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何似在人间
拾易生2020-08-07 15:254,336

  是夜,我篡权的坐上枕白的书案,扬手翻开他案台上的文册,闲来无事的瞧了起来。我原以为他还是九重天的神仙,可瞧着这些人间的诸多琐事,才忽地觉着他真已经不是活神仙,而是个平凡普通的人间百姓。

  也就唯有我仍是特立独行,不问世事。

  我细细瞧了一会,枕白便风尘仆仆的走进屋内,我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就收回,嘴里还不忘招呼着,“上神回来了?”

  奔波了一整日他却同没事人一般,声音里含着笑,应道:“怎么青姬姑娘已经闲得想要看这些人间的文书打发时间了?”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那可不,要说这人间里还有我未过过眼的,也就只有这些皇家的事儿了。”

  枕白坐下,唤我,“青姬姑娘,同我倒杯茶吧。”

  我愣了一会神,扭头狐疑的瞧他。打从我与枕白相处的这些时日里,无论是人间还是之前,他平日里都是礼让伺候着我这个老人家,今儿难得开了口愿意让我这老妖婆献些殷勤。

  思及此,我忙跳下了书案,将茶壶拎到他身边同他斟了杯茶,茶杯刚斟满,我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娘喂…”

  再定神低下眼皮一瞧…我端端坐在枕白的腿上,且还被他给环着腰,姿势好生…暧昧。今儿还真是撞了邪性…

  我咽了口唾沫按住心头的悸动,正欲开口,这才被一股子醉人飘香的酒气扑鼻,他不怀好意的笑道:“青姬姑娘身上还挺热乎。”

  人面兽心,莫过于此。

  我嘴角抖了一抖,勉强扯出一个笑面来,“上神,你这是喝醉了。”

  枕白头靠在我身侧,眼神颇有些迷蒙,但口齿倒还清楚的紧,“我没醉,我都是装的。”

  我还是笑着,毕竟犯不上跟个醉神置气,遂附和道:“上神说的是,是青姬眼拙了。”

  说罢我便心生一计,忙谄媚道:“要不咱们再喝点?”

  直接将他给灌晕过去,不就又能安生一晚上?这么想着,我扬手撑着腿就欲起身。

  奈何他不上当,一把扣住我的腰,将我生生按回了原位,边摇头道:“不喝了,还是同青姬姑娘春宵一夜的好。”

  我瞪他,抬手运了一巴掌的妖力。

  要怪就怪他委实喝上了头,连自个的禽兽本性都暴露了无遗。

  他手中也运着些法术,誓要将我困死在此,又说:“青姬姑娘若是打我,估摸着我三天都下不了床,所以到时候想必也仍是需要姑娘来负责的。”

  我顿了一顿,终是咬着后槽牙收回手,再颔下首,端出一副柔弱少女的姿态,“我怎会打上神呢?我若是动手,九重天的真武大帝、天帝、连同着司命星君可不得联手把我给剁成个肉泥?”

  “但咱们除了春宵一夜这事,上神要让我做些什么事,咱们都好商量。”

  我笑面几近僵硬之时,他才垂下眼,悠悠说道:“青姬姑娘说的那副丹青,可曾有瞧见过?”

  我登时茫然,觉着他恐是在说胡话,便随口附和道:“见过见过。”

  他轻笑一声,松手将我放开,转而伸手去把玩桌上的茶杯,说:“青姬姑娘可知我多少岁就飞升了上神?”

  我叉着酸软的腰杆子偷摸的坐到一旁木凳上,边应着,“我哪儿会知道?”

  “三千岁。但我第一次下凡是八百岁,失足落下了凡间,遇上了一妖女,将我送回了九重天,”我皱着眉头细细体味,总感觉这故事有几分耳熟,他又道:“第二次下凡,便是历劫之时,我是那朝的太子,一日在宫中闲游时,我又遇到了她,可她还骗我说,她是九重天的神女。”

  他淡然的喝了口茶,再瞧着我,水亮的眸子里倒映着我此时面上的震惊与错愕,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便信了她的话,直至今日,我仍是宁愿相信她真的是九重天的神女。”

  我心肝震动的如同被天雷劈过,强撑着面上的一丝镇定,笑道:“怎么可能呢,上神定是在同我说笑。”

  无奈我话虽这般说着,却瞧着他越发的眼熟,到最后甚至与怀安的模样重叠起来,成了一张面皮。

  我登时就红了眼,心下又觉着可笑。茫茫天地无边,所以自个怎么都没想到过会有再见的这天,更没想到的是纵然有缘再见,我们仍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还真真是一场孽缘。

