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生病住院
良辰嘉2020-08-05 14:432,519

  急诊室门头上,“手术中”三个字散发着绿光。

  莫北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神色不安。

  手术已经进行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结束,莫北的心也跟着紧张了一个小时。

  身旁空位上有人坐下。

  “这里边的是你爱人啊?”说话的是个男人。

  莫北转头看向他,出于礼貌,他回了句,“不是。”

  原以为对话就这样结束了,却不想那个男人接着说起来。

  “我老伴死了。”

  这个话题突兀且隐秘,男人的声音里充满迷茫悲伤。

  莫北忍不住再一次看向他。

  “人啊,还是得珍惜,说不定哪天就见不到了。”

  “她的死说到底也跟我有关,如果不是我关心的少,将家里的烂摊子丢给她,她也不会病倒。”

  男人说着哭起来。

  莫北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在男人崩溃的时候,只默默听着,一句话不说。

  没多久,手术的灯终于灭了。

  莫北着急忙慌地站起来,堵住医生护士的去路,“医生,她没事吧?”

  医生摘了口罩,斥责道:“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做的?让自己妻子喝这么多酒,胃出血差点没了命。”

  莫北没有解释,一直赔着笑感谢医生。

  许是觉得没劲,最后医生摇着头离开。

  莫向晚要被转入普通病房,莫北跟着过去照顾。

  临走前,莫北突然想起那个男人,转头看向方才坐的位置时,却发现男人已经不见。

  病房里。

  莫北看着脸色苍白尚未醒来的莫向晚,心疼得狠。

  “对不起。”他轻声说着。

  事实上,刚才那个男人的悔恨他全部听进了心里,也觉得莫向晚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替孟娆案打赢了官司,清远就不会陷入危机,而她也不会这么辛苦。

  这是第一次,莫北对自己产生怀疑。

  他伸手碰了碰莫向晚的脸。

  “这么多年,你竟变得如此成熟知性,坚强且优秀。”

  “只是这样的优秀,不知你又付出多少努力才能达到呢?”

  第二天清晨。

  莫北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床边趴了一整晚,手、胳膊、腿皆麻得动弹不得。

  坐在椅子上缓了好长时间,才回过劲儿来。

  见莫向晚还没醒,便蹑手蹑脚地出了病房。

  “喂,莫律,你已经到公司了吗?我马上就到,今天那几个案子还是要说一下……”

  莫北拎着早餐,听助理陈扬絮絮叨叨地在电话那头说着。

  “将今天的行程推了吧,或者你来做。”莫北站在医院门口吩咐。

  陈扬的声音戛然而止,好半晌,才试探道:“莫律,您是不是生病了呀?”

  自从莫北工作以来,从没有一天旷工,同事都称他是工作狂。

  所以,陈扬有这反应倒也不奇怪。

  莫北轻“嗯”一声,“你跟着我的时间也不短了,相信有能力做好这个案子,加油。”

  莫北收了电话,提脚进了医院。

  到门口时,发现莫向晚已经醒来,而她的弟弟莫晓晨也在病房里,姐弟俩正在为电脑争执。

  听见病房门响,姐弟又二人不约而同地扭头看。

  “您怎么来了?”

  莫晓晨因为父亲的案子,一直对莫北耿耿于怀,每次见到他,态度从来没有好过。

  “吃饭了吗?”莫北扬了扬手中的早餐,没有回答直接进了病房。

  莫晓晨颇为气恼地将电脑扔到一边,“你为什么会来?”

  他锲而不舍地再一次询问。

  莫北将小饭桌撑开,“我来照顾你姐。”

  早餐摆好后,他洗了勺子筷子,亲自递到莫向晚手里,声音温和地说:“趁热吃吧,你胃不好,我只买了清淡的。”

  他记得莫向晚以前最是喜欢吃辣,稍微清淡点儿的都不爱吃。

  殊不知,这么些年过去,莫向晚不仅人变了,连口味也变了。

  “清淡的挺好。”莫向晚没心情跟他客气,更没心情跟他闹脾气。

  “你怎么来了?工作不忙吗?”她的态度不冷不淡。

  “推了,不是什么大案子,交给助理做也行。”

  说着,莫北又递给莫晓晨一份粥,“吃点儿?”

  莫晓晨梗着脖子不搭理,莫北也不在意,只收回手,跟莫向晚一起吃饭。

  病房里有短暂的安静美好。

  吃过饭,莫北脱了西装外套,用撑子挂起来,随手又将上边的褶皱抚平。

  莫晓晨在一旁看见,忍不住嘲讽,“莫律师倒是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模样,可惜了那些被你针对的人,估计各个生活凄惨,说不定还在牢里蹲着呢。”

  知道他因为莫父的事情一直记恨,莫北也没计较。

  而莫晓晨见他无动于衷,只觉得自己这一拳头好像打在了棉花上,瞬间更加生气。

  “你有什么好神气的?在人家眼里,你也许是金牌律师,可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无情无义、自私自利的小人!”

  莫北整理衣服的手顿住,随后转头看向置身事外、只顾着刷手机看电脑的莫向晚,问:“你也是这样想我的?”

  莫向晚盯着电脑,果然如她所料,业内因为VL的选择,对与清远解约的事进行了重新审视,虽然大家都没有明确表示会继续与清远合作,但好歹也没有再迫不及待地划清关系。

  莫向晚松了口气,合上电脑,这才看向莫北说:“我怎么想重要么?”

  莫北被呛了声,饶是他心态再好,可面对姐弟俩不友好的态度时,也颇觉得有压力。

  终于将这一天过完,莫北简单啰嗦了几句,便在莫晓晨冷言冷语之下离开。

  刚坐到车里,就收到一条信息——

  [明天不用来了。]

  ……

  四天后,莫向晚终于忍不住出院,不管莫晓晨再怎么不满都没用。

  回到公司,大家几天没见,都显得有些热情。

  其中尤以大卫最浮夸……

  “晚姐,你终于回来了。”大卫兴奋地大喊,“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这段时间千万别再喝酒了,要不然你这胃怎么受得了啊。”

  见他唠叨个不停,莫向晚满脸无奈,“行了,废话少说,各个合作方情况怎么样?解约严重吗?”

  一进到办公室,莫向晚便将高跟鞋换下。

  “出了之前解约的那些,后来都没有了,并且之前那些吵吵着要解约的公司,现在很多都没了动静。”

  “晚姐一出手,果然是厉害!”

  大卫笑着将iPad递给她看,上面是一条信息,“莫总,经过我们公司一致意见,决定保留与清远解约的决定,希望贵公司尽快渡过难关。”

  “这些人都是见风使舵的主儿,咱们心里明白就行。”

  说完这话,她点开一份文档,上边记录的是娱乐圈各流量明星的相关信息。

  “我想挖一些人过来。”她说。

  大卫好奇地看过来,“挖谁?”

  莫向晚看着电脑屏幕,说:“徐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你过分美丽之至尊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你过分美丽之至尊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