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珍默2020-08-08 15:064,404

  01

  才傍晚五点多,秦茉就来到厨房开始着手忙碌起来。金海珠不放心,想帮把手,却被秦末制止。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了。你跟胡先生看会儿电视吧。”

  “那好,你要是找不着调料什么的,记得喊我。”

  “好的。”

  金海珠来到客厅,正在看财经节目的胡易安扭头看了她一眼。

  “怎么样,被赶出来了吧。我看她还挺像模像样的,应该问题不大。你就放心吧。”

  “但愿吧。我那些厨具可都是国外进口的呢,可千万别摔坏了。”

  金海珠始终不放心,可当她坐在餐桌前品尝秦茉做的菜肴时,好吃恨不得把舌头混着饭菜一起吞下去。她没有想到一个看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孩做饭居然这么好吃。

  晚饭过后,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胡易安伸手按揉着右侧太阳穴。他感觉有些头疼,可能是白天着凉的关系。

  秦茉挽着金海珠的胳膊有说有笑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她们坐在胡易安对面。

  “没想到你做饭那么好吃,”金海珠由衷赞叹道:“简直是五星级大厨的手艺啊。”

  “还好。”

  “你就不要谦虚了。”胡易安合上杂志放在桌子上。 “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海珠姐晚饭吃这么多呢。”

  金海珠脸一红,娇嗔的瞪着胡易安。胡易安忍不住微勾嘴角。

  “对了。你的厨艺是跟谁学的啊。”

  “我是自学的。”秦茉有些不好意思 的说:“我从小最大的爱好就是吃东西,所以经常跟着网上学做菜。”

  胡易安了然的点点头。

  外面忽然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凶狠的狂风吼叫着从窗前跑过。

  金海珠一惊。

  “这么大的风,看来今晚是要下雨了。不行,我要把我外面的那几盆花给搬进来。”

  金海珠站起身,秦茉也跟着站了起来。

  “海珠姐,我帮你吧。”

  “不用了,”金海珠微笑,“你们继续聊天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说完,她快步走了出去。胡易安示意秦茉坐下。

  “让她自己搬就可以了。”

  秦茉只能坐下。胡易安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口,金丝边眼镜后面的双眼阴沉的看着她。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奥。我爸爸是妇科主任,我妈妈是语文老师。”

  “他们就你一个孩子么?”

  “不是,我还有一个…妹妹。”

  胡易安意味不明的“哦”了声。

  “你跟我一位故人长的颇为相像。”

  “可能是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吧。”

  不知道为什么,秦茉感到有点坐立不安。她看着对面的男人,明明很温和的看着自己,却让她感到害怕。

  胡易安的食指摩擦着咖啡杯的杯口,若有所思。

  “呃…”秦茉绞着手指。

  “刚才我跟海珠姐聊天时,听她说那座雕塑是你亲手做的。”

  “是的,那是我早年间雕刻的。觉得怎么样?”

  “很逼真生动。由其是它的面部表情,就跟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

  秦茉被自己这句话瘆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很多人都这么说。”胡易安浅笑。

  “我只听婶婶说,您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法官。没想到您对雕刻艺术也这么在行。”

  “我学过几年雕刻,曾经也以它为梦想,只是我父亲一直很反对,他觉得我比较适合从政。后来……”

  “后来怎么?”秦茉轻声催促。

  “后来我发现父亲的反对一点也没错。可那时年少气盛,哪听的进什么道理。”胡易安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手掌心。

  “你要是喜欢的话,等改天我可以领你看看我其它一些作品。就在我书房里。”

  秦茉愉快的点点头。她又问: “这座雕塑的模特应该是位中国姑娘吧?”

  窗外狂风大作,金海珠不停的进进出出。胡易安沉默不语。

  秦茉感到有种令人窒息的安静,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她听见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又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嗯,她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

  从胡易安身后经过的金海珠停下脚步。

  “他对这座雕塑可宝贝了,我曾经不小心碰掉了一块,他差点把我给吃了。”

  “有那么吓人?”胡易安仰侧着脸盯着金海珠。

  “当然了,就要把我给吃了似的。”金海珠现在想起来还颇为委屈。

  “你别在这坐着了,赶紧上去把卧室的窗户给关上。”

  “好好好,我这就去。”胡易安无奈的站起身,转身刚要走,又停住了脚步。

  “小秦,时间不早了。洗洗早点睡吧。”

  “好。”