  思及此,我又颓然的笑道:“我不会信你的,上神。”

  “随青姬姑娘高兴。”

  我眼下面上的脸色如何,我已是察觉不到,但他那苦大仇深的愁容倒是见得格外清楚。纵然没有酒后吐真言这一说,我也知道他没有骗我,也不必骗我。

  只是我自个不肯相信,怎么都不愿相信。

  我顿了一顿站起身,推开门叫玉尧拿了两壶热酒来。自古酒都是一个治病救人的良药,同是让我清醒又自欺的宝贝,我一拿到酒赶忙就喝了一大口,待沉默了半晌,酒意上头,才道:“既然如此,上神为何今日才同我讲这些?”

  憋了这么久,何不继续憋死下去?

  他面色已恢复如常,淡淡道:“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同你讲,其实你不必担心妖尊在人间的事,他和安宁,从过去到现在的事,我都有所耳闻,此外,便是我答应过你,我一定会帮你。”

  若是我有难,便会来九重天寻你。

  我握着酒壶不禁一阵苦笑。这话,倒确确是我说的。

  若不是他今日提及,我早将这事忘到了九霄云外。哪曾想,十万年前的事,自个堪堪还能忆起来。

  “所以青姬姑娘大可不必处心积虑的来靠近我。”

  他还是那般,同我初见他那会儿一样,字字诛心。

  我耷拉着眼皮,又喝了好些酒,才托起下颌瞧他,嗤笑道:“上神明鉴。”

  待说完,他面色还是未变半分,清冷的像一潭寒冰死水,就连唇边的那抹浅笑,估摸都是笑话我的糊涂无知。

  于是他说:“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对吧?”

  我硬撑着点了一回头,同他一般冷笑道:“是啊,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相隔了十万年再见面时,我们能无言到这般的程度。”

  那些年的种种,连带着之间的情谊,早都烟消云散了罢。

  “人间的事,我都会帮青姬姑娘帮衬妥善,所以青姬姑娘不必再介怀了。”

  我心头饶是有千言万语,却也再没说出口的劲头,低声应道:“那还真是让上神费心了。”

  说罢我仰头将一壶酒喝尽,转身倒头就躺上了床榻。

  这些个伤人诛心的话无非是给我下了逐客令,无奈我脸皮委实太厚偏偏就想要同他反着来,让我们各自再难堪上一层。

  我闭上眼,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还有件事是骗你的。你作的那副丹青,我根本就没见过。”

  今夜里似漫长到无边,身侧一直未见动静,屋里屋外一片静谧,唯有跳动的烛火,将我的眼前照的忽明忽暗。

  辗转反侧一回,我半梦半醒着,似瞧见眼前的人儿在审阅文案。

  四目相对间,我沉着胸中的杂乱郁气,如常的客气问道:“上神怎的还不睡呢?”

  话折子里讲述的世间相遇皆是或悲恸或欣然,可反观眼下,全然是截然不同。

  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或是说,还不如没发生过时的轻松自如。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还是照例的在这人间里胡搅蛮缠,不肯罢手。

  他平静道:“青姬姑娘先睡吧,不必管我。”

  我登时一阵头晕目眩,大抵是酒意涌上了头,他话音落了没一会儿,我闭上眼就昏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他就在我的跟前沉沉睡着,外面天色蒙蒙,我瞧了他一会,无奈道:“那会儿阎王生辰,耽误了许久,我才没来找你,真想着来找你之时,我却已经听说你娶妻,我作为女子,自是不该再来寻你,所以直到听闻人间动乱的消息,我才赶来寻你,希望你同我一起离开,因为我总觉着只要你活着,我便以为不会觉着亏欠于你。”

  “可是你如今活着,我却不甚开心。因为你还不如是个凡人,至少我们还能苟且一生,你是个神仙也罢了,可你还是安宁的未婚夫婿,是九重天的上神,所以…”

  所以过去了就过去了吧,反正我们怎么也落不到个好下场。

  最后这些话,我一噎再噎却仍是没说出口。

  而前头的那些他有没有听见都无妨,至少我已将我能说的,该说的,尽数托出,就没什么再愧疚的。

  而后我便又倒头合上眼睡了过去,这觉直睡到天大亮,醒来两手空空,我躺在床榻上独影阑珊。瞧着头顶上的云帘许久,忽有道阴恻恻的声音乍响在耳畔。

  “青青祖宗!”

