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3 09:273,394

  紧张?他们二人虽然年轻,却都已是军中老将。战阵前不紧张,御驾前不紧张,在个娇软小女郎面前紧张?

  李城这年纪还有什么不懂,心中了然,笑盈盈的问:“公主说什么了?”

  李长风便把御花园外赵沁柠的话重复了一遍。

  听闻静笙公主为表敬重,还给自己的两个义子行了半礼,李城眯起了眼睛。

  那日里难道是他看走眼了?明明见着他的体型穿着就忍俊不禁,还一副天真娇憨之态。可今天在御花园,义子们来到御前,那公主也只淡淡地看着,眉间只有平静和矜持,没有半分跳脱幼稚。

  像换了个人似的。

  “你们觉得静笙殿下怎么样?”李城笑眯眯地问。

  李长风赞叹说:“殿下生得可真美。”

  李青木却道:“像是个公主。”

  李城指着李青木,大笑道:“你呀你,不说则已,一开口嘴巴就这么毒。”

  须知,便在昨日,李城召了二子,让他们品评这几日在云京接触到的这些显贵人家的子弟。明明个个都是贵胄出身,却只得李青木一个“纨绔膏粱之辈”的评价,当不起他们的出身,而今日却说赵沁柠像是个公主。

  “你倒说说,怎地这么多王公勋贵的子弟,就她得了你这么一句称赞?”李城笑眯眯说到,突然故作正色,“你可不许说她她生得好看。”

  李长风哈哈大笑。

  李青木却很坦然,道:“公主,身居高位,就算养的娇惯,至少得有眼光。”

  这话一出,李长风也不笑了,点头赞道:“是极。”

  这些天见到的王孙子弟,个个章台走马,斗酒游街。看人先看衣衫,观人先观配饰,若不是锦绣华衣,配玉服金,心下便先判定了对方无用,不可深交,自然而然地露出三分轻蔑。

  宴饮中也只想听他们说北方地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说到漠北汗国、大月、乌蒙等国,就个个仿佛立刻便能挽弓射雕、踏平漠北的模样。

  他们连草原和戈壁的样子都没见过,便大放厥词。

  静笙公主虽是女子,见了他们却先道一声“卫国戍边,辛苦了”。

  这一句,真是熨帖啊。

  关于静笙公主的话题也就是两句闲谈而已,待小厮上了茶退下后,李青木问:“大人,今日陛下态度如何?”

  李城呵呵一笑,道:“又能如何?我吃到嘴里的肉,还能吐出来不成?”

  随后冷笑一声,道:“再说了,最近几代帝王的重心从来都不是我们这些藩镇,不然怎会让我们做大到这样的地步。”

  李长风与李青木颔首,他们知道自己的义父在说什么,若问这大成天下有什么让他们犯怵的,也就只有那个地方了……

  李青木顿了顿说到:“听闻那位…身体不好!”

  李城不置可否,挑挑眉,“河西目前尚没这个能力…窥视!”

  李青木和李长风互相看了一眼,低下头。

  这几日赵沁柠总是枯坐在圣眷宫,心里茫然,今天发生的事让她更加手足无措。

  这些风云人物原来早早地便仿佛被命运之线系在一起。而她呢?她是被命运抛弃的人吗?

  纵然重生,天下大势,也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改变得了的。她到底能做些什么来挽救自己的命运呢?

  “怎么了?”钟云召搂住赵沁柠,轻轻拍她,像哄孩子,“前些日子见了陛下后你就有些六神无主,今日见了陛下后怎么这样失魂落魄?”,她望着放在桌上的冰饮果子,心里更加疑惑。

  她要怎么说,见了李青木后前世种种接连出现在她眼前,让她夜夜噩梦,无法安眠。

  赵沁柠望着幽昏的帐子,忽地说:“阿召,我想让父皇给我指婚。”

  钟云召一下子清醒了,抬起头来看着赵沁柠,笑问:“殿下喜欢上谁了?”

  赵沁柠觉得自己真是傻,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个法子。早该在重生第一日便去央求了父皇给她订下一门亲事,已成亲的公主总不能和亲吧!就算以后胡人入侵,自己也可以随着夫家撤离,不给皇帝机会。

  只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随便,谁都行。”赵沁柠转过身来看着钟云召说。

  赵沁柠回忆了一下这时候燕京城里能数得着的勋贵子弟,却发现这些人后来几乎都死于胡人入侵,侥幸活下来的也是流亡于藩镇混战。竟也挑不出一个可托之人。

  她不是没有想过李青木,可是一想到那个是以后的第一杀神,她心里就有些犯怵

  然而更多的现实是,她没得选,也不能选,这让她不由得烦躁起来

  “说得什么话。”钟云召嗔她,“婚姻之事,哪有随便的?”

