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水深火热间
拾易生2020-08-15 21:023,815

  我正对着阎王爷此刻发白的俊脸蛋子,眼见着他喉头滚动,面色颇是凝重的咽了口唾沫,却半天没发出个声响来。

  一时间鸦雀无声。

  我并未收回剑,依旧将剑头抵在他的心口,直直瞧着他眸中如崩裂般的明灭光芒半晌,静静等待着他的回应。

  他瞧着我,语调平平,“嗯,我输了。”

  我轻笑一声,这才收回剑,将其扔到一旁,宋明钰赶紧接住剑,退至底下看客的鬼群里,我冲着他们笑道:“别挂心,这绝对是我同枕白上神的错误示范。”

  说罢我矮身坐下,干脆坐到圆台的边沿,轻晃着双腿。我委实没了力气,仿若被人抽干了精气神似的颓丧,可我还得撑的怡然自若,绝不会为此所动的脸色,继续进行着接下来的招亲过场。

  我轻声道:“既然胜负已分,还请上神挪步。”

  俄而轻缓的脚步声响起,一步步的渐行渐远,直至湮灭在簌簌私语的鬼群之中。

  临瑶就站在他去至必经的那头,也不知她的脸色是否同冥苍一般难看,还是同我一道的自在依旧。

  但无论她是哪一种,想必都是我们装出来的面子功夫。

  好在冥苍赶忙出来替我打了圆场,他说:“今儿的招亲就到此为止,改明儿再来参加吧。”

  再回头对我说:“青青,你下来跟我走一趟。”

  他将我领到府中,遣散了侍奉的鬼怪,才出声问道:“你今儿是吃了豹子胆了?怎跟人枕白上神打起来了?”

  我随手倒了杯茶水解渴,“这又不是我挑的事,怎就成我吃了豹子胆了?”

  他气急,吹胡子瞪眼的瞧我一阵,道:“那你怎就把人上神给招惹到了?他这出不久明摆着来找你麻烦的吗?瞧你们那个剑拔弩张的劲儿,我差点就以为你还真要把上神给杀死不可,吓得我差点当场就背过气去。”

  我笑道:“人九重天的上神怎会同我置气,你以为谁都同你一样的小家子气?”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传到司命星君的耳朵里还得了?你又不是不知,司命星君侍奉再天帝身边,天天替人枕白上神和安宁公主的婚事,操着一肚子的心…”

  我托着下颌,打断,“他和临瑶是小两口。”

  他一口茶险些喷溅出口,然硬生生憋着一口气咽下去,问道:“你去人间一趟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或是中了哪门子的奇毒,因而脑瓜子受了些刺激?”

  我瞪他,“你才是老糊涂了,人是前世人间的两口子,下凡那世成的夫妻。”

  他愣了半晌,不敢置信的问道:“所以这是…余情未了?”

  我轻笑道:“可不是吗?要不怎么来招亲了呢?”

  他顿了顿,不免老生常谈的感叹道:“还真是因果轮回啊,可叹可叹。”

  我耷下眼皮,倏尔一阵阴风吹过,好好的茶面掀起了层叠不断的涟漪,将我的苦脸破碎殆尽。

  这么一说,我饶是想破了头皮也再接不下去他的话茬。

  简而言之,我到底也是没逃过这天下因果轮回的盘算,还生生搅黄了一段上好的姻缘。

  冥苍瞧了我一会,不解道:“你怎回事?在擂台上打赢了枕白上神还闷闷不乐似的?”

  我扯着嘴角苦笑,“趁虚而入,有什么可乐的?”

  “可外人却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说你一个小妖赢了九重天的司战神,你这名头可谓是一夜风起。”

  我点点头,敷衍道:“嗯,听起来还真不错。”

  他顿了顿,仍是替我愁着比武招亲的名堂,犹疑道:”那要不我给轮转王说说,你就别管临瑶的事了,我找个得力的把这活路揽了便是了。”

  我摇摇头,“不必了,就算是余情未了,也不至于还能厚着脸皮再来同我找麻烦吧?”

