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流水却无情
拾易生2020-09-10 23:323,702

  他转头瞧了我片刻,答道:“好。”

  我又瞧了他一会,咬牙带着他妻儿飞身离去。

  半路上我才回想起离重说的那句话。他确确说的没错,我不该扰了人间的运道,改朝换代是人间冥冥中的定数,纵然我助了他今日,也不过是一时罢了,司命星君那小肚肠子指不定还会兴师动众的跑来寻我,怪罪于我。

  他也没错,到底是锦衣玉食长大的太子爷,即便是能苟活下来,今后受得了苦,遭的了罪,可胸中怀着家国悔恨,怎么活都不自在。

  不如,尽断于此。

  这么想着,我便也断了自个的妄念。他还是那般傻,自以为是不懂变通,与圆滑世故的自个不同,我委实劝不了。

  还不如在冥苍那儿说说情,下辈子投个好人家,总之,可别再那么傻了。

  我将他妻儿带出京都,送往别处的州城。

  待到城门外,我瞧着他们母子,然落到温婉气度的临瑶身上,笑道:“我就不送你们进去了,咱们就此别过。”

  我转头,正提步欲走,她开口唤道:“青姬姑娘。”

  “何事?”

  她踌躇半天,才道:“像我们出身于贵族之人,多是身不由己,其实怀安他,念了你一世。”

  我顿了顿,仍是轻笑着点头道:“我知道了。”

  这些个联姻结亲为两国交好的寻常事,我自是明白的,只是我不愿给自个落下个不痛快,便就觉着忘了罢了,一了百了。

  想必是一生活的太糊涂自在,连老天爷都瞧不过去了,这便时不时的找人来点醒我,势要将我扎得千疮百孔为止。

  且我还不能哭天喊地毁了自个的妖怪颜面,只能绷着面皮笑,作得云淡风轻。

  她双手递给我一画卷,说道:“恕临瑶多事,这幅画还请务必青姬姑娘收下。”

  临出宫前,我让临瑶将值钱的物什带上,好让自个今后也能过得舒服些,她却先跑进书房从中拿了副画卷出来。

  她收起画卷时,我扫过一眼,心下就觉着不太对劲。那画上人的衣裙,与我委实太相像。

  我平生舒服惯了,最不喜给自己招些麻烦事上身,是以我推拒道:“不必了,过往事都过去了,你愿留着也好,烧了也罢。”

  她瞧了我一会,显然是将我眼中的决绝看透,垂下眼,没再多言。

  “有缘再见了。”我颇潇洒的一甩衣袖,刚转过身,裙摆又被人拽住,生生又将我拉了回去。

  回头,那唇红齿白的小人问我:“神仙姐姐,为何不将我父君也一道带来?”

  临瑶赶忙出声打断,“念儿!”

  “无妨。”我摇摇头,瞧着他不答反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眨巴着眼睛,旋即颇正经的说道:“宋念青,满目青山空念远的念青。”

  我身形滞了一瞬。满目青山空念远,不如惜取眼前人。

  我摸摸他的小脑瓜子,十分和蔼的抿嘴笑道:“这名字甚好。”

  他皱着眉头,气鼓鼓的说:“神仙姐姐,父君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只是你父君太傻,寻不着路了,我这便帮你去把他抓来。”

  这才把小人搪塞了过去,快马加鞭的逃了。

  也不知他是否咽了气,我本打算回去瞧上一眼,可临了到了宫门外,腥风扑面,我脚尖便打了个转,径自回了地府。

  就宫中的形势,无论他还剩多少口气,也迟早会走到鬼门关,我当下便忖度着,生离死别太过悲壮,还不如在黄泉路上等他,再见上一面,将过往之事再说个清楚。

  且让他死个明明白白。

  然而我在黄泉路上站了良久,目送着一批又一批的生魂来来去去,却怎么也没瞧见怀安的踪影。

  直到我在黄泉路待了一夜,还是没等到他来。

  我心下一直琢磨着,自个到底还想对他说些什么,结果思来想去发觉,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他一句,“我不是什么神仙,我只是个妖怪。”仅此而已。

