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逢后的失落
长河边灯2020-07-04 12:532,176

  “温堂?温堂?”萧然对着对面长相姣好的男子轻柔地叫道。

  “嗯。”温堂回过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这动作像是春水轻轻地波动,然后摸了鼻子解释道:“抱歉,想到一个熟人。”继而继续看向杜凌飞。

  杜凌飞来这的任务就是推掉萧姐相亲对象啊,他自是时刻铭记使命,望着对面的鲜肉男子,伸出兰花指指着温堂,略显做作地说道:“当然不客气啦,honey~。”

  “咳咳,”宋萧然真心服了,她没想到杜凌飞用这种方式哈,已然开始怀疑自己喜欢杜凌飞,单纯因为这张过分张扬帅气且又正的脸,和腱子肉?

  还是觉得有必要及时打破了杜凌飞接下来的举动,萧然甜甜地笑着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凌飞我带的小混混,平常可能咋呼惯了,刚才跟您开玩笑呢,别介意。”

  温堂丝毫不介意地笑了笑,低头切着牛排,品着刚才女人说的话。

  舅舅这次让他过来相亲,就是因为打探到宋萧然是云城刑侦队的,这女人刚说杜凌飞他带的,那么,他也在云城公安吗?

  突然地,温堂感觉心里闷了一些东西,沉沉的。

  又看向杜凌飞,此刻他竟吃的毫不体面,察觉到他一边吃还总瞄向自己的目光,温堂再看向旁边宋萧然视若不见的样子,对宋萧然此次相亲态度,一下明了。

  且看她刚提起杜凌飞便忍不住噙着笑,再看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关注杜凌飞,当即进一步确定,这女生对杜凌飞有好感。

  手里的刀叉被温堂狠狠地捏了一下。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但是确定自己现在不想再当着杜凌飞的面相亲下去了,于是他起身,压着心里的一些不爽说道:“不好意思,有事,先走了。”

  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如若不是杜凌飞的到来,那么此次不管宋萧然态度如何,他都必定会拿下她。只是他自己也没想到,因杜凌飞而反应变化这么大。

  转身离开,刚才还格外明朗热闹的西餐厅,温堂离开的时候,只觉得有些沉荡荡。

  温氏别院。

  温堂坐在沙发上,手里举着酒杯,一杯又一杯的,自我卖醉。他觉得命运真他妈的巧啊,怎么偏偏是他?

  沙发后面的窗帘他回来时没拉严实,一道光就那样直直扫在他的脸上,额前有些小卷的头发,碎碎地在光里泛着些许落寞。有些无助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耷拉在下眼皮上,渐渐湿润了。

  他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自己一直惦记的小霸王是运城的警察,不能接受自己即将作恶是与杜凌飞对着干,他更不想接受他如今见到杜凌飞,心里倒涌出巨大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这都是现在他不该有的心思。

  他肯定会对我失望的吧。

  等到有天他们把我抓了,会不会认出我啊。

  呵呵,认出他原来就是当年那个被人欺负爱哭鼻子的小男孩啊。他也一定想不到吧,当年被他保护的小男孩,原来长大后成了杀人犯啊。

  ……

  酒像是没有了味道,温堂心里闷的要死,胸口闷得要死,感觉有些喘不上气,脑袋还不时传来阵阵疼感,他好久没有这样真实的难受过了,自从那年以后,生活过的就如虚幻一般,迷迷糊糊的。

  太阳渐渐落下了,温堂不知不觉地,慢慢睡了过去,沙发上,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蜷缩成一团,像是襁褓里的小孩。

  “堂堂,今天该穿秋裤啦。”一大早,一位活泼年轻的女人叫嚣着,推开他的房门,把他从被窝里拉了出来,“快点我的傻狗狗,不然一会儿开学该迟到了。”

  温堂迷迷糊糊地醒来,看着舅妈为他穿上秋裤,然后整理校服,监督他吃下一整个鸡蛋,喝了牛奶。

  “堂堂今天开学了,可要好好上课呦。”舅妈笑得灿烂地嘱托到。

  “嗯。”他点点头,准备出门。

  早有预料似的,他垂下手等着舅妈又把他拉了回来,“哎呀我们的堂堂怎么这么小大人的可爱呢”,说着又往他脸上亲了亲,温堂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也半带无奈,但还是看出来,他很享受舅妈的怀抱。

  “快点吧,每次孩子都被你这样弄迟到。多大的人了,天天舍不得孩子去学校。”舅舅坐在饭桌前笑着看着他俩,半带调侃地说着舅妈。

  “好了,快去吧堂堂,晚上舅妈给你煲排骨。”舅妈又揉了揉温堂的脸,佯装怒意地瞥了舅舅一眼。老舅嘴里啃着油条,嘿嘿嘿地笑着。

  “好啦!又不是不回来了,你俩乖乖等我。”温堂很真诚的一句话又把舅妈舅舅逗笑了。

  他就在那样的笑声中,“嗒嗒嗒”犹如欢快的小鸟,幸福地上学去了。

  结果下午回来家里是灰蒙蒙的,舅妈没回来,舅舅在家里抽烟,没开灯,也没有排骨,舅舅给他简单地下了碗面条,便哄着他睡觉去。那天半夜,他才听见传来的开门声。

  “你是不是跟踪了几位官员?”舅妈刚一开门,舅舅就低声呵斥着。

  “神经病啊你,”舅妈不满地叫了一声,“你竟然因为这事凶我。”

  “你知不知道多危险,啊?”舅舅还是压着怒气说道。

  “哎呀,没啥大问题,我,罗姐,我俩一起跟呢,怕啥啊。”舅妈安扶着舅舅的情绪,自己的情绪好像在提到这个事变得有些激动。

  “跟你讲,太险恶了啊,我跟小罗今晚差点被他们车绕丢,幸好小罗机智,我俩才算没白浪费这次任务。”温堂能想象到舅妈一脸兴奋的样子。

  舅舅好像又说了些什么他听不清,他最后只听到舅妈笑着提着嗓门来了句:“邪不压正啊,怕什么,老娘行的正坐得端,还能把我弄死了不成?”

  “堂堂睡了?”舅妈转而提到他声音轻柔了起来。

  “嗯。”舅舅好像听着舅妈的话也放下了心,不欲再说什么。

  日子就那样照常地走着,谁知道危险也那样一步步地走近,谁知道这邪,还真是压了正,这一压,都这么多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