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长刀秘客
夏一跳2020-07-22 13:512,944

  然而,令容婳没有想到的是,那些黑衣人竟然通通都避开了她那凌空袭来的剑。

  她方才所出的剑法便是林敬授予她的那岚家十三剑,这是那岚剑法当中最难学的剑招,却也是最难被人拆解的招式。所以,她想着此剑招一出,这些黑衣人必定不是她的对手。那这场对阵便可以速战速决,也好尽快查出这些躲在马车内的人究竟是何人。

  可是,原来方才那些黑衣人竟然隐藏了自己真正的剑法,见容婳使出那岚十三剑这一大招,才不得不亮出了自己的真实本领。

  林敬见状,急忙长剑挥出,将那些突然朝容婳掣过来的长剑尽数逼退了回去。

  容婳刚好落于林敬的身边,还未来得及说上一句话,便听见一直守在一旁看戏的少年,惊呼了一句,“完了完了,咱们中了埋伏了。”

  容婳朝着那少年的视线望过去,只见道路两旁的山林之中,突然蹿出来了数名黑衣人,如潮水般的朝她和林敬涌来。那些黑衣人和眼前这几名汇合之后,迅速的围成了一个大圆阵,长剑凛冽的朝着她和林敬。

  那白衣少年见此杀戮的场景却也知道害怕,反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支笔,和数张白纸,一边飞速的在纸上写着,一边碎碎念道:“凌虚阁阁主和夫人,半路被不知门派的黑衣人追杀,结合最近江湖上的传言可知,此次派出的杀手究竟是慕容家还是别的门派呢?”

  林敬一改方才的泰然,冷笑一声道:“没想到居然还是一个局,小子,你竟然敢骗我们。”

  那白衣少年一听,双手一摊道:“天地良心,我可不是那种见利忘义之辈。”

  他顿了顿似乎又觉得此言不妥,遂又斟酌了一下措辞道:“当然,银两我还是很喜欢的,不过,像这种一看就是大宗大派的杀手,我可号召不动。”

  那些黑衣人似乎是很烦他一直在一旁喋喋不休,于是,一把长剑便飞速的朝着他扔了过去。少年一看那长剑朝他袭了过去,脸色陡然煞白起来,却也不知道如何躲避,像个木头一样的呆愣在原地。

  林敬哀叹一声,只好将自己手中的佩剑飞扔了过去,将那黑衣人的长剑打落了在地,那两把剑刚好掉落在了少年的脚边,剑身上还倒映着他双腿发颤的身影。

  那些黑衣人见林敬没有了剑之后,便又卷土重来。长剑霍霍的朝着容婳和林敬袭来。

  林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绕到容婳的身后,将手放在容婳握剑的手上,指引着她出剑御敌。容婳整个人便靠在了林敬的面前,配合着他和那些黑衣人拆了起来。

  不过,好在那少年反应神速,从方才的惊魂未定中清醒了过来,便捡起林敬的长剑,朝他扔了过去,“阁主,接剑!”

  林敬闻声,顿时一跃而起,接下了少年扔过来的剑。长剑在手的林敬,决心好好配合容婳,于是,他收敛了自己的剑法,转而指导容婳道:“婳儿,正前方幽兰十三式。”

  容婳随即照着他的指示,使出了剑招最为复杂缭乱的幽兰十三式,于是正前方的两名黑衣人便被容婳一剑挑断了刺伤了手臂。容婳未有容夙心狠,又曾经在生字堂帮忙,学的是治病救人,所以,就算是有一剑毙命的机会,也未有下狠手。

  然而,那些黑衣人却瞅准了她的这一弱点,进攻得更是肆无忌惮起来。

  林敬无可奈何,只好长剑一挥,替容婳解决掉一些袭击而来的黑衣人。

  他倒是未有手下留情,手起剑落,只是瞬息之间,两名黑衣人便彻底倒地不起。其余的黑衣人见状,也都纷纷撤剑转而都朝林敬攻了过来。

  那少年睁大着一双月牙眼,见此情形,激动万分,奋笔疾书写下:凌虚阁阁主怒发一剑为红颜。

  他刚一写完,便抬头去观眼前的战局,突然,他的眼睛被对面的一处强光刺了一下,他遂低头用手去揉了揉自己的眼眶,待调整好自己的视线之后,便又重新聚精会神去看。就在他的细观之下,赫然发现对面山林的丛林掩映处,居然有人已经搭弓上弦,太阳的光辉刚好照耀在那伺机而发的箭头上,所以便被他发现了一个正着。

  他如临大敌,急忙扯着嗓子喊道:“阁主,小心!山林之处有冷箭!”

