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电话后的清醒
长河边灯2020-07-04 12:532,543

  突然醒来,温堂身上已经泛出了汗,旁边的手机一直在震动叫嚣,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大大地两个字“舅舅”。

  他揉了揉脑袋,起身接通了电话。

  “温堂,你没有相亲成功?”那边好像有些不可思议,这边温堂却好像还没怎么醒酒,脑袋里晕乎乎地沉在梦里。

  “温堂,你丢了一步棋。”他仿佛能感觉到舅舅有点生气的脸就在面前,但他不知怎的张不开口。

  “温堂!”他突然回过神来,回道:“我知道了。”

  “堂堂,你舅妈,走的,太冤了。她,只剩下我们了。”电话那边舅舅叹了又叹,这是舅妈走之后,舅舅第二次叫他堂堂,第一次叫他堂堂,是他看到舅舅在网上记人名的时候,他跑过去抱住舅舅,说他要和舅舅一起报仇时。

  舅舅的声音有些悲凉,温堂突地想起了那天放学回家,看到舅妈躺在浴缸里,浸泡在血里,舅舅坐在浴缸旁,也不哭,一直抽烟的那一幕,他以前不懂一夜白发,但舅舅瞪着眼一宿没睡,第二天倒真是在他头上看到了一些白发,那个男人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脑袋突然又钻心地疼了起来。

  “我知道”,温堂好像突地清醒了许多,不对,应该说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清醒了,为舅妈报仇,这一直就是他那以后和舅舅的支撑。

  电话就此戛然而止。

  罗力是在晚上来找他的,舅舅说“天使计划”启动,也是他开头的。

  罗力是罗文梅的儿子,当年论舅妈怎么也没想到,她最后一根稻草,罗文梅会背叛她,但据说罗文梅当时也是受人威胁,舅妈走了后,罗文梅生了一场大病怎么也没了精神,随之也跟着去了,走之前一直哭着说对不起舅妈,叮嘱罗力,无论怎样都要帮助他们。

  但是他当时没料到的是罗力竟然直接找到舅舅,求收留。

  舅舅竟然当时没怎么犹豫就直接收留了。

  现在想想,原来竟从那时候起,舅舅已经有了“天使计划”的念头吧,也是,任何一个人在当时便早就该清楚自己的处势以及对面的庞大的力量,他分明就有预感自己不行,但是那也是一位男子愤怒时心里地冲动想法罢。

  但那之后在云城洛区的各种报案无用,再加上舆论对舅妈的各种谩骂,该是直接燃起了舅舅的心里愤火包着地念头。

  他跟着罗力进了一家KTV,罗力边走边跟他讲:“其实也没啥大事,就是领你过来认个脸,306包厢,同学聚会,里面有个男研究生,这个线我拿不准,你舅说让你来。”

  “好。”温堂待罗力说完,直接回道。

  罗力看着温堂,挑了下眉。

  说到底,他俩倒是有点同是沦落人的感觉,好似境况一样,最终都也还是选了这条路。

  但是罗力又觉得某些时刻他俩不一样,他没有感觉到温堂很根本爆发的恨意。就像温堂舅舅每次喝酒后会在房间里疯狂地摔东西,把自己折磨受伤。他每次想到妈妈的时候恨那些人时会使劲击打沙袋,直到打不动摊在地上。但他不知道温堂,他没见过温堂是怎么宣泄的。

  温堂跟着罗力稍有些随意地往前走着。

  还未到306包厢,便一眼看到从别的包厢出来的杜凌飞,俩人在走廊上暗暗的光线下对视,杜凌飞随之笑了,过来拍着温堂说“嘿哥们儿,还记得我不,帮个忙。”

  说着杜凌飞便推着他往包厢进。

  罗力本想阻止,但是温堂下意识地对他摇了摇头,他虽不解,还是停了动作。

  温堂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知道他与杜凌飞已然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再次碰到,竟还是想放任自己跟着他,帮个忙而已,他下意识地给自己找个说辞。杜凌飞离他有些近,身上还带着酒气,温堂甚至能清晰地听到他起伏的呼吸,有些痒痒的感觉渐渐爬上他的心头,他自己缓了缓,转移注意力,压了下去那份轻浮的躁动。

  跟着杜凌飞进入包间,包间有些暗,待到杜凌飞停了脚,温堂才缓缓抬头适应着黑暗,看向沙发上的人们,然还没看出大概有多少人,腰便被突然一揽,杜凌飞跋扈的脸便无限放大在他眼前,嘴唇突然传来一阵疼。

  woc,绕是温堂调整的再理智,此刻也架不住杜凌飞这般非礼啊,感觉到自己刚穿起的理智线条又一根根成功断掉,他听着周围有人起哄地叫着,先是猛地推开了杜凌飞。

  “不够两分钟啊。”人群中不知谁叫了句,杜凌飞有些稍微抱歉但依然死皮赖脸地看着温堂。

  温堂此刻已经顷刻间调整好自己,装作随意地问道:“游戏输了?”

  杜凌飞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了以往的大嗓门,有点小心翼翼地解释着:“嗯,走廊里就你长得我能下去嘴了,而且咱俩也见过。刚怕你不同意,我就……”

  杜凌飞话还没说完,便被温堂俯身来的唇吻住了,他看着温堂化作一潭水的眼睛渐渐闭上,长长的睫毛耷拉在好像比小丫头还柔白的皮肤上,一时竟让他有种深情的错觉,说到皮肤,不知怎的,他脑子里渐渐浮现出,之前自己陪着上体育课的那乖学生的阳光下白皙的脸,温堂吻得很细致温柔,杜凌飞伴着这个轻柔的吻,心里竟渐渐泛出一个个小泡泡。

  温堂是真的没有克制住,他听见杜凌飞小心翼翼地说“只有你长得我能下的去嘴”时他便已经不是他了,他能感觉到自己吻得很刻意,他很轻地,像是要回馈,回馈小霸王当年给他的温柔一般。

  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温堂已经无心关注了,他轻轻地撬开了杜凌飞的嘴,情不自禁地吐出了舌头,但又好像有些不确定,舌头一点点地打探着,准备随时出去。

  杜凌飞真的是没有耐心的人,而且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感受到温堂的试探,他便直接用舌头卷住温堂,胡乱地舔着,温堂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想笑,小霸王真是一点没变,他自己就任着杜凌飞带着走了。

  “都快五分钟了!”人群里不知哪个喊了句,杜凌飞住了嘴,有意思的是,他低下头没敢看温堂的脸,温堂也收了回来,察觉了杜凌飞的几许不好意思和尴尬,他本人倒是脸上淡淡地挂着一抹收不住的笑意。

  “就说怎么样,爷是不是比你们玩的起?”杜凌飞虽没敢看温堂,但还是对着人群里呛了一句。

  人群里笑呵呵地,接着杜凌飞扭头装作自然地看向温堂,“那什么,加个好友吧。”

  “不是吧,飞儿,你是不是看对眼了啊?”人群里有个黑瘦的人有点幸灾乐祸地吆喝着。

  “对眼你大爷,人家帮我这么大的忙,我不能要电话好好感谢一下吗?”杜凌飞叫嚣着活像个二百五。

  “叮~”,温堂注意到手机亮了,罗力发的:“研究生要走。”

  立刻严肃,对杜凌飞说了声:“抱歉,突然有事。”起身快步离开。

  他走后包厢里又有一阵起哄,该是在调侃着杜凌飞,但他无心去听,直直地往罗力那大步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