  奈何天意弄人,我到底还是没跟他说出真话的机会。

  我问过途径的阴差,都没瞧见过怀安的魂儿,直到最后回来的阴差说:“皇宫里的魂儿都已经收回来了。”

  我顿觉着自个没了气力,身子后仰,轻飘飘的如枯叶一般,栽进了身后的彼岸花里,望着阴沉的天色,缓缓合上了眼。

  梦里全是芝麻绿豆的过往小事,跟秋后算账似的一通倒了出来。

  从同离重在人间逛青楼四处寻花问柳到赌场里吆喝着玩骰子,零零散散却也很是悠哉。

  后来因缘巧合的相识了怀安,这人打小便是太子之身,含着金汤匙在皇宫大院里待了小半生,饱读了诗书,却几乎不识人间烟火气,是以我时常带他溜出宫中“体察民情”,瞧上些新鲜。

  思及他太子爷的身份,且又年少,本不愿将他带去烟花之地,无奈离重语重心长的规劝道:“男子汉大丈夫,早晚都是要见些世面的。”

  又说:“你一女儿身都不害臊,怎还担心起别人的心理健康来了?”

  瞪着我,再说:“你该不会是把人当成亲儿子来养了吧?”

  一通妙语连珠,我胸中一口闷气噎了又噎,终是顺了他的意,将怀安带到了青楼,同他一道喝酒寻欢。

  每回带他出宫,为避免招人耳目,他都戴着帷帽掩面,但透过那层灰蒙薄纱仍是察觉出他此时的淡定,仿佛跟青楼的常客似的。

  我问:“你去过青楼吗?”

  他顿了顿,摇头,“但听说过。”

  我长叹一声。

  他不解,“怎么了?”

  我瞥他一眼,得亏他是掩了面目,不然定是同离重一般被姑娘们群起而攻,那可就…

  我淡淡道:“作孽咯~”

  不过转念一想,我平生干的缺德事甚多,着实也不差这一件。

  这么一琢磨,我便坦然领他进了青楼,再轻车熟路的寻到离重身边坐下。他那会正是左拥右抱,全然腾不开手,我便跟怀安同坐在一边,安抚道:“别见怪,这是常事。”

  他无谓的点点头,扬手欲摘下帷帽,我赶紧伸手阻止,边冲着沉醉花丛的男子说:“收敛着点。”

  离重将身边的美人驱散,才笑道:“这可不是我本意。”

  啧啧,厚脸无耻至极。

  仗着一张好面皮,成日招摇撞骗不说,还将罪过全赖在了别人身上。

  我瞪他一阵,转头松手道:“摘吧。”

  他乖乖的摘下帷帽,与老狐狸笑面的离重对上眼片刻,恭敬颔首。

  他着手斟酒,一边斜着眸子瞄着台上的曼妙舞女,边乐呵呵应道:“太子别客气,在我们这儿不用拘礼。”

  “想吃什么喝什么全算在我头上。”

  我扶额,竟替九重天的神仙感到不耻。反观身侧的一凡俗子弟都清心寡欲,目不斜视的端直坐着,饶是他这个老妖怪倒是十分的有伤风化,脸皮子堪比铜墙。

  再则他腰包里的银两,可都是我从怀安这儿顺的。

  怀安瞧着我,问道:“你是…有何不舒服?”

