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幕:远方
石头老哥2020-07-02 22:053,800

  北海龙宫地处极北之北,那个连太阳都很难照射得到的深海之中。

  人族北境因上古一战变成百万里白沙荒地,所以入轮回的陆地生灵不算太多。

  极寒黑暗的环境也不适合海类生长,自然是生命极少,幽冥司也只是安排了极少数的索魂小鬼压阵夜叉驻守北海众生处。

  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央,有着一座很是朴素的大殿,四根漆黑的柱子撑起一样漆黑的穹顶,下边铺着北海冰脉常见的青色岩面,整个看上去显得有些古板。

  无东海之琉璃辉煌,无西海之诸声鼎沸,唯一让它看上去稍显生机的,也只有那几盏昏黄的盘龙青灯以及围绕着龙宫周边巡游的老鲨跟老鳖。

  这里的主人跟这无边黑境的世界一样,在外人看来,他宛如一个避世者,上古之战后,他总是孤僻的待在这个地方,除非三界发生特别大的事情,他才会驱身前往。

  北海龙王落座在暗蓝王座上,身子不算很大,与另外三位龙王比起来,算是单薄,一道结疤的伤痕自龙眼处劈至龙尾,给这位大海王者原本洁白的身躯带来了一丝狰狞的味道。

  龙角被削断一截,有一只原本应该呈纯白色的瞳孔也是被戳瞎,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

  另外一只龙目结晶生华,看上去如一颗璀璨的夜明宝珠,此时,他正看着下边一位同样身体洁白捧经而阅的龙子,默然无声。

  小白蛟懒懒的躺在王座的一侧,自从上次见到北妄千歌回来之后,他的父龙应该是感觉到了他身上带来的某种气息。

  然后依旧沉默,只是把他囚禁在了这个昏暗的龙宫内,洞开大殿的四边都抚上了北海龙王亲自压开的古代封印痕迹,若非大罗金仙,在这北海之内,任何生灵绝无逃窜可能。

   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小白蛟靠着一根篆纹浑柱,一副瘫痪模样,同样纯白的双目四处扫视,外面的昏暗青灯下,老鲨跟老鳖时不时的跟自己挥鳍摇手,也是难得的解闷。

  可惜这封印太过霸道,连那两位老朋友的声音都透不过来,只得摆摆爪子,聊胜于无。

  真的好想出去啊,至少就在北海内梳理梳理筋骨也好,小蛟自顾的想着,偷偷把目光落在了单爪扣颌的父龙身上。

  感觉到小白蛟双目的渴望,北海龙王微微侧头,龙鼻轻哼吐出一口白气:“你可知错?”

  三个月的沉默,得到了父龙这么四个字,小蛟龙目之中带着丝丝不满,缓缓摇头。

  “有时候我多希望你跟你兄弟那样。”龙王龙须张开:“要是你去见别人,我可以不管,但是她与我北海有不共戴天之仇。”

  言及至此,这位龙王瞳孔内夹杂了冷意:“你五年前背妖气回来,我也没说什么,权当你不知隐秘往事,后来与你说过,你却不听……”

  小蛟闻言,嘴巴一撇,看着父龙单目,虽然冷淡却也不惧:“我与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很轻松,比在这里要轻松的多。”

  “唔……”龙王轻吟一声,龙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身上的那道刺眼伤疤尤显狰狞,涓流横陈扶起殿内:“你一无所知。”

  “至少她很温柔。”小蛟的情绪有些失控:“你跟龙兄话都没怎么跟我说过,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北海龙王默然,那些曾经他也拥有过的东西,那些他视若珍宝的东西,在那场大战之后,荡然无存。

  感受到兄弟的愤懑与父龙的沉默,对面那白龙覆着玉白皎洁鳞片的身子挺了起来,歪着脑袋,一对宛如明月的龙目眨了眨,捧经向着小蛟走来。

  到的近前,他俯下身子,一只爪子搭在了小蛟身上,然后,指着龙殿之外漆黑的海内问道:“你看到了吗?”

  “嗯?”

  龙兄这样突然的发问让小蛟有点懵,他拂开哥哥的爪子,立起身似是有些倔意,双目泛疑。

  那里曾经是我们北海龙宫的巡武场。白龙似乎要比小蛟懂事的多,他也站起身子,比小蛟要高出将近五丈,他看着小蛟抬望自己,难得的笑道:“我们这座宫殿曾也比肩东海。”

  “那有什么用。”小蛟对于北海往事毫无兴趣,他不知道自己白龙哥哥心里所想,不屑出声:“现在不还是这种破落样。”

  他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从他降生的时候就是如此,所以他内心没有丝毫波澜。

  白龙闻言,正色道:“你知道吗,其他三海除了龙族之外,另有海族精锐数万且各有神武,东海龙王有定海珠,西海龙王有定海戟,南海龙王有定海钟。”说到这里,他拉起了弟弟的手爪,目光柔和:“而我们,什么都没有。”

  “要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小蛟哼哼说着:“我们好好的生活在这里就行了。”

  “但总有一天会遇上麻烦,不是吗?”

