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师徒齐上阵
夏一跳2020-07-22 13:513,256

  见容婳和林敬置若罔闻的朝那人走去,那茶楼老板面如死灰,一个劲儿的用头猛撞向一旁的木桌,想就地死去一了百了。

  而当容婳和林敬逼近那屏风之后的人,看清楚了他的正面之后,这才明白那茶楼老板,为何会这么畏惧这位神秘客官?

  那屏风之后的男子独坐于一张木桌前,一杯清茶,一碟素锦,桌上还放置着一把长刀和一顶斗笠。那长刀比寻常所见的长刀都要长很多,几乎快是一个十岁少年身高的长度,且上窄下宽。那刀鞘全身都雕刻着古朴的纹饰,看不出具体是些什么样式。但那种森然的杀伐之意,却是令靠近他的人,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胆寒之意。

  而那男子则面容清冽,目不斜视,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披风,看上去倒是有几分仗剑走江湖的惬意。即便是感知到有人靠近,却还是若无其事的兀自添起了热茶来。

  不过,那是一张就算是只见过一面,也断然会铭记在心的脸,因为实在是太过于昳丽动人。他虽然未有转过正脸来,但就是那半张侧脸,也足以令无数人心动不已。他面色如寒霜,低眉垂首,却丝毫不影响他整张脸的动人。只不过,因为他整个人太过于沉静,所以难免给人一种难以靠近,且莫名会心生出一种惧意。

  林敬也未有把自己当外人,来到桌前便不请自入的坐了下来,一边拿过另一只干净的茶杯,自己替自己蓄满热茶,一边笑道:“兄台,今日可得多谢你的好意了,要不然我和我的这位小徒孙,可得留宿在这深山之中了。”

  那男子并未作答,连眸光都未有半分移向林敬,林敬不由得腹诽道:“好一个以不变应万变,我还不信今日试不出你是什么身份!”

  容婳见林敬吃了闭门羹,也便随了林敬,入座看茶,满脸堆笑道:“这位朋友大恩不言谢,若是日后有机会,我们也定会相助于你。我们二人以茶代酒,谢过你的银子,和你。”

  林敬也急忙举杯和容婳一起呈敬酒之姿。

  那男子见状,终于出声道:“不用。”

  林敬也不急不恼道:“那可不行,咱们都是行走江湖的,都知道出门在外靠的便是朋友,而你今日替我解了这困局,便是我林敬的朋友了,所以,你这个朋友我自然是交定了。”

  那男子低沉着道:“林敬。”

  林敬朗声道:“是啊,林敬。”

  男子的目光终于落于林敬的脸上,却也未有多做停留,只是瞬息之间便移开了。

  容婳道:“我叫容婳,龙吟城人氏。”

  那男子却未有像方才凝视林敬那般,这次连瞬息的停留也未曾有,只是端起桌上的那杯清茶一饮而尽。须臾之后,他才回应道:“现在江湖生乱,二位居然随意暴露真实身份,难道不怕被人寻仇而来。”

  林敬也饮下一口热茶道:“行得正坐得端,所以自然不怕有人寻仇。不过,我见你这一身行头,必定也是身手不凡,不知道是出师于何门何派呢?”

  那男子根本就不想和林敬交谈下去,欲拿剑离去,却被容婳抢了先,她佯装诧异道:“这位江湖朋友,我看你也并未怎么吃食,反正现在也到午时了,我们还是多叫上两道菜,正好大家可以做个伴。”

  林敬急忙附和道:“不错,反正大家这么也算认识了,那相请不如偶遇,既然你已经给了银子了,那我们今日便痛饮一番如何?”

  不等他回应,容婳便向那心生死意的老板招手道:“老板,上菜!”

  那老板见三人竟然出奇的相谈甚欢,赶紧用衣袖拂了拂额头上的汗珠,满脸不可思议的溜去备菜去了。

  那男子见状,也不好再生出离去的念头,只好随了容婳和林敬的愿留了下来。只是他一直警惕性颇高,自从容婳和林敬到来之后,他都细心的留意着这二人的一举一动,想探明这不请自来的二人究竟是真心想感谢于他,还是另外有别的目的。

  毕竟一个是众所周知的龙吟城二小姐,而另外一个的身份自然也不难猜。

  虽然,他说他叫林敬,但能和龙吟城的二小姐如此亲密的,恐怕除了那位近日以来风头正盛的凌虚阁阁主,那岚岳之外,再无可能是旁的人了。

  而传闻中的凌虚阁阁主,阴险腹黑,毒辣狠绝,连自己的岳丈大人都可以杀害,那必然不会是一个能轻易展露真心之辈。

  但是,眼前的这位少年却一直笑意盈盈的,像是刚出茅庐的愣头青一样,不停的问东问西。

  “我说这位朋友,我看你这刀可是世间罕见啊,不像是咱们江南之物。”

