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师祖仁慈
夏一跳2020-07-22 13:513,247

  白茫茫的雪地之中,赫然躺着一名左眼被黑色面罩罩着的男子尸体,全身呈僵硬之姿,胸口的血迹早就被冻成了血块,双眼则大睁着颓然的望着上方,似乎是在临死之前看见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

  林敬一手提着灯笼照明,一手替容婳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这人前一刻还杀了别人,怎么现在却又突然死在了这里?而且还能跑在我们的前面,难不成他是长了翅膀能飞不成?”

  容婳也匪夷所思道:“从他身上的伤口来看,杀他的人必然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轻功卓绝的高手。”

  林敬道:“这次回凌虚阁的路上还真是状况颇多,看来这江湖之中好不容易恢复了的太平日子,怕是要结束了。”

  容婳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身在江湖那必定是会有纷争的。”

  林敬用手替容婳拍了拍落于红色披风上的雪,颔首赞同道:“婳儿说的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过我还是想婳儿你能远离这些纷争,凌虚阁必定能护你一世的周全。”

  说话间,道路前方忽然传来一阵迎风踏雪的声音,以及一阵窃窃低语的说话声。

  容婳和林敬急忙凝神朝着声音来源处望了过去,只见雪路前方缓慢行来四五个赶路人,他们都身穿厚厚的棉衣,手持兵刃,一路说说笑笑的朝着容婳和林敬走来。

  容婳心下不免有一丝紧张道:“林敬……”

  林敬微微颔首,示意他明白容婳想说什么,他们的马车停在这里,他和容婳又站于这具尸体身旁,纵然有千万张嘴,怕是也解释不清楚。

  那几个人很快便走到了容婳和林敬的面前,因为大家都素不相识,又因为寒夜霜冻,都想早点找到栖身之所,所以都不曾理睬对方,兀自离去。

  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看!那里死了一个人!”

  听他一喊,另外几个人也赶紧围了过来,这时,有人认出了那具尸体,他惊诧道:“这不是阿冲吗?他不是说要去听风镇参加什么秘密聚会吗?还飞鸽传书叫我们也来,怎么又会横死在这里?”

  随即,那说话的人便抬头警惕的望了望容婳和林敬,似乎是觉得这两个人颇有嫌疑,随即他便利落的拔出了手中的长剑,怒指着容婳和林敬道:“是你们杀了他?”

  林敬将容婳护于身后道:“阁下有话好好说,剑可不能乱指着人。”

  那人置若罔闻,气愤至极道:“我就想知晓是不是你们杀了他!?”

  与他一起前行之人也跟着拔出了手中的兵刃,和他一起同仇敌忾道:“还需要和他们多废话吗?阿冲的尸体摆在这里,他们又出现在这里,不是他们杀了阿冲还会是谁呢?反正大家都是江湖中人,都应该清楚杀人偿命的道理,今天是你们的运气不好遇见了我们,我们现在就要替阿冲报仇。”

  他话还未说完,手中的剑便已经朝着林敬利落的飞袭了过去。江湖之中少不了狭路相逢的场面,只是高手与高手之间,都会遵循着单打独斗决一胜负的法则,而眼下这些人则管不了那么的江湖规矩,齐齐亮出手中的兵刃,寒光硕硕的朝着林敬逼了过来。

  林敬身形未动,一手提着照明的纸灯,一手自披风下挥出一把长剑,长手一扬,银光一闪,逼近而来的那几人手中的剑便尽数被斩断。林敬再一个旋身,一剑自雪地上挑起一堆落地,掌力一出,落雪便似毒箭霍霍朝着那几人劈头盖脸而去。

  而他则提着灯笼稳稳的落于容婳身前,似是苍山劲松。

  那几个人还未近得了林敬的身,便被林敬逼退了回来,这才知晓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是武功造诣竟然如此之高,不过好在他还未有下杀手,所以他们好歹还能捡下一条命来。

  众人此番有惊无险之后,都不再敢轻举妄动,林敬这才将长剑利落的回了剑鞘,藏于披风下,沉声道:“我话不说第二次,这人可不是我杀的。”

  那几个人不知道是迫于林敬的身手,还是还未从方才死里逃生之中清醒过来,竟然都满脸木然的望着林敬和容婳,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突然,有人不经意间看见了一旁马车上的‘凌’字标记,顿时面色苍白,双腿发软,颤声道:“……你们是……凌虚阁的人!?”

