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笼中鸟
百赖花2020-07-22 00:141,123

  刘沁拿起酒杯笑嘻嘻的看着李奉先,“你还记得唐朝时那位则天圣母皇太后?身为一介女流最后却能手握大权指点江山,咱们看的那些古往今来笑到最后的胜利者谁手中不是真正掌握着实权!而那些会威胁到他们的,或是有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的都是祸患!所以说别看现在是风光无两,焉知不是空中楼阁大厦将倾呢?”李奉先皱了皱眉, “所以你在朝中一点职位也不求是已经看到了……我们的末路?”“那倒不是,我的身份在家中本不收待见,我的确也想谋份差事。不过安排来安排去都是些闲差,对我亦没有什么太大益处不如在江湖上多走动。”刘沁喝了口又似看穿终生一般说道,“所谓人生到底也不过吃喝二字。”李奉先笑了,觉得面前的这位朋友一时仿佛看透万物又好像一时身在迷雾中没有退路, “你这是怎么了,因为在功名利禄上得不到,就转身寄情于江湖了?”

  “刘公子要寄情什么江湖?我身为公子的挚友却不知道呢。”两人听到一阵清脆的女声都跟着一回头却看到位身穿一袭白衣的俏丽公子,刘沁有些吃惊的往台下舞池看了一眼,“咦?你这么快就跳完了?”“公子你也不是很在意我啊,舞曲中我就看到你一直再 同这位公子讲话都不曾看我一眼。”

  来人正是烟阁坊的头牌花烟,不过是做了男子的装扮,还贴了胡子。花烟一边调侃着一边将一张银票悄悄的递至刘沁手旁,刘沁也不动声色的迅速装入衣袖中。“刘公子的朋友可真是多,不过这位脸上带刀疤的我倒是头一回见。”李奉先低头笑了笑,“我是刘公子南游时偶然认识的朋友,平时也不大在京城走动,最近过来办事才来跟刘兄聚一聚。不过,公子你也让我挺意外的,我竟不知他还有你这样雅致的朋友。”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吵嚷声,三人以为底下出了什么乱子,探头向下看时,确是一位穿湖蓝色锦衣的公子被一众舞娘跟其他来客簇拥着在楼下吵吵嚷嚷,定睛一看原来是京中宰相的小儿子胡一鸣。胡一鸣是宰相大人的老来子,他跟家里其他几个兄妹年龄相差甚大,又是老爷老来子尤其受宠。说来也奇了怪,他出生时别人都哭只有他是笑的。宰相大人十分喜爱这个孩子,觉得是天降麟儿。胡一鸣确实也是从小就天资聪慧,读书习武都比别人顿悟的快。自己又好结交朋友,这个烟阁坊就渐渐成了他常来游玩的地方。因他家世显赫,人又聪明俊朗出手大方,故每次进园子都人被众星捧月的围着。

  胡一鸣在底下抬头往上看时,就瞧见了刘沁这一桌,赶紧挥手道,“刘沁,我来啦~给我先留一杯酒啊!”花烟看了一眼低头说了一句失陪便匆匆走了。

  胡一鸣气喘吁吁的一路小跑上楼直奔他们席间而去,“诶呀,我跟你们说,我前几日得了一本推背图,细心琢磨了一番很是有趣。刘沁,你让我给你算算命吧。”说着就要伸手把刘沁抓过来,刘沁赶紧挣开,“不必不必,我母亲说人命越算越薄,我只信自己不信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荷花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荷花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