  “你孤身一人这是要去哪里呢?如果咱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方向的话,那咱们还可以同路呢,毕竟你方才也说了,现在江湖生乱,多一个人便可以多一个照应。”

  ……

  如此种种,然而,那男子却始终不发一言,终于在林敬的喋喋不休之后,他阴沉着一张脸回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容婳见林敬套近乎失败,便自己亲自出马,直截了当的问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那你叫什么名字呢?既然你今日有恩于我们,那总不至于让我们连恩人的姓名都不能知晓吧。”

  “蓟连。”

  容婳道:“蓟连,原来你是滇北人氏。”

  蓟连的眸光中闪过一丝诧异道:“你知晓滇北?”

  容婳点了点头道:“小时候我和家人在滇北待过很长一段时日,所以知晓那边有很多蓟姓人氏。不过你从滇北来到江南,一路上必定是经过了剑门关蜀道,这大雪漫天的,想来道路一定是十分难行的。”

  蓟连不假思索道:“是,剑门关乃天堑,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不过,我是从年中便开始出发,赶在落雪之前行过了剑门关,所以,也未有赶到路险难行。倒是这江南的绮丽风光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滇北乃穷山恶水之地,最是羡慕这种鱼米之乡。”

  容婳方才出言询问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试探这位名唤蓟连的公子,是否真的是滇北人氏。没想到他回答得这样滴水不漏,一时之间还真叫容婳难以分辨。

  再加上方才她和林敬一唱一和的,已经询问了他诸多问题,在如法炮制下去,恐怕便会打草惊蛇了,也只好先行作罢。

  于是,三人各自心怀鬼胎的吃完了这一顿饭,便回了二楼的客房暂且歇下。

  容婳刚被林敬拉回房间之后,门外便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客官,您吩咐的热水已经烧好了,您看是现在给您送来房里吗?”

  林敬则回道:“那现在便送进来吧。”

  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眨眼之间便有一个人影闪了进来,顺便还关上了房门。那人便是方才的茶楼老板,只见他闪进房里来之后,便拱手对着容婳和林敬道:“阁主,夫人,大司尊已经传回了消息。”

  林敬指了指屋子里的一张圆木桌,示意道:“苏阳,坐下说吧,你这几日盯着这蓟连也是辛苦了。”

  而那苏阳却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赶紧又拱手道:“阁主,我只是凌虚阁最低级的线人而已,没有资格与阁主相坐于一桌,还请阁主收回成命。”

  凌虚阁的人因为负责的事物不一样,所以被林若寒分为了三六九等。而这个三六九等倒不是因为身份的高低贵贱,而是按照能接触到核心人物的等级来区分的,目的是为了各个岗位的人,能够更好的各司其职。

  而对于一些常年在外查探消息,十年八年也回不了凌虚阁的人来说,阁主二字便意味着最高的统治者,那是权力和威信的象征。

  所以,最基本的礼节那是必然要遵守的。

  更何况眼下这位新阁主继任阁主之位以来,可没少掀起江湖之中的腥风血雨,小心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

  林敬见那苏阳还像一根木头一样的杵在那里,只好无奈的上前去将他拉到椅子上坐下,还给他斟了一杯热茶道:“苏阳,你也是跟着我娘披荆斩棘到今日的,以后就别这么恪守礼节了,我们都是从北荒来到这江南的,说起来其实大家都是一家人。”

  苏阳闻言,一股热泪盈满眼眶,他强忍着满腔的热血,点了点头道:“是阁主。”

  容婳也会意道:“你方才说陆一舟传回了消息,他到底说了什么?”

  苏阳正色道:“大司尊在信中说,近日以来那些到处散布谣言,扮作凌虚阁弟子到处烧伤抢掠的人,都被人救走了。”

  林敬惊诧道:“你说什么?有人竟敢去凌虚阁劫人?”

  苏阳道:“大司尊是在信中如此说的,凌虚阁前的禁制被人破坏了,那些作恶之人也尽数被救走了。大司尊已经召集了阁中弟子分散开来去寻,不过眼下这霜雪又不停歇,恐怕还得多花些时日了。”

  林敬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居然还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陆一舟的眼皮子底下劫走那些人,看来陆一舟终于有事情可做了。对了,你监视这位叫蓟连的人也好几天了,可曾有什么收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