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暮去朝来日
拾易生2020-08-29 11:374,270

  那番浑话到底不过是同离重的随口调笑罢了,可没想到自个的老刀还能锋锐依旧,生生就将东海的二殿下给戳的肝肠寸断,连脸皮子都扔了。

  开席没一阵,离重又接客似的跟各仙家迎来送往应付着敬酒寒暄,我也乐得受此冷落,安心在旁饮酒看乐子。

  无奈我这乐子才瞧上了两眼,二殿下又忽地凑过来,端着酒盏仪表堂堂,很是得体的说道:“还忘了同姑娘说明,在下松华,东海的二殿下。”

  我愣了愣,扯着脸皮子笑,“方才匆忙,青姬也还未同二殿下见礼。”

  说罢起身同他端端的作揖行个礼。

  他半路握住我的手腕,将我按回了原处,嘴角微勾起,笑道:“青姬姑娘不必客气,按年岁,还得是我同你行礼才对。”

  我本以为他仅是个油嘴滑舌的公子哥,却没料到这舌里竟还夹着跟刺头。

  我笑面当即就僵了一僵,自如应道:“二殿下客气了。”

  于是他干脆把不客气的挪到我身边上,说道:“那我能同青姬姑娘一道饮酒吗?”

  诸如此类的场合我也见得不少,就是从未在其中遇上同我套近乎的男女,我难得受此殊荣,着实有些不适,但碍于身份之别也不好推拒,只得硬着头皮应下,“当然。”

  好在我酒量也不浅,同他觥筹交错间还能随他自如应对着他的客套搭话,他跟我讲着东海里的大小各处,说那些奇珍异草的用场,最后还嘱咐我说,若是有需要,一定得去找他。

  他眉眼里越发得轻松自在,我笑着谢过,便转着话头问道:“您不去同其它仙家喝两杯吗?”

  他笑面收敛了半分,淡淡道:“不必。”

  后来我才得知,这松华二殿下在天族里的人缘同我一样,大家明面上和和气气,内里都不是很待见他,连他的亲爹都是如此,觉着他不争气,没什么大作为可言,是以早就放任他在外散漫,平日也不会多过问理会,他也就破罐子破摔,懒得再人模人样的跟人当面一套背地里又一套的虚情假意。

  我由此生一种同是沦落人的泛滥情意,也因如此,他之后顶着虚头巴脑的名目来寻我时,我就由了他的心意,伴他一起说说闲话喝喝小酒,全当是打发日子。

  我犹记得一日我领他去东边的白翠山,那山头上同是有些妖族的花花草草,颜色明艳,形态妖娆,还有些个凶猛妖兽镇守一方。这些个场面,别说是东海的殿下,就连天帝也未曾来瞧上过一眼,他见的新奇,但也未言语表露,可我还得耐着性子同他说明。

  我摸着紫虎毛茸茸的脑门,边说:“它是镇守这儿的妖兽,平时就亲我,连离重都是爱答不理,可能是它小时候还跟咱们这么大小的时候,我照顾它一阵,那会儿他还未成年,傻不拉几的跟人路过的毕方打了一架,打的一身伤回来,还得靠我伺候。”

  他笑,“这有可妨?少时我同我大哥不知谈了多少回。”

  我也笑道:“为何啊?”

  他蹲下身摆弄着地上的花草,随手折了一朵雏菊似的小白花插在我发间,才说:“记不清了。”

  我们见了两回熟络起来,我便不再规矩的唤他二殿下,而是不甚客气的直呼他的大名,“松华。”

  “你不必在我跟前演着粉饰太平,我虽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我没必要与你为敌,你大可放心。”

  他汪汪含水的眸里更是波光闪闪,如天上的星子一般灿烂动人,又楚楚可怜的似要落下泪来,可他嘴边还是如平常的笑面,甚至还无视紫虎对他的不满敌意,伸手摸了摸他的背毛,轻描淡写的说道:“不是你的问题,只是我…习惯了。”

  他才五万岁,换作人间男子估摸还是弱冠年岁的心性,本该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毛头,但他却会极了隐忍和掩藏,也不是年少是历经了何种打击或是不公对待,才就了他眼下的性子。

  不过与我又有何干呢,随他的欢喜就好。我将发里的那朵花骨朵摘下,置在他头上,说:“别在你姑奶奶面前,故作老成。”

  白翠山上的药草虽多,但妖族里平静万载,这里早就无人问津,他平日里倒乐于收集这些药草研究,临走前便顺带折了一大把回去。

  一别隔了三日,二次再见时,我开口就问,“你可研究出了什么奇药来?”

