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2 08:253,243

      李青木收回目光,依然负手而立。

      长福犹豫了一下,忽然上前了一步。

      李青木的目光瞥过去。

      “也没有哪位贵人病了。”长福小声说,“是陛下最宠爱的静笙公主三日前庆国公寿诞午睡时,受了点惊吓,近日里饮食不振,陛下天天谴了太医去问。”

      窥探禁中当然不可以,泄露禁中消息更是罪过。但这都是理论上的,宫人俸禄极少,若是得贵人青睐还好说,内宫之人传递消息,是生财的重要门路,毕竟谁也不想年迈出宫穷困潦倒。

      当然像刚才李长风那样大大咧咧当面直问肯定是不可以的,怎么也得遮掩一下才是。

      那样粗豪之人,长福这样谨慎的,便是给钱也定不敢卖给他消息。倒是李青木,虽也是行伍出身,但也是心细如发。长福内心里想与他亲近,不需他问,便主动卖好了。

      “静笙公主”四个字入耳,李青木便是一怔。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

      温婉可人,安静随和,精致得不可思议的面孔上天真娇憨的模样便在脑海中闪现。

      在他恍惚之际,从前面哼着歌走来一位少女,她走路的时候脚步轻盈如蝶,哼着小曲,走走停停,忽而一个抬腿,人便舞起来。一个高兴,又哼唱几声,声音便如百灵鸟,沁人心脾。忽而又逗逗路上的宫女。聘聘婷婷,婀娜美丽。

  这要是在外面,一个小女郎边跳边唱,怕不被人当成个疯子?偏这宫中的人,內侍也好,侍卫也好,宫人也罢,个个口角含笑,目光宠溺。

  李青木和李长风当时被领到另一边的回廊下候着,隔着庭院,都看得呆住了。直到那鲜红如火的身影消失在水幕殿门口,两人才如梦初醒。

  李长风当时便问:“那是谁?”

  內侍嘴角含笑地说:“静笙公主。”

  说这话时,显得格外骄傲。眼睛里,又似有对两个北方土包子的微微不屑。

  李青木笑了笑,附身问道,“静笙?”

  长福知道他在问什么,也不恼,只是乐呵呵的说到,“现在您知道陛下的用意了……”

  李青木若有所思,随后笑着摇摇头,原来如此!每个父亲对于女儿的期望出奇的一致……

  他念念不舍的望着那个角落,似乎还有残留的身影,多好的人儿啊!

  那日出宫之后,李城和他们谈完正事,李长风便问了:“大人陛见之时,怎地有个公主闯进去了?”

  李城抚须微笑:“那是皇后所遗的静笙公主,圣上的心头宝,掌中珠。那可是燕京名人,自幼酷爱跳舞,她排了新舞,急着想唱给陛下看呢。”说这话时,李城口里含笑,满眼宠溺,像是再说自家姑娘。

  “唉,静笙公主仙人之姿,听说她一开舞,便能引来花鸟蝴蝶。”

  李青木这才是知道,静笙公主是已去世的钟氏皇后唯一留下的骨血。先皇后在闺阁时便有才名,与当时的齐家姑娘合称燕京二明珠。

  后被先帝钦点为怀王妃,后又为皇后,跟皇帝琴瑟和鸣,伉俪情深,乃是世人称颂的贤后。

  只可惜皇后无子,生静笙公主之时伤了元气,缠绵病榻多年,在公主年幼之时便过世了。

  李城子嗣艰难,只有一子一女。皇帝比他强得多,有七个儿子,四个女儿,众儿女中却只静笙一个是先皇后嫡出,真是视为掌中明珠,怎么疼爱都不觉得过。

  皇帝未再立后,后宫由德妃执掌。据说四妃个个都把静笙公主当亲生的看,唯恐少疼了一点。

  这是个千娇百宠的天之骄女。

  有的是人关心她、疼爱她,轮不到他李青木来担心她。

  “只是可惜了啊!”李城摸摸下巴,遗憾的摇摇头。

  李青木微微皱眉,可惜?可惜什么……难道!

