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长刀秘客3
夏一跳2020-07-22 13:513,483

  容婳见这一时半会恐怕也说不清楚,便让林敬在马车之中找出了此前他们购置的干粮,顺便将那无辜之人的尸体做了掩埋。

  好在那人未有找到车上的干粮,包袱里的各种肉干,馒头,尽数都在。

  那少年昨夜里藏身于石缝之中,被灌了满肚子的风雪,早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眼下见了这些吃食,一双月牙眼瞬间又充满了笑意。

  他也顾不得害怕这满地的尸体了,垫着脚穿梭于两侧的丛林之中,很快便拾到了一大堆的干枝枯叶,搓着手等待着容婳开始摆弄这些吃食。

  容婳因为厨艺甚好,所以便承担了烤肉和烤馒头的任务,那少年则忙前忙后的打着下手。而林敬则邀请蓟连想将那些黑衣人的尸体,都拖到了丛林之中,掘了一个大坑,尽数做掩埋。

  而出乎意料的是,蓟连居然答应了,这次却是连那少年也是十分吃惊。

  待林敬和蓟连去了丛林之后,他这才小声嘀咕道:“真是奇了怪了,这么独特的人我怎么会不认识呢?”

  容婳将一根鸡腿绑在一根竹竿上,放在之前架好的火堆上去烤,分了半分心思回应道:“这江湖本来就很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认识不是很正常吗?”

  那少年摇了摇头道:“不正常,若他只是一个无名小辈,我自然是不会多看一眼,因为没有值得撰写的价值。可是,容二小姐,你方才也看见了啊,他这个人就算是丢到乱葬坑里,也必然是会有人想多看两眼的。天生就不是那种积极无名之辈,可是,在此前的江湖之中,竟然都没有关于他的一星半点消息,实在是蹊跷得很。”

  容婳道:“那或许他的家人心知他一处江湖必定会受人瞩目,所以便有意不让他早早的入世。”

  少年继续否定道:“那也不可能,江湖之中的宗派纷争不亚于朝堂,若是哪家宗派有如此天选之子,就算他有意想隐藏,但也断然躲不过旁人的眼线。江湖之中是没有秘密的,就连容二小姐你和凌虚阁阁主在那片湖泊相遇,都已经被我改写成了戏曲,现在恐怕已经传唱至五湖四海了。”

  容婳闻言,惊呼一声,“什么!”

  她一激动,手忍不住抖了一下,就快烤好的鸡腿便落入到了火堆之中,鸡腿全身都被沾满了灰烬。

  那少年眼睁睁的看着快到嘴边的食物又吃不了了,顿时捶胸顿足,哀嚎一声道:“容二小姐,你这么惊讶干嘛呀,凌虚阁现在是江湖之中最大的门派,世人都想知晓关于凌虚阁所有的点滴之事,我也只是顺应了民意而已。”

  容婳不知道是因为震惊还是气恼,一大堆的话到了嘴边,去又只说出了一句,“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叫窥探他人隐私,私自传播别人的私事,你这样……十分不道德!”

  那少年无辜道:“原本有着世仇的两大门派,居然能够摒弃前嫌重修旧好,这是多么大的一个看点啊!上一辈杀得面红耳赤,自己的儿女居然暗度成仓,这是多么的惊天地泣鬼神啊!”

  容婳道:“我不管,你以后不许写这些,这是我和林敬的私事,不想让旁人知晓。”

  那少年眼见着容婳又重新拿了一只鸡腿架烤起来,急忙点头应允道:“好好好,容二小姐所说的,我都答应。”

  容婳自小都被容夙看不起,还被她明里暗里的欺负,从来也不曾感受过姐妹间的情意。眼下见这少年虽然是有点……讨厌,但心里又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疼惜之意来。她只好消了心头之气道:“行了,总之,你不要再写我的事了,还有林敬的事也不要写了。”

  那少年有些许为难道:“可是,现在人气最高的便是这凌虚阁阁主了,我为了省下线人的情报费,从蜀中远赴江南,就是为了完成撰写凌虚阁阁主的这一心愿。容二小姐,你都不知道,现在的老百姓生活都富足了,就喜欢看点这种江湖中的事。人人都有个江湖梦,但是却不是人人都有胆闯荡江湖,所以凌虚阁阁主便成了很多人心中的一个寄托,一个榜样。若是,我真的停笔不写的话,会有多少人梦碎,人不都是靠着梦想和信仰而活的吗?若是没有了这些,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双眼似明珠般的,眨巴眨巴的望着容婳,似是在乞求。

  容婳最是见不得这种场景,虽然知道他是故意扮可怜,却也还是忍不住退了一步道:“好了好了,丑话说在前面,不许乱写一通。要不然我可不保证这江湖中传言的,心狠手辣的凌虚阁阁主会对你怎么样?”

