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梦三生
拾易生2020-11-05 11:412,367

  一觉正是大亮,只觉着天旋地转,脑子里同一堆浆糊搅着搅着,沉重的很。

  我刚转了转眼珠子,莫离便忙从门外小跑至我床边,急急道:“大人,你醒了!”

  我捂着发晕的脑瓜子,费了一番牛劲才坐起身,开口,声音嘶哑的跟老朽枯叶似的,估摸离踏进黄土也不太远了。

  “我昨夜喝大酒了?”

  莫离嘴里支支吾吾半晌,听不清个明白话。

  我一记冷眼横他,“说什么?”

  他撇了撇嘴,委屈道:“…可不吗?您这场酒喝的直睡了三天三夜。”

  这回倒是我失了言。

  大梦三生,不过是大醉一场。

  我犹记得我入了一个冗长沉醉的梦境,但醒来却半点都记不起点滴。

  大抵是睡的太久,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尖都是软绵绵的,就不愿再大费脑子的回想其中。

  我瞪他一会儿,再揉了揉空荡荡的头,侧身下地穿鞋,边道:“和谁喝的?”

  他摇了摇头,“属下…不知。”

  “三日未见,你就得结巴了?”我稳了稳心神,站起身,冲他笑道。

  他低着眼皮默不作声,面上又苦又怨,宛如跟个被人抛弃的小媳妇,我哭笑不得的说道:“有茶水吗,给我倒一杯来。”

  他点头应下,走出屋门脚尖一拐又忙倒转了回来,急道:“……大人,外面有……客。”

  我站起身,边问:“谁啊?”

  “松华…二殿下。”他遥指着一方,又结巴道:“他每天都来这儿瞎晃悠,顺带问问您的状况。”

  我心下忽就了然,幡然浮现起了那个貌似花前月下的夜里。我走出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淡雅青衫的男人独坐在殿外的石梯边上,手里也没拎着什么物什,就这么干巴巴的坐着,漫无目的的瞧着远处,身边也没个跟随侍奉的小厮,他背对着我,瞧不清面上是个什么神色,但总之觉着不甚欢喜。

  我顿了顿,飞身就停到他身边,扯着自个的嘶哑嗓子,笑道:“咱们二殿下可行啊,把我喝的人仰马翻的。”

  他登时就抬头,惊喜的将我瞧着。四目瞧了一阵,而后眉眼又耷拉下去,唇边似笑非笑,应道:“我也不知此时,我是该欢喜还是不欢喜。”

  我弯身也坐到他身侧,随口道:“怎的?见着我跟见了鬼似的。”

  他长叹了一口气,笑笑,“怎么会?这不怕你出事儿吗?”

  我摇头,颇是不屑道:“不过是喝个大酒能如何,大抵就是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

  他笑的颇勉强,顿了顿,问:“你眼下觉着如何,可有什么不适?”

  我不愿多揣测,更懒得提,挪开眼笑道:“好的很,神清气爽。”

  “那就好。”

  默然无声了片刻,我问:“你一东海的公子爷,成天往我这儿跑作甚?”

  他身子后仰双手轻松的撑在石阶上,冲我戏谑笑道:“这不是对你日思夜想着吗?”

  我后背一阵恶寒窜起,双眉紧蹙,嫌恶道:“得,别一青天白日里的恶心老身…”

  他呵呵笑,又道:“那小弟我同你说些正经的?”

  我瞥他一眼,颇欣然的点头,默许。

  “听司命星君说近日人间不会太太平,本…同我们没多大干系,但安宁公主不是在凡间历劫吗,这事才闹大了些。”

  “安宁公主人贵为九重天的千金神女出事了大不了就是打道回府罢了,你们神仙有什么可担心的?”

  他斜着眼皮睨我,唇边携着抹玩味的笑意,嘲笑道:“这劫无论能否渡的了本都是命数,无可非议,但若是有人从中作梗这性质便是大不相同了。”

  我双手环胸,饶有兴致的问道:“哦?还有不长眼的敢挡神女渡劫的道?”

  “枕白上神。”他淡淡道:“这档子莽夫行径,天上地下,也就只有他这个司战神干得出来。”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枕白上神…也下凡了?”

  松华登时怒目圆瞪,上挑的狐狸眼微眯起,直勾勾的瞪着我。若是之前他像是瞧见了鬼,那这会儿的模样如同是要将我缉拿回地府面见阎王爷。

  还真是千回百转的走势。

  所幸我老来恬不知耻,全然不惧他的炯炯凶光,挑眉问道:“你这是何意?”

  他眸光闪烁,结结巴巴的说道:“枕白上神…你可不记得了?”

  今日着实是有些邪性。往常个个口齿伶俐游走花丛的好儿郎,说话怎都开始不利索。

  我不耐的蹙眉,“我怎就不记得了?人九重天天神下凡间这事,是我一个穷乡辟野的老妖婆该知道的事吗?”

  他顿了一顿,眸色彻底暗淡下去,似冷嘲的喃喃,“时也,命也。”

  “纵然我那会儿如何费尽心思,都未进过你心底一寸…罢了。”

  我眉头皱的更紧,“你今日这是发什么疯呢?”

  他话里意指的过去,我用头发丝都想的明白,但这番忽然故作伤感深沉的模样,未必也太不应景了些。

  是以我认定他是那个筋未搭对,抽疯了。

  他瞥我一眼,神情落寞,唇边的一抹笑也跟哭似的难看,“司命说,枕白上神起了忤逆的心思。”

  “他本是要助安宁平稳渡劫的,顺带着同安宁公主培养培养情分,司命也安排了许多他们见面的契机,更是让礼亲王青睐于他,觉着他是个能替他翻身做主的栋梁之才,但他如今也不知怎地,成日里忽地不务正业,在侍郎府里做了个散人。”

  “为了这事,说是司命星君都下凡过同他说理,可枕白上神不为所动,还说,世道如何与我何干。”

  “这些个人间事,都是司命星君一手包办,念及枕白上神的身份,他都是刻意瞒下,还未上报给天帝,也不知之后会如何。”

  我不禁失笑,“日子平稳久了,果然就要出些乱子。”

  “不过司命星君向来是运筹帷幄,治人有方,应是还能琢磨出办法治治枕白上神的。”

  他摇摇头,“司命这几日天天下凡,都是负气而归,我看枕白上神这回是铁了心要同司命星君耍无赖。”

  “为何呢?难不成是九重天委屈他了?”

  他笑出声,“那怎么可能?所以这不谁都不知道枕白上神这是给司命演哪出不是?”

  我满不在乎的撇撇嘴,“别跟我卖关子了,你消息这么灵通,能一点风吹草动都不知道?”

  “都没人知道的事,哪儿有什么风声…我只听说,枕白上神在人间的夫人失踪了,人间都传,枕白上神是为情所困…”

  我不禁饶有兴致的挑起眉头,“枕白上神爱上个凡人女子?”

  他侧头撇了我一阵,又冷嘲似的嗤笑了一声,“谁知道呢。”

  啧。

  不过是一别三日,怎么都一副阴阳怪气的口气?

  吃错药了吧。

  我狐疑瞪他,欲想给他脸上瞪出个窟窿来,他轻飘飘的转过眼对上我的凶恶目光,笑道:“青青不是最爱凑热闹的吗,这大热闹不打算去凑凑?”

  我避之不及,“算了吧,那上神的热闹我可凑不起。”

  被反将一军的滋味,可不好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尘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