  他顿了顿,只摸出了一锦囊给我,说:“奇药倒是没研出来,但我鼓捣出一安神的香囊送你。”

  我哭笑不得的接过,说:“我夜里睡得估摸比猪还踏实几分。”

  “那就…留着今后用吧。”他边说着,就不由分说的拽着我手腕领我去了东海。

  他说:“这回我也带你去瞧瞧。”

  这些日子我带他逛完了整个妖族上下,大大小小从破旧的大殿,再到四周的山河百川,为的也不过是找些滑头同他掰扯,让各自都轻松舒适一些。

  因为从一开始便清楚的明白,他到底对我存了何种的心思,只是敌不动我不动,我不愿多去理会,放在心上。

  毕竟我们顶多也就能成个露水情缘罢了,且这情缘还是闲言碎语里传出来的。

  妖族和东海龙族两方传的是沸沸扬扬,若非我是其中的主角,估摸着也得信了这些鬼话。

  说是两人情根深种,成了一段上好的姻缘,是以让游手好闲的松华近日都开始鼓捣起了正经事,性子也平和了些,鲜少再跟自家人作对。

  别说他的爹娘兄弟偷着乐呵,估摸东海里的那些奴仆丫鬟都对我十分感激,从一岌岌无名的妖婆,转眼就成了众星捧月的大恩人。

  多好的折子,若是再换个角儿,那便再好不过了。

  松华领我直到了云霄宫,那宫里珍藏着好酒宝贝无数,见的我都眼红几分。

  他倚在门沿上,大手一挥,笑道:“青青喜欢什么,大可也带回去研究研究。”

  我瞄他一眼,生笑,“你就不怕我搬空了去?”

  他满不在乎,“倒也无妨。”

  我掩嘴笑得更欢,“二殿下果然大气。”

  我走进其中左右扫了两回,随手就摸了一本古籍翻了两页,就正巧翻到了无情剑那一页上,松华凑在我身侧,问道:“这不是你们自家的宝贝吗?”

  我合上古籍,轻笑道:“可不是吗?”

  天下邪物,无情之最。

  出鞘间凶光乍现,天地变色,用者受之迷魂,见者弑其神魄,乃阴阳六合之外物,为守六界安和,以鉴妖尊诚心,故封在九重天瑶池之中。

  除了我与离重,谁都无法召之用之。

  封进瑶池令神女护守这事,本也没什么过错可言,只是也不知怎得胸中忽蹿起一股子郁气,颇有些仇怨。

  我转身走到摆置武器的那一方,沉声问道:“松华,你可知那宝贝在瑶池里封存了多久吗?”

  他不解瞧着我,口中仍是答,“我一向对这些事没甚兴致。”

  “十三万年,都在那瑶池之上,受尽了九重天上的眼色,就算他们见之退避三舍唯恐惹祸上身,可也免不了说几句闲话吧。”我自觉失态,垂下眼敛了敛衣袖,又道:“松华,我可以信你吗?”

  四目相对间,他笑意渐失,眸中难得生起一番正经坦荡,缓缓说道:“我虽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我这生,绝不会与你为敌,你大可放心。”

  “现学现卖的本事不错。”我笑了笑,随手挑了把灵气强盛的长剑拿起,边说:“我自是说了你也不会全信,但我也觉着这番说出口,对你我都好。”

  “松华,我若是说,我便是那瑶池上封印的宝贝,你信吗?”

  他面上仍是平平,没什么反应可言,但也未曾答话,作着一副洗耳恭听的乖巧模样。

  我将长剑置于他手中,笑道:“天下邪物灵物皆有灵,只不过我修得了一副人身罢了。”

  说着又伸手拔出剑鞘,森森寒光扎眼,“你今日运气不错,难得遇上了我心情不佳的节骨眼,这件事除了我自个,天下再无第三人知。”

  “我与无情剑同生同灭,剑生我在,剑毁我灭,所以当年离重才将那剑交给了九重天,可得天下太平不说,也不失为最好保住无情的法子,万无一失。”

  我握住他手臂,再抬至我胸口,对他笑得万分明媚,“不信,你大可捅我一刀,看我会不会死?”