  话音还未落地,守门的阴差便急急跑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行礼道:“阎王爷,枕白上神求见…”

  我闻言手一抖,茶水险险就落在地上,登时摔了个粉碎。

  到底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事实证明,我对枕白的脸皮委实太低估了些。

  地府的天色从未变过色儿,唯独是这些个神仙光临时,才有几分莹白的仙光涌现于苍穹之上。

  我抬起眼皮望,这不正好又变了天。“我且先溜了,你自个留心应付着把。”

  话说至一半,我已跃上屋檐,从府后逃之夭夭,全然像个逃荒落难的难民似的不堪。地府路径错综复杂,我绕路至城中,走了没两步,便又迎头撞上了另一老熟人。

  今天这戏也不是何时才能到的了头。

  我苦笑应对,“临瑶,这是要去何处啊?”

  她一脸的失魂落魄,瞧着我急急道:“青姬姑娘,你可知怀…枕白上神在何处?”

  我无故默了许久,敛了笑意,答的干脆利落:“阎王府。”

  “多谢青姬姑娘了…”余音未散她转身就朝着阎王府的那头快步离开。

  我站在原地望着她仓皇的背影。也不知怎的,我胸中跟揣着一大块寒冰似的,她一步步的向着阎王府靠近,就一步步的将这块冰块踩的粉碎,连渣都不剩。

  最终寒气侵蚀着四肢,令我遍体生寒,从脚底凉到了头发丝儿。

  实话说,纵然我老眼昏花,到底还是见的清枕白和当年的怀安长得可谓是大相径庭,但临瑶一眼就把人给认了出来。

  年轻真好。

  短短十几年光阴就能将一个人的一切深刻在骨子里。

  待回神之时发觉自个已莫名其妙的跟上了她的步子,一路又尾随回了阎王府。还好我及时在门口刹住了脚,不过来了也自是不能白来,我便飞身坐到府中的一屋檐上随意瞧着其中的好戏。

  这久别重逢的戏码虽只有我一个看客,但也总算是没让其主角儿太过冷场。枕白同冥苍两人也不知聊着什么,就再次被阴差打断。

  临瑶端端的走进其中,冥苍也是一明白神仙,见状就自觉的退至府中。

  两人定在原地,隔着两步的距离,你瞧着我我瞧着你一会,枕白含着些笑,开口道:“许久不见了,临瑶。”

  临瑶向来是个大家闺秀,仪态端庄宠辱不惊,就连我救她离开皇宫那日,面上也未变过半分颜色,甚至平静的宽慰着怀里茫然无知的念青说:“没事的念儿,有娘亲在。”

  待我走进屋内,简短说明了来意。她怔怔瞧我片刻,便着手收拾起行囊。

  那双眸底含起些泪花,转眼又隐忍的生生咽下肚子里。

  时不我待,她只拿上了一些值钱的物件和那副画卷。而后我捂住念青的眼往外走,临走前回头瞧见那厮杀的血海,那浑身是血的怀安,仍是咬紧了牙关,同我坦然离开了皇宫,就此远走高飞。

  所谓大局,所谓取舍,哪怕到生死攸关的时刻,她心里也跟明镜似的清楚。

  可今时不再同那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反过来,依旧行的通。临瑶垂下眼,眸中似涌起些水亮亮的物什,恍的我心头一紧。

  俄而她抬起头,唇边意味颇是艰难苦涩,“上神…近来可好。”

  他弯身,轻拍了拍她衣裙边的尘土,边道:“甚好,你呢?怎没入轮回呢?”

