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恩怨缠绵时
拾易生2020-08-23 18:264,188

  翌日辰时,我再见到临瑶时,她面上还是那般静如止水,只是眸中多了几分释然与欢愉,就像是三月的桃花盛开,灿烂动人。

  约莫是昨日的旧情复燃有望,这才让今日的她更多温存了几分。

  于是不待那开局的锣鼓打响,我跃下了擂台,去同身后的临瑶说:“这比武招亲,大可不必再继续了吧?”

  我拢了拢衣袖,“我去同那老头子讲讲。”

  再怎么千挑万选,也不及旧人分毫。何况这旧人如今恰好还现了身。

  她颇感激的瞧着我,颔首答道:“多谢青姬姑娘相助。”

  我笑笑,“举手之劳罢了,若你今后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定也是义不容辞。只要你…多给我送些美酒美肴的就得了。你酿的酒估计也不差那老头子的百年佳酿。”

  说罢我便朝一旁的宋明钰招手,叫他散了周围的看客。他瞪大着眼瞧我,“咋今儿又不招了?”

  我瞄他一眼,笑道:“不是今儿,估摸是再也不招了。”

  他打量我与临瑶一来回,仍是没摸着三分头脑,却也照着吩咐将其招亲的鬼怪们吆喝着离开。

  见人散了多半,我便踱步往十殿走去。

  宋明钰忙凑上来,悄声问我,“青青姐,你没事吧?今儿又是怎么了?”

  我瞧他那贼眉鼠眼的模样,不由生笑,“无事啊,只是你个小孩儿不懂咱们这些个老人的家常事。”

  他仍是哑着嗓音,悄声说道:“那你且同我唠唠呗。”

  昨日在奈何桥头我同他细细讲了临瑶和枕白上神过往的恩怨情仇。怀安同临瑶的情路短暂,又加上皇朝倾覆,未留存画像给后人以观,是以宋明钰对自个的祖宗不甚了解,就连那怀安太子也仅是他父亲背地里讲过只言片语。

  我三言两语的讲来龙去脉讲了一回,然而直至我们分道扬镳前,宋明钰的眼都瞪的像个糖葫芦似的。

  也就是过了一夜才总算将自个的牛眼给敛了回去,不过凑热闹的劲头倒是未减几分。我斜睨他,调笑道:“俗话说,天机不可泄漏也,否则必遭天谴。”

  他嘁声,颇是不信,“哪儿来的这么玄乎?说的跟真的似的。”

  我摇了摇头,啧啧感叹,“你还真别不信,你就是在人间享乐惯了,九重天可谓是跟十八层地狱似的,雷刑火刑无不都是要人命的东西,天雷这玩意儿,估计人人都挨过。”

  “你不信…去问问枕白上神,他也挨过。”

  他又瞪大了一双牛眼,半信半疑道:“青青姐,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儿小走夜路都得哆嗦。”

  “你觉着我是个编话本子的料儿吗?”

  他一阵咂舌,“那我可得安分守己些。”

  一路说着,转眼功夫就到了十殿,陈旧的殿门威严矗立,两旁鬼影森森,好不瘆人。宋明钰忙贴在我身后,毕恭毕敬的佯装成小厮的姿态,明摆着要同我一道进殿。

  可我还是得多嘴问他一句,“你这是要跟我进殿见轮转王?”

  他顿时眉飞色舞,得意笑道:“那可不,我也打算认轮转王当个干爷爷,今后也好有个靠山。”

  我边往里走边应着,“哟,还挺有远见。”

  待走进殿,轮转王闻声撞进我眸中,一张惨白通透的脸蛋子漠然的打量了我上下一回。我侧头扫过一眼哆嗦的宋明钰,才笑道:“您老人家这儿又是出什么事儿了?”

  他瞪我半晌,不满道:“你这老太婆不应是该在比武招亲着呢?怎还有空闲跑我这鬼洞子里来?”

  我摆摆手,“还招甚,好儿郎早就送上门了。”

  他垂眼继续书写着文册,俨然是想瞧我扯出什么鬼话来搪塞他,我便也满不在乎的自顾自接下去,“人枕白上神你都瞧不上眼,未免门槛也忒高了点儿?”

  就见修长的指间一抖,笔墨一挥,文册上划出老长的一条弧线。他瞪着我,抖着嗓子问道:“你说谁?”

