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稻草人2020-07-05 21:133,410

  方遒忍不住,大大咧咧的说到:“王上,那银霜铁骑可看着哈尔赞和纳哈木呐!撤了会不会……”

  随后拍拍胸脯,大手一挥,“王上,没说的,打一个区区西戎,我墨甲足够了。”

  萧南念戏谑的望着他,看着方遒头皮发麻,前者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方遒还没来得及高兴,只听他说到:

  “西戎有十三王庭,半个月你能跟孤王拿下几座。”

  后者一愣,神情呆滞,结结巴巴的说到:“半……半个月”

  萧南念点点头,笑了笑,“说说……”

  方遒苦笑不得,求助的望着夜子轩

  夜子轩白了他一眼,问道:“王上,是想速战速决?”

  萧南念单手起身插腰,王霸之气毕露,“强则强,弱则亡。西戎算什么,孤要用西北的铁骑撑起御下子民的腰杆。

  说着顿了顿,凛冽的星眸,一一扫过众臣的脸庞,“让他们看看;让他们记着;让他们…绝对忘不了。”

  群臣热血膨胀,蠢蠢欲动。方遒却仍不解风情,碎碎念到:“可是漠北怎么……”

  话音未落,夜子轩一个眼神生生把他的话瞪了回去,这个傻子他恨不得掐死他。

  宋弘业哈哈大笑,说到:“三狗争食,强壮的俩只被拴着,只能看着年迈的那只叼了去,可若是把绳子一松……”他说着看向方遒,“那俩只,是会咬栓住它人,还是会抢食?”

  裴益乐呵呵,摸摸胡子,“是极!是极!”

  方遒就算再不明谙事理,也能想明白,“是啊!明明哈尔赞和纳哈木才是漠北草原最强壮的狼,这漠北汗王的宝座却被史可铁铁木那老狗拿了去。”

  这家伙一说话就停不下来,“要是我,我也不服气,可没办法咱西北要平衡嘛……”

  “不过,弘业兄。这比作狗不恰当吧!咱们可是他们对手,你要是这么……”

  “嘿!轩逸,你……你拉我干嘛?”

  “你话很多啊!”

  听了这话,方遒回过神来,讪讪一笑,“王……王上”

  萧南念淡淡一笑,“你打头阵吧!”

  “啊!我不行……我……”,突然精神一振,震惊的望着萧南念连忙说到,“真的啊?我?好啊!好啊!”

  林桑怀和轩逸面面相觑,我去,这也行!

  萧南念看着乐呵呵的方遒,眼神愈发深邃…………

  正想着,突然听到有人叫她。赵沁柠和钟云召转头看去,两个白嫩可爱的女童手拖着手走来,身后跟着一串宫人。

  这两个女童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赵沁柠心心念念的两个妹妹。大一些的十岁,封号安康,小一些的才六岁,封号永佑。

  这两个年幼公主生母皆是难产而死,说来奇怪这宫里的皇子公主有生母的还真没几个。便是这样,在赵沁柠十岁时,他们都还没封号。

  那晚生日宴,她拉着俩个妹妹,冲着皇帝撒娇到:“妹妹这么大了还没封号,父皇小气!”

  皇帝大笑,大手一挥,赐了两个小公主封号和食邑。

  自此,安康和永佑都与她十分亲近。

  赵沁柠见到她们,怔了一怔。

  雪玉团子一般的两小只,眼睛带着小孩子特有的清澈明亮,一起仰着头望她。

  安康说:“姐姐是给德妃娘娘请安去了吗?”

  永佑奶声奶气地说:“儿们也正要去呢。”

  听着这还稚嫩的童音,赵沁柠的眼圈陡然红了——她有多少年没见过她们了?

  她看着安康,这个在胡人入侵时被虏去的公主。她流浪于胡人汗帐时,曾见过她。届时,她是宠妓,她是奴隶,眼神再也不是清澈明亮,尽是木讷呆滞。

  她看着她如同营妓一般倍受折磨,她看着她如同奴隶一般鞭打致死。

  她哭了、她叫了,哭着叫她姐姐。她说她疼,哭着求赵沁柠……救她!

  她看着!委身取悦胡人!

  最大的折磨莫过于自己最爱的人儿,在面前折辱致死,自己却要露出妩媚的笑容,取悦凶手!

  赵沁柠跨上一步,蹲下去一把抱住了安康!

  “对不起!我不是个好姐姐,安康…对不起!”

  安康和永佑吓了一大跳。

  “姐姐?”两个人睁大眼睛,都有些无措。

  安康大些,更懂事,搂住赵沁柠轻声问:“是德妃娘娘训斥姐姐了吗?”

  她小大人一般安慰赵沁柠:“姐姐别难过,嬷嬷说了,德妃娘娘和昌平姐姐训斥我们,都是为我们好。回去抄两遍女则,再去给娘娘认错,娘娘和昌平姐姐就不会再生气啦。”

  赵沁柠抬起头,愕然看着这个妹妹。

  她的记忆中,只记得妹妹们可爱又乖巧。这两个小的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才能说出这样“懂事”的话来?

