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神秘茶客
夏一跳2020-07-22 13:513,176

  容婳和林敬一门心思想早点回到凌虚阁,可是老天爷偏偏不如他们所愿,大雪不分昼夜的倾泻而来,颇有种天地要同归于尽之意。

  后来,干脆风雪交替,狂风裹挟着落雪,呼啸反复未有停歇的苗头,阻断了来路和去路,千山暮雪,万径人踪灭。

  索性,在更大的风雪来临之前,容婳和林敬为了安全起见,在距离凌虚阁还有一百里山路的山脚下,觅得山道上的一间茶楼歇脚。

  林敬将马车停于茶楼的门口,将容婳从马车中扶出,随手掷了一锭银子给守在茶楼门口的年轻伙计。

  那伙计原本冻得通红的脸,在接到林敬的大锭银子之后,咧开嘴满脸堆笑的去帮林敬停马车去了。这座茶楼因为坐落于山脚,所以客人不及闹市的一半多,又因为逢此大雪天气,更是清冷异常。

  所以,茶楼的老板也并未开门迎客,而是将门关得死死的,以防风雪灌入。

  容婳轻轻的扣了扣门扉,便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声从茶楼内传来。紧接着,一张笑容可拘的中年男子的脸,便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容婳越过那中年男子的身形,随意的朝他身后的大堂扫了一眼,偌大的茶楼竟然无一位客人。

  不过,至少是一处清净之地,免得像上次一样吵的她脑袋疼。

  她道:“老板,因为下雪的缘故,我们现在赶不了路了,所以,现在想在你的店里歇息几日。”

  那中年男子见容婳和林敬穿着气度皆不凡,脸上的笑意更盛,便开门将二人迎了进来,“二位赶紧里面请,咱们茶楼里有炭火,快进来暖和暖和。”

  容婳客气道:“多谢。”

  便径自踏步而入。

  等林敬和她进入到茶楼的大堂之后,二人这才发现原本空空荡荡的茶楼,除了他们之外,竟然还有另外的客人。只是因为他所坐的位置是在堂内的一个角落里,且因为有半张屏风阻隔,所以方才才未有发现于他。

  那老板善于察言观色,见容婳和林敬不经意间望了一眼,那静坐于屏风后只露出半个背影的人,便轻声提醒道:“二位,他也和你们一样,因为风雪阻路,所以寻了咱们茶楼歇脚的。不过,他的脾气可不好,不喜欢人盯着他看,所以二位可得小心着点。”

  林敬用手骚了骚自己的鼻尖道:“这人谁啊?谁会有这盯着他看的癖好啊?我看他是太过于自负了吧。”

  那茶楼老板闻言,急的直跳脚,差点跳起来用手去捂住林敬的嘴。他惊恐万分道:“这位客官,您可少说两句,我这可是小本生意,一年到头也没几个客人来,这好不容易才遇见个大财神,您可别给我得罪了。”

  林敬这才明白了过来道:“财神是吧,好吧,看在你做买卖不容易的份上,那我今日也做回财神爷,把你们店里面的招牌菜都给我上一遍。这几日赶路都是吃干粮,都快把我吃成梅干菜了,刚好能在你们店里补一补,免得回到凌……家里,被我家管家又是一阵啰嗦。”

  说着,他便伸手去掏自己的钱袋子。

  而那老板见林敬掏出的钱袋子,绣工精美且用料考究,更是认定了这是一位一掷千金的主,早就两眼放光的等着了。

  可是,林敬在掏自己的钱袋子之时,便已经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平时那钱袋子跟个秤砣一样,可今日却轻飘飘的且空瘪得像是一副泄了气的皮囊。

  他心知不好,但却不死心,还是固执的将那干瘪的钱袋子打开来,瞧了个清清楚楚,确确实实是分文也无。

  最后一锭银子已经被他豪爽的打发给了门口的伙计,眼下他的钱袋子里早已经空空如也了。

  他尴尬的笑了笑道:“老板,赊账行不行啊?”

  那老板原本还满面春风的脸,顿时黑了下来道:“怎么着?出门未带银子啊?”

  林敬道:“带是带了,可是已经被我花完了,喏,方才我还给了你门口的伙计一锭银子,让他替我停马车呢。要不,……你找他要去,你们俩平分?”

