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叶若雨2020-07-30 10:591,116

  “……”魏无羡彻底无语

  蓝忘机倒也不慌,他从腰间抽出一张纸条,拿起桌上的笔就写:兄长,云深不知处可好?

  放下笔,从窗子外面不知从哪儿飞来的飞鸽,扑腾着翅膀,降落在窗子的木框上。

  蓝忘机把纸条卷起来,放进了飞鸽腿上的装信纸的地方,然后抬着信鸽走到窗户边,飞鸽就马上扇动翅膀飞走了。

  魏无羡猛的一抬头,好像想起了什么,马上说:“蓝湛,景仪在哪儿找你呀?”

  蓝忘机也忘了这茬,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无事,他应该还在练剑。”

  这时,魏无羡手中的符咒突然亮起红橙色的光。魏无羡神情大变:“蓝湛,不好了,景仪,不见了!”

  蓝忘机拉起魏无羡就去了江氏校场,发现蓝思追正不顾蓝氏家规,大喊:“景仪,景仪你在哪儿?……哎,魏前辈,含光君!”

  魏无羡也慌了:“思追,你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就是含光君走后,景仪很郁闷,一边练剑,一边不知道嘴里嘀咕着什么。我也没管他,觉得他只是被含光君罚了,心里不平,有些不快罢了。可我拿起落舟(蓝思追的配剑)后,一转身,景仪就不见了!”蓝思追回想景仪不在的瞬间。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神情严肃:“蓝湛,这很蹊跷啊,思追一转身,景仪就不见了,在不见之前还没有任何征兆,留给我们的线索很少啊!”

  蓝湛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小辈的。虽然他一天不犯几个家规就不舒服,但在找魏无羡的十六年间,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少的乐趣,更别说他在蓝氏的小辈中,已经很有出息了!

  魏无羡看到蓝忘机在发呆,就捅了捅他:“蓝湛,蓝湛?”

  蓝忘机立刻回神:“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景仪的落湖(景仪的配剑),或者是景仪的脚在地面上的痕迹。”

  魏无羡一听,就赶紧问蓝思追:“思追,在你看到景仪的最后一面的时候,他大概站在哪里?”

  蓝思追想了想,回答道:“嗯,好像是站在这朵莲花的旁边……对,就是这儿!”

  “大白天的,吵什么吵?!”江澄提着紫电,怒气冲冲地说。

  “江宗主,是这样的,景仪不见了,我们正在找线索。”蓝思追回答。

  江澄眼里流过一丝惊讶:“什么,你说什么?蓝景仪不见了?是谁,敢在我莲花坞偷人?!”

  其实,江澄对蓝景仪还是挺有好感的,毕竟一个在云梦吵架是一把好手,一个在姑苏怼人,无视家规地怼怼怼怼怼,怼天怼地,毫不客气!江澄已经很少没遇到过像景仪这样的人了,难得棋逢对手,就这样不见了?还在他管的地盘偷人?哼,他看那个人是不是活太久了!

  魏无羡蹲下,用眼睛观察蓝景仪的脚印,发现这脚印是十分完整的,一点灰尘的突出都没有。这样就得到了一条线索:蓝景仪是腾空而起,瞬间不见!

  现在需要找的是蓝景仪的落湖。不过,只找到了落湖的一条剑穗,其余的什么都没发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情令之相伴一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情令之相伴一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