  秦茉把一楼的灯和电器都检查了一遍,她关掉了客厅的大灯,光线立刻暗了下来。周围变得异常安静,所有的声音都被放大了数倍。

  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角落里传来嘎吱嘎吱的声响。狂风像个闹脾气的孩子,疯狂的敲打着玻璃,夜猫凄厉的叫声在黑夜里忽远忽近。

  秦茉向来大胆,所以并不觉得害怕。她来到窗边,看向外面。树木被风捉弄的张牙舞爪,有些雨珠斜斜的落在了玻璃上。

  开始下雨了,看这样子这场雨小不了。秦茉转身,准备回房睡觉。一抬头,就看见那尊雕塑躲在窗帘后面看着她。秦茉慢慢挪到雕塑面前,凝视着她的脸。

  突然,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惊愕的捂住嘴巴。

  “啊——”

  楼梯上传来金海珠的叫声。秦茉虽然吓得整个人一哆嗦,但也清醒了回来,她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

  第四章

  02

  餐桌上,胡易安夫妇和秦茉安静的吃着早饭。胡易安放下汤勺,靠在椅子上。

  “吃饱了?”金海珠问。

  胡易安点点头,微闭着双眼,伸手揉着两侧的太阳穴。

  “头还是很疼?”金海珠拿起桌上的手帕擦拭着嘴角。

  “嗯,喉咙也有点不舒服。应该是昨天吹了风的事儿。”

  “我就说吧,你昨天就不应该去跑什么马拉松。吃点药吧。”

  金海珠起身拿药。秦茉看了胡易安一眼,低头默默的喝着粥。

  “幸好平日里备了些常用药。”

  金海珠拿着药盒和温水坐下。她边看药盒上的说明边说:“胶囊是治头疼的,一日两次。这个药片是治咽喉肿痛的,一日三次。”

  “嗯,喝了吧。”

  金海珠取出药,说话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胡易安乖乖接过,就着水喝了下去。

  “老周他们待会儿要过来。”

  金海珠惊讶的瞪大眼睛。

  “你们——昨天不是闹的不太愉快么…怎么?”

  “大家都是朋友,有点不愉快很正常,总不能因为一点小事情就不来往了吧。”

  胡易安微笑着捏捏金海珠的耳垂。

  “我先去书房了。” 他起身离开。

  金海珠望着胡易安离去的方向发了会儿呆。她听到盘子碰撞的声音,回过神来。看见秦茉正在收拾早餐,边说:“待会儿收拾就行,我们聊会儿天。”

  阴云密布。雨滴连接成线,像张密集的网笼罩住了整个城市。道路上有些薄雾,路边的槐树被风捉弄的发了疯。

  车内,周嘉宁小心的观察着路况。杨涵坐在副驾驶上,双手紧握,手心里控制不住的往外冒冷汗。

  “你说,老胡会帮我们么?”

  “你放心好了,”周嘉宁脸上泛着冷酷的笑意。

  “等他看了我送给他的礼物,他不帮也得帮。”

  “你千万别做傻事啊,”杨涵握住丈夫的手,焦急的说:“大不了我们从头在来,我和…”

  她的声音里已有了哭意。

  “我和孩子会等你的。”

  “说什么呢,我心里有分寸。”周嘉宁强颜欢笑,“我还要陪着我们的儿子长大,看着他结婚生子呢。”

  秦茉和金海珠面对面坐着,天南海北的闲聊。秦茉发现,金海珠是个外表看起来娇娇弱弱,内心却十分坚韧的女人。不仅看过繁华世界,而且饱读诗书,举止优雅从容,让人如沐春风。

  “您当初是怎么想去非洲的呢?那里不仅乱,环境还不好。”

  秦茉很佩服金海珠的胆量和勇气。试想一下,要是让她自己在非洲最偏僻的地方待上一年。不仅要忍受生活中的诸多不便,还要随时防止被强暴。那种日子简直是不敢想象。

  “因为一部纪录片。”金海珠嘴角含笑,陷入了回忆。

  “大一暑假那一年。我去我一个同学家里玩,在她家里发现了一部有关于非洲的纪录片。看完之后,我就被那种野性,原始的美给震撼了。死活都要去非洲。”

  “当时叔叔阿姨肯定都不同意吧?”