  听他如此所言,其他几人皆是面露惧色,再没有方才的那般厉色。众人这才仔细凝视起眼前的二人来,眼前的少年不过二十岁出头,满脸的意气风发,方才观其身手也必定是在高手行列。近年来,江湖之中人才辈出,少年人更是似春后的新芽一般争先恐后的崭露头角。可是,这人却又比寻常少年多了几分沉稳和霸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如今风头正盛的凌虚阁新阁主,那岚岳。

  而被他护在身后的女子,则一直安安静静的端立在后,她身披红色的披风,在这茫茫雪地里十分的耀眼,似是正在盛放的一株红梅。

  这人必定也不会是旁的人,而是曾经龙吟城的二小姐,容婳。

  容婳见此情形,心知他们必定是心生俱意,只好出言缓和眼下这如三尺冰冻的僵局道:“诸位,我们凌虚阁素来不喜欢插手江湖中事,今日一事实属误会,还请诸位不要见怪。”

  那几个人闻言皆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应对。毕竟眼下这江湖格局早已生变,凌虚阁早已经凌驾于大宗大派之上,而他们都是闲散之人,无宗派庇护,若是凌虚阁现在要杀人灭口,那也是易如反掌之事。

  还未等他们达成统一口径,便有人倏地厉声尖锐道:“看来此前江湖传言不虚,凌虚阁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现在就连阁主都亲自出手而来,还真是好一个大宗大派。今日我等落于你们之手,也算是我们倒霉,不过,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如此心狠手辣,老天爷必定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林敬在心里倒吸一口冷气,若不是容婳在场,他必定早已经扑上去,将这满口胡诌之人揍得鼻青脸肿才算作数。只是,近几年以来,他的性子的确是收敛了不少,听闻到如此令人气愤之言,也只是云淡风轻道:“我说你们这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还真是非比寻常。怎么好话赖话全叫你们说了去,你们是哪只眼睛看见我凌虚阁杀人了?”

  那人面对着林敬的逼问,也丝毫不退缩道:“眼下江湖中人人都是如此传言的,阁主自小便身在江湖之中,难道不知传言非虚的道理?”

  林敬反唇相讥道:“这么说来,那传言非实又是何种说法,我就只问你们一句,若我凌雪阁当真是杀人如麻,那方才我为何还要留下你们的性命!?”

  一时之间,无人应答。

  须臾之后,才有人怯懦道:“凌虚阁想要杀我们就跟捏死蚂蚁一般简单,留下我们的性命无非是为了让我们供你差遣而已,然而我等虽然不是英雄之辈,但也不会为了苟延残喘,而听命于你们凌雪阁这种道貌岸然之徒!”

  他义正言辞,又说的慷慨激昂,令林敬倒还对他平添了几分敬佩之意,他挥挥手道:“你们走吧。”

  那几个人明显还未反应过来道:“……你说什么?”

  林敬道:“我说让你们走,干什么还想留下来吃宵夜啊!?凌虚阁可从来不留外人的。”

  他们原本都以为今夜遇见了凌虚阁阁主,必定是会身首异处,恐怕早就心底默默的写下遗言,谁曾想这位少年阁主,竟然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林敬见他们还满脸茫然,似乎是不相信方才他所言,只好佯装将手伸向身下的披风道:“快走吧,趁我现在还未改变主意。”

  这下众人才终于从方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连滚带爬的消失于茫茫雪夜之中。

  待他们离去之后,容婳这才温声道:“这几个人不知道是否会辜负你的好意。”

  林敬却不以为然道:“管他那么多做什么,只要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不过,现今江湖之中,波云诡谲,事事都冲了我凌虚阁而来,看来是有必要让陆一舟查清楚这火蚕衣一事。”

  容婳道:“一个月以前,江湖之中忽然盛传凌虚阁藏有火蚕衣这件至宝,所以引得大家都剑指凌虚阁,只是或许无人会相信,凌虚阁根本就未有什么火蚕衣,这究竟是何人在散布谣言,要置于我凌虚阁于死地?”

  林敬道:“万事总会有水出失落的一天,不过眼下最紧要的事,便是我们安然无恙的回到凌虚阁。”

  容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过,她又指了指雪地里的尸体道:“他好歹也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习武之人,虽然不明缘由惨死于此,但可不能就此曝尸荒野。”

  林敬将手中的灯笼递给容婳,将她扶回到马车之中道:“这种小事就交给师祖我了,小徒孙你就在马车中乖乖的等我回来。”

  容婳点点头道:“快去快回。”

  林敬装模作样的欠身施力道:“谨遵夫人命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