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容婳知晓秘密
夏一跳2020-07-22 13:513,808

  众人原本还以为盼来了,可以和龙吟城以及慕容家相抗衡的大宗大派。谁曾想,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这来者不善之人,竟然会是凌虚阁!!

  最可怕的是,在片刻之前,他们还在义愤填膺的商量怎么对付凌虚阁,这简直就是当着老虎的面要去拔老虎的牙啊!

  自从明尊魔幻被剿灭之后,凌虚阁和龙吟城便鼎足而立,特别是凌虚阁在那岚岳的带领下,在整个江湖中可以说是所向无敌。

  只是,树大招风,这段时日以来,一直有一些眼红的门派在暗中乔装凌虚阁的弟子,到处犯下烧杀抢掠的罪行,然后嫁祸给凌虚阁。而有些门派,原本在江湖中早就扬名立万,却又不满现在凌虚阁一家独大,所以便威逼利诱一些乌合之众,去做不利于凌虚阁之事。

  今日这慕容家便是其中一位。

  可是,谁曾想还被凌虚阁阁主碰了个正着,还真是出门未有看黄历,一脚便踩在了马蹄子上。

  就在众人的哀叹声中,西北角的雅阁传来一句调侃的男子声音,“沧七,你这办事效率又提高了啊。这次又清理了几个人?”

  雅阁外的沧七回道:“加上此前的一百个,一共有两百三十五个。”

  这些被慕容家召集而来的乌合之众之中,其中有一些是打肿脸充胖子,完全是为了赏钱才铤而走险来的。眼下听闻这楼上两人的对白,立马吓得站不稳,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高声喊道:“阁主,我是无辜的,我只是想来凑个热闹而已,我可什么都还没干呢!”

  随着他的泄气,人群之中也有几个人立即跪下来道:“阁主,凌虚阁从来都不会滥杀无辜的,您这次就高抬贵手吧!”

  他话音刚落,便觉脖颈间一阵冰凉之意。随即,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他眼见着自己的脖颈间喷洒出如注的鲜血,却也来不及哀嚎一声,便倒地而亡。

  一名蒙着左眼的中年男子,用衣袖擦了擦刀锋上的鲜血道:“我最是看不起这种没骨气的人。凌虚阁是很强,但你们既然接下了慕容家的活,就要有最基本的道义。哪有活还干,就向对手下跪的道理,这传出去让我们以后还在江湖上怎么混呢!?”

  那些原本还跪在地上的其余几人,见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都勉力稳住颤抖的身子,站了起来。却又不住的往东南角的雅阁望去,希望这慕容家能出来和这凌虚阁抗衡。

  毕竟,大家可是应他慕容家相邀,才前来这清川客栈,还被这凌虚阁抓了个现行。

  而那雅阁中的慕容家却根本未有丝毫动静,仿佛是根本不关心到底发生了何事。

  不禁有人低声道:“原来这慕容家才是缩头乌龟呢!”

  “你可小声一点吧,这眼下的情况还说不准呢!”

  突然,西北角的雅阁里传来一阵拍掌之声,随即一名身着蓝色衣袍的男子,自一面屏风后信步而出,款款行到二楼的木拦前,居高临下的扫视了一圈楼下之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方才持刀砍人的那男子身上道:“不错不错,看不出你还挺有骨气的,只可惜,为什么要为这慕容家做加害我凌虚阁之事?”

  那男子道:“习武之人,要么像个英雄一样扬名立万,要么就像我一样谁给钱多,就提谁办事,没有什么为什么!”

  林敬撇撇嘴,勉强点点头道:“你说的这话还真是十分有道理,我很欣赏你,所以,今日我便饶你一命。”

  其余众人见状,纷纷做求饶状:“阁主,我们也只是一时利益熏心,还请阁主宽恕,饶了我等啊!”

  林敬摇了摇头道:“你们可不能饶,我和我小徒孙在这吃饭吃得好好的,谁知道你们在这一惊一乍的,饶了我们的兴致,自然是该杀,通通都该杀!”

  那些人一听,脸都煞白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有人低声道:“这江湖中传言,这凌虚阁的新阁主杀人如麻,身负血海深仇,视人命如草芥,今日总算是见到了。”

  纵然他再小声,却还是被林敬听见了。

  林敬气得跳脚道:“喂,我说这位大哥,明明是你们方才商量着,要怎么对付我凌虚阁的,这现在我怎么还多了一个杀人如麻的罪名?”

  那人怯生道:“近日以来,但凡有人做了不利于凌虚阁之事的人,都离奇的失踪不见,尸骨无存,我看你们凌虚阁的杀人手法真是越来越高深莫测了。”

  林敬见他如此说,也瞬间来劲了,一甩头发正准备和他说道说道。谁知,一抬眼便见容婳自雅阁中走出,冲他温声道:“行了,你别吓着他们了,既然沧七大哥提前前来,那我们还是早一步回凌虚阁吧。”

  林敬立马满脸堆笑道:“既然我的小徒孙这么着急想离开这个肮脏污秽之地,那我这个做师祖的便成全你的心愿。”

  顿了顿,他转身指着方才那人道:“算你今日命大,要不然你的脑袋早就搬家了。”

  语闭,在众人匪夷所思的目光之中,他拉着一名身披红色披风的女子,悠然的走下木梯来。原本还人挤人的大堂,瞬间腾出一条道来,林敬便牵着容婳目不斜视的穿堂离去。

  见那些一直守在门口的凌虚阁护卫,也跟着离去之后,众人这才缓过神来,凌虚阁真的走了,他们竟然莫名其妙的逃过一劫!