  那少年闻言随即欢天喜地起来,和方才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欣喜道:“容二小姐,你放心,我可不会拿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口碑开玩笑。”

  容婳道:“那你也不要再叫我容二小姐了。”

  那少年被容婳应允之后,心情大好道:“你年纪比我长两岁,那我就叫你容姐姐。”

  容婳道:“随你吧,喏,鸡腿烤好了。”

  那少年见容婳将那串在竹竿上的鸡腿递给他,早已经饥肠辘辘的他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了,急忙接了过来便用手撕下一大块,迫不及待的递到了嘴边。

  便在此时,林敬和蓟连一前一后的从丛林之中回了来,容婳见状急忙招呼道:“林敬,蓟连。”

  林敬笑着招了招手,而蓟连只是微不可查的点头示意,便背着那把长刀欲离去。

  林敬急忙上前拦住了他道:“先别走啊,好歹你今日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蓟连默然道:“路见不平而已。”

  林敬道:“今日这些杀手,可不是小宗小派就能训练出来的,而你却也不怕惹祸上身,你这个朋友我林敬是交定了。”

  说完,也不等蓟连再拒绝,便强行拉着他走到火堆旁坐了下来。容婳将刚烤好的两只鸡腿递了过去,“有什么发现吗?”

  林敬将两只鸡腿接了过去,将其中一只递给了蓟连,温声道:“我和蓟连查看了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发现他们的脸都十分陌生,根本就看不出到底是出自于何门何派。”

  那白衣少年已经早先一步填好了肚子,心满意足道:“看容姐姐请我吃鸡腿的份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替你们答疑解惑。”

  林敬道:“此前蓟连不是替我付了银子吗?这顿饭算是我付的下一个消息的酬劳。”

  那少年不可思议道:“就一个鸡腿就想买我的一个消息?”

  林敬不以为意道:“要不然呢?你现在可以吐出来啊。”

  那少年白着一张脸,思忖了片刻后道:“算了,我可不想糟蹋我容姐姐的一番心意。”

  林敬奇道:“这我怎么才离开了一小会,你们就以姐弟相称了,对了,小子,你真名到底叫什么啊?”

  少年温声道:“顾之行,一生注定在路上。”

  林敬被他这种少年老成的模样,差点逗得笑岔了气道:“我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看上去总是一股愁绪在心头,到底有什么事值得你如此?”

  顾之行道:“想要打听我的事,那可不是一只鸡腿就能摆平的事。”

  林敬道:“好好好,这事咱们以后再论,你倒是先把之前说好的事告诉我们呀,毕竟我们也是付了酬劳的,要对得起你立下的口碑啊。”

  顾之行调整了一下方才的坐姿,正襟危坐于三人前,跟茶馆里说书先生的样子并无二致,就差一个醒木拍堂惊案了。

  他轻咳了两声,起足了气势,才缓缓道来,“据我所知,眼下能有如此剑法的人,不出十人。不过……”

  容婳道:“不过什么?”

  顾之行道:“不过,基本上都是和凌虚阁有关的人。阁主你的剑法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这种一剑穿心,令人瞬息至死,连半分挣扎的时间也没有的剑法,你是可以做到的。”

  林敬颔首道:“不错。”

  顾之行得了林敬的肯定,越发得意道:“上一次雪地上的尸体,我不曾亲身经历,所以不敢断定是不是阁主你出的手。但是,这一次有们亲眼所见,你的嫌疑自然是清除了。紧接着,便是你们凌虚阁的大司尊,陆一舟。他的剑法仅仅只是在你之下,但是却也是很多江湖中人,都不能及的。不过,他是你们凌虚阁的人,且最近被龙吟城的容夙退婚所伤,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来犯下这两个案件。”

  容婳心里倒吸一口凉气道:“连陆一舟被退婚的事你都知道,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顾之行却答非所问道:“容姐姐要是想知晓什么消息,我可以算你半价。”

  容婳道:“不用了,你还是先讲清楚剩下的可疑之人吧。”

  顾之行眼见如此,只好重新正色道:“除了阁主和陆一舟之外,还有一人擅长用剑,那便是排在第三位龙吟城容夙。她的剑法如何,相比你们比我清楚。虽然她生性狠绝,出手也不拖泥带水,但还做不到可以一剑穿心的程度。另外几人,便不是擅长用剑的人。比如说排在第四位的残风坞家主聂小镜,他用的便是九节鞭。而第五位的苍羽峰峰主鄂云用的是流星锤。第六位因为在前几日突发重病,已经身死,所以可以忽略不计。而这最后几位,倒是有点异曲同工之妙。”

  容婳显然是被他吊足了好奇心道:“最后几位我倒是有所耳闻,他们都不是出自于大宗大派,而是独自行走江湖的游侠。且都是以剑法卓绝闻名天下,但是近几年江湖之中却突然失去了他们的消息。”

  顾之行点了点头道:“江湖之中当然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因为要他们结伴闯紫云台,便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