  我从未见过临瑶有这般的慌张和急促,可无论怎样,她眨眨眼睛,就回到了自个的恬淡如水里,踌躇道:“我…觉着这里甚好,也没什么忧愁。不过念青早入了轮回,这世约莫还是个富家子。”

  枕白点点头,缓缓说道:“那世…我劫难未渡,回九重天挨了三道雷刑,方才险险飞升上神渡了劫,但因元神受损,沉睡了许久才醒转,人间匆匆改天换日,便以为你早就入了轮回,所以没再来寻你们的下落。”

  临瑶的眼泪花子在眼眶里打转,呼之欲出,却怎么也未实实落下来,她哽咽道:“不打紧…我知上神仍好,便足以。”

  他们几番来回, 我到底是没听出什么个深意来,可我的心窝子还是发疼的紧。

  是以我转身跃下屋檐,一路脚步轻飘的涌入了喧闹的市集之中。

  街巷里众多鬼怪穿流而过,各类花样的小摊贩位于两旁,偶尔叫嚣吆喝两声,恍如人间百态。

  往常身侧总有人伴着,眼下形单影只反倒还有些不习惯起来。

  然又转念一想,上回同枕白还在人间一道走过,只不过恍如隔世罢了。

  “咚——”浑厚的钟声掩盖其声,顺带也将我的魂儿给勾了回来。

  我恍惚停在城门口,堪堪快撞上城墙,一转头就对上王老板焦急的目光。

  他说:“青青,你怎叫你半天都不答应?可是哪儿有什么不适?”

  我垂下眼,细细挑选了一份最热乎的桂花糕,吃了一口,才腾出功夫应道:“我这是饿的。”

  “噢…”他这才恍然大悟,忙把余下的几份绿豆糕枣花糕桃花酥全塞到我怀里,“听说了,你去替临临瑶姑娘招亲事了,累着了吧,赶紧多吃点。”

  我不客气的一一接过,笑呵呵的说道:“得勒,今儿总算是有口福了。”

  “我前些日子在人间,还是没找着能比的上你这手艺的人。”

  他面上喜忧参半,叹道:“那还是真是可惜了。”

  我宽慰道:“没什么可惜的,这说明姜还是咱们老的辣。”

  他呵呵笑起来,说:“就你嘴甜。”

  “我主要是年岁大了,什么事都想得开。”

  “多大年岁都不是事,你这长相仍是个水灵的小姑娘,多的是好人家想娶你呢。”

  兴许是阎王府的茶水太苦,我这会儿又吃的太多,嘴里甜的腻味,面色自然也就难看了几分,我苦笑,“可别,我可高攀不起。”

  他乐,“你还没瞧上谁呢,怎就知道是高攀了?”

  这话茬再接下去,估摸着得一发不可收拾。我赶紧转了话头,道:“我去奈何桥上逛逛。”

  没等他应,我先转了身。然而身后再传来的却不是王老板苍老嘶哑的声音。

  “青姬姑娘,可还要同我回人间吗?”

  我顿在原地半晌,未回头只道:“自然是要回去的,但不是此时。”

  他走过我身侧,将我怀中的吃食拿走了一份,“那我就先行回去了,这里的事,就劳烦青姬姑娘了。”

  这里的事说来,不过就是临瑶的亲事。

  我瞧着他笑道:“上神放心,我定会小心应对。”

  “那便好。”

  他径直走出城门,一身不凡倨傲,还是那副九重天的架子。

  可我却再端不起自个老妖婆的颜面,一屁股跌在地上,随手再抓了把瓜子,边冲着两旁凑热闹的鬼魂嘱咐道:“千万别跟九重天的神仙打交道。”

  “累人的紧。”

  累的我,一蹶不振。

  冥苍特意为我腾出过一间厢房,我在街上游荡了不久便浑浑噩噩的走回了阎王府。俗话说,饱暖思淫欲,我倒在床榻上一睡便是半日。

  再醒来,就是坐在奈何桥上瞧着那些痴男怨女或怨恨或坦然的投入轮回间,我问孟婆,“这世上有没有,比忘断更好用的法子?”

  她顿了一顿,不解,“青姬姑娘为何这般问?”

  我耷着眼皮帮衬着她盛孟婆汤,口中轻松道:“无事,我就是瞧着这些个男女琢磨着有没有更用的法子,让咱们也轻松些不是?”

  她笑,“哪有什么轻松的法子,总不能让他们都魂飞魄散不是?”

  我轻声附和,“是啊,除了忘断三生魂飞魄散,再没有更好的法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