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现慕容家
夏一跳2020-07-22 13:513,596

  不知道是为何,龙吟城今年的冬雪下得比往年的还早些,而且连下了十日也未见有停歇的苗头。仿佛是天上突然破了一个大窟窿,各路神仙们一个劲儿的将风雪尽数倾倒向了人间。

  霜雪如利刃,有种不怒自威的天然气势,令原本就敬畏神明的世人,又陡然多了几分畏惧。

  所以,在这苍雪纷扬而下,寒风簌簌狂卷的冬夜,置身于屋内烤着炭火,喝着梨花白,秉烛闲话二三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距离龙吟城三十里开外的听风镇,则又是另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长街上全是身着厚厚的棉衣,比肩接踵的百姓,小贩们守在自家的摊前热情的叫卖着,甚至还有杂耍艺人不惧严寒,喷火吞枪忙得不亦乐乎。而最为热闹的便要数听风镇唯一的客栈,清川客栈。

  这清川客栈,因为是一处可以不用花钱便可以打探消息的地方,所以,常年人来人往,从不闭门谢客。更因此还受到一些神秘人士的保护,使它在龙吟城的脚下屹立多年不倒。

  此时,清川客栈内人声鼎沸,座无虚席,宾客们高声喧哗,划拳拼酒似自家兄弟。而几名店小二则来回穿梭上菜上酒,忙得恨不能凭空生出三头六臂。心里诅咒着老板怎么不多请几个人手,却又还是满脸堆笑的满足着宾客的要求。

  差不多,刚到酉时三刻,客栈的二楼便出现了一名黑衣少年,手里持着一面大锣和棒槌,悠然的走到二楼的最高处,重重的敲下两下手中的大锣。

  整座客栈,顿时响起一阵尖锐震耳的锣声,盖过了片刻之前还吵得快翻了天的人声。

  意料之外的,竟然是无人觉得这锣声打扰了大家的兴致,反而是一致抬头望向那黑衣少年,似是都在等他发话。

  那黑衣少年十分满意眼下的局面,轻咳了两下嗓子,装模作样的朗声道:“诸位英雄豪杰,我家主人十分感谢大家的应邀前来,此次行动的报酬然也不会令大家失望。”

  楼下有人随即附和道:“什么报酬不报酬的,我们也只是想替慕容家讨回公道而已!”

  而其他的人则未有搭他的话,想来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想的一样,他顿觉尴尬至极,却也不愿意就此冷场,又扯了嗓子喊道:“只是我等都是江湖之中的无名之辈,此次若不是慕容家诚意相邀,自然也不会想出山得罪凌虚阁。而慕容家至今也无家主露面,是不是诚意不够啊?”

  二楼的雅阁内,突然传来一声汤勺掉落在桌上的声音,但那些人的心思都在那个敲锣的黑衣少年身上,自然是无人注意到这一动静。

  林敬将自己面前的那碗玉薰羹推到容婳的面前,打趣道:“好歹你也是跟着我闯荡过江湖的,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容婳眼下也没有吃羹的胃口了,面色陡然一沉道:“你还说呢,这怎么又是关乎你凌虚阁的事?我就奇了怪了,最近一个月以来,我们都听到多少起针对凌虚阁的事了,虽然都被陆一舟和沧七暗中处理干净了,但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林敬则满脸毫不在意道:“这些江湖上的小宗小派根本就不成气候,想要对付我们凌虚阁,犹如蜉蝣撼树。所以,就让他们先折腾一阵子,反正也给陆一舟找点事情做,要不然他一天到晚的发呆作愣,再这样下去可就要成傻子了。”

  容婳道:“那你就一点都不好奇,这些人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开始倒戈相向?在一个月以前,他们可是在凌虚阁的山门前,磕着喊着要让凌虚阁庇佑他们的,怎么现在又视凌虚阁为仇人,恨不能立马杀上山去?”

  林敬双手一摊无可奈何道:“这江湖中的事原本就是变幻莫测的,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我现在就只想将你赶紧送回凌虚阁去。这龙吟城今年的冬日比往年寒冷,若不是因为火蚕衣的事耽搁了,我也断然不会让你在龙吟城呆这么久。好在你身上的寒疾还有法子可以抑制,要不然眼下这场连绵不绝的大雪,可真是要了你我的命。”

  说话间,楼下的众人不知为何,突然又沸腾了起来,不停的对着二楼的那名黑衣少年大喊着。

  容婳侧耳听了好一阵,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一句,“慕容家此次家主不出来,就算给我们千金,我们也断然不能铤而走险!”

  随即有人附和道:“对,我们都是因为相信慕容家的为人。所以才冒死前来。这可是在龙吟城的眼皮子底下,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为何慕容家还不能坦诚相待!?”

  “对呀,你们要让我们来这听风镇相聚,我们便来了。现在江湖中,谁人不知道龙吟城和凌虚阁是姻亲,是摔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们若是被龙吟城发现了,必然只有死路一条,可是慕容家也别想全身而退,既然大家都是生死悬于一线,想见你们家主一面,这不是什么过分的的要求吧!?”

