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8 23:333,380

  待长福抱着匣子离开了,钟云召看着赵沁柠,欲言又止。

  赵沁柠知道自己表现得对李青木二人过于关心了,但她无法解释为什么,想了想只说:“那个李青木长得挺好看的。”

  燕京城的人都爱美人,追捧美人。赵沁柠身边其实就没出现过长得不好看的人。就连长福,都脸盘圆圆看着讨喜。

  若是哪个公子容貌出众,品味超群,在燕京便极受欢迎。

  赵沁柠若是见着一个少年好看,谴人去打听,倒也不算什么。她毕竟就要满十四岁了,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

  且这么做,似乎与她从前随心所欲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倒更相仿。

  又不是多大的事,她是金枝玉叶,不是一般闺秀,天塌下来有皇帝爹撑着。

  皇帝的亲闺女年纪都还不大,还没什么风流韵事。那些长公主们的风流史可是写都写不完。

  钟云召便没多管,随她去了。

  赵沁柠幽幽的望着长福离去的方向,她在赌,就赌长福。

  事实证明,给长福机会和资本,他的确是个很会办事的人。

  第二日午后他便又来了圣眷宫,宫人早得了钟云召的吩咐,他一来便被领到了赵沁柠跟前。

  长福先给赵沁柠磕头:“今日水幕殿事多,奴婢就这点时间,赶紧觑个空过来回禀殿下。”

  “一是,漠北汗国的使团昨日傍晚已经进城啦,陛下上午已经接见了他们,中午小宴了一回,晚上还有正宴。”

  “二是,西北也就没人来!”

  “三是,殿下让打听的,奴婢已经打听到了。河西节度使李城在朱雀坊南大街有个宅子,他们上京都住在那里。素日游走于京城勋贵子弟的宴席中,不过并不受待见。”

  长福这口齿,真是相当便给。

  若不是想凭借他打听李青木,借机勾搭上,赵沁柠都有心想将他要到圣眷宫来了。

  “你这么伶俐,怎地在太极殿那边出不了头?”她忍不住问。

  长福连道“不敢”,说:“太极殿的哥哥们个个是人精,哪有奴婢出头的道理。”

  谦虚完了,又怕赵沁柠当真,解释道:“奴婢原有个干爹,大前年那场鼠疫,跟着先太子一并去了。”

  干爹也不是那么好认的,长福年纪这样大了,想半路投靠,有头有脸的太监觉得养不熟了,不愿意收。他就成了地里的小白菜,原先的活计也被人抢了去,混得反比少年时还不如了。

  赵沁柠恍然。

  “行,知道了。以后有什么趣事,别忘了到我这儿讲一讲。”她说,“今日里水幕殿忙,你去吧。”

  夏日炎热,皇帝往年都要去离宫避暑,今年却拖着未能成行,便只搬到了水边的水幕殿里。

  长福从怀里摸出那只匣子:“这个……”

  赵沁柠微微一笑:“赏你的,你拿回来做什么?”

  长福打听外面消息,只绞了半个银锞子而已,这剩下的都归了他。

  自干爹没了,长福几时有过这等在贵人跟前露脸受赏的机会,按住心下激动,磕头谢恩。

  临走前,赵沁柠又唤住了他。

  “本宫瞅着你机灵讨喜,叫人开心。”她说,“以后若是有什么事为难了,可以来圣眷宫说一声。”

  福春走的时候,人都是飘的。

  待他走了,钟云召不解地说:“要看着他顺眼,跟内侍监将他要过来便是了。”

  赵沁柠摇摇头,要了过来,他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赵沁柠心里五味杂陈,她不知自己何时成了这副模样,也许苦难真能从里到外改变一个人。

  “阿召,打开库房。”她转换话题,“我找些东西。”

  赵沁柠的东西当真不少,件件都是珍品,只是首饰配饰大多都是女子用的。她在库房里寻觅了一阵,找出了一对玉佩。

  “这个是什么时候的?”她自己东西太多,都不记得了。

  钟云召却能记得,道:“这是那年在陛下那里见到的,你说喜欢,便从陛下那里要来了。这可是文帝爷年间杨大家的刀工。”

  杨大家是成文帝时期著名的玉器匠师,他流传在世的作品都是珍宝。

  只是在静笙公主赵沁柠这里,也不过是一件被遗忘的收藏品罢了。

  “哦。”赵沁柠说,“这个好看,适合男儿。”

  那对和田玉佩通体无暇,乃是一整块玉石切割而成。两块玉佩对称,各雕一只猛虎,线条简练拙朴,威猛之意却呼之欲出,当真是珍品。

  钟云召猜到:“这是要赠给……”

