病,我抿嘴笑道:“上神觉着呢?”

  相对良久,他眼里的波光转了又转,最后垂下些眼,总算是落定,“喝花酒?”

  我欣慰的点点头。

  “再来个刺激点的。”

  我带他一路去了皇城。从边上的围墙飞入其中,交错层叠的殿堂迷离视线,我熟门熟路的寻去放酒的阁楼里拎了两壶酒,然坐上了皇帝大殿的殿顶上。

  枕白到底是天上的神仙,见过大世面,干着偷鸡摸狗的阴损事仍是一副清高自傲的嘴脸以对,眼皮子都不带跳的。

  不过带着神仙偷酒,且还坐在皇帝头顶上的行径,自个还是觉着刺激。

  如此伟岸事迹至少能在地府的阴差鬼魂前吹上三天。

  他颇儒雅的拎起衣摆,坐到我身侧,说道:“青姬姑娘常来?”

  我顿了顿,点头,“算是吧,皇城大多都差不多。”

  浩浩皇城,金碧辉煌,连夜色都掩不住光芒。皇城建构属实是相差无几,就眼皮底下的这块,跟当年怀安住的太子殿仿若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你是何人?”

  我们初相见时,同今夜一般,离重在我背后斜躺着吟对酒当歌,我双手托着脸,对着眼皮底下的园囿发呆,忽有一俊俏的少年郎出现在其中,一仰头闯进了我视线。

  我自是被惊醒,愣了一愣,生起跟他打趣的心思,笑道:“天外飞仙。”

  凡人最是可笑,坚信这世间有普度众生的神仙,却不肯承认,也绝不容许同我们这般妖魔鬼怪的存在,是以我便也顺口打起神仙的幌子骗他。

  他愣神,然瞧了我半晌,琢磨着我话里的真假,最后微微一笑,说:“确有几分相像。”

  身后传来两声轻笑。约莫是被扰了清净,没了诗情画意的兴致,离重悠悠起身,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说:“青青,走罢。”

  临走前,我转头冲他又笑道:“有缘再见了,太子爷。”

  说罢便无踪,同离重出了皇城。

  他带我五百年天下游历长全了见识之后,我时不时的就想回味人间美食,于是撺掇着他一道跑去人间鬼混,游山玩水赌场青楼样样都没落下,身上没了银两照旧在大户的人家、商铺酒楼或皇家贵族里“拿”些。

  以致于城中离奇的失窃案屡屡发生。其中没敢吱声的,唯有富裕的皇家,他们毕竟要脸面,宫城里遭了贼,且不说会挑起百姓愤愤,就是自个的颜面也扫了地,威严尽失,哪儿有胆子敢出声讨不平?

  官府背地里派人暗自追查,大抵怎么都没想到会是我们这般不见头尾的妖怪,久久抓不到人,似无影无形,民间便风起谣传说,是土地爷来要债了。

  我和离重听闻,直笑了好一阵,然说是要给这方的土地爷送点好酒好菜过去,赔个不是。

  离重平日里好逸恶劳,懒散的没个底线,带我走了几遭皇城,便叫我自个前去拿些银两回来,他在青楼里喝着花酒等我凯旋。

  我不出所料的迷了方向,在宫城里左转右转,愣是没寻见内库的门,正丧气之时,拐弯又撞上了那位太子爷。

  他这回倒是从容不迫,轻笑道:“姑娘又来了?”

  风一吹,阳春里开的正盛的桃花树上的桃花簌簌落到我身上。

  可此时我却没跟他纠缠的心思,我负手站定,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他提步,一步步的向我走近,眉眼间的笑意愈加深,而后停在两步开外的位置,从怀中摸出几个宝石玉饰和银票,问道:“姑娘这回想要什么?”

   我瞧着他手里的物件发愣。待了人间上百年,还没见过给贼送钱的傻子。

  不过这话自然是不能言明,我喜笑颜开的接过,委婉道:“太子爷真是大气。”

  人傻钱多,皇家贵族是也。

  收了贿赂定是要给三分薄面,我将宝贝们揣进怀中,随口问道:“你不怕我?”

  他又是笑,我仿佛看见了满院烂漫桃花同时绽放。凑近一看才发觉,这长相,和着一身淡漠沉稳的气质,啧啧。

  “神仙有何可怕?”

  我对着眼前十六七岁的少年郎暗暗咽了口唾沫,平常笑道:“太子爷说的极是。”

  人间凡人颇是早熟,不及弱冠便可成婚生子,何况他贵为太子,指不定孩儿都会打酱油了,但即便如此,我也断不能对个小毛头动起些龌龊心思。

  他说:“姑娘可急着走?”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拿了你的钱财,自然是不急的。”

  他顿了顿,似沉思片刻,开口,“那姑娘可想,夜游皇宫?”

  “甚好,”我点点头,正好能熟悉熟悉位置。

  怕他多想,我赶紧又亡羊补牢,“与太子爷一道,我自是不胜荣幸。”

  我与他并肩在宫中走着,说是夜游皇宫,实则就是在他的太子殿四周闲溜达,外面到处都是侍卫把守巡逻戒备森严,若是瞧见了我这个陌生女子定要闹出些动静,不过就他这一方天地,也足够我参观上一阵。

  我与他并肩走着,瞧着左右院亭小径宫殿,头上皓月千里,底下清幽静谧,对比着青楼里的笙歌起舞,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如此大好光景,自然该聊些应景的话头。

  “太子爷可有成家?”

  他眸中闪过一丝怔愣,摇摇头,笑道:“还未。”

  我故作若有所思一会,“那可真是姑娘们的大喜事。”

  他哭笑不得,“姑娘过誉了。”

  以我比他高出好几个沧海桑田的年岁,与人聊八卦家常的经验断断是比他这生加起来说的话还多,自知这话头聊进了绝路,我便琢磨着又该如何开口。

  默了片刻,他忽地转头看我,开口道:“我叫怀安,姑娘呢?”

  我顿感羞愧。自个千算万算却独独漏掉了这茬子起头话,实在是老来糊涂。

  “青姬。”我扬手遥指一旁的桃花树,树上被一阵妖风吹动,花枝乱颤的厉害,顺带着将一瓣桃花引入我手中,我觍着脸皮笑道:“真真儿的,女神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