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是那个温堂吗
长河边灯2020-07-04 16:531,619

  温堂回到家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地喝了几口酒,打开电视有些浑浊地看着,他自己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首先他和杜凌飞上床了,这确实在某方面来说是该值得高兴的,但是他自己心里也清楚,昨晚杜凌飞是喝了酒的,他无法知道杜凌飞在不在意这种事。

  其次,就昨晚在包厢的时候来说,杜凌飞并不知道他的名字,那也就是说,如果杜凌飞这些年没有遇到过一个和他同音叫“wengtang”的人,那么他可不可以理解为,杜凌飞也喜欢过他?那么以后呢,喜欢了又该如何。

  手机在此时“叮”地响了起来,是微信,罗力发了条消息,“抓了两条鱼了。”

  温堂还没反应过来,电视里云城频道正播报着一侧新闻:“于昨晚二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华苑小区陈某被发现坠楼死亡,法医初步判定死者死亡时间为二十一点四十分到二十二点二十分,据进一步调查了解到,陈某正为前几日跳楼自杀女孩的母亲……“

  温堂听着电视里的记者声音,突然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两条鱼,他自己也管着鱼呢。

  杜凌飞,他俩必然不能不能再有任何交集,这对二人来说都是好事,如果二人之后再有太多的交情,给杜凌飞带来的,必然是太多的麻烦,而他也恰是他自己不想的。

  狠了狠心,向罗力要了KTV研究生的平常去向和信息,又催了催罗力心理咨询室的事。

  罗力诧异反问他怎么突然这么急,温堂自己也被问住了,然后才恍悟,他潜意识里觉得计划开始的越早,他和杜凌飞的距离就能越远,他的期待和幻想才能更加彻底的破灭。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必须逼自己认清楚。

  杜凌飞在沙发上睡的正香,门铃响了起来,已经临近中午,他有些迷糊地开了门。

  只见宋萧然手里拿着菜和水果笑着站在那。

  杜凌飞道:“萧姐?你怎么来了。”

  “可不就是我吗,我不来谁来啊。”说着便进了门。

  杜凌飞咧着嘴嘿嘿地笑着,说道:“合着姐你是来给我做午饭来了。”

  “谁让你这天天吃饭这么不上心,害的总是胃病呢。”宋潇然笑着说。

  “也不是总胃病啊。”杜凌飞挠挠头,有些孩子气地说道。

  “行行行,其实我也是来提前给你说一声,恭喜你,杜凌飞,你转正了。”宋潇然认真极了,看着杜凌飞,脸上挂着收不住的笑。

  “!!!”杜凌飞是一时语塞,眼睛里一下子载满了光,像是要溢出来一样。他的性子是有些冲和直, 实习这段时间嘴上没少惹过麻烦,老张他们也总是批评他来着,所以到后面,他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都没再想过能不能转正这事了。没想到……

  ”傻了吧。”宋潇然对着他拍了一下,调侃道。

  杜凌飞笑嘻嘻地应道:”这不是太快了了嘛,“好一会儿,又反应过来,说道:“谢潇姐!”

  宋潇然灿然一笑,挥挥手说道:“哎这次,你是真得谢谢老张,别看老大平常总是数落你批评你,这次就是他在会议上夸你夸得头头是道的,然后要把你留下来来着。”

  “老张?”杜凌飞想到天天跟自己过不去的那个严肃的老男人,有些诧异,转念一想,又突然理解了。“看来明天得去好好感谢感谢了。

  “对啊。”宋潇然一边说着,一边洗着菜,心里突然便打起了自己的想法。

  “萧姐,你那天相亲的对象联系方式还有吗?”杜凌飞问道,这对准备搞些暗示的宋萧然来说,无疑是有些懵懵的。

  “啊?嗐,有他微信,怎么了。”

  “没事,你推荐过来我加一下。”杜凌飞说道,心里却暗想,小爷的便宜可不好占。

  杜凌飞点开宋潇然的对话框等着,紧接着便见一个小框框出现在对话里。

  “叫啥啊他?”杜凌飞吊儿郎当地问道。

  “温堂。”宋潇然道。

  “woc温堂?!”是那个温堂吗?杜凌飞想着,感觉有些惊喜。随即直接点开添加,“刘启山”三个字,杜凌飞是笑着打过去的,他总能想到那人该是怎么被蒙住吧,哈哈哈。

  宋萧然做饭也快,俩人一块吃好,又贫了几句,宋萧然便起身走了,她自己也琢磨着,感觉今天不是该说穿感情的时候,缓缓再说吧,杜凌飞倒是一顿饭下来好像察觉出了什么,但萧姐没明确说,他也不好确定,俩人这事就这样又撇过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