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麒瑞2020-07-02 16:021,853

  武朝圣帝元年,内忧外患,外有百万异族以汹汹之势图谋中原,内有魔教霍乱江湖。

  武圣帝三年,圣帝亲率大军南征北讨,看似强大的异族一触即溃,不到一年间便损失殆尽,退回草原山野之中,而魔教却是一天比一天的壮大。

  京师,皇宫,紫来殿内,武圣帝公玉荣高高在上,端坐在一把用黄金所漆,内为紫玉的九头龙椅之上,九龙皆在龙椅两侧,左有五头,望天,右有四头,看地,而在公玉荣前还有一人笔直的站在殿上。

  公玉荣而立之年,自有一番大抱负,看着眼前之人微微说道:“顾涟为,你如今赋闲已有二十余年,如今朕有一项差事交于你。”

  被公玉荣称作‘顾涟为’的人一脸感激之色,他原为御前侍卫统领,不过在先朝时被一大盗偷走皇宫之中一宝物而被变为庶民,万万想不到如今还能从入宫中。

  股涟为行大礼九叩,而后才颤抖的说道:“谢陛下恩典,草民必将竭尽所能,已报天恩!”

  公玉荣满意的点点头用一只手摸着九头龙椅上右边四龙说道:“如今异族已清,然江湖多有风波,甚至使民间百姓受害,更有魔教,朕听闻他们以邪功残害武林,欲组建一支机构来处理江湖之事。”

  “陛下,自我武朝成立以来便任由这些武林中人以武犯禁,草民早有组建机构之意。”自从那次皇宫失窃之后顾涟为四处在江湖奔走,他坚信当夜潜入皇宫之人必是武林中人,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皇宫之中无人能胜他,而胸口直到现在依旧有一脚印记。

  顾涟为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双手递上,公玉荣身边的小太监立刻快走将书信递到公玉荣手上,公玉荣一点也不意外,直接将书信打开细细看了起来,公玉荣看完之后大喜道:“好,就按你信中所言。”

  “谢陛下,还请陛下为其命名。”公玉荣拿起毛笔在纸上写道‘凌云司’,公玉荣将此纸赐予股涟为言道:“此后你为凌云司总镇使,凌驾万人之上,唯我之下。”

  股涟为再次九叩,而后退出紫来殿,意气风发走出皇宫,而后两年之中,招募千名手下,联合其他诸派共同将魔教赶出中原。

  武圣帝五年秋,入夜,各地百姓早早入眠,而扬州府附近的一个小村子中却是一片明亮,整个村子都被大火笼罩,遍地都是尸体,火光冲天也被一些侠客看见,这些人急忙赶往扬州府将此事报与扬州衙门。

  扬州衙门,大堂之内,知府一身睡衣坐在大椅之上,看着一边的师爷道:“师爷,你看此事该如何?”

  “大人,不如先派人去探查实情,如果此事为真,可给那些侠客一些赏银,而后禀报给京师的凌云司,如此便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

  “大善。”

  京师,凌云司大堂内,股涟为坐在椅子上看着来自九州的情报,而后对着门外一人高声呵斥道:“孙岩,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

  孙岩一身腱子肉,一脸不服的说道:“大人,这灭门之事我的确是毫不知情,我那些门人也同样如此!”

  “可是这每个人的死伤却都是你烈焰门的手法,这烈焰刀留下的伤痕可是带有灼伤。”孙岩闻言大惊,不可思议的说道:“我烈焰门的武学可是门中机密,而且烈焰刀也只有寥寥几人可修习,顾涟……顾大人你怎会知晓!”

  顾涟为不屑的看着孙岩,用手指了指上面说道:“你一个小小门派也不必多问,只要说出这几日谁不在你门,我自会放你离开,不然……”

  话说到此,顾涟为看似轻轻一点将屋内一桌子化为粉碎,孙岩颤抖的用力想着这几日门派中是否有人离去,片刻之后激动的喊叫道:“我门中大长老这几日行踪诡异,很有可能大人要找的就是他。”

  孙岩说完后就底下了头等待着顾涟为放自己离去,顾涟为拍了拍手,一个身穿黑衣脸带着面罩的男子从房梁之上一跃而下,半跪在顾涟为身前说道:“大人,属下跟踪过烈焰门大长老,发现他并未出门。”

  孙岩猛然抬头,目光深邃着说道:“你说谎,你在欺骗顾大人。”

  黑衣男子也不多言,闪身消失在大堂之内,顾涟为饶有兴趣的看着孙岩道:“孙门主,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你将实情说出来,或许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全尸。”

  孙岩本要反抗,先下手为强,却想到了什么,双腿下跪说道:“我愿将实情道出,只求大人放过吾儿一命!”

  “三岁小儿,可。”孙岩如释重负,而后侃侃而谈道:“烈焰门本为圣教,也就是你们所称魔教的一个小小外门,最近九州的灭门之事的确不是我们所为,我丢出大长老也只是想要丢车保帅而已。”

  顾涟为闻言皱起了眉头,如此说来怕是魔教中人都会这烈焰刀,当年虽然将魔教逐出九州却留下不少余孽,看来要一并消除才能彻底解决。

  顾涟为微微点头道:“你大可放心,我顾某人说到做到,你儿子我定不会下手。”

  孙岩松了一口气,微微一笑举起右掌朝着自己天灵盖一掌而下,当场毙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霄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霄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