  那老板顿时摇了摇头道:“客官,那你这就不是没有银子的事了,你恐怕是连马车也没有了。”

  林敬纳闷道:“哦?怎么说?难不成你们这里还是一家黑店,不过银子不够马车来凑,这个方法我还是能认同的,你放心我家离这里不远,只要这大雪停了之后,我便修书一封,让我家里人送银子来便是了。只不过那马车可是我亲自打造的,你可得千万要还给我。”

  谁知,那老板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我还不还给你的事,而是方才你交待的人并非是我茶楼中的伙计,而是没钱住店歇于我门口的流浪之人。眼下,他得了你的银两,又多了一辆马车,恐怕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林敬闻言,随即便去开门查看,半晌之后他垂头丧气的回了来,愠怒道:“没想到我林敬行走江湖多年,竟然还让一个流浪汉给骗了。”

  他顿了顿,随即又转向容婳道:“婳儿,你身上的银两呢?还有剩下的吗?”

  容婳方才便已经搜遍了自己的全身上下,可能会藏有银两的地方,可是仍然是一分未有剩下。

  她苦着一张脸摇了摇头道:“这次未曾预料到会在路上耽搁这么久的时日,所以,所带银两不多。我身上的银子早就花完了,老板,要不这样,我用我身上的这些金银首饰来抵押,你看行吗?”

  那老板虽然心知她身上所带的饰物也必定不俗,但却还是未同意道:“我这只是山野茶楼,要了你的金银首饰之后,还得去兑换成银两。这年头物价时高时低的,我也不想冒这个风险,我看二位还是另想办法吧。”

  林敬还是不死心道:“老板,你不是吧?这么没有人性?你看这外面的天气,人都快被这风雪卷上天了,你就不能行行好,免费让我们住上几日吗?”

  那老板闻言,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道:“我这可是客栈,开门做生意讲究的就是挣钱,为何要白白的让你们住上几日?”

  林敬一时语塞道:“……你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不过,你看要不这样,我们先住下,等雪停了之后,我便让我的家里人来送钱,这总行了吧?”

  那老板还是不同意,固执得像一头牛道:“这年头吃霸王餐的人真是防不胜防,我和二位也是初次见面,可不能冒这个风险,要是你们趁雪停了,半夜偷偷溜走,那我岂不是人财两空吗?”

  林敬无奈道:“……你还真是精明到家啊。”

  容婳道:“算了,林敬,看他这个样子必然是不会善心大发了,我们还是走吧,别打扰了人家做生意。”

  那老板冷笑一声,似是终于赶走了瘟神一般的畅快。

  突然,一声闷响传来。

  这间茶楼的大堂原本就不是很大,只能容纳六张木桌。所以,任何轻微的响动也逃不过在场之人的耳朵。方才那阵闷声正好是从那屏风之后传来的,三人随即都往屏风的方向望去。

  只见屏风的半个背影,还是维持着方才静坐的姿势,根本就未有移动过分毫。不过,他左手的茶杯停放之处,有些许茶水漫出,想来方才便是他受不了三人僵持不下,便将茶杯重置于桌上,以示抗议。

  那老板急忙将林敬一边往门外推去,一边不停的轻声责备道:“我说二位赶紧走吧,可千万不要在我这里逗留了,待会这位祖宗发起火来,我这茶楼可就要被夷为平地了。”

  便在此时,一锭雪花银从那屏风之后被抛了过来,精准的落于那老板的掌心之处。

  一个清冷又动听的男子声音传了来,“我替他们付。”

  沉寂半晌之后,他又补了一句道:“你们太吵了。”

  那老板随即笑容可拘的对着那背影,弯腰作揖道:“好的客官,我立马消失,打扰您的雅兴了,真是对不住了。”

  语毕,他便去拉林敬的袖子道:“我给你们安排二楼的雅座,你们方才也听到了,再这样下去,我可就跟着你们倒霉了。”

  谁知,林敬却甩开了他的手道:“不用去二楼,这位兄台帮我付了账,我理应要去感谢一番,是吧,小徒孙?”

  容婳亦点头同意道:“江湖中人难免会有难处,既然别人帮了我们,我们自然也不能如此无礼,必然是要先行谢过才行。”

  那老板一听,吓得差点双膝跪地,他满脸惧色,面色惨白无比,就差给容婳和林敬下跪磕头道:“我说二位可别再自作聪明了,你们都不清楚他是什么人,这样贸然前去,可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吗?这位客官替你们付钱,就是不想你们再在此处喧哗,你们可赶紧随我走吧。”

  而容婳和林敬却相视一眼,不再管那老板哀嚎,径自朝那屏风之后的人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