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凌虚阁吓破众人胆
夏一跳2020-07-22 13:513,349

  容婳心知,今日前来这清川客栈的,虽然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宗小派,却也不乏一些身怀绝技的高手。而能召集这些高手的慕容家,自然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方才那雅阁内的人,虽然只是小露身手,但也让很多江湖中的前辈都望尘莫及。

  究竟是什么人会如此明目张胆的针对凌虚阁呢?

  就在她的愣神之际,东南角的雅阁内,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男子声音,“多谢诸位信任我慕容家,但因为慕容家素来有家训,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所以还请各位见谅。”

  而楼下的众人被方才那一招内力震碎茶杯,惊得目瞪口呆,心知这慕容家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得罪得了的,生怕万一逼急了什么好处都捞不到,反而搭上自己的性命。所以,哪里还管得了这稀奇古怪的家训,纷纷表起了忠心来,“那是当然,家训自然还是要遵守的,慕容家还真是严谨啊,家训也是如此的标新立异,哈哈哈……”

  容婳:“……”

  她叹口气道:“他就不怕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去吗?”

  林敬一口饮尽杯中的茶道:“小徒孙难道忘了有句话叫做,富贵险中求吗?”

  容婳道:“那你方才可曾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林敬道:“看出来了啊,是个高手。”

  容婳原本已经做好了林敬细细分析一番的准备,谁知他竟然只有这么简单的四个字,顿时一口老血闷在胸口道:“就这么简单?”

  林敬不以为意道:“这偏偏还就是不简单。”

  容婳纳罕道:“此话何解?”

  林敬道:“好说,拿一个月的点心来换,你可愿意?”

  容婳爽快道:“成交。”

  林敬得了好处,也不再刻意卖弄关子,终于如容婳所愿头头是道起来,“你想啊,如今这江湖之中的高手,一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而且各个恨不得能在自己的脑门上,刻上‘我是高手’四个大字,对吧?”

  容婳若有所思道:“不错。”

  林敬继续道:“但是,方才你也看见了,这雅阁中人的身手放到如今的江湖中之中,自然也是数一数二的。可是,在这之前,你可曾有听说过慕容家这号人物?”

  容婳思忖片刻后摇了摇头道:“不曾。”

  林敬道:“这不就结了,这慕容家此前一直在江湖之中排不上名号,一定是有意低调为之。而近日以来暗地里对付凌虚阁,以及今日在此突现身手,必定是有备而来。”

  容婳道:“难不成他是想一鸣惊人,借由打压凌虚阁而在江湖之中争得一席之地?”

  林敬难得凝神蹙眉道:“小徒孙,你只说对了一半。慕容家此番到处打压凌虚阁,一定是和凌虚阁有仇怨。要不然,他随便杀个江湖中的门派,再顾人大肆宣扬一番,自然也能达到扬名的目的。可是,他偏偏选择了凌虚阁,这就是蹊跷之处。”

  经过林敬的这番一提醒,容婳心下也顿时明白了几分道:“我明白了,以凌虚阁今时今日的地位,一般的小宗小派都奉承巴结,鞍前马后的。可是,他却偏偏选个最难的下手,要么是他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么就是真的和凌虚阁有仇。方才,看他初露身手,便知他并不是那些盲目自负之人,所以便只能是和凌虚阁有仇。看这阵仗,怕是这仇怨小不了。”

  容婳满脸忧心,但林敬却还是吃喝不误,满脸惬意道:“即便有仇也早就结下了,咱们今朝有酒今朝醉,管明日的闲事干嘛呢?来来来,小徒孙,本师祖亲自给你斟上一杯梨花白,保你今晚一定睡个好觉。”

  容婳见他满脸堆笑,一点也不在意这满客栈的人还在商量着对付他,也只好敛了自己的气性,将手中的杯子递上前去,道:“那今日我这小徒孙就舍命陪君子,看你能折腾到几时。”

  谁知,那杯子突然从手中脱落而出,兀自掉落在木桌上,又打着滚朝林敬的面前滚去。

  而林敬此时双手正抱着一坛酒,等他将视线移回去的时候,那酒杯早就滚到了木桌的边缘。林敬情急之下,只得伸出脚去接,那酒杯刚好就掉在了他的鞋面上。

  他长舒一口气道:“好险,要不然可就暴露了。”

  他话音刚落,那酒杯似是听到了一般,偏不让他顺心,径自朝地上掉落而去。

  林敬傻眼道:“不是吧,你这是成精了吗?”

  酒杯悠然砸向了石板地面,一阵清脆的碎裂之声,划破了整座客栈的寂静。

  因为方才那雅阁之人小露身手,所以原本嘈杂无比的客栈早就鸦雀无声,无人再敢高声喧哗,都在心里思忖着怎么攀上慕容家这棵大树。所以,这声碎裂之声,犹如一道惊雷瞬间炸响整座客栈。

  有人随即向方才那位黑衣少年询道:“不知这间雅阁中人,是否也是慕容家请来的朋友?”

