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徒孙咚咚咚
夏一跳2020-07-22 13:512,716

  苏阳闻言,神色略有些为难。

  容婳看在眼里,道:“怎么了?我知晓他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物,要不然陆一舟也不会让我们亲自前来。”

  苏阳道:“夫人说的极是,那蓟连在属下的这间茶楼已经住了好几日了,白日就在大堂内饮茶静坐,夜里也是如常歇息就寝,我一直有派人监视,未曾发现他有任何值得怀疑之处。”

  林敬疑惑道:“这就奇了怪了,明明陆一舟说这位蓟连和近日以来,江湖中发生的种种事件都有一定的关联,但是我们今日装疯卖傻了半日,也未曾让他透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看来还真是深藏不漏。”

  苏阳道:“属下也是接到大司尊的信函,在这做好了迎接阁主的准备,那依阁主之见,眼下这般局面应该做何应对呢?”

  林敬思忖片刻后道:“他今日应该也是猜到了我的真实身份,不过却也未有流露出任何的情绪,我倒是有了想和他一较高下的心思。”

  苏阳急忙道:“属下一定竭力配合阁主。”

  林敬颔首道:“现在先不用惊动他,陆一舟如此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就只需要静观其变即可。”

  那苏阳虽然平日里未有什么直接去凌虚阁前听命的机会,却也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物,知晓林敬这句话一出,便是已经对这件事做了一番指示。于是,他也急忙识趣道:“那属下便听从阁主的派遣,眼下夜已经深了,就不打扰阁主和夫人休息了。”

  说完,便急忙欠身施礼,悄然离开了房内。

  待他一离去,容婳这才一改方才的正襟危坐,一头栽到了榻上,有气无力道:“赶了几天几夜的雪路,今夜总算是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了。”

  林敬从方才所坐的圆木桌前,行到榻边,不等容婳反应过来便也直接躺在了她的身边道:“是我的错,错估了时日,所以让婳儿你跟着我受苦了。”

  容婳将头顺势埋进林敬的脖颈间道:“怎么会是你的错呢?我知晓你近日以来,为了这些子虚乌有的事,忙了个焦头烂额。我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些事居然是冲了我们龙吟城而来的呢?”

  她一说完,便意识到自己竟然一不小心便说漏了嘴,但为时已晚,林敬探寻而来的目光已经直接落在了她的脸上。

  他道:“原来婳儿那晚上是在装睡,你听到我和沧七的谈话了?”

  容婳道:“我和你又不是才认识,自然是能够知晓你近日以来的一些变化。你总是一个人静坐发愣,愁眉不展的。而且沧七来向你复命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而你和我谈论这些事的次数却越来越少,所以,我便留了一个心眼。没想到,竟然还真是冲了我们龙吟城而来。”

  林敬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容婳的脑袋,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动物道:“婳儿,其实我并非是有意要隐瞒你的,只是龙吟城因为此前赤华珠的事,好不容易才从众矢之的恢复眼下的安宁,所以我只是不想给你徒增烦恼而已。反正不管是冲着龙吟城,还是冲着凌虚阁,我都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容婳道:“我自然是知晓你的心意,不过,龙吟城是我爹一生得心血,我也不希望它就此毁于一旦,所以,我也想肩负起兴盛龙吟城的责任。”

  林敬道:“我明白,其实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说明,只是现在形势还不是十分明朗,沧七和陆一舟分头查探却也只能查到一丝蛛丝马迹,然而按图索骥下去,却是徒劳无功。所以,这次的对手便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容婳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前几日在听风镇,和那慕容家相遇之时,为何不找个机会试探试探。”

  当时,在听风镇的时候,慕容家在她和林敬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出那么盛大的好戏,分明就是专门做给凌虚阁看的。只是,令容婳十分意外的是,林敬居然在当时未有采取任何的计划,就那样和慕容家擦肩而过。

  容婳也不是没有站在林敬的角度想过,无非就是慕容家是有备而来的,摆明了是冲着凌虚阁前来。但是。凌虚阁也不是泛泛之辈,当日客栈内的那些乌合之众,自然也不是她和林敬的对手。即便那躲在雅阁内的人小露了身手,却也只是起到了威慑旁人的作用,林敬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

  自从明尊魔幻被剿灭,以及老一辈的江湖之人隐退之后,江湖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热衷于撰写江湖实闻录的人,将现在江湖中的后生,就武功身手地位人品进行了一个排名,而林敬遥遥领先于一众江湖后生,赫然被排在了第一位。而紧随其后的便是陆一舟,虽然陆一舟的出身没有一些世宗大派显赫,但因为一直被林若寒视为亲生,再加上姣好的容貌,敏捷利落的身手,硬是将一些出自于名门大派的后辈甩出好几十条街。而容夙则排在了第三位,她也是唯一一位排进了前五的女子。容婳则因为近年以来,嫌少在江湖之中露面,大多时候是在凌虚阁内躲清静,所以便排在了第十位。

  然而,自那日听风镇之后,容婳和林敬将榜单前十的人物,挨个分析了一番,却也毫无头绪。因为那些排进前十的人,几乎都是曾经过招过的,好些都是有过数面之缘的,根本未有这号内功卓绝的人物。

  所以,容婳一直很疑惑,为什么那日那么好的机会,林敬居然都没有想办法和那人过招,这样的话至少还可以试探出对方是出师于何门何派,还可以缩小查探的范围。

  林敬心知容婳的疑惑,却也不着急解惑,他提示道:“婳儿,你还记得我娘曾经给我们讲过的一个故事吗?”

  容婳道:“什么故事?”

  林敬道:“欲擒故纵的故事,要想擒住一个人,首先你得放松他的警惕性。那慕容家当日的做法,无非就是想试探我凌虚阁的实力。若是我当时真的和他撕破了脸,那恐怕才是真的入了他的圈套。”

  容婳心里明白了几分道:“所以,你索性什么也不做,这样的话至少不会让他知晓你的实力。可是,现在江湖中都盛传你是整个武林的第一人,你就算想深藏不漏,那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林敬道:“若他真是相信那些什么江湖排名,便不会特意在听风镇设局等我。他是一个聪明人,大家能看到的只是表象,而他想看的是没有被暴露出来的,这才是每个人的致命之处。只有找到他的致命点,才有必胜的把握。”

  因为此间茶楼是当年林若寒打造来,专门做凌虚阁弟子中转消息之用的,原本就不是为了迎来送往,所以不免有些清冷。容婳和林敬虽然置身于屋内,然而耳边却还是能听到屋外狂风肆虐的声音,像是野兽不停的在狂啸。

  好在屋内有炭火供暖,且有热茶冒着袅袅热气,一切看起来都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然而,容婳也不是第一次和林敬离得这么近了,却仍然心跳如擂鼓一般。之前因为两个人都还在谈论公事,未有怎么察觉到,而现在寂静下来之后,便越发的明显起来。

  想来应该是此前,因为冒雪赶路的缘故,容婳一直坐于马车内,而林敬却一直在做着小厮的伙计,驱车前行。所以,他们已经有好长一段时日未有像现在这么惬意了,静静的相拥着躺在棉被上,眼前是不停摇曳的烛火,耳边是隐隐约约落雪的声音,哔哔啵啵的炭火声时而闯进耳朵里。

  可是,这一切,都不及容婳此时咚咚咚心跳急速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2:师祖别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