  她追问:“真的没有喜欢的人?”

  赵沁柠叹道:“没有。”

  “既没有,胡说些什么。”钟云召扶额。

  赵沁柠沉默了许久,说:“我有消息,胡人与西域各国要入侵了。”

  钟云召怔了怔,霍然起身:“殿下听谁说的?”

  “谁说的你别管。”赵沁柠说,“总之这消息真的。”

  钟云召沉吟片刻,道:“便是真的,有陛下和太子在,不用姑娘你操心。”

  “再说了就算要入侵,也有藩镇在前。”钟云召的语气十分笃定,“他们定是到不了燕京就被赶回去!”

  赵沁柠痴痴的看着眼前毫不在意的少女,眼神黯淡,说了这么多,左右是不信我。

  “如果…我要说,他们毫无阻力呐?”赵沁柠轻声到。

  钟云召一怔,不假思索地道:“那怎么可能?”

  是啊,她们这些深宫中的女子,日日所见一片歌舞升平、繁华气象,怎么想得到堂堂大成朝已经羸弱至极,竟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或者说,是皇帝和中枢弱势至此。

  “怎么不可能呢?”赵沁柠反问。

  “我堂堂大成,六十万兵马……”

  “六十万?朝廷的兵马现在没人知道到底真正有多少,我猜便是父皇和我外祖父也都不知道。”

  钟云召一窒,反驳道:“即便如此,北方有三位节度使坐镇,他们的兵马可不是摆设。区区番邦有何可惧?”

  “如果出问题的……”赵沁柠幽幽地问,“就是节度使们呢?”

  钟云召面色大变,她压低声音:“殿下,你到底听到些什么消息?”

  赵沁柠沉默不语

  钟云召继续反驳到:“我们还有武靖爷,他可是……”

  “武靖爷?你真的这样想”

  钟云召低下头,整个燕京城就连行乞之人都知道,西北的武靖爷是几代帝王的眼中钉,肉中刺,如鲠在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但她还是心存侥幸,说到:“若是陛下下旨,武靖爷应该……”

  还未等她说完,赵沁柠自嘲的哈哈大笑起来,附身告诉她今天她的亲耳所闻。

  钟云召噌的一下站起来,捂着嘴,目露惊恐,嘴都不利索了,“什……么,您……您是说,武靖爷卧病七年是……是陛下,下……下毒所致……”

  信息量太大她一时无法接受,满头大汗,显然吓得不轻。

  钟云召自幼年进宫以来,一路跟着赵沁柠,一直到荒凉大漠,到无边草原,辗转于胡人可汗的王帐,她亲眼看着她消香玉陨。

      赵沁柠上辈子最对不起的便是眼前这个人儿了。

   赵沁柠也坐起来,两个女子在幽昏帐中四目相对。钟云召望着那未曾动过的冰饮果子,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

  公主当时听到了,估计也吓得不轻吧!

  钟云召突然一振,皱着眉头发问:“为何入侵?总得有个由来!”

  赵沁柠自嘲的笑了笑,淡淡的说到:“他们想和亲,点名要…求娶我!”

  钟云召大笑,讥讽到:“痴心妄想,其心当诛!”

  赵沁柠低下头不做言语,钟云召上前抓住她的手宽慰到:“姑娘大可放心,陛下决计不会答应!”

  赵沁柠抬头幽幽的看着她,是的!她的父皇是没有答应,可是……

  钟云召迎上她惆怅的眼神,突然瞪大眼睛,惊恐万分,接连后退几步!

  这就是由头!

      “阿召,你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不久之后,胡人入侵,藩镇皆袖手旁观,父皇将我…送与胡人了,我……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可能?”钟云召怔住了,随后大笑满脸不信,“只要武靖爷还在,借给胡人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带兵踏我边境半步。”

  这倒是实话!这也是大成看起来很美的缘故,只要那位爷在,所有人本本分分扮演自己的角色。

  幽暗中,静笙公主的眼睛如宝石一般,虽然美丽但冰冷,又静谧得缺乏几分生气。

      钟云召只觉得心惊肉跳,忽地想起赵沁柠方才的话,难道……

  “王上,漠北汗国使团,已经到了燕京城外,明日便能进京”,宋弘业沉声到

  “左徒大人,这漠北汗国为何进京?”

  宋弘业在几天前便升直左徒,兼领大行,西北文官中仅次于令尹。

  “为了和亲”

  裴益吹胡子瞪眼,冷哼一声,“这圣上真是荒唐,我大成王朝公主竟是屈尊委身于那等蛮夷,简直可耻。”

  夜子轩不置可否,只是幽幽的说了一句,“这是个机会。”

  萧南念不禁高看他一眼,不愧是西北大司马,对于战机把握,让人瞠目。

  只不过他心里却有自己的算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