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电影院谋杀秀
枕书喵2020-07-09 00:232,410

  电影没看成,叶驰敏把朱朝阳送回了家。

  她在门口探了探头,跟周春红打了个照面。

  笑嘻嘻说:“周姨,朝阳同学今天被疯狗追了,摔得好惨哦,别骂他。”

  周春红,因为叶驰敏正义凛然又和风细雨地与她娘俩往来了半个月,认为她是虎父无犬女,跟她爸一样可靠。

  别的不说,单轮周春红重新找工作时,叶驰敏给她出了一个绝好的点子,直接让她拿到一份销售主管的工作,工资比过去多了六百——这足以叫周春红把叶驰敏当成贵人了。

  因此,一听叶驰敏这么说,周春红马上点头:“唉,这孩子,真是不小心。我骂他做什么!”

  她招呼叶驰敏进来吃饭,叶驰敏一摇头:“不了。朱朝阳,记得看电影。”

  扬长而去。

  朱朝阳松了一口气,这个家虽然不是铜墙铁壁,好歹是个避风港,能让他暂时躲过叶驰敏无孔不入的迫害。

  从前叶驰敏是暗地里跟他作对,小孩子作风,栽赃嫁祸,也祸不到哪里去。

  现在叶驰敏是明着来杀他,步步为营,把所有人哄得团团转,铁桶似的把他困起来杀。她的计谋随心所欲,而又环环相扣,他简直防不胜防。

  书店里的冰淇淋,他亲眼见的,她从冰柜里拿出来后,一路上碰都没碰过。

  塞到了他手里,有毒了。

  至于书店起火,他心想,我不能想,想不出来,我会疯。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叶驰敏似乎不想他死得太快,日复一日折磨他的神经,她还挺享受。

  朱朝阳捉摸不透她,不禁又恨又怕。

  恨到极点,有了一丝清醒,他觉得叶驰敏变了一个人格。

  他浑身疲惫地吃了饭,洗了澡,沾床就睡。

  半夜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自己没有躺在床上,而是打竖着被捆在什么东西上面。

  朱朝阳一下清醒了。

  他激烈挣扎起来,然而他的手脚被冰冷的铁环扣着,整个人扯成了一个大字形,他根本挣不脱。

  这是哪里?他怎么在这里?

  无计可施之后,朱朝阳惊慌起来,他意识到这是室内,很宽阔,前面朦胧的黑暗里坐了些人。

  谁?谁在那里?

  //

  啪,一道红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

  他看清了,这是一个电影院,他挂在大屏幕的位置,比地面高了一米多,前面是一个光滑得能反光的舞台。

  他背后的东西,看样子是个大型飞镖盘。他就像马戏团的杂耍演员一样挂在上面。

  “呵呵呵呵!”随着怪异的笑声,小丑登场了。

  他穿了一声玫瑰红的西装,打了个响指,音乐响起。

  他扭着舞步滑到舞台中间,双手一摊,飒一下,电影院全亮了。

  他朝观众席鞠了个躬。

  “Ladies and gentlemen,电影院谋杀秀正式开始!”

  观众席响起热烈的掌声。

  朱朝阳看到叶驰敏坐在最前面,单独占了一排,笑得格外开心。

  她后面的观众组成了一个倒三角形,非常齐整,全都穿着黑色衣服。

  她是最尖的一角,穿一身红裙子,非常醒目。

  小丑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双手:“我们今晚的主题,就是本周呼声最高的——坏小孩!”

  他一侧身,指向大屏幕:“今晚,我们邀请到了七位嘉宾,Best Seed将从他们当中诞生!看看他们,多么喜欢这个游戏啊!”

  朱朝阳扭头左右看,果然看到两边都有飞镖盘,他勉强看到最近的两个人,一男一女,都不认识。

  他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小丑嘎嘎地怪笑着,转到他面前。

  “介绍一下我们的一号嘉宾,朱朝阳,一名前途无量的小罪犯!”

  小丑激情澎湃,手舞足蹈,唱歌似的大声说起来,说得又快又有节奏。

  “他陷害朋友,用空的储存卡欺骗张东升,为好朋友招来杀身之祸。”

  “他杀害亲人,亲手把同父异母的妹妹朱晶晶推下楼。”

  朱朝阳明知发不出声音,还是忍不住做出口型,愤怒争辩:胡说八道!我没有!

  “他谋财害命,指使严良普普毒杀朱永平与继母,继承遗产。”

  “他杀人灭口,把失手掉落船沿的严良推下水,捅死张东升,致使死无对证。”

  朱朝阳愤怒地摇着头:我没有!朱永平和王瑶都是张东升杀的,张东升是警察打死的,严良还活着,放你妈的狗屁!

  小丑才不管他想什么,陀螺似的转了个圈,摘下帽子,优雅地向观众席作出了邀请。

  “Ladies and gentlemen,听完了他的事迹,是不是很喜欢他呢?喜欢他,就为他投上一票吧!”

  欢快的音乐一变,空灵的前奏响起,在空旷的电影院里荡起回音,一个如同低语的男声唱道:

  Echoes start as a cross in you(回音泛起如同十字架在你身上浮现)

  Trembling noises that come to soon(颤栗的杂音紧追而来)

  Spatial movement which seems to you(穿越时空朝你扑来)

  Resonating your mask or feud(使你的躯壳与怨结共鸣)

  ……

  叶驰敏第一个站起来,在低扬的歌声中,脚步轻快地上了台。

  小丑朝她一躬身,红色的礼帽举到她面前。

  “美丽的小姐,please!”

  礼帽装满了崭新的飞刀。

  叶驰敏随手抽出一把刀子,走到朱朝阳正前方,站直了,双目闪亮。

  她开心地对他笑了一下,露出一排小牙齿。

  朱朝阳用力摇头,嘴里不知在喊些什么。

  叶驰敏侧耳聆听,不知是想听见他无声的呐喊,还是想听清歌声里低诉着什么。

  Never said it was good, never said it was near(从不说它光明 从不说它近在咫尺)

  Shadow rises and you are here(阴影从你身处之地升起)

  And then you cut(而你使它现形)

  You cut it out(将它绳之以法)

  And everything(于是一切的一切)

  Goes back to the beginning(回到万物最初)

  ……

  叶驰敏一甩手,飞刀精准地飞出去,扎到朱朝阳脖子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秘的角落2:夏日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秘的角落2:夏日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