  赵沁柠也不隐瞒,她身边的事瞒得住谁都瞒不住钟云召,除非她疏远钟云召,不许她近身。

  那样钟云召势必会难过,她又怎么可能这么做。

  “我想赠给两位小李将军,你觉得如何?”她问。

  钟云召其实猜测她真实目的是想赠玉佩给那个“长得好看”的李青木,两个一起送,不过掩人耳目而已。看来赵沁柠真的挺喜欢那个叫李青木的人的。

  钟云召倒也不担心,大成朝风气开明,对女子的约束并不强。少年男女情窦初开,只要不作出事来,家长们也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上流社会的贵妇们豢养面首也不是没有的。

  赵沁柠的身份,便是即便养几个面首,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的。

  还是那句话,天塌下来,有皇帝爹顶着呢。

  钟云召便笑道:“听说他们两个很是威武,这牌子我看正合适。那,我们出宫吗?”

  钟云召想着赵沁柠既中意那个李青木,定是要出宫去见见他的。谁知赵沁柠却说:“不,我不去,你替我去一趟庆国公府吧。”

  庆国公府钟家,先皇后的娘家。

  赵沁柠知道自己可以亲自去结交李青木和李长风,可她不是一个人独活于世的,燕京城里活命的机会,她想留给自己的外家。

  “你去见云沐表哥,跟他说,这是我托他的事,要他务必照办。”

  ……

  李青木和李长风这天晚上宴饮中结识了一个朋友。

  “庆国公府钟二,名云沐,字景玉。”那人身长玉立,相貌俊美,含笑自报家门,“先皇后是某姑母。”

  李青木和李长风其实一直搞不清京城勋贵间那些复杂得让人头疼的亲戚关系,但钟云沐这个家门报得着实清晰明白。纵先皇后已经仙去,这也是正儿八经的国舅家。

  且,他们两个人同时想起了一张倾城绝色的容颜。

  果然,钟云沐下一句便道:“静笙公主是某表妹。”

  钟云沐身上也带着云京城贵族子弟特有的富贵里养出的靡靡之感,但他比别人强的是,他的笑容和眼神真诚许多,显是带着诚意来结交的。

  而且,他眉眼间竟然与静笙公主赵沁柠有那么几分相像。李青木和李卫风对他第一印象就很好。

  两人便叉手。

  “某李七,名长风,字子明。”

  “某行九,单名青木,字九诚。”

  钟云沐折扇一收,笑道:“二位小李将军,可还适应燕京的饮食?”

  二人道:“还好。”

  钟云沐坐在了他们旁边,道:“静笙担心你们二人不习惯,嘱咐我要我帮着看看。”

  李青木和李长风对视一眼,道:“有劳公主惦记了。”

  钟云沐却笑道:“她呀,就是小女子家的瞎担心。两位将军可是沙场上下来的人,戈壁草原,行军打仗的时候什么情况没遇到过,便是风餐露宿也是常有,怎地到了燕京锦绣堆里反要她操心。”说着这话,他却一直盯着李青木。

  李青木二人亦失笑,道:“正是。”

  三人相视一笑,顿时便亲近了许多。

  李青木二人很快发现钟云沐是个善于交际、受人欢迎的贵公子,有他在他们身边,不断地有人过来打招呼寒暄。便是此间的主人,威远侯府世子,中间都过来了数次。

  他们二人这一晚认识的人,比这些天加起来都多。

  到得夜深兴尽散席之时,钟云沐在侯府大门外又唤住了他们二人。

  “静笙妹妹说,二位将军,为国征战有功。此物是文帝爷年间匠师之作,正配二位将军。特嘱我替她转交给你们二人。”

  将两只锦盒奉上,嘱他们喝了酒骑马走夜路要小心,又看了李青木一眼,自己方登车而去。

  待他离开,李青木二人打开锦盒,凑着灯笼的光,看到盒中和田玉佩泛着莹莹的光。

  “噫!这个好!”李长风看了就喜欢,“你看这老虎,威猛!”

  他直接将玉佩取出系在了腰间,拍着李青木的肩膀说:“老九,这都是沾你的光。”

  李青木拍开李长风的手,将锦盒合上,塞入怀中,道:“七哥喝多了也别胡言乱语,这与我何干?”

  李长风挤眉弄眼地说:“静笙公主凭啥对咱们这么好,总不会是无缘无故吧?那钟二郎与我们交谈时,眼神可没少往你身上瞟。啧,若是以后“出息”了,可别忘了哥哥我啊!”

  李青木这张脸,不是时下燕京城人追捧的白面阴柔类的俊美,他肤色偏深,鼻梁高挺,相貌十分硬朗。

  河西人可不追捧什么白面小生,在河西,李九郎便以相貌英俊用兵神武著称。不知道是多少将门闺秀的梦中情郎。

  待上了马,李卫风还兴致勃勃,说:“我今晚跟威远侯府的二郎喝酒,听他说这云京城的贵妇们,很是爱养面首。你说静笙公主她这金枝玉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