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首次交锋
微蹙2020-07-06 06:542,748

          天近亮,大地慢慢蒙上了一层灰纱,水雾凝聚了一切的力量,在屋顶、枝叶里落成水滴,滴滴答答的雨音响不眠夜,真实生动地描绘了滂沱大雨后的残景。

          白芷身处全天下女子最憧憬的房舍里。红烛,喜帖,龙凤裙褂,鸳鸯盖头,一地的莲子,以及鲜艳如血的被褥。

          待嫁的年华,只差一颗恨嫁的心。

          房舍内朦朦胧胧,白芷在鲜红喜庆的婚床上手脚蜷缩。光线黑暗,她不想点红烛。衣着单薄,她不想盖旁边的被子。独门外一人的目光放肆且如炬。

          “看够了没有?滚!”

         门外的鲜衣少年半侧头抹着冷笑,走廊微弱的烛光隐隐映射在他天然雕琢的脸庞,那一双灼灼的眸子深不可测,既像释放黑暗的源泉,又似吞噬苍穹的妖镜。

          “窗开着门没关,又是在自己家里,在下应该不算登徒浪子亵渎了姑娘吧!”

          话语间,荜寒大大方方地迈入,嘴上才反讽不是登徒浪子,下一刻便不顾世俗礼仪,贴近白芷。

          白芷没有寻常女子的娇柔造作,心里坦荡从不需距人三尺。但那人的目光实在瘆人,即使四目没有对接,依然感到阵阵发凉。

          “有事你快说……干嘛你?别拽我……”

          毫无征兆下,荜寒粗暴地一把将白芷从床上扯出,不给她反抗的余地,疾步把她扔出了外面的庭院。

          白芷本没有那么容易让人鱼肉,可她元气未复又受了场大雨,根基再好也是血肉之躯,被人劫持扔地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虽身手不敌但是仍气势不弱:“阁下是谁?为何要为难本姑娘?”

          “就看你不顺眼。”荜寒居高临下俯视道。

          “你……”

          白芷异常激动,她何时受过这等屈辱,鱼跃翻身上去就给了荜寒一拳头。

          可正如刚被劫的原因一样,元气未复拳风软绵绵的,荜寒不躲不避平受一拳,还附赠一个不自量力的白眼:“我不是和你出来打架的,看那边。”

          白芷这个人对武学是特别的痴迷,这时却连一个普通人都对付不了,这就很损她自诩武学奇才的自信。

          心高气傲的她看了一眼荜寒所指方向的灯火,暗暗攒了一点内力,全力送出一掌。

          如同上一拳,对方依旧不躲不避、不痛不痒,甚至连责怪她偷袭的意思、的反应都没有。

          白芷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右手,早知道就该好好调息了,出去淋什么雨?

          不管了,白芷将满腔的怒火化作力气,管它是否造成伤害,出拳杂乱无章如同捣蒜似的攻击荜寒。

          白芷感觉对方不像个强壮的人,可万万没想到,荜寒能一出手便干脆地钳住了她,并且将她不安分的双手反扣自己身前,然后往怀里一送。另一手环过她的肩膀,狠狠地掐住她的脸。

          至此,白芷彻底失去了动弹的能力。她怒不可遏道:“你是不是失心疯……”

          “我让你看着那边!”荜寒大声吼道。

          “你这个疯子到底想让我看什么?终有一天我会十倍奉还……”

          “看看那两个像白痴一样的中年人!”

          荜寒失控般的怒喝,成功让白芷一怔,她定晴往前窥探,花园对面是间灯火通明的小矮屋,里面炊烟袅袅,一麻衣妇人在其内忙得热火朝天。埋头灶头的男人半蹲着,一边加柴火,一边猛扇火。

          辛勤的暖色,平淡中的炊烟房,画面如诗中景。

           白芷认出,正是宋府的当家主人,她的……未来家公家婆。其实宋夫人和宋老爷的辨识度非常高,宋夫人矮小圆润,宋老爷比宋夫人高出一个头,身形似竹杆。两人的相貌不是说丑,也不是说其貌不扬,不缺眼睛不缺鼻子的,可合在一起总有些怪异。像一种强行扭曲后又强行恢复然后留下不和谐的感觉。

          察觉到白芷己镇静下来,荜寒默默地松开了手,后退两步,情绪的渲染令他眸子里的厌恶更甚:

          “那两个人说,反正再过一、两时辰就天亮了,做好早饭小芷醒过来就有得吃。该死的整整一天了,就因为顾及你大小姐的胃口……”

          “对不起!”

          什么?

          荜寒攒了一肚子气愤的话,正要如山泥倾泻般泼洒在这个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要为她让路的大小姐身上。却愣在了这句“对不起”里。

          “他们是你父母吧!难怪你刚才的表情像是想杀了我。”白芷诚恳地将身一恭,道:“来这么久就大吵大闹这么久,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给你们家带造成困扰,抱歉!”

          荜寒被她真诚的态度恍了神。说实话,事若不牵扯他父母,他倒不认为白芷有什么错,哪条律法规定,别人对你好,你就得感恩戴德了?不过是周瑜打王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

          “嗯!”

          荜寒撂下话便打算离开,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到这黑灯瞎火的一幕。尤其是白芷现在的模样,秀发乱糟糟,光着脚,薄衣苍白脸,荜寒极容易被人误会他欺负未过门“妻子”。

          但白芷伫立原地不动,随着时间流逝,白灰的轻纱一点点地描清了她我见犹怜的脸蛋。

          “怎么?姑娘是要在下赔不是然后送回去吗?”荜寒道。

          白芷轻咬薄唇,道:“我想去找小舅,可我不知道他住哪?”

          “想求他带你离开?”出于私心,荜寒倒非常乐意帮忙。

          “不是!”谈及这个,白芷控制不了地眼一红、鼻一酸。

        她别过脸去,不愿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仰望天际,悠然道:

          “我冷静下来想了很多,我自诩江湖侠女,我命由我不由天,绝不会盲婚哑嫁。但我爹娘生我育的,我从没有意识到要孝顺报答他们,好像他们爱我护我是天经地义的。要我嫁给你们家,也未尝不可,反正我也没把握遇良人幸福快乐一生,嫁给你,起码我爹娘可以安心。不过有一事,我始终疑惑,按理说一般婚嫁父母都会优先附近知根知底的人家。宋公子,在此之前,我从来没听过我们家识认你们的。”

          这个,荜寒也想探个明白。

          “走!”

          他们走后,小矮屋里响起喃喃细语:

          “夫人,他们离开了吗?”

          “你别偷看,撞破了,俩孩子得多尴尬。”

          “佛兰寺昨日来报,后院的荜友草又被盗。”

          “我前脚才从佛兰寺回来,后脚又出手了?倒不像那边谨慎的行为。”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拒婚,出门领个侠女回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拒婚,出门领个侠女回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