  我长叹一声,一字一句的说道:“九重天的司战神之一,枕白上神。”

  他一个劲摇晃着脑袋,不敢置信道:“…我看你是疯癫魔怔了。”

  “…您老是日理万机没工夫管这些个闲事,我这不就特意来支会你吗?”说着我百无聊赖的瞧着他文册上的名目,又道:“你查过怀安太子的生死簿吗?簿上一定会有他的名目,但是他之后却了无音讯,如今这会儿你还不明白其中缘由?”

  他一双眼怔怔瞪着我,想必已是意会了我这话里的深意。

  既然话已说的明白,我便也不再久留,转身欲走。

  他磕磕巴巴的开口说道:“这可…如何使得?使不得…使不得…”

  我定在原地,不禁冲他笑道:“这有何使不得的,若是他们二人情投意合,那九重天的婚约自是不作数的。”

  “就算强逼着成了,那也是怨偶一对,有甚好处?”

  他急得跳脚,“什么鬼好处?这就是于理不合!”

  我垂下眼,慢吞吞的往外踱步,仍是含着半分笑意,“先得过且过着呗,你还管人小两口作甚,再说就算是理不合天不容的,你也总不能让别人正在这节骨眼上找新人嫁了不是?咱们全当是瞎眼没看见不就得了。”

  他顿了片刻,估摸着是被我气的头脑发热,直接说起了胡话来,“那不也还有你吗?要不你也顺带给自个招个?”

  老身不才,拿手的正是一张嘴皮子的功夫精湛。

  我一转头,便对上身侧宋明钰傻愣愣的目光,我扬手顺势将他往殿中一推,应道:“我就免了,不过我顺带又给你招了个干儿子过来。”

  “生时在人间就还没成过亲,你若是想作月老的差事,他正合适。”

  至此,比武招亲这档子的胡事总归是不如众望所归般的收了场。我在地府一连又待了多时,才不情愿的动身回了趟妖族。

  莫离是离重看重的妖兵之一,平时负责管束一群悠闲散漫惯了的大小妖怪,且通报一些族中的要紧事务,这方见我回归,便行礼唤道:“青姬大人。”

  整个妖族里得练兵场统共就三处,寻人倒是很是方便,我在半空上不过一打眼的功夫就瞧见了妖多势众的这处。我左右扫了眼两旁看似紧张操练的妖兵蛋子们。

  这会儿头顶的咸鸭蛋虽不见踪影,但仍是十分的亮堂,整片天通透的像是一颗遮天大的夜明珠子,将他们那一个个光洁的俊脸照的可谓是一道发光。

  我颇是深沉得体的点点头,遂含笑道:”你们一个个连都滴汗珠子都没见落下,跟我装什么模样呢?”

  他们愣了愣,面上闪过一抹局促不安的神色,然齐齐冲我傻笑道:“这不刚休息一阵吗?”

  我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们一阵,才收回眸子,转而对跟前正胆颤的莫离大将问道:“近来没什么事吧?”

  “都没什么事,好着呢,就是…就是有些仙家的闲闻。”

  这些闲事我素来是喜闻乐见,我笑,“说来听听?”

  他见我眼中未有愠色,踌躇了一会儿,便信手拈来的说道:“我们这不临着东海吗?也就能听说听道着他们的闲事最多,最近说是东海的二殿下在南荒寻到了天地间遗落的最后一小块女娲石,还有一大堆珍奇药草,不过其中真假属下就真不可知了。”

  我撇撇嘴,嗤笑,“不过是个女娲石罢了,再则就算他捡到个天大的宝贝,还不得上交给天帝,你们这纯是大惊小怪了些。”

  他瞧着我,笑得不怀好意,“大人你这就是小人之心了,人要是这路子还能称得上事儿吗?”

  我双手拢进衣袖,好整以暇的瞧他,“那你且说说,人是什么路子?”

  “人就没打算上交给九重天,我们这儿都是偷摸听到他们东海的虾兵蟹将背地里说叨的,说是二殿下想独吞,这消息根本没传出去,也就自家人和我们知道。”

  说到底天族以龙为首,脾性自是傲了一些,不过一家人两条心,这要是传出去,显然是给天帝脸上难堪。

  我不由来了兴致,笑道:“这二殿下谁啊?胆儿这么肥。”

  他嘿嘿笑了一阵,才应道:“还能是谁呢?不就是那松华大少爷吗?”