  她竟从不知道。

  她……真不是一个好姐姐。

  “姐姐,不哭。”才六岁的永佑慌张地往她脸上“呼呼”吹气,“不哭不哭。”

  那声音里还带着奶音,她还这么小。抱在怀里,小小软软。圆润可爱,怎会……饿死!

  赵沁柠哭着问道:“娘娘和昌平姐姐经常训斥你们吗?”

  两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有点拘谨的摇摇头。

  赵沁柠只觉得心痛难当,更觉得腹中某个位置,像被绞动一样的疼痛着,额上阵阵冷汗,只觉得眼前发黑。

  “姑娘?”钟云召看到赵沁柠脸色忽然面色铁青,走过来捉住赵沁柠的手臂,“姑娘怎么了?”

  赵沁柠从幻象中挣脱。

  她放开了安康和永佑,捂住了腹部,虚弱地说:“没事,头晕了一下而已。”

  她现在还是健康的赵沁柠,她的身体还没有受到过任何伤害……

  钟云召注意到赵沁柠那只按在自己腹部的手,担心地问:“可是腹中不舒服?是不是冰饮子喝多了?”

  赵沁柠虚弱一笑,没有否认。

  安康和她身后的宫人们都松了一口气。

  “姐姐既然身体不适,快点回去休息吧,最好让太医来把把脉。”她说。

  小小年纪,已经这么会照顾人。是因为跟更小的永佑生活在一起的缘故吗?还是……

  赵沁柠摸了摸安康雪白无暇的脸颊,说:“好。”顿了顿说到,“没事儿,可以常来姐姐宫里坐坐嘛?”

  安康一怔,随后点点头,牵着永佑催促到:“那儿和永佑去给娘娘请安了,姐姐快点回去吧。”。

  赵沁柠目送这两个小小的人儿朝着德妃的寝宫去了,久久不能回神。

  她这副仿佛魔障了的样子令钟云召惊惧。

  “姑娘……”她轻轻晃她,“依依!”

  赵沁柠小名依依。但自皇后去后,鲜少有人这样叫她了。

  便是皇帝,也是叫她“静笙”的时候多。

  赵沁柠转头看她,那眸子又黑又深,好像有两团黑色的火焰在烧,烧得钟云召心惊肉跳。

  “阿召,我无事。”赵沁柠说,“走,我们去看看太子哥哥。”

  她说完,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那个方向,正是太子的东宫。

  钟云召无奈地扯住赵沁柠:“这个时间,太子殿下一定是和陛下在一起呢。”

  赵沁柠一怔,垂眸:“在一起?”

  钟云召想了想,又说:“先去见见太子妃也好,坐一坐,中午太子还是要回东宫用膳的。”

  将来太子若身登大宝,太子妃就是未来皇后,钟云召自然是想让她们姑嫂处好关系。

  提起太子妃,赵沁柠目光一黯,垂下头:“好。”

  后宫离东宫颇有些距离,钟云召叫人抬了肩舆来,陪伴着赵沁柠去了东宫。

  太子妃刘氏迎出来,笑着牵住赵沁柠的手携着她往里走:“还说晚些见你,不想你先来了,精神好些了没?”

  太子妃的笑容比昌平公主真诚得多。赵沁柠与她没有利益冲突,又是先皇后嫡出,她肯与太子亲近,太子妃自是欢喜。

  何况赵沁柠也不是那等刁蛮小姑子,人虽娇了些,却敬重兄嫂,从不曾给他们添堵。

  刘氏是真心喜欢赵沁柠。

  赵沁柠反握住于氏的手,羞赧道:“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自己胆子小而已,叫嫂嫂担心了。”

  刘氏打量她眉眼,道:“气色倒是挺好,怎地不太有精神?。”

  赵沁柠凝视着这位嫂嫂。

  她此时肌肤莹润,两腮饱满的样子多好看啊。

  后来她……受辱致死……

  赵沁柠鼻子一酸,忽地抱住了于氏的手臂,低声唤她:“嫂嫂……”

  刘氏微讶,摸了摸赵沁柠的头,笑道:“这是怎么了?谁给我们静笙气受了?”说着,看向钟云召。

  钟云召当然没法说出真相,含混着说:“公主自魇着了,这几日总是多思多虑。刚刚我们去给德妃娘娘请安了。”

  刘氏便挑了挑眉。

  她生得面相饱满,眉目端丽,被众人私下赞叹为“有中宫之相”。因为这个,容貌生得狐媚,想坐中宫而不得的德妃看她颇是不顺眼,平日里没少给她添堵。

  且皇帝没有嫡子,立太子便立了长,不料皇长子因急症过世,又立了余下诸子中最年长的这个。所以太子其实非嫡非长,生母又是四妃中位份最低的,加之自身又文弱些,颇不能令众兄弟心服。

  德妃亦有子,虽然年纪小些,但皇帝还在壮年,心里便难免有些想头,时不时地便要在皇帝耳边吹吹枕头风,挑挑太子和太子妃的错。

  提起这位庶母,刘氏是没半点好感。

  钟云召正是明白,才含糊着说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中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