  被他这么一喊,那原本躲在山林之中的人瞬间便松开了拉弦的手,一支长剑便朝着还在和黑衣人奋力搏杀的容婳而来。林敬冷笑一声,旋身到容婳的身后,在那长箭飞近而来之时,便一剑将那箭劈成了两段。

  便在此时,又传来了那少年的惊呼之声,“救我!快救救我啊!”

  林敬匆忙回头,便看见另一支长箭朝着那白衣少年飞驰而去,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又将手中的剑扔了过来,在那长箭已经近到了那少年的面门之时,将那箭斩落了在地。

  不过,那躲在山林之中的人也在此时瞅准了时机,遂同时射出了两支长箭。

  长箭簌簌,破空而来,身边的黑衣人也像是瞬间被打了鸡血一般,越发的亢奋起来。他们一面调整计划,又全部都持剑去攻击容婳,一以此来转移林敬的注意力,一面又期待着那两支长箭能够将二人结果了才好

  容婳被那些黑衣人逼得连连后退数步,终于也被激发出了心底的杀气,她一改方才的束手束脚,又重复使出了林敬方才所说的幽兰十三式。这一次的幽兰十三式被容婳发挥到了极致,那些黑衣人只见到眼前闪过数道寒光,随后身边便有人倒下在地。

  而林敬则从一名黑衣人手中夺下了一把长剑,将那肃杀而来的长箭拦截在了半道上。

  他做完这一切,转身去看容婳的状况,见容婳应付那些黑衣人也是得心应手的很,这才放下心来道:“小徒孙不错啊,不愧是得了师祖我的真传。”

  容婳道:“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林敬笑了笑道:“婳儿说什么都行,不过,眼下得先解决那躲在暗处的东西才行。”

  容婳道:“那这里就交给我,林子里的东西就交给你了。”

  林敬见这里的黑衣人也解决得差不多,就只剩下几名还在苟延残喘,正想颔首应允,却突然听见那山林之中,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

  随后,那山林的掩映处走出来一个身穿玄色披风,手持长刀的少年。那少年整个人看上去面无表情,却又让人根本挪不开眼,似是有一种无形的魔力,让人的眼睛止不住的想往他的身上去看。可是,他手中的那把长刀,刀身明亮似明珠光华,刀锋上还有鲜血淋漓,却又令人心底生出一阵寒意。

  林敬见了那少年,喜上眉梢道:“蓟连,原来是你啊。”

  随后,他速战速决,尽数将剩下的黑衣人诛杀完毕。

  容婳还未来得及将剑收回到剑鞘之中,便被林敬拉住了手臂,林敬上下打量了一眼,见她无恙,这才放下心来道:“不错,虽然久未出入江湖了,小徒孙宝剑依旧啊。”

  容婳道:“那是当然,好歹要对得起我当年学剑的刻苦勤奋。”

  林敬道:“当年还有我这位师祖的呕心沥血的教导,你可还记得当年我授你这套幽兰十三式的情形吗?那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凌虚阁方圆几百里都能听见我谆谆不悔的教导,感天动地,皇天后土都闻之泣泪。”

  不待容婳反驳,他便立即拉着容婳朝蓟连走去,“蓟连,这就叫做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现在我林敬又欠下了你一个人情了。”

  蓟连道:“不必。”

  那白衣少年见状,小心翼翼的越过那些横七竖八的黑衣人尸体,迎上前来道:“‘凌虚阁阁主和长刀秘客共退杀手,惺惺相惜雪地互诉衷肠’这作为我新书的宣传标题怎么样?”

  林敬白了他一眼,径自朝那马车走去。蓟连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便遂了林敬去查看马车的状况。那白衣少年见容婳也要离去,急忙抓住容婳的手臂问道:“容二小姐,这有什么问题吗?”

  容婳苦笑了一笑,无可奈何扶额道:“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随后,便脚下生风的离去了,只留下那白衣少年一人在原地勿自凌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