  若是说神仙里有无纨绔子弟这一说,那铁定就属东海龙王的不孝儿女们了。儿子一个比一个浑噩嚣张,该贴心的女儿也是个个不服管教,糟心的紧。

  莫离口中的松华便是其中的一大头目,虽谈不上无恶不作,但数胆大,他绝对是能排上名头。

  我了然的噢了一声,“那就不见怪了。”

  “那可不,不过您上回传消息回来说不是想打探些个神草的下落吗?我估摸着他手里应是攥着不少,您若是想要,可以去瞧上一瞧。”

  我挑眉瞧他,“如何瞧?那龙宫跟个迷宫似的错综复杂,我能知他把药草放何处去了?”

  他一拍脑门,忙变出个夜明珠来,边说:“正经事到忘了跟您说,那松华大少爷前几日来找您叙叙旧,我说您不在殿里,他就留了颗夜明珠说是等您回来了拿着这颗夜明珠便知。”

  我狐疑接过那有巴掌大小夜明珠,捧在手心茫然道:“我同他个龙子有什么旧情可叙?”

  他也是糊里糊涂,挠着头说道:“您和人二殿下不是还有一段情缘吗?”

  我生笑,“哪门子…的…”

  这话说到一半,我生生又给咽了回去。

  夜明珠莹光闪闪,通体散着微凉的气息同是跟九重天的天光一般惹人生寒。这珠子本是个稀奇玩意儿,但独独在东海里遍地开花,不过这般大小的夜明珠在天地间统共也没多少颗,也就是他们这些个龙子龙孙能出手的如此阔绰。

  我上一回见这般大的夜明珠,还是在东海。

  那会儿龙王一连生了三个儿子,还个个都是混世魔王,是以天天哭着盼着想要生个女儿来暖暖他发凉的心窝子,后来没多少年就得偿所愿,大摆筵席邀请了天下的各路仙家豪杰共同赴宴,誓要与天同庆的大架势。

  早听闻龙宫华丽非凡,我欲瞧上个新鲜,便同离重一道去赴了宴。

  结果那龙宫果然是富丽堂皇,满地的奇珍玩意儿,尤其是遍地的夜明珠亮晃晃的,一度晃的人快睁不开眼。

  我长居在昏暗的妖殿里不问世事,也不喜在晴天白日里出行游窜,是以我对这其中的强光委实难耐,为免我睁眼来闭眼去,我一路半睁着眼,偷拽着离重的衣角才得以顺遂的走进龙宫。

  约莫是我的行径太过怪异扎眼,在场的男男女女齐刷刷的就瞧向我这方,煞是瘆人。

  我茫然的眨巴两下眼,挨个巡视一圈,挑了个其中最是出众的仙家,悄声问:“这是哪家的神仙,长得跟咱们自家人似的。”

  那仙家面容俊逸白白嫩嫩,生的一双含水的狐媚子眼,深情脉脉却瞧不出半分正经端庄的仙气儿,配着那身金线云纹的玄青锦袍,十足像个妖媚气横流的妖魔鬼怪。

  离重斜眼瞪我,“你可别给咱们攀这档子高枝,人可是东海的二殿下。”

  我嘴角一阵抽搐,赶忙收回眼,呵呵傻笑了两声搪塞,“你怎不早说呢?”

  “我哪儿知道现在天上的仙女不济到还不及你一个老妖婆。”

  我嘴角又是一抽,正欲开口,就被旁人给打了岔。

  龙王满面春风的赶来迎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离重忙着接应寒暄,我便自觉退了两步,作势乖巧的瞧着。

  来回说了两番,我百无聊赖的耷下眼皮片刻,有人走到身侧,轻声问道:“姑娘,你东西丢了。”

  我一抬眼皮,正对上一颗圆滚滚的夜明珠,他说:“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我顿了一顿,哭笑不得的应道:“二殿下不必如此客气。”

  他不依不饶,“姑娘可是觉着这夜明珠不合心意?”

  我默了一会,不愿跟他多纠缠下去,便爽快的接过,含笑应道:“那青姬就谢过二殿下了。”

  他没答话,一双眼水汪汪的盯着我,似要看尽我心头百感,瞧的我脊梁骨一阵发毛,好在离重那头的话茬恰好落定,他瞧我一眼,笑道:“走了青青。”

  我忙应了一声,向跟前的二殿下颔了颔首,拔腿跟在离重身后,再将手里颤巍巍的夜明珠递给他,“收着吧,以后指不定还能派上点儿用场。”

  他笑,“也不过半刻时辰,你怎还收了份大礼回来?”

  我不禁叹道:“谁叫我宝刀未老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