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1 10:053,518

  “不要,不要”

  军营中一名魁梧的男子死死的压在一位貌美的女子身上肆意的发泄着自己的兽欲。女子早已哭的力竭,娇美的面容泪痕满布,无助而绝望。

  “什么不要”

  男子声如洪钟,猛地拉起她的头发,“你这人尽可夫的贱货,服侍我父兄,不也快活嘛!莫不是看不起我丹尔葛?”

  “没有,没有!不要再来了……不要了!求求你!”

  女子带着哭腔,一味摇头,文弱的声音淹没在男人肆意的狂笑中,“亡国公主,虽说是三嫁之妇,却依旧风韵美味,让人屡试不爽”

  女子不停的挣扎,男子似乎有些怒气,“啪”一巴掌呼过去,被打懵在床上,“规矩点!”

  年轻气盛,精力旺盛的漠北可汗,要了她整整一晚上,到现在仍不肯罢休,而她身子骨长期羸弱,最近又染了病,感觉全身骨头都散架了,突然胸口红光大作,女子只觉得意识消沉,迷迷糊糊间听到

  “大汗,李青木打进来了……”

  生命力像指间的沙砾一样流逝的感觉太过清晰,静笙公主赵沁柠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慢慢的没有了意识……

  她被越来越深地拖入了另一个世界。耳边,幻听越来越清晰。

  侍女们的笑声。

  飞翘的屋檐下风铃叮咚作响。

  照顾她日常起居的尚宫柔声唤她:“公主,该起了……”

  “该起了……公主……”

  “该起了……”

  “公主……”

  “公主。”

  赵沁柠遽然睁开了眼睛!猛地起身,戒备的望着四周。

  盛夏阳光刺目。

  素日负责照料她生活起居的保姆尚宫宋姑姑和蔼的笑脸就在眼前。

  “起来了,公主,您要是再多睡晚上可就不好入眠了。”

  姑姑自顾自的说,声音里带着满满的宠溺,像是哄孩子,“您呀!可不能睡了,再过些时辰该给国公大人贺寿了。”

  国公府的侍女们围上来,个个声音轻柔娇美,唯恐了惊了午睡刚醒的她。

  “公主,夫人吩咐您醒时喝杯冰蜜水润润喉。”

  “这可是,早晨才采的上好蜂蜜!”

  “公主,奴婢给您净面梳头。”

  “公主,下午穿这条流紫软烟罗的裙子吧,届时到您贺寿,定能惊艳全场。”

  赵沁柠茫然地抬起手,掌心伸向阳光。

  那只手洁白细腻,青笋一样的娇嫩。阳光穿透手掌的边缘,透出淡粉的血肉的颜色,鲜活而富有生命力。

  总之,怎么都不像一个长期羸弱,疾病不断,又饱受折磨的手,忽然感觉自己胸口火热,她微微蹙眉,从衣服里拿出半块石玉,粗糙黝黑,却有着丝丝滚烫,慢慢又归于宁静,这是先皇后死前交付与她的,赵沁柠望着石头失魂落魄。

  “殿下?公主殿下?”宋姑姑察觉异样,蹙眉唤她,“怎么了?可是中暑了?唉,我就说晚些时候来国公府……”

  她絮絮地说着,准备转身去取冰盆。冷不防赵沁柠一把推开了她,只穿着柯子小裤赤着脚奔了出去!

  宋姑姑一个趔趄摔在地板上,当下大惊:“殿下?!”

  赵沁柠披头散发赤着足站在白玉阶上,花荫下乘凉玩耍的弟弟妹妹们都愕然地看着她。

  绣球花一蓬一蓬,凤尾花红得艳丽。

  回廊下娇俏的女郎们都提着裙子向她奔来。

  蝉鸣声是从远处低等侍女们居住的方向传来的。贵人们的居处,侍从们早用竹竿将呱噪的知了都粘干净了。

  阳光绚烂刺目,赵沁柠抬手遮着眼,目光所及之处看到的,全是她偶尔午夜梦回的旧时光。

  这里是舅舅家——庆国公府。

  那时候,她是大成皇室嫡出的静笙公主。

  十四岁之前,她都住在圣眷宫里。

  圣眷宫,顾名思义,她不仅有着高贵的身份,无暇的容颜,而且倍受皇帝宠爱,无忧无虑,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甚至一天要换三套衣裙。

  殊不知大成王朝已经风雨飘摇;殊不知王朝一朝崩塌,受苦的便是她这样的皇妃公主,贵胄女眷了;殊不知一直疼爱她的父皇会为了自己苟延残喘,将她向贡品一般打包贱卖给胡人。

  侍女们围了上来。

  那些或清秀或明艳的面孔,赵沁柠都还记得。她自幼母亲早亡,自己便游走于深宫与国公府之间,这些国公府的侍女自幼陪着她长大。

  赵沁柠眼神迷离,忽然想到了她圣眷宫的宫人们,那是她最爱的宫人啊!跟着她被卖去了漠北。她们都没能回来。在粗鲁肮脏的男人身下,在战火突来的兵荒马乱中,这些美丽娇柔的女孩子个个香消玉殒,化作塞外的一抔黄土。

  侍女们面面相觑,小心地问:“殿下?殿下是不是做噩梦了?”