  …………

  “听闻王上最近口腹之欲甚强,尽是食牛、羊肉”

  韩挚闻言微微促眉,按剑而立,回答到,“王上的饮食起居,我等又怎会知道”

  裴益讪讪一笑,连连答到,“那是!那是……”

  夜子轩带着林桑怀,方遒,轩逸,龙行虎步,火急火燎的从裴益身旁走过,直接进入了书房

  “这……这……”

  “哈哈!令尹大人莫急,王上一会儿就见你……”

  书房里,萧南念对着面前牛羊肉大块咀嚼,他虽是特种兵出生,可是眼前这副身躯常年卧病,太过于羸弱。他穿越后借助石头的神秘力量,肃清了七年的毒素,眼下正是借助大量蛋白质恢复强健的体魄好时机。

  想到石头,它自从穿越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异常,实在让人不解……

  在他出神之际,夜子轩等人龙骧虎步的走了进来

  “臣西北集团军主帅,大司马,夜子轩”

  “臣王权铁骑主将,林桑怀”

  “臣墨甲铁骑主将,方遒”

  “臣银霜铁骑主将,轩逸”

  “参见王上。”

  萧南念放下手中吃食,打量着面前的众将军。他们个个雄姿英发,眼神炽热,久经沙场的萧南念知道这是信仰的眼神,心里的戒备少了几分。

  “起来吧!”

  四人干净利落,身如苍松,萧南念暗自点点头,眼神依次扫过四人。特别看了看,方遒和轩逸,墨甲和银霜,是建立西域都护府后,为了同时抵御西域各国和漠北,新建的部队,就这便让举国哗然,朝野振动。

  “夜子轩”

  “臣在”

  “这是孤王制定的军队训练方法,以后你们四人的军队就按照这个来练。”

  夜子轩疑惑的皱着眉,从内侍手中接过

  一、耐力训练

  1、长跑:要求绕着演武场跑20圈,一柱香跑完

  2、负重越野:自己背负不低于30公斤的背囊,在不低于海拔2000米的小路、山脊行走,时间为一整天或两天,每周或两周一次。

  二、力量训练……

  “王上,这……这……”

  “按我说的做,三个月之后孤王来检查。”

  夜子轩不敢多问,“是,臣知道了……”

  “军纪如何?可有散兵游勇之类?”

  “王上放心,臣下御兵皆是严格要求,军纪严明。”

  对于这一点,萧南念是相信的,毕竟军纪涣散在群狼环肆下自是无法支撑的,令行禁止这方面他也不担心,王权社会,他的话比军令还管用。

  “下去吧!把裴益叫进来”

  夜子轩欲要再说什么,似乎有所顾忌,没有开口,而林桑怀却是不管这些。

  “王上,我觉得……”

  萧南念横眉冷对,一股金戈铁马,杀伐果断的气势扑面而来,林桑怀生生把话咽回去。

  萧南念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留下”

  林桑怀大惊,满眼疑惑的指着自己,“我啊!”

  裴益恭恭敬敬的走了进来,对着萧南念行了个如教科书般的臣子礼,林桑怀不自觉的向萧南念靠拢,站在他前面

  “令尹大人,起来吧!”

  “谢王上”

  裴益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似乎做贼心虚,不敢直视萧南念。

  “大人,为国为民辛苦了,大成王朝有你这样的肱骨之臣,实乃万幸”

  裴益久经朝野,那里会听不出,这话中深意。

  “一切皆是王上文治武功,与臣无关。”

  萧南念戏谑的望着他,抿抿嘴唇,“是嘛!我这几日常常在想,为什么你既不参与也不阻止……”

  ……

  太医离去了,赵沁柠歪在大坐榻上,靠着隐囊出神。

  “好歹吃点,酸梅冰饮,甚是它开胃,恐你吃腻宫中味道,我特意叫人去东市的街道买来的。你尝尝看,啊——”

  随着这一声哄孩子般的“啊——”,赵沁柠下意识地张开了嘴,一勺酸梅汤送入口中。带着一股清香,微酸,的确是开胃。

  见她吃了,喂她的人便笑了。

  赵沁柠抬眼,面前碧玉年华的女郎两腮饱满,眉眼沉静,望着她的眸子里全是满满的宠溺。

  这是才十六岁,尚未在塞外受过苦难摧折的钟云召啊。

  说来不可思议,赵沁柠明明死了,一睁眼竟回到了十三岁这一年,一切的苦难都还没发生。武靖爷未死,西域未乱,胡人未曾入侵,王朝还在,一切…很美。

  她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她便不得不面对更可怕的事实——曾经受过的一切,难道要再重来一遍吗?

  这可怕的猜测使她惊恐惶然,自然是无心饮食。

  钟云召哄了又哄,喂她吃了几口,又逼她喝下小半碗白粥。直到赵沁柠微微摇头,才把碗交给了宫人,贴着赵沁柠坐了,柔声说:“要实在没胃口,不如跟德妃娘娘说说,我们去西山的皇庄里避暑,若是不行便去国公府找二公子,带你出去转转。”

  赵沁柠又摇摇头,俯身枕在了钟云召膝头,透过打开的槅扇,望着中庭,问:“素日有什么消息嘛?有何人进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