  我惊得一哆嗦,顿了片刻,再不满的看向声音的来源。

  左右瞧了他一回,不免有些吃惊,“你怎来了?”

  说着边坐起身,他委屈巴巴的道:“我可算找到您了,找的我好苦。”

  我斜着眼睛瞧他,“人间生气太重,你在此逗留太久了伤魂魄,有事就快说,免得死在我床前。”

  他当即就收敛了嬉皮笑脸,正儿八经的说道:“我这儿不是来通知你大好消息的吗?您怎舍得诅咒我魂飞魄散呢?”

  “你能有什么大好消息?应是阎王爷叫你来通知我什么事儿吧?”

  他摇摇头,趾高气昂的说道:“那您可真猜错了,我是受了十殿轮转王的嘱托前来寻你的。”

  我半信半疑,“轮转王?那糟老头子来寻我作甚?”

  “说是要给她女儿比武招亲,让您去给他坐镇当擂主,他便给您奉上十坛子百年佳酿。”

  我怒瞪他,认定他是将我当猴耍,“他一未娶妻的孤苦老儿,哪儿来的女儿?”

  他见我愤然,颤巍巍的低下头,应道:“说说是…前些年认的干女儿,这不想再地府里给她寻门好亲事吗?”

  我嘴角抽了一阵,泄气,“行,我知道了,你且先回去吧。”

  轮转王那厮自古就是烂好人一个,连自个的亲事还没寻着踪迹,倒还先认了一干女儿,这本末倒置的本事也就他最是拿手。

  但自个能怎么办呢?谁叫我处处欠着一摞子人情债还不清。

  我收拾好了行头,同玉尧支会了一声,便动身去了地府。

  轮转王在殿里正焦头着鬼魂投生的分配问题,不经意抬头瞧见我顿时老泪纵横,忙跑到我身边,哭天抢地得说道:“我的姑奶奶,你可算回来了。”

  他蓬头垢面,一张俊脸同我一般的憔悴苍白,我扒拉着他头顶的鸟窝乱发,不禁笑道:“你这是连着几天未整理过行头了?”

  他随口答:“三五日吧,也记不太清了。”

  我坐到他宽敞的玄冰椅上,便问:“你那干女儿是怎回事?”

  “老早的事了,但你每次不来的也急去的也急,我都没腾出功夫给你引见引见。”

  他说罢便叫人去唤来她的干女儿。

  我们就继续闲话着近来司命星君的造孽行径。十殿负责鬼魂的投胎轮转之责,简单来说就是负责分配每个鬼魂来生将去往何处,富贵贫穷有无轮回的资格等等,待分配完毕再将名单汇报给其它殿王。

  一年到头虽也不怎么得闲,但近来忙的可谓是焦头烂额,魂魄元神都散了多半,就差司命星君再加把业火给人间,牵连着自个一把老骨头都给烧的渣滓都不剩。

  我笑着安抚道:“没事儿,咱们大不了就联手先去将那狗皇帝手刃了,司命星君怎么也得消停一阵。”

  他一脸的穷凶极恶,誓要将那狗皇帝剁成八瓣,然没一会又泄了气,叹道:“算了,累就累点,全当是活动筋骨了。”

  我怂恿道:“怎能算了?士可杀不可辱,你看你都成了什么鬼模样。”

  他捋了捋杂乱的白发,无奈道:“那能有个什么办法?未必我能把司命星君的本子给撅了不成?”

  我佯装若有所思的神色,附和道:“倒也不是不行,要不我帮你去撅了?”

  “得,你可别再添乱子了。你要是撅了以司命星君那性子估摸着少说得连写个三年的大战。”

  我笑着宽慰道:“放心,怎么也是得先把我撅了再说。”

  “你可消停会儿吧,你若是闲的慌,就来我这十殿里帮帮忙打打杂,都有得你受的。”

  我避之不及,“可别,我最近诸事在身,无暇分身,再则这地府里哪殿王闲?我可帮不过来,你老自个受着吧。”

  他嘁了一声,显然半分不肯信我的鬼话,“你这闲老太婆能有什么要事?说白了你就是不想救我这一条老命。”

  我笑,“你可别不信,最近我还真是有性命攸关的大事,所以我这儿会连自个都没还没想出法子救呢,哪儿还有功夫来管这些地府鬼魂的闲事。”

  他正欲同我还嘴,那唤人的阴差便倒转了回来,说:“大人,临瑶小姐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