  我瞄着杯中溢出的酒,叹道:“心窝子疼。”

  他打量我和离重一回,便将我这话听的里外明白,笑道:“那就一道喝喝酒,止痛。”

  我支着额角瞧他,一时哭笑不得。也不知我这世是命好还是倒霉,遇上的美男无数,面上皆是一副正人君子,但内里个个都是巧舌如簧,把人噎的是个哑口无言。

  这番话堪堪入了离重的耳里,将其魂儿也顺势招了回来,他点头附和道:“太子说的极是。”

  离重从来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正经妖怪,除了对九重天的神仙颇是收敛意外,便再没对谁敛过本性,这臭味相投的话匣子一开,就再也没止住。

  两人边唱边谈笑着山水美人,生生将我在旁晾成了鱼干,自知他们无暇理会于我,我也不再顾忌自个的“女神仙”仪态,默不作声的磕起瓜子来。

  约莫是我这方的动静有些大,磕至半途,怀安忽地扭头瞧我,又瞧着我眼皮底下的瓜子,问道:“好吃吗?”

  我愣住,慢吞吞的反应过来。这太子爷成日里吃的是八珍玉食,定是没尝过这些地气的新鲜玩意儿。

  是以我好心的剥开一颗瓜子递到他嘴边上,“尝尝?”

  他神色微滞,终是凑近文雅的吃了下去。

  我问:“好吃吗?”

  他笑着点头。

  离重阴阳怪气的打岔道:“青青,我也想吃。”

  他掐着嗓子,声音宛如是个妇女似的尖锐,扎得我耳里生疼生疼,而后自脚底还蹿起一股子恶寒,我遍体生寒,抖着嗓子应道:“你手折了?”

  他理直气壮得点头,“嗯,折了。”

  又说:“再则我生你养你数万念,连给我老人家剥个瓜子都不可?”

  那话说的是个情真意切,我若是再傻点,恐怕便信了。

  我笑面僵了许久,将台上得瓜子全挪到我跟前,咬牙道:“行,我剥。”

  经这一番,我顺理成章成了他们的侍奉丫鬟,斟酒递瓜子,时不时还得在旁应和两声,不然离重又甚是苦情的念叨茫茫万年来的“养育之恩”,念的我心窝子生疼。

  实在是委屈的紧。

  好在怀安良善,瞧不下去我这可怜模样,便着手与我一道剥起瓜子。

  他手法颇是生疏,微垂着头,老实认真一心扑在瓜子上,衬着周遭花红柳绿的光象,十分可笑。

  我掩嘴偷笑了两声,不禁开口逗他,“怀安,我手也折了。”

  他唇边含着笑,不紧不慢的应道:“那仙女且歇着吧。”

  我好歹是被离重荼毒的妖怪,脸皮子厚的也差不太多,他这般说,我自然就把这剥瓜子的苦差事推脱给他,边吃边叹道:“不花一金,就享得太子爷剥瓜子,真香。”

  离重也边吃着瓜子边说叨我,“你可真够没良心的。”

  是啊,别说良心了,我连颗活脱的心都没有,硬的像块石头,却还有人眼瞎到把我这颗硬石头当金子。

  可不傻吗。

  如今我幡然醒悟,使得我们两败俱伤,大抵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就算他的魂儿不知归了何处,至少我自觉着,他也再不会痛了。

  他一定的会忘的。这些个儿女情长事,都随风散了罢。

  待我从梦里醒来,至此散尽。

  我醒来才得知自己昏睡了三日,就在这片深不见底的红花海里,离重同在旁守了我三日,没让他人来扰了我的清梦。再睁眼时,离重坐在我身侧,悠悠说:“醒了?”

  我转头冲他笑,“嗯,还挺舒服。”

  他无奈嗤笑一声,斜眼睨着我,问:“去人间如何?”

  我坐起身,揉着睡的糊涂的脑袋,口中满不在乎的答道:“记不清了。”

  过往种种,其中缘由,我都不想再追究了。就全当是黄粱一梦。

  只是这梦太真,我不得已要记得久一些罢了。

  此后的百年里,我再也没去过人间,但听下来的生魂说,临瑶精通药理,靠着这门手艺在人间白手起家开了许多药铺医馆,受人拥戴,日子也过的十分顺遂。

  念青同他那亲爹一样,才貌双全人见人爱,深受一方姑娘们的青睐。

  这便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