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红头绳绕指柔1
夏一跳2020-07-22 13:512,617

  林敬无奈的摇了摇头,朝顾之行摊开的手掌心上,倒出了一颗药丸来。

  顾之行看也未看,好像是生怕林敬反悔似的,赶紧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原本行在最前面的蓟连,眼下也停了下来,一直眉头紧锁的盯着入口处的那团白色的山峦之气。

  林敬解释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紫云台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或许里面还真的是有什么不可预知的东西,你若现在想要退出的也来得及。”

  蓟连微微侧了侧身子,最终还是未有转过身来,只是漠然一句道:“滇北之人从来不半途而废。”

  林敬道:“那便好,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还得麻烦你照顾照顾这个小子,我也不想四个人进去,最后却只有三个人出来。”

  顾之行闻言,满脸错愕的望着林敬,发现他并不是开玩笑,而蓟连未有出声答应,却也没有明着拒绝。他也不知道为何,骨子里便对蓟连有着很深的抗拒,或许是他的那把长刀,也或者是因为他整个人散发出的那种生人勿进的气息。

  他尝试拒绝道:“阁主,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可以照顾我自己的,就不麻烦这位……大侠了。”

  林敬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你想想看,我是肯定没有心思来照看你的,婳儿有心无力,而你此前也是看到了蓟连的身手的,照顾你绰绰有余。当然,如果里面要是真有怪物的话,或者宁愿去喂那些什么妖怪,也不让蓟连保护你的话,那大可不用将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顾之行虽然看上去满脸的天真烂漫,但自然也不是什么没心没肺的大傻子。所以,他的心里很清楚,林敬的整颗心肯定是挂在容婳身上的,容婳自然是有心护他,但是还是得要视具体情况而定。而他自己又不会武功,若是真的遇见什么危机情况,自然也不可能真的凭借那随身携带的一支笔,保下自己的一条小命来。而蓟连无牵无挂,又身手不凡,当然是护他的最好人选。而且,最主要的是,蓟连都没有拒绝,那如果他自己还直接拒绝的话,那恐怕真的遇见危险的时候,就只能是身先士卒,做妖怪的晚餐了。

  于是,他瞟了一眼蓟连,见蓟连居然刚好在看着他,忙不迭的赶紧点头如捣蒜道:“我答应,我答应,蓟连大侠,你放心,等我们从这紫云台出来之后,我必定会给你安排一本传记,到时候必定会是整个江湖最耀眼的人物,我……”

  他话还未说完,蓟连便默然的一转身,径自朝那白雾深处行去。

  顾之行思忖片刻之后,一咬牙拔腿便跟了上去。

  容婳和林敬相视一眼,也匆忙跟了上去。

  一行到那白雾之中,整个人的视线便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能见度极其低浅,除了眼前的咫尺,其他的根本就看不清楚。

  林敬未免和容婳走散,径自从怀中掏出了一根红绳来,仔细的将自己的左手和容婳的右手绑到了一起。做好这一切之后,他提了提自己的左手,容婳的右手也便跟着晃动了起来,他心血来潮道:“婳儿,你说这是不是戏文里唱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容婳道:“大概是吧,不过我很好奇,这跟红绳不应该是做头绳的吗?你这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林敬被容婳这一询问,脸现尴尬之色,欲言又止。然而,容婳一副质问的神色,却又令他只好赶紧坦言相告道:“这还不是因为陆一舟吗?他自从被容夙拒亲之后,整日郁郁寡欢的,我便带他出去散心。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座寺庙之中,那进了寺庙不是得烧香拜佛吗?我一见那佛门圣地,便添了点香油钱,人家住持方丈便赠了红头绳于我。我原本想着等婳儿你生辰之日才给你的,谁知道今日却是先派上了用场。”

  容婳道:“是不是就是两个月的十五那日?我看见陆一舟和你回来之后,便满脸不高兴的模样,原来你们是去了寺庙。那在寺庙之中究竟是发生了何事?我可从未见过陆一舟的脸,像那日那般难看。”

  林敬将自己的长剑藏于身上的披风下,牵着容婳的手,且行且交待道:“我们那日进了寺庙之后,陆一舟便去求了一支姻缘签。谁知道竟然是一只下下签,解签的人说,他原本认定的命定之人,其实并不是真的缘分。再加上此前他兴高采烈的去龙吟城提亲,却被容夙拒绝了。所以,他便开始思索,自己这么长时日以来的真心,是不是真的错付了?”

  容婳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怎么劝陆一舟都没有用,原来他的心结在这里。但是,我总觉得以他的聪明睿智,是断然不会相信这些所谓的说辞,此前阿姐就拒绝过他千万次,他也从未有过放弃啊。”

  林敬道:“陆一舟这个人的韧性很强,别人越是拒绝,他便越是想要征服。可是,人总是会累的,在他和容夙的这段感情之中,他总是付出多的那一个。所以,这次他累了。”

  容婳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阿姐到底是在想什么,不过,我觉得很奇怪的是,在这此前,他们两个人原本就是好好的,陆一舟去龙吟城提亲也是实现说好了的,可是阿姐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自己的主意?”

  林敬道:“也许是真的有什么事,是比和陆一舟成亲更重要吧。但以你阿姐的性格,我只求千万不要和我们凌虚阁有关,要不然的话,我怕陆一舟真的是会彻底疯掉。”

  容婳道:“你是说阿姐也许是为了火蚕衣,所以才拒绝了陆一舟的提亲?”

  林敬心中有一丝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容婳实情。因为,在陆一舟意志消沉的这段时日里,他曾经暗地里去龙吟城调查过,然而却发现龙吟城的人手竟然已经大换血。原本的四字堂堂主全部启用了新人,而且都是一些生面孔,是他从来就没有见过的。而且容夙还暗中派人跟一些神秘门派之人接触,似乎是在密谋着什么。所以,他便带着容婳从凌虚阁回到了龙吟城,然而,竟然发现那四字堂的堂主却又重新被换了回来。他和容婳在龙吟城住的那段时日,容夙却是难得的每日尽心作陪,这在此前是几乎不可能的事。若是此前林敬未有单独来探访过,必定也是以为容夙这一番作为,未有任何的可疑之处。可是,偏偏他为了陆一舟,先前一步回过龙吟城,所以,再结合容夙当下的种种行为,他只能想到的是,容夙必定是有事瞒着他们。但是,陆一舟却又传来消息,告知了蓟连的事,所以,他也只好和容婳先行离开了龙吟城。

  眼下,容婳和他谈到了这件事,他却又在心底犯了难,不知道该不该告知容婳这些事。因为,依照她的性格,若是知晓了容夙这些匪夷所思的行动,那必然又会暗自神伤起来。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将这些事隐瞒起来,等待合适的事情再尽数告知。

  于是,他四两拨千斤道:“就连我和你也是在近日才知晓火蚕衣一事的,容夙应该不会比我们的消息更快。我想应该是些别的事,或许是她觉得做龙吟城的城主才是她想要的。容夙这个人,是一个很有目标感的人,别说龙吟城的城主了,就算是这武林盟主,只要她想要,那必然也是有办法可以实现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