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打入昭狱
桃汀2020-06-29 20:111,387

  “为何!”谢韫面色巨变。

  周皇挣扎着要坐起身,他竟也忘了去搀扶。

  “此人心怀叵测,日后必成大患。“周皇一字一句告诉他。

  “不会的……”谢韫跪在他面前:“儿臣知晓他的为人,他绝无祸乱朝廷的心思。父皇,儿臣求求您,不要滥杀无辜。”

  “无辜?”周皇嗓中含了一股腥黏的血:“你糊涂!”

  知子莫若父,他哪里不懂谢韫这般袒护白椽是何缘由。

  他说:“韫儿,你给朕牢牢记住,当皇帝的慈悲不得。若想坐稳这位子,心中怀的须是天下,而不是这天底下的一个人。”

  谢韫噙着泪摇头。

  “父皇,儿臣一定会做个好皇帝,一定心系天下……儿臣只求您,只求您饶他一命。”

  “为时已晚。”周皇看着他,目中盛的不知是残忍还是慈爱:“白子均已下了昭狱,饮了毒酒……”

  谢韫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天牢,碰上几个侍卫拖着草席往外走。

  猩红的血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痕印。

  “停下!”谢韫目眦欲裂,一颗心好似被人活生生剜了去。

  他跪扑在草席前,颤着手去掀。

  “太子殿下……”侍卫慌忙跪倒:“万万不可,别让这尸身污了您的眼。”

  谢韫无视他们的劝阻,将下唇咬得血肉模糊。

  草席掀开,是一张面目全非的脸,皮肉被火灼烧得沾在了一起。

  “不是他!”谢韫站起来,面上俱是癫狂的神色,继续跌跌撞撞往里跑:“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狱中深处阴暗潮湿,李德顺端着毒酒,尖着嗓子催促:“皇上下旨,命老奴务必看着你喝了这杯酒,你再反抗也无用。与其让老奴灌你,倒不如自己体体面面地喝下去。”

  白子均沉默不语,只是抬眼看他,满目讥讽。

  他穿着破烂的囚衣,手脚皆戴了镣铐,明明自己才是俎上鱼肉,看李德顺的目光却像在看一只随手便能捏死的蝼蚁。

  李德顺被他的目光惹恼,一甩浮尘,恨恨道:“是状元郎又如何,有惊世之才又如何。今日这杯毒酒下去,还不是裹着破草席扔去乱葬岗。”

  “哦?”白子均轻笑一声,瞳孔渐渐变了颜色,舔着唇露出个诡异的表情。

  李德顺不知不觉被那双眼迷了神志,目光呆滞地与他对望。

  白子均开口,声音带了三分蛊惑:“站得那么远,我可喝不到。离近一些……”

  李德顺像只提线木偶,端着酒杯,一步一步向他走过去。

  他红色的瞳仁泛着妖冶的暗光,眼角挂着嗜血的笑意,再也忍不住露出獠牙。

  “白椽!”

  白子均猛地收回手,尖锐的指甲在那人脖颈处划出细小的血珠。

  谢韫握着生锈的铁栏,一遍遍唤他。

  “白椽!”谢韫解开锁链,扑进来抱住他:“你没有喝那毒酒吧……”

  他怔怔抬手,放在了谢韫背上,感受到了他心脏剧烈的跳动。

  “……没有。”他的瞳仁恢复了正常的颜色,拍着谢韫的背安抚:“我没有喝。”

  嗓音温柔,目中却夹杂了茫然。

  “我不会让你死!”谢韫死死抱着他:“不要害怕,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他确实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太子。

  但是他并非一无是处,至少能够护白椽安然无恙。

  李德顺回过神来,脸色阴沉:“太子殿下,这是皇上下的旨。您莫非是想要抗旨不尊?”

  谢韫端起他手中那杯毒酒,狠狠摔在了地上。

  瓷片飞溅,酒液淌了一地,在杂草上滋滋作响。

  “滚出去。”他将白子均挡在身后。

  李德顺被他难得一见的阴狠唬住了,神色犹豫不决。

  “太子殿下——”一个太监连滚带爬冲了进来,哭嚎着跪在了地上。

  “皇上驾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