  “不错,我们要见慕容家的家主,要不然这笔交易我们可就不接了!”

  ......

  容婳越听越坐不住了,她斜了一眼林敬,只见他还气定神闲的坐着,悠然自得的端起那碗她不想吃的玉薰羹吃得眉飞色舞。

  她气不打一处来道:“林敬,这敌人都快打到凌虚阁的门口了,火都要烧到眉毛了,你怎么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呢?”

  林敬很快便吃完了那碗羹,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碗,道:“小徒孙,那我先问问你,你知道这慕容家是何门何派吗?”

  容婳道:“不知。”

  林敬道:“这不就结了吗?”

  容婳不解道:“这怎么就结了呢?你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这事就完了吗?”

  林敬情不自禁的笑了笑,但很快又收敛了笑意,佯装正色道:“容婳啊容婳,想不到你也有犯懵的时候,你想想看,是不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但是,眼下这慕容家对于我凌虚阁倒是知道得不少,但是我们对他却是一无所知,所以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便是先要打听清楚这个慕容家到底是何门何派?怎么会蛮横到敢召集这么多江湖中的乌合之众,公然在这听风镇商量怎么对付我凌虚阁?这简直就是太.....目中无人了!”

  容婳听闻他如此说,心里总算放松了几分,却又不免担心道:“那我们要怎么打听,去小雪盟买消息吗?”

  林敬朝容婳递了一个眼神道:“这不就有现成的吗?”

  容婳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见楼下的众人越来越不受控制,各个扯着嗓子朝那黑衣少年嘶吼着。

  那黑衣少年眼见如此状况,一改方才的得意之色,眸光不经意间的望向二楼东南角的一间雅阁。然而,那间雅阁被屏风和纱幔围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清里面坐了何人。

  他的这一微不可查的举动,自然也逃不过容婳的双眼。她奇道:“我们是因为有着龙吟城的令牌,所以才能在这清川客栈被包场的情况下,还能觅得一间雅阁。那东南角的雅阁莫非便是....”

  林敬兀自品了一口茶,啧啧道:“好茶,不过就是放得有些潮了,若是晾晒的时日足够长,也定然不会潮的。”

  就在容婳快要发怒之际,他适可而止的答了她的话道:“你猜得没错,那间雅阁之内所坐之人十有八九就是这慕容家的家主。不过,也还真是机缘巧合,这慕容家近一个月以来,收买了不少江湖中人,处处散播关于我凌虚阁的谣言,谁曾想竟然在今日碰了面。”

  容婳道:“不过,你说这会不会就是他的有意为之。知晓你和我回凌虚阁一定会在听风镇落脚一晚,所以早早的就安排好了这场戏。不过,作为一个处处针对凌虚阁的人,他这么急于暴露自己的身份又是为何?”

  林敬也啧啧称奇道:“既然你这么冰雪聪明都想不出来,我自然也就想不明白了。”

  容婳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谁让你这么夸我了?你不知道害臊,我可是脸皮子很薄的。”

  林敬无辜道:“我有在夸你吗?这只是客套话而已,就跟我说陆一舟是一个翩翩公子,说沧七忠心耿耿一样,客气一下而已。”

  容婳心里气得牙痒痒,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道:“是吗?我也没有当真啊。”

  林敬不相信道:“怎么会呢?我说话你不是一向都信以为真吗?”

  容婳粲然一笑,随即两只手迅速出手,将林敬的一只胳臂反扣在背上,钳制得死死的。林敬立马惊呼一声,哀嚎道:“我错了我错了,是我说错话了,我自罚....罚我回凌虚阁之后,教你练我们那岚家的无双剑法,你练成之后必定会所向无敌,在江湖之中很快就能扬名立万了。”

  容婳这才气消放手,潇洒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楼下的众人丝毫也不知道这间雅阁内,方才所发生的一切。还一个劲儿的在向那黑衣少年吼道:“我们要见慕容家主,见慕容家主!”

  那黑衣少年看山去约莫只有十五岁上下,眉宇间还是少年人未经世事的稚气,再加上被这些江湖中的老油条乱吼一通,早就急的站不住脚,望向东南角雅阁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突然,就在这人声鼎沸之中,自东南角的雅阁内,赫然弹出三只茶杯来。那三只茶杯被人用内力强力弹出,裹挟着一阵疾风,径自朝二楼的一根石柱上砸去。与此同时,三支竹筷同一时刻飞了出来,追着那三只茶杯而去。似是猛兽追击猎物一般,将那三只茶杯穿心而过,死死的钉在了石柱上。

  紧接着,众人的头顶上空,忽然有一道疾风呼啸而过,带着锐不可当的气势,砸向石柱,那三只茶杯瞬间被碎成了粉霁,而那三只竹筷却分明丝毫未伤。

  众人见状都惊叹不已,那茶杯先是被用内力定在了石柱上,随后又被内力震碎成粉末。放眼整个江湖之中,在明尊魔幻,容靖沣,林若寒这些高手之后,还不曾有人能够做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