  白龙的话语有些深奥了,他的眼光极其长远:“要是再发生战争,我们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话语间充斥着哀伤,小蛟也不言语,他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这样说,好一会儿,才低下头:“她说她出不去那个地方。”

  “但你还是见到了她。”

  白龙摸了摸的小蛟的脑袋:“北妄千歌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听到白龙说姐姐坏话,小蛟又是一阵火大:“至少她对我很好,比你们两个好。”

  听到这话,白龙愣了愣神,才想起来弟弟对千年往事半知半解。

  他只知道普普通通的是非善恶,却不知道所有生灵,都有着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黑暗烙印。

  他不知道那位北境女妖当年是怎么将八荒踩在脚下,也不知道北海龙宫如何覆灭,更不知道父龙身上那狰狞伤疤从何而来。

  “要是你们多跟我说说话,多陪陪我,就跟她一样。”

  小蛟内心也很委屈,他不像他的哥哥,北海大龙子一出生就沉默寡言,亦好典好武,龙王的两百年打磨,将他磨成了一柄北海利剑,伺机待发。

  小蛟不一样,他就是一普通的蛟类,甚至晋升到龙族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他只想着跟身边最亲近的父兄一起,度过普通却温馨的漫长岁月。

  但这是北海,冷寂与孤独就如同永冻的海平面一般,长存不消。

  正如北海的大龙子,他才是是北海真正的后裔,冰冷而强大。

  小蛟有的时候痛恨这个地方,这个冰冷之地,仿佛隔断了血脉至亲之间的联系。

  所以他喜欢跟女妖一起,因为北妄千歌跟他说的那句话:“我们生而温暖,情感或许会变,但那种品质,只会永远洁净如初。”

  这是北海龙宫不曾有过的东西。

  龙王见状,也不言语,他对着愣愣的白龙摇了摇头,白龙领意,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退到了一边。

  再看龙王,听到两位子嗣的对话,那单目光华渐盛,然后听到周边砰的一声,印在龙殿周围的封印痕迹破裂开来。

  正自青灯下巡视的鲨鳖二领突然听到封印震裂,对视一眼,目光中满是兴奋:“龙王原谅小蛟咯。”

  “既然如此的话,我给你一个选择。”龙王威严的声音从龙座上响起。

  小蛟摇起身子,灵动的目光望着父龙,以期待下面的话语。

  “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那错在哪里呢?”龙王似是低声呢喃,龙目却是盯着小蛟。

  小蛟霜目不解,他看到了父龙身上弥漫的霜冷业气,这种自上而下宛如天斫的能量,没有丝毫情感的尽数倾泻在了小蛟的龙体周遭,让他微微颤抖。

  这道封印我只开这一次。龙王声音极低,带着一丝震慑:“你留在这里,我可以保你平安,至少在我身陨之前可以。”

  言毕,北海龙王的身体扶摇而临,瞬息间掠到小蛟面前,低沉的声浪随着海流卷起,大龙王晶目稍熄说道:“或者你可以离开,永远也不得回来。”龙王的话语极其笃定,没有一丝犹疑与踌躇。

  “父龙!”话音未落,小蛟还没反应过来,白龙赶紧探出身想要为小蛟说话,远处巡逻的老鲨跟老鳖也是听到了龙王的言语,四目皆惊,匆匆游进内殿,俯鳍俯首道:“龙王息怒,他虽妄上北陆,也不及驱逐之罪。”

  “战争之后,我曾经立了一个誓言。”见得一众惊惶模样,龙王的目光变得尖锐,四顾睥睨说道:“四海皆言我冰冷寡薄,我并不在意,你们可知为何?”

  小蛟战战兢兢,面对父龙的无匹威压,他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敖钦看到小蛟倔强含惧的洁白晶瞳,摇了摇头,然后提目看向环绕此境的鲨鳖二领,目光依旧威严:“这偌大北海,我有我的规矩,千年来都是如此,北海不允许有逾矩的存在。”

  对着二领说完,他俯下身子,巨大的龙爪扣在小蛟面前,然后目光变得柔和:“孩子,你自己选吧。”

  白龙看到小蛟已经完全呆滞的模样,赶紧拉住弟弟的爪子,在他耳边低声道:“快跟父龙道歉,说你知错,一切都好办。”

  “没用的。”龙王之能自然能听到白龙的低语,巍峨言道:“你退开,这是他自己决定要走的路。”

  闻言,白龙好看的双目带着紧张望了小蛟一眼,扣了扣他的上爪,然后退到了一边。

  小蛟的两个爪子缠在一起,微微发抖,他知道这次是真的惹到父龙了,以前任凭他怎么玩闹,父龙都没有计较。

  他原本灵动的双目变得有些纠结,转身看了看外面漆黑的海底,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一般,沉重而哀怨。

  周遭寂静无声,海水也停止了流动,北海龙王依然保持着扣爪的姿势,他在等一个回答。

  好久好久,小蛟狠心的咬了咬牙,抬起头,哀恸的双眸对上北海龙王柔和的单目,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走。”

  “龙子!”老鲨闻言,大鳍拢住小蛟,像是生怕他跑了一样,老鳖也是扑棱着四肢游到龙王头前:“龙王啊,龙子也只是一时冲动,其实他肯定不想离开你们的……”

  “我走。”

  老鳖正自在劝,小蛟却是推开老鲨的大鳍,可怜的霜目满是倔意的看向龙王那单目,半咽半哽泣道:“我不会再回来的……”

  他游的很快,就像想要逃离无边幽狱的孤魂一般,目光中已经满是泪意。

  “龙子呀!”

  老鳖跟老鲨还待去追回来,却是感受到身后一阵庞然威压:“让他走。”二领不敢再动。

  北海龙王望着那逐渐消失在北海黑域之中的洁白小蛟,目光依 旧璀璨,只是这一次,仿佛有了一丝落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