  “嗯。我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发动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我爸妈才勉强同意了。然后我就休学了一年,去了非洲。”

  金海珠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温柔的眼睛里浮现出些许哀伤。

  “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也是最后悔的事情。”

  秦茉想问为什么,却忍住了。她看见对方的眼睛里有种令人揪心的疼痛。

  外面响起开关车门的声音,金海珠探头看去。

  “老周他们来了。”

  “我去开门。”

  秦茉跑去打开门,冷风瞬间包裹住了她。她看着眼前这对神情不安的年轻夫妇。女人身材高挑,面容俊俏,穿着得体。她身旁的男人有些微胖,中等个头。长着一张和善的脸,整个人却散发着阴郁的气息。

  秦茉赶紧让他们进屋。

  “你们来了。”金海珠走了过来,拥抱住杨涵。

  “身上怎么这么凉啊?赶紧坐下,喝点水暖和暖和。”

  金海珠挽着杨涵的胳膊走到沙发前坐下。周嘉宁却没有要坐的意思,他环视了客厅一圈。

  “老胡在么?我找他有点事。”

  “他在书房。”

  周嘉宁踌躇了片刻。他刚迈出右腿,就感觉衣角被人扯住。他顿了顿,然后大步朝楼梯走去。

  秦茉走出厨房。她把今天早上刚烘焙出来的糕点放在桌上,并附了一杯温热的果茶。

  金海珠拉着杨涵的手说:“快尝尝吧,秦茉做的糕点很不错的。”而后又对秦茉说:“你能帮我冲两杯咖啡送书房去么?”

  秦茉应了声,便轻声走开。杨涵看着秦茉俏丽的背影,凑到金海珠耳边小声问:“这小姑娘是谁呀?长得还挺漂亮的。”

  “奥,她是胡妈的侄女,来替胡妈几天。”

  杨涵点头,而后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于是好意提醒金海珠。

  “你可要小心一点哦。保姆长的这么漂亮,你平时工作又那么忙,跟老胡孤男寡女的呆在家里,保不齐……”

  “不会的,我不会让老胡有这个机会的。”金海珠语气笃定。

  “这么有自信。”

  “嗯。”金海珠挑眉。

  杨涵莞尔。她瞟了窗外一眼,忽然惊讶地叫出了声。

  “海珠。快看,下雪了!”

  原本还有些光亮的天空此刻以变得漆黑一片。雪花像被撕碎的棉花,到处乱舞。

  “去年冬天的雪都没这么大。”

  金海珠和杨涵站在窗前。窗外,贪玩的小孩子飞快的朝家里跑去。

  “是啊,”杨涵说:“今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热的跟夏天似的,蚊子都开始觅食了。今天却突然下起了雪,太不正常了。”

  “是啊。”金海珠颇有同感。

  “奥,对了。宝宝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老是半夜哭,折腾死我了。”

  “等再大一点就好了。这个世界上将会多一个人爱你,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啊。 ”

  “我看你挺喜欢孩子的,怎么不要一个啊?”杨涵不解。他们夫妇的感情那么好,按理说孩子应该早就满地跑了。

  “我也想啊,可是这种事急也急不来啊。还是要靠缘分的,我和老胡寻思着,要是在怀不上就去医院看看。”

  “那可要赶紧了,年龄越大生孩子越危险。”

  金海珠微笑不语。她的思绪回到了过去,曾经她也是有机会当母亲的。

  秦茉端着咖啡来到书房,她听到里面隐P约有吵架声。她迟疑了下,敲响了房门。里面的说话声停止了,隔了几秒,胡易安的声音响起。“请进。”

  秦茉推门走了进去。她把咖啡放在桌上。胡易安礼貌的道谢,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周嘉宁则对她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角。秦茉冲他点点头,关上房门。她下楼来到厨房,从手机音乐软件里挑选了一首播放,而后开始清洗早上的餐盘。

  过了会儿,她听到楼上的房间有挪动椅子和开关门声。一两秒后,楼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她探出头去,看见周嘉宁慌张的从楼上飞奔了下来,直直的朝杨涵走去。

  “涵涵,刚才咱爸来电话,说妈身体有点不舒服。”

  正在给金海珠看宝宝照片的杨涵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

  “爸在电话里说,妈正蹲着陪宝宝玩积木,站起来的时候说头晕的厉害。让我们赶紧回去陪妈去医院检查一下。”

  “那我们赶紧走啊。”她抱歉的看向金海珠。

  “不好意思啊。海珠,我先回去了。”

  “嗯,你们路上慢点,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给我打电话。”

  直到周嘉宁夫妇的汽车消失在视线里,金海珠才收回目光。她看了眼楼上,思忖了片刻后,抬腿来到二楼的书房。紧接着,楼上响起痛苦凄厉的尖叫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核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核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