  而大家还原本寄予厚望的慕容家,自始至终都未曾出面。

  东南角的雅阁之中,一名面容昳丽清冷的男子,兀自放下手中的茶杯,喃喃自语道:“事情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那岚岳,你可比我想象中的难对付多了。”

  容婳被林敬拉着走出了清川客栈之后,便径自上了一辆马车。这辆马车做了很好的防冻处理,还特意添了取暖的暖炉。所以,一走进去便如置身于四月天,未曾感受到半分的寒意。

  林敬跟着容婳踏上了马车,却又卷起帘子交待道:“沧七,直接回凌虚阁,不管路上发生何事都不要停下来。”

  沧七拱手道:“是!阁主。”

  随即,马车还是缓缓行进。

  马车内,林敬握着容婳的手,放在暖炉上暖和道:“怎么样?我这改良后的马车,即便在这冬日也可以让你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还不快谢谢师祖我。”

  容婳不服气道:“那我平日里给你做菜就不算了吗?那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林敬道:“小徒孙的孝心,我自然是知道的。”

  容婳道:“这心意和孝心不是一回事。”

  林敬笑道:“这怎么就不是一回事了呢?反正最后还不是我吃了,只要你是做给我吃的,管他什么心意还是孝心,我都照单全收。”

  容婳睨了他一眼,难得和他呈口舌之争,反正也没有赢过。

  因为下雪的缘故,一路上积雪甚厚,所以马车行进得很是缓慢。容婳靠在林敬的肩膀上渐渐的睡着了,林敬凭容婳的气息估摸着她应该是睡熟了,随即将她安置于马车内,径自挑起车帘,和赶车的沧七并驾齐驱。

  他从沧七的手中接过马鞭,扬起一鞭便落在了马背上,马车又行进得快了几分。

  寒风呼啸而过,落雪簌簌的砸得脸生疼,可他却为本就不在意,而是压低声音道:“沧七,可调查清楚了?”

  沧七道:“阁主,现在所有的线索都表明,这个慕容家就是故意在你回凌虚阁的路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

  一抹冷笑爬上了林敬的嘴角,“那他还真是太过于自负了,公然向我凌虚阁挑战,难不成还真是想对付我凌虚阁从而一鸣惊人?”

  沧七沉声道:“这个属下还未查询清楚,不过肯定来者不善。”

  林敬道:“他们是何来头查到了吗?”

  沧七下意识的回头望了望身后的马车,回道:“还未查到,这慕容家显然是有备而来,所以关于他们的过往,江湖之中并未有记载,应该是被刻意抹去了,或者蛰伏多年就是为了现在报复那岚家。”

  他顿了顿,似是还有话要说,想了想还是未有开口。

  林敬好笑道:“沧七,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难不成我和你之间还要藏有秘密不成?”

  沧七立即拱手道:“沧七不敢,只是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林敬道:“那就捡你知道的说,其他的我自己去领会。”

  半晌的沉默之后,林敬终于等来了沧七的回答,“经属下查实,这慕容家其实是冲龙吟城而来的。”

  林敬挥马鞭的手瞬间凝滞在半空之中,他转过头来望着沧七道:“你说什么?冲龙吟城而来的?那为什么近日以来,做的都是不利于我凌虚阁的事?”

  不等沧七回答,他便自己找到了答案,“因为婳儿在我身边,所以他们便也对我凌虚阁出手了。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打我小徒孙的主意。沧七,你不用跟着我们回凌虚阁了,你再去探查这慕容家的消息,我可还真是好奇这神出鬼没的对手,究竟是何人?”

  沧七拱手道:“沧七领命。”

  随即,一个跃身便跳下了马车。

  容婳听闻车外有动静,还以为是林敬要进到马车里来,便急忙闭上了双眼,装作睡得很熟的样子。良久之后,她也并未听见有任何动静,便又重新睁开了眼睛。她暗自思忖着方才林敬和沧七的对话,想缕出一条思路来,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原来这几日在江湖之中行风作浪的慕容家,竟然是冲着龙吟城而来的。

  而林敬火急火燎的要趁着这风雪天气送她回凌虚阁,也一定是提前发现了什么,要不然也定然不会让沧七在暗中调查。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自从容靖沣死后,龙吟城的罪孽早就被清算过了,如今这慕容家到底和龙吟城又有何瓜葛?

  突然,一阵烈马的嘶叫声传来,紧接着马车急速的停了下来,她也跟着被撞到了一旁的暖炉上。

  还未等她缓过神来,马车帘便被人挑了起来,她也只好装作刚被惊醒的样子,出声询道:“林敬,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敬却答非所问道:“婳儿,你怎么样?有受伤吗?”

  容婳随即摇了摇头道,伸手搭在林敬递进来的手上道:“没有,只是被突然惊醒了而已。”

  她被林敬扶着下了马车,朝马车前面行了几步,白茫茫的雪地里,赫然出现了一具死尸。

  林敬提来马车上的灯笼,照着那死尸的脸看了看,随即二人都认出了来。容婳惊诧道:“这不就是客栈中杀人的那个人吗?怎么会突然死在这雪地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