  她们对赵沁柠伸出手……

  赵沁柠尖声大叫,疯了似地踉跄奔逃。

  嘉乐十二年夏,静笙公主赵沁柠在庆国公府小眠梦魇,赤足披发奔于府中,发厉声。

  侍女围堵,不敢近身。

  钟氏云召惊闻,匆匆折返,公主扑于其怀,凄厉痛哭至昏厥,口里碎碎念,“对不起,云召,对不起……”

  ………

  “不要……”

  西北,武靖王宫,王榻上一名身着玄色寝衣男子猛地起身,汗水浸透了寝衣,“沁柠……沁柠!”他摸着额头,有些心有余悸,暗啐一声,“我去!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胸口的滚烫,将他拉回来现实,望着胸口的半块石玉,喃喃自语到,“怎么还会发光?老和尚没说啊!”

  想着,脸色突变,他惊愕的望着自己的一身,环顾四周,尧是他特种兵出生,此时也有些无措,“我明明在……重症监护室的!”

  “王上薨殁了”

  “王上薨殁了”

  王宫上下一片哀嚎,哭天喊地,萧南念戒备的望着四周,心里却波涛汹涌,正在疑惑之际,看着胸口的石头,突然想起老和尚的话。

  他毫不犹豫,咬破手指,滴在上面。

  届时胸口的石头红光大作,一大股信息传入脑内

  不一会儿,萧南念目瞪口呆,眼角发烫,泪水喷涌而出,这个男人为国征战半生,数次游走于死亡之间,却未曾掉过半滴眼泪。

  此时,哭了!

  “哈哈哈!”他强行按下浮动的情绪,“大师,没欺我!没欺我!”

  她乃是被巫器所伤,灵魂流于异世,若想将其带回,需得置玉于巫盒之中,放血养玉。待死亡之际,魂魄既出,以魂击玉,玉碎,方至。

  你需得知道,用此法灵魂穿越至她滞留的世界,你只有十年时间。十年之内,你将其带回,皆活;带不回,或者不是你,你死,她…会活!

  老衲再次提醒施主,她不是死了,而你是真的……死了。

  “这样的胡话…我怎么信了!”萧南念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正色到,“小柠檬…我来了。”

  特种兵出生的他,有强大的心理,很快就镇定下来,心里却堵的慌,“但是……我这副身躯也太好了吧!有些束手束……”

  突然一怔,听着屋外的哀嚎,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轻笑一声,看着胸口的石头,若有所思,“或许这样…”

  “大司马您现在不能进”

  来人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棱角分明的轮廓,赫然是西北掌管军事征伐的大司马同时还是西北集团军主帅——夜子轩

  “弘业兄,您是大行,掌管宫廷礼仪宾客国葬,按理此时应是您主持,可是王上与我西北将士而言那就是精神支柱,无论怎样我得亲眼看看。”

  战场上身受百创,陷入死地未曾哭过的夜子轩,此时眼里却是含着泪水。

  宋弘业百感交集,望着后面疾驰而来的文武百官虽于心不忍,却还是一咬牙狠下心来,拉住夜子轩的手,郑重的说到,“将军您是军中柱台,可别被抓了把柄,不然那对于西北又是一个灾难。”

  夜子轩欲要开口,此时的百官却已经迎了上来。

  “令尹大人”

  为首的白发老者微微颔首,阴沉着脸说到,“王上已去,烦请大行快些准备国葬,及新王上位仪典。”

  宋弘业闻言咬紧后牙槽,眯着眼,一言不发。

  “王上尸骨未寒,令尹大人就这么沉不住气,想另立新王了?”

  “林将军何出此言?”

  那名年轻将领,冷呵一声,扭过头去,面色温怒。

  令尹裴益也不恼,冲着他微微拱手作揖,笑呵呵的说到,“还请林将军,带着王权铁骑迎新王。”

  林桑怀听了,仰着头哈哈大笑,边笑边摇头,“令尹大人啊令尹大人,”随后戏谑的望着裴益说到,“您应该知道我大成王朝建国伊始,就宣布西北三洲自治,第一代武靖王颁布王令,西北文武分治,您虽为百官之首…却也没这个资格命令我。”

  裴益涨红着脸,自他担任西北令尹以来,鲜有人这样顶撞他,裴益强颜欢笑,说到,“林将军莫不是想动摇西北根本?”

  “呵!好大帽子啊!我可不敢受,却也想问问大人,何为西北根本?”

  裴益闻言,转过身去面对百官,振臂高呼,“王上便是西北根本!西北若无王,便不是西北了。”,随后也不理面色铁青的林桑怀,转身望着夜子轩问道,“大司马…您觉得呐?”

  百官皆窃窃私语,不停的点点头。

  “对,令尹大人说的对啊……”

  “可不就是这样……”

  夜子轩冷冷的看着,压住心中怒火,一字一顿的说,“大人说的是,但……”

  “说的好!”

  未等夜子轩说完,便被打断。

  众人望着来人目瞪口呆。

  禁军大统领韩挚,吞吞吐吐的说到,“王上您没死,您……您还站起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