  他瞪大些眼瞧我,不多时便没来由的破笑,松手将手中的灵剑丢下,说道:“我信。”

  就这么短短二字,扎的我胸中一时间百感交集,动人情话实在好听,却不一定长久,但这刻,我险些就快被他骗了过去。

  大概是因他经历的一切种种,冷眼或不屑,我再明白不过。

  “有时候,我觉着我们是一类人,只是你锦衣玉食贵为殿下,比我稍好了一些。”

  说罢,我弯身捡起长剑,利索的封入剑鞘,“这把剑,我要了。”

  我正欲转身潇洒离去,他一把拽住我,欲言又止的说道:“青青…”

  憋了半天,也没吭出下文,我便催促道:“有话就说,磨磨蹭蹭的哪像个龙子?”

  “我喜欢你。”他顿了顿,跟开了洪水似的,一浪一浪的向我打来。

  “我自小就被人看不起,天赋才能皆是平平无奇,被人背里数落,哪儿还有什么殿下之名,我不过只是承了这份神力身份罢了,所以不论你的身份如何,我都不在意,只想同你永生在一起。”

  句句肺腑,情真意切,这下倒是换我失了言语。

  僵持半晌,我拂开他的手,“万物有灵,刀剑无情,本就不该有情,也不会有情,再则就算我喜欢你同你在一起,那也是害了你。”

  “我不在乎的。”

  我冷笑,“你不在乎你的命,可我在乎我的命。”

  “天族不需要你来保家卫国,但妖族需要我来震慑一方,所以松华我们不是一路人,早些放手吧。”

  我径自的走到门外,侧头扫过一眼,他还在原地瞧着我。

  “谢了。”我收回眼,高举起剑向他挥了挥手。

  自那日过后,我一度天真以为他便不会再来纠缠寻我,就此恩断义绝,打消了他的妄念。

  可又是三日,他照常来寻了我。

  面上无异语调平平,仍是同往日一般,他缓步走到我跟前,轻笑道:“青青,我今儿想喝酒。”

  我轻叹一声,环胸瞪他,“走吧。”

  他环视四周一圈,挑上了白翠山的山头。那山头上正好见的清东海景象,还有东海之上的九重天。

  我嫌弃地上太寒碜,赶忙唤来紫虎当个软乎的肉垫。我半途喝的迷糊,瘫倒在他的身体之上,遥望着天上星辰,仿若能瞧见九重天上恢弘的宫殿楼宇,我傻笑道:“你上回送我得那把灵剑还挺好用,好用得…我快忘了自个那把无情剑原是长成了何般模样。”

  “十三万年,我连一眼都未去瞧上过,想来还真是憋屈。”

  他眉眼低垂,颇是轻松的调笑道:“别人都是睹物思人,你可倒好睹物思物,且那物还是自个。”

  “那可不,这天下除了那把剑,我也没什么可挂念的了。”

  我到底是没忆起来当日是怎么稀里糊涂的昏睡了过去,总之醒来就四仰八叉的睡在自个的屋里,莫不是离重处处取笑我昨日的醉酒傻样,我定以为昨日是做了场梦。

  这梦原是不错,良辰美景美男好酒一晌贪欢,可待醒来不久,一切就破碎了个干净。

  我刚走出殿门,莫离急急从远处跑上殿前,扑在我脚边上,说:“大人不好了,二殿下他去九重天上取了…取了…”

  我不急不忙的扶起他,边问:“取什么了?”

  “取了…无情剑。”

  我只觉脑中一白,摇摇欲坠。莫离反手就握住我的手腕,堪堪稳住了我的脚跟。我定了定神,幡然忆起了他昨夜接的那句话——那我明日就取来给你瞧瞧。

  梦里的那番话显然是我的酒后真言,但纵然话里再真,待醒来我也便忘得干净,浑浑噩噩得一日复一日。

  我飞身欲赶去九重天将他拦住,可刚临到东海,便遇上了他,如枯叶般从九重天上缓缓坠下。

  我顿了一顿,赶忙跃身接住他。他眸光迷离涣散,手中却仍捧着那通体银白的无情剑,在无封印困束之后漫天的浑浊妖气四散乱窜,在白茫的烟云中一团紫气升腾,很是扎眼。

  待落到地上,我将无情剑从他手里抢过放到一旁,说道:“你是不是疯了?”

  他瞧着我,费劲的扯着嘴角,笑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

  我面上一阵哭笑不得,“谢了。”

  纵有千言万语想要道出,可话到了嘴边上,却只剩下了这一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