  那黑衣少年睨了一眼东南角的雅阁,未有得到任何指示,只得硬着头皮道:“不是,慕容家请来的人都在堂下了。”

  突然,有人厉声尖叫了起来,“一定是龙吟城收到了风声,他们派人来追杀我们了。”

  他话音未落,整座客栈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拔剑之声,明明晃晃的长剑,都对准了容婳和林敬所坐的雅阁。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龙吟城派来的难不成是缩头乌龟,竟然不敢现身相见。”

  众人一听此言,随即都笑得前俯后仰起来。

  虽然龙吟城在他们的眼里,是只猛虎,但猛虎也难敌群狼,反正现在他们人数众多,自然心里也多了几分狂妄。

  有胆大之人想要在慕容家面前,挣个头功,所以便握着手中的长剑悄然从木梯而上,慢慢的靠近了容婳和林敬的雅阁。

  容婳抓过桌上的佩剑,便欲拔剑出鞘,却林敬一把按住。他像是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一般,云淡风轻道:“小事一桩,就不劳我们阁主夫人费心了。”

  随即,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抄起面前竹筒中的一根竹筷,便施力挥向了那两名名已经爬上了木梯的人。

  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那竹筷便已经插进了二人的膝盖,只听见两声凄厉的惨叫,那两人便从木梯上先后滚落了下来。众人立即凑近去看,只见那两只竹筷,稳稳的插进了那两人的膝盖骨,并且插了个透穿。

  有人立即悄声道:“这人的内力也是不容小觑啊……这龙吟城果然是藏龙卧虎啊!”

  此言一出,那两名膝盖中筷之人的周围,随即空出了好大一圈。原本还高喊着要一较高下的众人,眼下都急不可耐的想要和这两人划清界限。

  有人鼓动道:“这慕容家和龙吟城貌似都是狠角色,要不我们还是逃吧?”

  有人回道:“现在才逃恐怕为时已晚,龙吟城此番前来不会没有准备的,说不定出了这道大门就会被乱箭射死,还是留在这里静观其变。俗话不是说了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指不定我们就是那渔翁呢?”

  众人听闻他如此说,也都觉得十分有道理。反正罪魁祸首慕容家也在,即便是天塌下来了,还有坐得高的顶着,不妨先坐下来静观这场好戏。

  而雅阁内的林敬,则心旁骛的继续吃着眼前的一盘鲜花豆腐,还不停的点评道:“这清川客栈好歹也是听风镇的老字号了,这么多年了这厨艺都没有长进,这和我的御用厨娘完全没法比。”

  容婳心知,林敬口中的御用厨娘指的就是她,她没好气道:“谁要做厨娘了?”

  林敬急忙补上一句道:“我这也是对你每天变着花样的给我做菜表示感谢嘛,你可是我们凌虚阁的阁主夫人,全凌虚阁的人可都是任你差遣,包括我,随时准备为你鞍前马后,乐此效劳。”

  楼下的众人原本以为这雅阁中的龙吟城之人,下一步一定会有大动作,谁知战战兢兢的等了许久,也未有等到。不由得好奇了起来,难不成还真是缩头乌龟?

  而慕容家也一直不动声色,两间雅阁,一个在东南角,一个西北角。似是两个高手呈对峙之势,却迟迟等不到动手的那一刻。

  就在众人发愣之际,客栈的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了开来,一股寒风簌簌的灌了进来,之前饮下的酒也顿时清醒了一半。

  虽然,门口所站的不速之客,各个披坚执锐,满脸肃杀之意,看起来就不好惹。但众人却如蒙大赦一般,恨不得纷纷起立,鼓掌欢迎他们。

  因为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既不像慕容家,也不像龙吟城,很明显是别的宗派。

  终于有不怕死的来了,这局越乱才越好呢。

  而门口的一众不速之客,却根本就未有多看这些乌合之众一眼。兀自低眉垂首,似是在向谁施礼示意。

  而那些不速之客的首领,身穿黑色披风,手持长刀,冷眼望了一圈这堂中的众人,便戴着一身的霜寒之气走上了木梯。

  众人的目光都随着他的身形移动,只见他上了木梯之后,便径自朝西北角的那间雅阁走去。然后,旁若无人的对着阁中之人,施礼恭敬道:“阁主,都解决完了。”

  因为他的声音中气十足,也未有刻意掩饰,所以楼下的众人可以清清楚楚的听见他所唤的‘阁主’二字。

  放眼整个江湖,除了凌虚阁之外,还有谁敢自称阁主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